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22.再劼_逍遥模拟器工作室多开,逍遥多开工作室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7-8 12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正月虽还没有过半,人们过节的心情依然照样热腾腾的,然而,天就最先又变了,昏暗的天空夹杂着凛冽的寒风,让人感应格外的严寒。


  破晓,李凝芳便急遽地赶到了萧县。脱离县城刚进入当地派出所的大门,那里就已经有几个民警在期待着她。


  凝芳是前天中午接到了萧县公循分局的电话,说当地派出所在钱旺村的后山上,发现了三具遗体,其中一个已经被村民们确认,就是失踪的钱世才。至于细节,请她马上赶往他们那里,以便配合把事情查清晰,以是她和同事小孙,开着车连夜往萧县赶了过来。


  路上她就给当地民政局打了个电话,希望能让赵志平继续协助他们的事情,很巧他就在局里,于是一阵短暂的缄默之后,欢欣便又恣意地绽放在了两人的脸上。


  当他们来到案发现场时,林中那荒芜的木屋,已经被警员用绳索围了起来,经由再一次的询问和勘探,凝芳决议回到村里再做一些暗访,不外鉴于上一次的事情,她必须偷偷的进入村子,先和村长取得联系,然后才气接纳行动。


  ……


  又是正月十五闹元宵的时刻了,山里有一些村子也会团结起来搞一些舞龙灯的助兴节目,因此十几里外的谢村,今年就准备自觉的搞一个大型的舞龙灯闹元宵,别看山里很闭塞,像这种新闻照样传得很快的。以是天还没黑,村里的人便三三两两地最先结伴往谢村而去。

购置绳艺视频+微信smv1700


  天气不是很好,阴森沉的对照昏暗,不外今天的风不是很大,俗话说,冷就冷在风里,以是赶路的人照样以为天气很不错。


  路上的人许多,多数是一家老小在一起,嘻嘻哈哈的赶去看热闹。大奎和柱子、山妮以及村里的两个好同伴,也是一起谈笑着,追随着其他人一起走在前往谢村的路上。


  午饭后,大奎就在思量是否带素云一起去,但经不住他婶婶的劝阻,便作废了这个念头。他婶婶固然便自告奋勇的留下来看护着素云,素云则依然被关在大奎的屋里。


  他原本想仍然把她藏在后院的小屋里,但一想晚上对照冷,照样把她放在房间里好一些,究竟尚有婶婶在照看着。


  才下昼三点多钟,他就早早的把素云放到床上,脱去她的裤子,先让她坐在被窝里,然后端来饭菜喂她吃饱了肚子,却并不急着堵上她的嘴。他兴冲冲的把大门关上闩好,这才笑嘻嘻的一蹦上床,隔着被子往她腿上一坐,那双手早已摸上了她的脸,轻轻的交互揉着:“今天我要出去玩,会很晚回家,晚饭时我婶婶会来照顾你,你呀在家好好呆着,别厮闹。”


  素云看着他,眼里吐露着期望:“能带我一起去吗?别让我一小我私人在家啊,我良久没有出去了,我不会……”


  “别说了,今天一定不行,要是再和上次那样,那不烦死啦。”大奎立刻打断她的话,他想起上次去集镇上的那次事情,心里一直在悔恨,虽然最后素云照样被他追了回来,但也差点要了他的命,现在他可不愿再重蹈覆辙。


  素云还在央求着,险些是温情脉脉的说道:“年迈,你就让我去吧,就这一次了,好吗?”着实她心里一直在盘算着,能否再次找到逃跑的时机,虽然几经绝望,但还不想放弃任何起劲。


  她的眼睛始终盯着刘大奎,能从她眼睛里看到摄人的灼热火焰,那份清纯会让你心跳不已。


  大奎有点摇动了,犹豫了好一会,便又温言温语道:“好了,我说不行就是不行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拿过旁边的那团布团,欲往她嘴里塞去,素云一见连忙摇着头喃喃道:“别再堵了,我不去了,好吗?”看那样子满脸的失望,真是人见人怜。


  此时的刘大奎,已经被素云勾起了欲火,脸上最先泛起了红晕,他把布团往旁边一放,声音有点控制不住的说道:“唉,你也别怪我,我也是为你好,要是再出点什么事,我会发狂的,我真的很喜欢你,你、你现在就陪陪我吧。”


  话音刚落,便急切火燎地三把两把扒开素云的棉衣,扯开内里的棉背心,看着亵服下被牢牢捆绑着的鼓鼓囊囊的胸部,嘴里的呼气便逐渐的越来越粗重。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外面好象有人在喊。


  瘫软在素云身边的大亏终于逐步恢复了体力,他急遽穿好衣裤,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便仍用布团塞进素云的嘴里,这次塞得满满的,他不想给她留下喊叫的时机,那二块胶布依然把她的嘴封的密密实实,外面再缠绕上层层的绷带,收紧裹严,顺势也把她的眼睛一齐包扎严密,然后将她牢牢地捆绑在床栏上,下体照样被棉布塞实了,并封住胶布,大亏喜欢这样。


  素云完全地放松着,听凭大奎在她脸上忙碌着,适才那一阵狂风暴雨似的糟蹋,让她全身上下酸软不已。加之天天都要被捆绑,也逐渐习惯了这样的感受,她很驯服地配合着大奎,温顺地让大奎把她的腿脚一起牢牢地绑住,最后被子便把她完全地蒙上盖严,只留脑壳在外面。


  稍后,便听到了几声关门和锁门声,素云就知道大奎已经走了,现在只留下了她一小我私人,无助的待在这个偷偷的屋里。


  沉静了好一会,素云用鼻子深深地呼了口吻,睏意最先袭来,逐渐的有点模模糊糊起来,“好累啊,照样睡一觉吧……”她这样想着,思绪便徐徐地迷离起来……


  大奎和他婶子很仔细地交接了几声以后,便和已经等了他良久的山妮、柱子等人一起上路了。


  风不大,天有点阴森,那一点点很模糊的阳光,在云层里挥洒着薄薄的银辉;枯枝在地上逐步地飞旋,一会儿又在你的脚后跟轻轻地舞动着,好像和人的心情一样,透着欢欣和喜悦;略略泛黄的竹林和密密的松林交相拥挤着,远远看去恰似滔滔的浪涛,在悠悠地升冷静。


  一起上,山妮似乎话不多,似乎有什么心事,照样身体欠好,大奎看了看也不想多问她,只是以为她的神色照样不错的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,不外倒是柱子很体贴她,一直贴在她的身边问来问去,有时还传来一点笑声。


  谢村是个大村,离他们的村子约莫有十几里路,还要翻过两个山岗,不外对山里人来说,这点路说远也不远,也就一二个多小时的时间。就在他们将要到达目的地时,山妮突然在路边的树根下捂着肚子蹲下了身子,并紧皱着眉头,嘴里还“唉哟唉哟”地叫唤着,好象很疼痛的样子。


  柱子赶忙上前,一脸的主要,并关切地问她:“山妮,你怎么啦?出什么事啦?”


  山妮一把把他扒拉开,然后逐步站起身子,那样子显得很是虚弱,她温柔地对柱子说道:“柱子哥,你们先去吧,我肚子好疼,我想回去了。”柱子刚要语言,大奎在旁边说道:“柱子,她要是真的不恬静,你就让她回去吧,要不你陪她一起回去?”大奎巴不得山妮脱离他们,他可不想和她再闹什么别扭。

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走,你们快去吧。”山妮气哼哼的一口谢绝,眼睛还狠狠地瞪了大奎一眼,说完,转身便自顾自的徐徐往回走去。


  “山妮……”柱子想要送她,但又畏惧她的脾性,站在那里不敢动,显得很无奈,只能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,大奎叫了他几声他才黯然地随着他们走了。


  山妮远远地站住脚,转身见他们已经走远,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自满的笑容,那双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狡诈和诡黠,明晰还带着深深的怨恨。


  看着他们的身影逐渐消逝,她把头一扭,这才加速脚步往回走去。


  回到村里,天已完全黑了,她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直奔刘大奎的家而去,还没到大奎家门口,便看到大奎婶正从那屋里出来,山妮连忙把身体隐在暗影里,眼看着大奎婶把门锁好以后急遽而去。


  村里静偷偷的,大多的人家都出村去了,只剩一些老人还蹲在家里,却也是韬光养晦,整个村子显得很没有生气,就连狗儿也忧伤叫唤几声。


  山妮目送大奎婶逐渐走远,轻轻咬了咬牙,一抬脚便来到大奎家的后院围墙边,看了看四下无人,就地抱过一块大石头,搁在墙脚下,不用费若干力,她便翻进了那低矮的围墙。


  果真衡宇的后门并没有关紧,稍稍一用力便把门顶了开来,内里是用一把椅子撑着的,显然在知道内情的人眼里并不顶事。她屏住了呼吸,轻轻掩到房间门口,侧耳听了听内里的消息,什么也没有,不外门上的那把挂锁却说明晰问题,由于她用手摸到的那把锁明晰没有锁上,只是挂着做做样子。


  摘下锁推开门,从兜里掏出洋火并划亮,一眼便望见了床上坐着的素云,只是她被牢牢捆绑着,脸上蒙着绷带,而且嘴里一定塞着布团,看样子她似乎没有睡着,很镇静的样子一动不动。


  山妮点上灯,先用力摇了摇素云,素云本能地震了一下,然后侧着头在谛听什么,她在意料着是不是大奎回来了。


  山妮眼睛四下一扫,便找到了素云的裤子,于是掀开她身上的被子,解开捆绑她腿脚的棉绳,急遽的帮她穿好裤子,再套上她的棉鞋,然后解开将她捆在床栏上的绳索,把她搀下地。


  素云悄悄地站着,她不知道眼前的是谁,除了大奎和他婶子以外,还没有人靠近过她,以是她感应眼前的这小我私人很生疏,不外凭接触感受似乎是个女人。


  那人给她裹上了棉衣,并在外面还缠上了好几圈绳索,都紧绑在她的乳下和腰间。


  素云很想问问她到底是谁,想把她怎样,究竟她心里有点畏惧。


  然而她用力发出的“呜呜”声,被嘴里的布团和绑着的绷带严严地堵住了,换来的是脖子上被狠狠地拧了一把,疼得她全身哆嗦了一下。


  山妮看着眼前的素云,心里似乎还不解恨,又想再拧几把,不外顿了顿照样忍住了。她取过桌上的头巾,包住素云的头,然后拉着拴在她身上的绳索,牵着她向屋外走去。


  素云趔趄着被她牵着,又怎能注重到脚下的门槛,一不小心竟被绊了一个跟斗,眼看着就要摔倒,山妮却用肩膀把她顶住了,但也让素云的心“咚咚”地跳了好一会。


  山妮嘴角露出一丝不怀美意的笑,很显著那是她有意的开顽笑。


  大门是从外面锁上的,固然无法打开,不外山妮有设施。


  原来,这乡下的衡宇,大门都是老式的两扇合拢式的,每一扇的上下都有门臼,只要把那门从底下稍稍抬起,便可以让门脚脱离门臼,这样门就会很容易地被卸下了。


  山妮用的就是这个设施,出去以后,再用老设施把门上好,幸好又是在天黑以后,而且村里又没有人,但山妮照样很小心,乘着夜色,迅速拉住绳索,牵着素云隐入黑漆黑。


  固然她不敢把素云带回家,但她心中早已有了主意,而且已经盘算了良久。


  她一刻一直地把素云带出了村,一起上素云趔趔趄趄地随着她,时不时地还要被她拧两下。


  两小我私人艰难地翻过了一座山以后,山妮终于解开了素云眼睛上的绷带,然后歪着脑壳定定地看着素云,眼睛一眨一眨的颇带挑战。


  素云这才稍稍看清眼前的人是谁,心里不禁有点畏惧,又有点欣慰;畏惧的是山妮会暗里整她,欣慰的是她可能会救她脱离这个地方。


  果真,当她急切地对着山妮想要示意的时刻,山妮对她笑了笑,食指在嘴唇上一竖,只轻轻说了一句话:“嘘――别问了,我现在就送你回家。”然后便攥紧了绳头,拉着素云继续沿着漆黑的山间小路,向着素云不知道的偏向行进。


  素云自是漆黑喜悦,虽然还被牢牢捆绑着,又被她用绳索牵着,但心里照样很谢谢她的,究竟可以逃离刘大奎的掌握了,或许今后以后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了,见到自己久违的怙恃了。


  好不容易翻过了两座上,眼看着又到了一个小乡村,刚进入村子,素云便蓦然以为这个村子很眼熟,再走过几户人家,她蓦地恐慌起来,心里的怕惧愈来愈烈,似乎有点明晰山妮的用意了。


  她最先反抗,身子往后犟着,不让山妮拖动,山妮转头脸一唬,便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刀子,就在素云的眼前晃动着:“怎么啦,走啊,你不是要回家吗?你要再不走,我就割花了你的脸。”


  素云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深,无奈地只能再随着她往前走,终于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来,素云仰脸看着那眼熟的衡宇,心里完全溃逃了,不是别家,正是那王庄的老王头家。


  原来山妮竟把素云又送回了前山的王庄。


  素云此时完全明晰了山妮的用意,她畏惧的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她的眼前,仰着脸使劲摇着头请求地看着她,眼睛里徐徐地流着眼泪。


  山妮不剖析她,拿起刀子顶着素云的下巴,逼着她站了起来,将她逼到了老王家的屋檐下,望见那门口的一根撑着廊檐的木柱,便把素云拉了已往,让她靠着那柱子,用绳索将她牢牢地捆在那柱子上。


  此时的素云已是泣如雨下,基本没有反抗的勇气,听凭她把她拴得牢牢的,那绳索从肩膀一直捆到了脚踝。


  完事后,山妮对她笑了笑,伏在她耳边悄声说道:“好了,你呀,总算回到了你的婆家,这里才是你真正的家,以后就在这里享清福吧!唉呀,我说,你可得谢谢我哦,是我把你救出来的,嘻嘻。”


  素云痛苦地对她摇着头,“呜呜”的央求着,山妮不再理她,径直拍响了老王头的大门,“嘭嘭”的敲门声在夜里显得是那么的响亮。


  山妮又在她耳边咬着牙说道:“从今以后你要是再回到我们刘庄,我就宰了你。”


  然后迅速躲到很远的地方考察着。


  看来村里的人也不多,也许也都到外村去看热闹了,以是那么响的敲门声,竟然没有人反映。


  就在这时,老王头家的大门打开了,一个男子的脑壳伸出了门外,一眼便望见了柱子上的素云,然后拉紧披在身上的衣服,有点新鲜地站到了素云的眼前,接着不知是兴奋照样惊讶的,他竟然“娘啊”地大叫了一声跑进屋里,纷歧会,他和一个女人又一起出来,女人仔细看了看周围,便和男子一起解开绳索,把素云架进了屋里。


  山妮舒了口吻,欣慰地笑了,直到看着他们关紧大门,这才转身向着来路飞驰而去。


  女人迅速和她儿子二娃一起,把素云架到了楼上,二娃开心的直叫:“娘,这是我的媳妇,她又回来了哦,我要,我要。”


  “别急,儿子,她是你媳妇,可是还不知道是谁把她送回来的,要是后山的人,那就有贫苦,你爹又不在家,这事咱还得好好想一想,啊,乖,你先去把门看住了,我再想想是怎么回事。”


  二娃似乎有点不愿意,噘着嘴一步一转头地逐步下楼而去。


  素云看着眼前的女人,知道自己又落入了她的手里,又将和她的傻儿子一起同床异梦,心里的谁人苦无法说出口。


  女人把素云放倒在床上,找来绳索把素云的腿脚先捆住,这才坐在床边,悄悄地看着眼前一直盯着她看的素云。


  思量了一会,她解开了素云嘴上的绷带,撕下胶布,把她嘴里湿漉漉的棉布抽了出来。


  素云看着她,却不敢语言,心里战战兢兢的很是畏惧。


  “唉,你瘦了,还黑了很多多少。”女人突然叹息地说道,脸上很是吝惜。


  “告诉我是谁把你送来的?”女人又问道,见素云畏惧的样子,又弥补了一句:“别怕,我不会骂你,只要你好好听话。”


  素云这才稍稍安了放心,便把事情说了一下。


  女人舒了口吻,好像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。她连忙让二娃打来热水,忙不迭的给素云洗了洗脸和脚,接着,又把素云的衣裤都脱了,只剩下亵服。


  她让素云躺下,掀开亵服看了看内里的捆绑,并用手试了试,以为绑的还不错,知足地嘀咕了一声:“嗯,就这样吧。”然后把她下体的绷带都解了开来,固然堵着*的棉团也被抽了出来,那上面热烘烘的还在冒着热气呢。


  素云别过脸,通红的脸上全是羞涩。


  女人在床头的竹篮里,抽出一条很长的白布带,在素云的大腿上最先捆绑,一直缠到脚踝,绑得牢牢的。然后给她盖上被子,看了看后,又在竹篮里寻找着什么。


  找了一会没有找到,便撩起了自己的衣襟,把手伸进胸部,一把扯下自己的白布文胸,揉成一团后往素云的嘴里塞去,素云闭着眼睛,很是无奈地张着嘴,任由女人很仔细地把文胸一点一点地塞进了她的嘴里,塞完后还用手捏了捏素云的腮帮子,看看是否已经塞满。


  然后,又找来一块布撕下一长条,压住素云的嘴唇,很慎密的绑住她的嘴,不让她吐出嘴里的器械。


  看着眼前的素云,中年女人苍老的脸上,浮现出了少有的笑容,她就带着这样的微笑下楼而去,脚步是那样的轻快。


  素云木然地躺在床上,桌上那盏小油灯,正稍微地闪动着红红的火苗,被映红了的小小阁楼,透着淡淡的温暖,第一次被带到这里的情景,又一幕一幕地浮现在她的脑海,那种凄凄的无奈已经酿成了一股深深的绝望。


  二娃照样那样的兴奋,一直站在大门口,守着已经关得牢牢的大门,憨憨的笑容上尽是憋不住的喜悦。


  女人轻声道:“二娃,快上楼去,自己好好的睡吧,别把她弄疼了,要是不行就叫娘,闻声了吗?”


  “唉,好哦,娘,我要和我媳妇睡觉咯!”那傻傻的笑容充满了幸福,瞧在女人的眼里,颇有点心酸,只是挂在嘴角的却是淡淡的笑意,就在这一刻起,她的心里已经坚定了一个信心:绝不能再让她的儿媳脱离她的儿子。


  ……


  前旺村的事情,在明里和暗里同时举行着。


  通过几番的头脑事情,终于从村甜头领会到,和阿才关系较好且过从较密的即是钱小波,于是经由周密的商议,决议由村长去把小波带进村长的家中,然后再举行询问。


  事情正如想象的一样很顺遂,当小波踏进村长家望见凝芳时,他的脸马上就变得犹如死灰一样平常,眼里吐露着恐慌,两腿最先微微哆嗦着。


  “来吧,请坐。”民警小王指着旁边的一张椅子对他说道。


  小波看着眼前的这些人,很主要地把屁股稍稍挨着一点凳面,委曲地算是坐下了,可是腿却越抖越厉害了,脸上一片煞白。


  小王放缓了口吻:“别主要,是这样的,你的事我们都已经掌握了,我们现在只是想证实一些问题,你只要配合了也就没事了。”


  “唉,我、我说、我说……”小波照样很主要,连舌头都有点控制不住了。


  “好,那你说吧。”


  “我、我没有杀、杀人,那不是我干的,你们放了我吧,求求你们了!呜呜……”说着,他竟然哭了起来。


  小王厉喝了一声:“哭什么,把事情都说了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?”他唬着脸,着实有点看不起他。


  小波被他一吓,立马打住了哭,战战兢兢的道:“我那媳妇……我原本不、不要的,是阿才他硬要给我,我才花了一千块钱买的……警员同志,我真的没有去绑人,不信你可以问问村长。”他心里只想赶忙脱身,而且村里已经传开了阿才被人杀死的新闻,以是,他突然想起可以把责任推给阿才。


  接着,他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由都说了一遍,然后期待的眼神牢牢盯着凝芳。


  缄默了好一会,凝芳从那段被绑架的回忆中苏醒过来。


  她很平和地看着他,淡淡地说道:“你想过要好好地过日子吗,你想让你的母亲天天为你心惊肉跳吗?”


  小波摇了摇头,眼里又最先流泪。


  “那好,现在尚有一条路你可以走,那就是把那女孩子放了,可以吗?”


  小波突然捂着脸痛苦了起来:“呜…呜…她……我喜欢她…呜呜…”


  “这只是给你一个时机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凝芳镇定地说道。


  哭了好一会,总算愣住了,他好象下了刻意一样,但照样有些不情愿地说道:“那、那好吧,不外你们不要让我娘知道,要否则她会急死的。”他满含乞求的眼光注视着凝芳。


  “这没问题,等天黑的时刻,你可以找个理由把你娘领出家门,然后我们回自己进去把人带出来,剩下的事你就可以和你娘注释了,你看这样行吗?”凝芳看来早已胸中有数。


  小波认真的听着,最后点了颔首。


  凝芳走到门口,仰面看了看已经逐渐漆黑下来的天,转头对小波说道:“那你先回去吧,过一会儿我们就到,记着,这是你最好的时机,希望你能掌握。”


  随后,小王便随着小波出门而去。


  稍稍准备了一下,凝芳刚要和另外两个同志一起出门,迎面走进来一小我私人,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赶到的赵志平。


  一眼望见栉风沐雨的他,凝芳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热流,眼睛里两颗晶莹的泪珠似要夺眶而出,那份殷殷的相思早已把她煎熬的夜不能寐,此时,浮现在她脸上的却是一份清甜的笑容。


  两为当地派出所的同志赶忙先出了门,悄悄地站在门外。


  赵志平镇静的脸上带着微笑,但很难掩饰心里的激动。


  他大步走到凝芳的眼前,镇静而包罗温存的眼睛凝注在她的脸上,巡视着,慰籍着,那是久违的关切和深深地惦念。


  “你来啦。”一声温柔的相询,一个甜蜜的眼神。


  他伸手轻轻捉住凝芳的手,牢牢地握在手里,轻轻地抚摸,徐徐的揉动。


  凝芳再也无法控制,猛地扑入了他的怀抱,一个深深的吻牢牢地印在了他的嘴上,于是若干个日夜的遥远忖量,便在这一瞬间化作了永恒的心与心的慎密相映……


  小波呆呆地站在床前,木然地看着床上的杜倩。


  杜倩盘腿坐着,很是新鲜今天小波的神志,心里很是忐忑,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。


  “你以后会记得我吗?你还会来找我吗?”他突然从嘴里冒出两句让人琢磨不透的话。


  杜倩不知他说什么,便木然地址着头“呜呜”哼了两声。


  “唉……”小波叹了口吻,往床沿上坐下,那脸就凑在杜倩的眼前。杜倩眨了眨长长的睫毛,忽闪着那双大眼睛,似乎有什么问题要问他。


  小波的神色很郁闷,他徐徐地伸脱手抚摸着她的脸,并亲吻着她被包着白布的嘴,眼里的泪水滔滔而下。杜倩一下惊呆了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心里主要极了,动都不敢能动,只是听凭他牢牢搂抱着,亲吻着。


  他的手在背后握着杜倩被密密包裹住的手掌,死死地抱紧她的身体,就这样相持着做了有好一会,然后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,终于松开了拥抱,扭头就出去了。


  杜倩看着他黯然离去的背影,心里突然发生了一种淡淡的同情,而她早已绝望的心里隐约中也溘然有了一些希望,而且这种感受在逐步的展现开来。


  凝芳他们也来到了小王隐藏的地方,不外就一会的功夫,便见小波和他娘一起急遽的往村长家里而去。


  凝芳和志平迅速掩近小波家,轻轻一推,果真没有锁门。


  进入屋里,凝芳直上楼上,房间里,杜倩照样那样坐着,只是她的身边已经放好了几件出外穿的衣服。


  杜倩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凝芳,似乎还透着些许畏惧。凝芳轻声地说道:“别怕,我们是警员,是来救你的。”说着还丢给她一个轻松的微笑。


  她弯着腰解开捆住杜倩脚踝的绳索,然后把她搀下了床,解开她的衣扣想给她松绑时,却发现那些捆绑的绳索捆得很是仔细,一时很难能够解开,而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。


  她不再犹豫,依旧把衣扣扣好,并将一件棉大衣披在杜倩的身上,迅速把她带下了楼。


  仔细的赵志平又取来一条头巾包住杜倩的脑壳,以免被村里人认出来,他本想把她嘴上堵着的器械解下,但望见包嘴的白布下似乎尚有胶布封贴着,要是解的话会很费事,不如把她带离村子再说。


  事情很顺遂,乘着夜色,他们乐成地悄悄脱离了村子。


  凝芳的心里却并不镇静,她知道尚有更为艰难的义务在等着她,刘大奎还没有被捉住,肖素云仍然没有被救出……


  她望着阴森森的夜幕,心里的那份焦虑也越来越深。


  赵志平牢牢握着她冰凉的小手,很想把一身的火热和气力通报给她。


  野风骤起,忽喇喇的席卷着大地,鬼魅般的夜空霎那之间云啸雾吼……


  黑夜里,两小我私人的心贴得更紧了、更密了……

 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高品质绳艺视频!包括美束映画,JS绳艺,蔚蓝绳艺,K13美束馆等系列绳艺视频!!

逃出人饭窝21.过年_逍遥原创-虐之恋,逍遥工作室廖素冰

 午后的天气还算好,淡淡的阳光在云中忽隐忽现,也稍稍带来了一些暖意。  风虽然比较寒冷,但长时间的赶了这么多的路,身上似乎不再有冷瑟的感觉。  刘大奎扭头看着素云,见她显出了疲惫的神态,脚步也有些踉跄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绳艺楼

GMT+8, 2022-9-26 04:25 , Processed in 0.099379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