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19.解救_光子 逍遥游工作室,逍遥丸子原创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6-24 12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一起还算平安顺遂,只是在一个小镇转车的时刻,碰着了一点穷苦,险些失事。


  那天大奎和素云赶到那里的时刻,已是下昼两点多钟。急遽忙忙的下车便寻找着小吃店,在车上,大奎不能能当着其他搭客的面,给素云解开头上的包扎,然后再喂她吃器械,以是他们整整饿了一上午。


  还好,前面小巷口有家面饭馆似乎还在营业。


  进去以后,找了一张对照偏僻的位子坐了下来。屋子很老很破旧,店堂并不大,阴森森的光线也欠好。夯实的土壤地上坑坑洼洼的,那几张破败的桌子,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牢靠。


  这个角落还不错,大奎边心里想着,边把肩负搁在桌上。自然,素云很灵巧的坐在了角落里,由于她已经习惯了。


  大奎转头看了看,见只有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女人,正无聊地坐在柜台里嗑瓜子。


  “喂,另有什么吃的吗?”他冲她喊了一声,店堂里没有其他客人,以是他的喊声显得很大。

购置绳艺视频+微信smv1700


  那女孩似乎很不耐性,头也没抬,只是用眼角扫了一眼:“面、饭。”话也不多,就说了两个字。


  大奎心里有点来气,语言便有点不虚心起来:“妈的,有酒吗,另有什么菜?”


  那女孩听他骂人,倒也不敢不再理睬他,便站起身走到他的眼前,语气也缓和了些:“要喝什么酒,我们这里什么都有啊,这是菜单,你自己挑吧。”说着递上了一分脏兮兮的破本子。


  “给我来半斤米酒,炒个鱼香肉丝,另有老烧豆腐和一个萝卜汤,再加两碗米饭,快点,我们还要赶路呢。”大奎看了看,然后随便点了两样,趁那女孩到厨房去的时刻,便要给素云摘口罩。


  刚要伸手,又以为不妥,这里终究太显眼了。这时女孩出来了,他对她招招手,女孩走上前。他悄声地问道:“你这里有房间吗?我妻子有点晦气便,想借你的房间用用,吃了饭就走,我给你钱,好吗?帮协助吧。”


  女孩有点新鲜,瞪着眼睛看了看素云,素云也正看着她呢。女孩总以为那里纰谬,却又说不出来。她支吾着说道:“那我去问问我妈,等一下。”女孩又跑到内里去了。


  纷歧会,一其中年女人走了出来,一边在胸前的围兜上擦着油腻腻的手,一边上下端详了他们几眼,然后启齿直接问道:“我那后面有一个小房间,你给若干钱呢?”语言的时刻眼睛一直盯着素云,似乎心里已经知道缘故原由。


  大奎想了想:“给你二十,怎么样?我们就一会功夫,吃完了就走。”


  “给五十吧,我保证没有人会来打扰你们,要不,你们就在外面吃?”女人语言时带着要挟的口吻,似乎有恃无恐。


  大奎看着她语言时的眼神,心里“格登”一下,不外马上很爽直地准许着:


  “好、好,五十就五十,快带我进去。”说着提起肩负,扶着素云站了起来。


  那厨房后面的小房间还真不错,干清清洁的,一张小床铺和一张小桌子,都摒挡得很清新,估量这是主人休息的地方,偶然也让客人进来用用餐。


  大奎让素云坐好,自己也在她的身边坐下。看着她有意避开他的那双漂亮眼睛,他有点垄断不住,笑眯眯的看着她,然后款款将她搂住,手就不知不觉的伸到了她的胸脯上,并亲吻着她的眼睛和额头。


  素云偎在他的怀里,稍稍扭动着身子,闭着眼睛轻声“呜呜”着,刘大奎自然更是兴奋不已。


  只一会儿功夫,菜和酒就摆好了。中年女人只当没有瞥见,很知趣地把门关好。


  大奎先夹了口菜放入嘴里,“嗯,还不错,来尝一口。”说着,举起了手中的筷子。


  还没到她的嘴边,他便自己笑了:“哎呀,真是的,都忘了给你解开了。”


  放下筷子,便解开素云嘴上的口罩,松开绷带、胶布,然后抽出了嘴里早已湿透了的布团。


  他兴冲冲地倒了一杯酒,递到她的眼前,笑着说道:“来,喝点酒,润润嗓子。”说着把酒碗凑到了她的唇边。


  素云往后仰着身子,别过头,一脸的惶急:“年迈,我、我不会喝酒,别……”


  “没关系,喝一点点,来。”


  看他那样,似乎一定要喝了。素云只能低下头,抿着嘴唇想稍稍喝一点点,没想到,大奎把碗往上一抬,那酒直往她嘴里灌去,立时把她呛得直咳嗽,满脸通红,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
  大奎看着她,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一脸的不怀美意,揶揄地笑着:“嘿嘿,味道不错吧,来来来,吃口菜就好了。”说着,夹了一块豆腐送入她嘴里。


  素云不敢过多地否决他,只能顺着他的意思,心里也在琢磨着,希望他喜悦了以后,能够对自己宽松一些。因此,她很轻松地配合着他,不时还陪着笑容。


  也就四五十分钟的时间,饭总算吃好了。大奎看了看,见没有擦脸的毛巾,也不敢高声的叫唤。便一把拿起床上的枕巾,帮素云把嘴擦清洁,便又最先准备堵她的嘴。


  他取出清洁的棉布,再次塞进她已经张开的嘴里,依然堵得很紧,胶布也仔细地封贴严密,然后最先用绷带牢牢地包裹绑扎。


  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声音:“…二妹子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以后…”


  话还没说完,那门就被推开了。


  突然闯进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,身上带着酒气,满脸通红。身上却穿着似乎良久没洗的警服,衣领还敞开着。他一进门便看到了正对门坐着的素云,她的嘴上正紧缠着雪白色的绑带,刘大奎的手里还拿着绷带的一头,似乎正在缠绕着。而他的神色似乎已经傻了一样平常,呆呆地站在那里。


  素云脸上突然泛起激动的神色,人却主要的像木愣了一样,眼睛偷偷瞄着那人。


  穿警服的人瞪了怒视睛,用手一指问道:“哎,你们是干什么的,怎么在这里?谁人,你、你为什么要把她的嘴包起来?她的嘴怎么啦?”


  大奎猛一下苏醒过来,一只手牢牢捧住素云的下巴,一只手还握着那绷带,连忙回覆道:“哦。这个、这个,我们是客人,这是我妻子,她有病,以是、以是借了这个房间,我们这就走、这就走。”


  说着,把那剩下的绷带继续在素云的嘴上迅速地包着,动作很狼狈。


  穿警服的人似乎还很苏醒,瞪着困惑的眼睛,突然高声喝道:“慢着,你不能走,我看你们有问题。”


  刘大奎一下子满脸煞白,托着素云下巴的手,悄悄放到了背后。就在他背后的衣服里,正插着那把手枪,他的手已经在衣服外面握住了枪把……


  “老金,你在跟谁吵啊?”就在这时,穿警服人的死后泛起了一个女人。


  刘大奎一看这个女人的泛起,马上眼前一亮。他眼珠一转,脱口叫道:“表姐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  那女人先是一呆,一下子没有反映过来,继而似乎名顿开一样平常,也惊讶地问道:“哎呀,大……表弟,你怎么也在这里?咦,你们这是干啥呢?”


  “我、我带我妻子出来看病,在这里用饭,就……”他装得很委屈很无奈的样子。


  “他是你表弟?”穿警服的人嫌疑地转头问她。


  女人一拍大腿:“是啊,都好几年没见了。”


  原来,这进来的女人,不是别人,正是那渡口小吃店失踪的老板娘。


  她是何等伶俐的人,一见劈面的刘大奎这样叫她,她就知道事情有穷苦,况且,刘大奎照样她心里一直想着的人。


  于是她连忙帮着打圆场,并拉着穿警服的人的手,将他拉到了门外,并随手把门带上,嘴里说道:“来来来,我们先出去,逐步跟你说。”瞧他很听从的样子,应该她跟他还不是一样平常的关系。


  大奎松了口吻,赶快把绷带再次包扎慎密,接着小口罩很紧绷地扣在了素云的嘴上,然后那只大口罩,便严严地遮住了嘴上的缠裹捆扎。最后还不忘带好头巾。


  素云心里的那份失踪,别提有多大了,被解救的时机又再次的失去了。在刘大奎的眼前,她不敢露出有丝毫的求助欲望,要否则适才她就可以拼命挣扎。然则,要是失败了,她可能会受到很严肃的抨击,甚至丧命,以是她不敢。


  她以为现在嘴上的绷带,绑得比任何时刻都要紧,脸上的肉都深深地陷了下去,嘴里基本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,只有鼻孔里才气发出一点“哼哼”声,但也被两只很厚的绑紧的口罩给遮住了。


  大奎当着她的面,从背后拔脱手枪放入裤袋里。“你好好的跟我走,我不会亏待你,别跟我玩名堂,要否则人人一起死,听到了吗?”刘大奎在她耳边轻声地说道。


  素云抬眼看着他,眼里吐露出畏惧和恐惧。她摇摇头,又点颔首,“唔…”


  的呜咽着,似乎在说:我不会反抗逃跑,我会听话。


  “这就好,那咱们出去吧。”她又点了颔首。


  大奎扛起肩负,然后搂着她往屋外走去,素云只是可怜地看着他,很驯服地和他一起来到了店堂里。


  那老板娘正和穿警服的人一起坐着,他的一只手却偷偷在她胸脯上揉捏着,瞥见大奎他们出来,他颇为尴尬地把手缩了回去,不外脸上照样那股醉醺醺的样子。


  大奎掏出钱,递给正从内里走出来的中年女人。老板娘走了过来,一把抢过钱往大奎手里塞去。对那中年女人性:“刘姐,这是我表弟和他媳妇,良久没见了,今天在这里碰面,我好喜悦,这饭钱那我给了。”中年女人笑了笑,又冒充谢绝了一会就收下了。


  老板娘转身脉脉含情地看着刘大奎,并握着他的手,柔声地低低说道:“你这是要回家吗?什么时刻才气再见到你,真想死姐姐了。”语言间,眼里全是兴奋的光泽,似乎在回味着什么。


  不等大奎回覆,她又高声的说道:“好了,早点上路吧,赶快给弟媳把病治好了,到时来看看我,我现在一直住在这里,啊,知道了吗?”她望着他,眼里的盼望愈甚了,还带着淡淡的遗憾。


  她转头对穿警服的人说道:“老王,我先送送我表弟,一会就回来,你先坐着,等着我啊。”


  大奎看她那样,知道那人已经被她摆平了,以是也就没说什么,赶快溜出去才是对路。当下也不再说什么,搂着素云便乘机出了店门。


  走没几步,老板娘就急急的问道:“哎,我说兄弟,你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呢,是不是前旺村那里欠好呆了?”看大奎点着头,她又继续说道:“那也不能瞎转悠啊。你瞧适才那事,嗨,要不是我正幸亏的话,你就失事了。”


  她说着话,一把把大奎拉到了一个角落里,也不管素云是否看到,搂住大奎就亲,嘴里喃喃道:“兄弟啊,是不是把姐姐给忘啦?姐姐可想死你了,什么时刻再把姐姐谁人、谁人捆起来吧。”


  大奎也牢牢地搂着她,手却已经伸到了她的衣服内里,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。老板娘呻吟着、喘息着,一边还轻声述说着那次分手后的情形:原来,那天早晨,谢华醒来后发现他躺在一个,被捆绑着的裸体女人身边时,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于是两人再度缱绻在了一起。


  固然,谢华知道自己不能能再和李凝芳他们一起共事了,现在发生的事,可能会毁了他的前途。以是他决议把老板娘带走,让老板娘暂时消逝一段时间,对自己是有利益的。


  在和老板娘相处的那段日子里,他也算是尽了心意了。不外他对于老板娘来说,却是个银洋蜡枪头,很难让她知足,事实她和大奎做爱时,大奎的那种野性能够强烈地刺激她的性欲,被捆绑后的感受更是一种无法对比的享受。


  终于,在到达萧县后,她委婉地向谢华提出了分手,并明确告诉他,她不会对任何人说出她和他的事,这一点可以请他放心。谢华落得个轻松,能脱离她固然是求之不得,既然她自己提了出来,也正好因利乘便。脱离谢华后,老板娘便辗转来到了这个小镇。


  刘大奎这才知道了事情的缘故原由,心里也颇庆幸,不禁对老板娘心存了几分感谢。那手揉的更带劲了,把个老板娘弄得全身酥软,娇哼连连。


  素云站在旁边几步远的地方,稍稍转过了身子,她的心里着实不是滋味,闭着眼睛不想看到他们的那副容貌。大奎似乎也意识到了,以为在大街上难免太显眼,于是,把手抽了出来,轻声对老板娘道:“大姐,你赶快回去吧,那人还在等着你呢,我以后一定会来看你的。”


  “哎,那好吧。”说着话,感受真是有点依依不舍。“你以后一定要来啊,我在这里等着你,哦,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?你以后见到我就叫我银凤吧,这小吃店是我同村的好姐妹开的,我在这里协助,没地方去么,我那小店又不敢回去。”


  两人又外交了一番,老板娘整了整衣服,又对他笑了笑,不无伤感地逐步转身。


  大奎也欠好再说什么,便和她急遽告辞了。


  老板娘望着他们的背影,咬了咬嘴唇,这才悄悄地转身而去。


  ……


  天已将黑,寒风一阵紧似一阵,劳碌的人们都已归家,似乎一切都和平时一样,本就并不热闹的村子,显得加倍幽静了。


  就在前旺村村外的林子里头,李凝芳正和七八小我私人在悄悄地期待着,除了从民政局借来的赵志平以外,另有当地的派出所副所长老王,以及几个年轻的公安干警。


  李凝芳已经很仔细地交待了整个部署,自己和赵志平另有小刘,再加上两个年轻的干警算一个组,老王和另外两个同志是一个组,李凝芳他们认真解救被绑架拐卖的妇女,老王他们认真在村外接应,并护送她们上停在村外一里多远处的警车。


  天色逐步昏暗起来,再过一个时刻就可以行动了,李凝芳再次强调了一遍行动的要领:救人为主,其他一概不管,救一个算一个,但主要是救出肖素云,而且一定要珍爱好自己和被救的妇女,行动要小心隐秘,只管不要开枪,以免激化矛盾。


  黑夜终于笼罩了整个山村。


  李凝芳带着她的人马直奔村子,悄悄地经由几回试探,便已来到了钱世才的家。


  赵志平率先进入院墙,却发现屋里基本没有人,似乎早已不在,这一下大出他们的预料,。


  小刘勘探了一下,说道:“他们似乎脱离了有二三天了,而且看样子,他们之中像是有谁死了。”


  李凝芳心里嘀咕道:“我们所掌握到的情形是五天前获得的,这时代是否走漏了新闻,照样突然起了转变,岂非……”


  听到小刘的话,她连忙问道:“会是谁呢?”


  “很难判断,这里有一些穿过的丧服,和烧过的纸钱。”小刘指着那些器械回覆道。


  李凝芳迟疑了一下,然后迅速说道:“好,先别管这些,我想,这时代可能事情有了转变。看来今天要救出肖素云,可能不行了。这里的后续事情就穷苦当地的偕行们了,我们照样先解救其他的妇女吧。”说着,略带沮丧的脸上现出了武断的神色。


  赵志平看着她镇静自若的样子,心里也颇为信服。


  凝芳对小刘说道:“你带他们两往村西钱正兴家,我和赵志平往村南何老三家,把人救出来以后,迅速把她们带到村东,记着了,万万不要泛起差错,行动一定要小心。”


  “好,我们这就去。”小刘和两个干警迅速消逝在夜幕里。


  凝芳转头看了看赵志平,眼睛里闪过一丝温柔,绷紧的脸马上放松了下来,轻声说道:“咱们也走吧。”


  赵志平没有一点声息的跟在她的后面,纷歧会,便到了一户人家。


  赵志平先趴在窗台上听了听,内里什么声音也没有,屋里却亮着灯,大门似乎虚掩着。


  他转身看着凝芳,凝芳冲他点了下头,于是两人一起轻轻地把门推开,进入屋子,内里没人。


  凝芳在房间里查看了一下,发现桌上还留着一些绳索之类的器械,床上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她似乎醒悟到什么,立刻转身出来,对赵志平急急的说道:


  “似乎纰谬劲,他们把人转移了,看来有谁走漏了新闻,不外他们一定走不远,或许就藏在周围。走,我们出去搜一下。”


  赵志平也说到:“这么冷的天,他们一定不会跑远,也许他们在暗处看着我们,等我们走了以后才出来。”


  “嗯,有原理,那我们就先脱离。”说完,她对志平笑了笑。


  赵志平也会意地笑了,于是两小我私人很大方地脱离了屋子,往村外而去。


  不外才十分钟不到的时间,一小我私人影就泛起在了那屋子的外面,然后悄悄进屋,纷歧会,扛着一包器械又出来。


  在离那屋子不远的地方,那人影一闪又进入一间木屋。


  他放下手里的肩负,刚要转身把门关上,眼前突然泛起两小我私人,他吓得全身一颤,嘴里“哎哟”一声,就想往外跑去。


  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凝芳和志平。


  赵志平一把捉住那人的胳膊,轻声喝道:“站住。”同时一道手电光照在了他的脸上。


  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干瘦的脸上全是恐慌。这时,他语无伦次地讨饶着:“哎哟,政府啊,放了我吧,我没干坏事啊,求求你们了,我上有老,下有小……”


  凝芳低喝道:“行了,别叫了,你一个王老五骗子哪来的小?我问你,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政府的人?”


  “这、这个,我猜的……”那老头最先支吾起来。


  “那好,我再问你,你买来的那女人呢,你把她藏那了?”凝芳心里有气,立刻喝问道。


  老头知道瞒不了了,便指了指内里。赵志平一个箭步推开了内里那扇紧闭的小门。


  手电光下,一个女孩正靠着墙,坐在铺着干草的木板上,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。嘴巴鼓鼓囊囊的,外面还绑着好几层白布,估量嘴里塞满了布团;她的眼睛上也蒙着黑布,庞杂的长发上粘满了灰尘和草屑。


  赵志平迅速上前,一把揭开被子,刚要把她扶起来,却发现她全身赤裸着,身上还牢牢地捆绑着绳索,他连忙又把被子给她裹好。


  这时,凝芳也进来了,蹲下身小声地问道:“怎么样,人还好吗?”


  赵志平有点欠美意思:“不清晰,就是……就是她没有穿衣服。”


  凝芳“哦”了一声,不知怎的,脸上突然泛起了红晕,眼睛里带着一种异样的神色,看了看赵志平,又迅速扭过了头。


  她站起身,对外面轻声喊道:“喂,你进来一下,把她的衣服拿出来。”


  外面没有消息,凝芳知道欠好,那老头跑了。


  她赶到外面四下一望,那里另有人影。


  于是她迅速返回屋里,焦虑的对赵志平说道:“他跑了,我们得赶快脱离,你就辛勤一下,把她抱着吧。”


  说完当先出了屋子,赵志平只能抱起那女人,女人的蒙眼布已被他解开,嘴上的绑布和身上的捆绑,看来是来不及解了。


  他们快速地向村外走去,才走没多久,村里便响起了主要的叫嚷声,另有敲锣的声音。


  “快来人啊,公安抢人啦……”那破锣般的嗓音,在这幽静的夜晚,显得那样的响亮和恐怖。


  李凝芳转头对志平道:“你抱着她先走,我来给你断后,快。”


  赵志平也不答话,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眼里有一种钦佩和忧郁。然后迈开大步,迅速往前赶着。


  出了村子,前面就要到齐集地了,凝芳突然发现,后面的人打着火炬追了上来,隐约约约另有几个被追赶的人,正艰辛的在前面拼命跑着。


  她看出那是小刘他们,似乎还带着两个行动未便的人,再有几十米,眼看着就要被那伙人追上了。


  凝芳一看欠好,立刻反身迎了上去。


  这时的小刘他们,已经气喘吁吁了,凝芳放过搀扶着被救女子的两个干警,拦住了小刘。


  那两个女子,一个仍被一条麻绳牢牢捆绑着身子,嘴里还堵着满满的布团,一条细棉绳在嘴上缠绕了好几圈,勒住了嘴里的布团。由于呼吸难题,再加上跑得急,她的脸都已经发紫了,要不是被搀扶着,早就瘫在地上了。


  另一个女子,两手腕还背在死后,手腕上却绑着好几道铁丝,虽然不是很紧没有伤得手腕,但却无法挣开,看样子小刘他们一时也不能给她解开,只帮她除去了堵嘴布。


  凝芳对小刘说道:“我们给他们挡一下,一定不能让她们再落入到他们的手里。”说完,掏出了手枪,镇静地站在路中央。


  “好。”小刘平定了一下呼吸,站在她的身旁。


  举着火炬率先冲上来的有七八小我私人,都是一些手轻脚健的男子,远远的另有一些人在跑过来。


  凝芳转头看着那几个干警,正带着被救女子,趔趄地向齐集地跑去。凝芳一伸手拦住了那几个冲上来的年轻人:“站住,我们是警员,请你们不要故障我们执行公务,否则,你们将受到执法的制裁。都给我退回去,听到没有!”


  那几小我私人愣了愣,相互看了几眼,一下顿住了脚步,相距凝芳他们也就五六米的距离。


  凝芳和小刘也看着他们,一霎那,人人都没有语言,空气显得很主要。


  突然人丛里一个声音叫道:“不行,让他们把人留下,那是我们花了许多钱才买来的,你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?”


  瞬间,那几小我私人马上响应起来:“对、对,把人留下。”


  “要是不留下,我们就抢,妈的,还怕了他们不成?”


  “不管他们,快追上去。”


  这一起哄,马上那些人就要往前追,尔后面的人也已跑了上来。


  凝芳一看欠好,立刻举起手枪,对那些人怒喝道:“我看谁敢,你们还懂不懂执法,这是犯罪。”小刘也持枪站在她的身边,小心的注视着他们。


  这时人越来越多,排场逐渐控制不住了,有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已经冲了已往,眼看快要追上那几个干警了。


  凝芳一看守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,便用眼神示意小刘,两人立刻反身追赶他们。


  远远的便瞥见,那几个年轻人正从地上捡起石块,向干警们的身上砸去,干警们一边珍爱被救女子,一边拼命向前跑去,纷落的石块土块,砸在了他们的身上,一个干警头上流出了血,弄得满脸都是。


  这时,老王和两个干警已经赶了过来,协助着他们一起使劲往停车的地方奔去。


  看到那些几近疯狂的村民,凝芳着实忍耐不住了,她举起枪朝天鸣了两枪。


  “啪啪”响亮的枪声,在夜空显得格外的响亮,一下镇住了那些发狂般的人群。他们转头看着凝芳,似乎不敢信托眼前的女警员会开枪。


  凝芳怒目瞪着这些人,厉声喝斥道:“你们另有人性没有,岂非你们就没有兄弟姐妹吗?你们绑架生意她们,他们的怙恃又怎么想,你们真的想和执法作对吗?”她满脸涨红,已经怒不能竭。


  那些人有点畏惧起来,但却又有点心有不甘,迟疑着。


  突然,人群中一个女人叫道:“你语言说得好听,你们城里人有的是钱,我们山里人穷啊,能买个妻子已经很不错了,你现在叫我们把她放了,那叫我们还怎么活呀,大伙儿别听她的,把人追回来才是真的,告诉你们,警员不敢开枪打人,快追啊。”


  这下一切都乱了,那些人就象吃了药一样,再也没有忌惮,最先疯狂追去。


  凝芳知道事态已经无法控制,现在只有迅速上车,赶快脱离这里,以免前功尽弃。


  她和小刘发足狂奔,这里的小道磕磕碰碰,着实很难跑得快,看着那些当地人在树林间穿梭飞跑,心里的焦虑就象火烧一样。


  两个干警正护着一个被救女子,其中一个干警被人一棍子打在头上,鲜血直流,另一小我私人掩护着他们继续奔跑。


  眼看汽车就在前面了,司机早已发动好车子,干警们也逐渐地靠拢了汽车。


  赵志平也许第一个把那女子送上车,放下被窝里的女子,又立刻下车协助其他干警把女子拉上车。


  那些人把车快围住了,但被救女子都已上了车,干警们也边珍爱着车子,边随着车子的开动一起小跑着。


  “砰”一块车玻璃被砸了一个破洞,有几小我私人冲到了车前,想拦住车子,赵志平奋力把他们拉开,那些人便揪住他一阵狂打。


  干警们一个一个跳上了车,剩下凝芳和赵志平还没有上车。


  原来凝芳刚赶到车前,就被两其中年女人捉住,她们揪住她的衣襟,扯着她的头发,嘴里骂骂咧咧:“你个臭婆娘,抢了我的儿媳,你赔我,要是不给我放了,就拿你顶上。”


  老王从车窗里瞥见了,伸出头喊道:“李队,快、快跑啊,小陈,快把车停下,让李队上车。”


  凝芳听到了,急的她高声喊道:“别管我,快开车,听到没有!”


  这时,脸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的赵志平赶了过来,他也冲着老王喊道:“你们快走,这里有我呢。”老王犹豫了一下,最后无奈地让小陈加大了油门。


  看着车子离去,凝芳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她在被她们拉扯推搡中,悄悄把手枪塞进背后的衣服里,然后高声对她们喊道:“好了,你们都给我住手,现在人已经被我们救走,你们也该平静地想一想了……”


  话没有说完,那些人就吵咋开了:“他*的,抢了我的妻子,把你顶上。”


  立马就有几小我私人冲了上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掏出带着的麻绳,就把凝芳牢牢地五花大绑起来,一其中年女人还从兜里取出一条毛巾,一把塞进凝芳的嘴里。凝芳摇着头,“呜呜”使劲地想甩掉毛巾,但那女人却把毛巾,狠狠地往她嘴里塞得牢牢的,把凝芳憋得满脸通红。


  赵志平看着气不打一处来,这些人太不讲原理了。他想冲上前辅助李凝芳,但被其他人给拦住了。他只能高声的喊道:“你们干什么,铺开她,她是警员,是来办公务的,你们这样搞是犯罪的,快放了她。”


  一个家伙使劲踢了他一脚:“叫什么叫,警员有什么了不起,到了我们这,就得听我们的。”


  这时,凝芳用眼睛示意他,让他暂时不要和他们争吵,以免受到危险。


  “走,把他们带回村里,要是他们不把她们还回来,咱们也不放人,我就不信政府会吃了我们。走啊,回家去。”有人这么一呼,那一大帮人马上就闹哄哄地往村里散去。只是凝芳和赵志平被十几小我私人围着,推推搡搡的押往村里。这时的赵志平,两手也被他们反绑在死后,不外他的脸上似乎胸中有数,只是时不时地看着凝芳被捆得牢牢的背影,眼里充满了关切和吝惜。


  火炬映照着喧嚣的人群,晃动在阴森森的野外上,恰似魔影幢幢……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高品质绳艺视频!包括美束映画,JS绳艺,蔚蓝绳艺,K13美束馆等系列绳艺视频!!

逃出人饭窝18.情债_逍遥绳艺工作室韩懿,逍遥原创虐之恋发布页

  船在慢慢地飘荡着,静静地,在宽阔的水面上飘荡着。  舱里,点着那盏气灯,暖洋洋的。刘大奎正在小心地解着素云嘴上的口罩,她敞开着的外套里,露出被紧紧捆缚牢的上身,丰满的乳房在绷紧的衬衫下高耸着。  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0-4 21:10 , Processed in 0.284530 second(s), 188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