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(尾声)_逍遥文创工作室,逍遥原创穹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8-5 12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春暖花开的时节,大地充满了活力,各处都是绿绿的,一眼望去满目青翠,就连这小小的县城里,竟也充满了馥香的土壤气息,迎着轻柔的微风轻轻的一嗅鼻子,认真便会陶醉的舒心惬意。


  素云独自坐在窗口,凝望着窗外那棵露着嫩芽的柳树,弯弯的柳枝轻轻地在风中舞动着,好象怎么也挥不去她的烦恼,郁闷的脸上心事重重。


  自从被解救出来以后,也已已往了快要半年的时间,在这半年中又发生了许多让她烦恼和痛苦的事,想起来经常让她泪水涟涟,难以忘怀。


  回家后的一个多月里,她接受了一些治疗和检查,心情也终于恢复了很多多少,在怙恃和向导的劝说下,她终于兴起勇气回到了单元。


  单元里的向导已经知道素云的事,公安局也来打了招呼,以是,向导们照样在许多方面给了她一些照顾。


  上班的头一天,素云的心里照样打着鼓的,不知道同事们会怎样看自己,然而,情形似乎还好,以往的几个小姐妹很体贴她,好象并不知道她的事一样,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。


  素云的心里这才稍稍扎实了一些,于是整天不言不语的专一事情,想尽快把自己的状态调整过来。


  这天黄昏,她下班后回到了自己的寓所,虽然离怙恃家不远,但她照样喜欢一小我私人生涯,尤其是现在,她更不愿意和人多交流,只想安安悄悄地自由自在。


  她正在房间里易服服,外面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,此时她已脱去了外衣,只有那只小小的乳罩还扣在她丰满的乳房上,听到敲门声,她嘴里一边应着:“谁呀?来了。”一边急遽披上花格衬衣,赶忙跑去开门。
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来人竟然是医院里原来的守护科长谢华,素云被解救后也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,由于他的错误,他现在已经被解职了,只在医院里做做后勤,素云听说以后,也很为他不值,但心里中既有同情也有谢谢,究竟他也是着力来救过自己的,只是厥后……


  素云仰面看着他,颇有些尴尬,一时愣在那里,不知说什么好。


  照样谢华打破了僵局,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好,肖护士,我、我是顺便来看看你的。”


  素云以为有点主要,很不自然地说道:“哦,你好,那…你请进吧。”说完赶忙侧身让谢华进屋。


  谢华似乎心里有事,眼睛始终在素云的身上瞄来瞄去,素云正在为他倒水,见他总是盯着自己,心里总以为很别扭。


  谢华说道:“最近还好吗?那些日子真的很难为你了……”语气中似乎很是体贴。


  “嗯,谢谢你。”素云搪塞了一下,把茶水端到了他的眼前。


  “唉――,我现在跟你是惺惺相惜啊,你看,为了你的事把我弄得……,唉,不说了。”谢华叹着气,一脸的无奈,好象满腹的委屈。


  “谢科长,我、我真的还要谢谢你呢,都是我牵连了你……”


  “别、别这么说,也别这样叫我,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,再说你也是受害者,咱们啊什么也别说了,只要你以后好好的,我也就心知足足了,什么我也认了,谁叫我们是那么好的同事呢。”谢华眼里放着光很是真诚地说道,让素云深深地受到了感动。


  “谢谢你,谢科……真的很谢谢你。”素云再次示意谢谢,眼泪险些夺眶而出。


  谢华忙从椅子上起身,轻轻地拍了拍素云的肩膀,抚慰道:“肖护士,别伤心了,以后会好的。”又环视了一下屋里的情形:“一小我私人还习惯吗?为什么反面怙恃一起呢?”


  “我不想,而且一小我私人已经习惯了。”素云低声道。


  “哦,是这样。好了,我要先告辞了,若是可以的话,我会经常来看你的,就怕你不迎接我哦。”最后那句话,他是带着令人叵测的笑容说的,眼睛也一直盯着素云。


  素云悄悄揉了一下眼角,也微笑着说道:“唉,那你走好,我不送了,有空来玩,谢谢你啊。”


  “你怎么总是谢我,以后别这样,好了我走了,再见!”


  素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心里以为他人挺不错,心里也挺谢谢他的,最最少他自己都被革了职,还那样体贴自己,不觉长长地嘘了口吻。


  打这以后,谢华果真隔三岔五的来看素云,有时刻一呆就呆到天黑,漫无边际地跟素云聊着,素云真有点被他感动了,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拉了很近。


  这天黄昏,下班后的素云正在医院换衣室易服服,突然门被打开,谢华竟然悄悄掩了进来,此时的素云刚刚脱去身上的白大褂,披上自己的衬衣,还没来得及扣上扣子,敞开的胸襟裸露着丰满的胸脯,唯有那只紧绷的胸罩稍稍扣着鼓突的乳尖。


  素云还没反映过来,谢华已经一把把她牢牢抱住了,惊谔之中她的嘴又被他牢牢地吻住,那只大手在她胸脯上使劲抓着捏来捏去。


  素云拼命甩开头,喊道:“你干什……唔……”声音被他用手捂住了。


  “小肖,别喊那,我、我真的喜欢你,你准许我吧,做我的女同伙。”他的眼里冒着强烈的欲火,在素云的脸上荡来荡去。
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素云使劲摇着头,眼泪都快憋出来了。


  “好,我铺开,你万万别喊,让人闻声了对你也欠好。”谢华铺开了捂住她嘴的手,但仍然牢牢抱着她。


  素云在他怀里扭了几下挣脱不开,却又不敢高声喊叫,她天天受到的异样眼光已经许多了,不想让人再望见她此时的样子。以是她住手了挣扎,仰脸看着他,带着怒气说道:“谢华,求你了别这样,我受不了,你铺开我吧。”


  谢华定定地看着她,手依然在她胸脯上一直揉摸着:“你准许我好吗?我不会亏待你的,一定会对你好,请你信托我。”


  素云为领会除眼前的逆境,无奈地址了颔首,谢华逐步地松开了拥抱。素云迅速把衬衣扣好,拿起自己的包,转身就冲出了换衣室,此时心里的委屈突然像打开了的闸门,泪水夺眶而出。


  第二天的晚上,谢华敲响了素云的门,素云真不想把门打开,可是经不住谢华的左磨右泡,而且他的叫门的声音越来越大,素云着实没有设施,这才把门打开。


  “还在生我的气哪?我给你赔不是了。”谢华一进门连忙陪着笑容。


  “你又来干什么,我要睡觉了,你、你照样早点回家吧。”素云第一次下了逐客令,只是声音很小,似乎有点胆怯。


  没想到谢华反身把门锁好了,把手里的包往桌上一放,对素云笑着说:“云,昨天我们不是说好了吗,你做我的女同伙,怎么啦,还在生气。”


  “那……那是和你开顽笑的,再说,你不是有妻子吗?我不能损坏你的家庭。”素云赶忙申辩。


  “她?她早就想和我仳离了,自从我被免职以后,她就没有给过我一天好脸,你想想,我起劲事情那么多年,换来的是这样的效果,真***都不是器械……哦,云,不跟你说这些了,我想告诉你的是,我很早就一直喜欢你了,天天望见你时,你就象优美的天使一样让我无法不动心,真的,请你信托我。”


  素云一时语塞,愣怔了一会才反映过来,满脸惊慌的说道:“我、我真的不能和你……对不起你了,求你别再找我了。”


  “你看你说的,你自从那件事以后,单元里尚有社会上,那么多的人在歧视你,给你冷眼,只有我才是真正对你好的人,我一直把你看成我心里最明亮的月亮,没有你,我、我真的会受不了,你岂非还不明晰?”


  “不、不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”那一番话,深深地刺痛了素云的心,所有的痛苦一股脑儿地涌上了心头,泪水再也装不下清亮的眼眶,如落珠般滔滔而下。


  “好了,别哭了,以后我不会让别人来欺凌你的。”看着素云哭了一会,谢华说道,并递上一张纸巾。


  “你照样走吧,我累了。”素云止住哭,低着头再次说道。


  谢华伸手给她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,温言说道:“怎么还说傻话呢,我今天来就是想让你喜悦的,这样吧,我带了一些器械,咱们来做个游戏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
  “我不,我真的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素云发现谢华竟然从包里掏出了一卷白色的棉绳,她先是愣了愣,一会儿便明晰了他的意思,脸上霎那间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。


  这时谢华已经抖开了绳索,素云吓的逐步往退却着,谢华则步步迫近,脸上还带着微笑。


  后面就是墙壁了,再无可退之处,素云似乎又回到了被销售的那段时光,眼睛里失去了光泽一片渺茫,身子在微微哆嗦,嘴里喃喃自语: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


  “没关系。只是做个游戏么,别畏惧,逐步的以后就会习惯的,来,把手给我。”他轻声细语地指导着,并捉住了她的手,然后轻轻地扭到背后,最先用那棉绳仔细地捆绑。


  混沌中的素云突然惊醒,她最先挣扎,并全力压低声音央求道:“快铺开我,求你了,别这样,铺开我啊。”


  这时谢华已经把她的手腕捆绑得很牢靠,见素云那着急的样子,便又从包里取出一块棉布,揉成一团便往素云嘴里塞去:“来,把嘴张开,要否则会憋着的,别郁闷,只是做个游戏么。”


  素云被他顶在墙上,无法转动,那棉布死死地压着她的嘴,弄得嘴唇有点疼痛,无奈中她只能把嘴张了开来。


  谢华很小心地把棉布所有塞进了她的嘴里,看着她鼓鼓囊囊的小嘴,他笑了笑:“这样多好,多漂亮。”说着,又在包里翻出一卷宽宽的白色医用胶布。


  素云见他又要封贴胶布,便把身子往旁边一闪躲了开去,谢华一把没拦住,便朝正向门口逃去的素云追去,素云固然逃不脱,谢华搂着她按在椅子上坐下,撕下两大块胶布,严密地贴在她的嘴上。


  素云仰面看着他,嘴里“唔唔”叫个一直,谢华依然慢条斯理的拿起一条很长的绳索,把素云的上身牢牢地五花大绑起来,并解开了她的衬衣,使她的乳房耸立在外面。


  看着眼前的素云,他不禁笑眯了眼,于是他一把将素云拦腰抱起,进入她的房间,把她放在床上后,他最先宽衣解带……


  夜已很深了,素云望着身边熟睡着的谢华,心里着实无法抑制悲苦,想起那段往事不仅又悲从中来,她轻轻的哭泣了好一会,然后逐步地把背后捆绑的绳子松开,着实适才做完爱以后,疲累的谢华在睡去之前已经把绳结给解开了,只是没有给素云完全松开。


  素云揉搓着被捆疼的手臂和手腕,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后的计划。


  素云也早就估量到了,谢华果真延续几天一直来她家,而天天来都要把她变着名堂捆绑一番,然后做爱,似乎她知道素云不敢张扬,于是他便有恃无恐,加倍为所欲为。


  素云外面顺着他,但自己也在悄悄做着准备。


  果真,第五天,谢华在医院没有见到素云,问了一下都说不知道,最后才从向导那里领会到,素云已经告退了。


  谢华我到素云家,依然不见人影,于是从这天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她。


  素云已经脱离了谁人生她养她的地方,她告辞了怙恃,来到了离家五十多里外的另一个小县城,那里有她的姨妈和外婆,她想让一切重新最先,脱节那些让她难以忘怀的噩梦。


  她租了一件不大的平房,是在城郊连系部,只是由于那里的租金对照廉价,离她姨妈家又不远,还可以经常去看看她们。


  她知道新的生涯今后就要最先了。


  在这里快要一个月的生涯,让她逐步恢复了对生涯和人生的信心,阴影在逐渐淡去……


  “笃、笃笃。”有人在敲门。


  素云收回了思索,起身去开门。


  门口站着一个女人,腰微微驼着,庞杂的头发遮住了脸面,脏兮兮的手里手里拿着一只破旧的搪瓷杯子,杯子伸到了素云的眼前:“盛意人,帮协助,倒杯水吧。”声音极其可怜。


  素云心中不由一软,接过杯子便去给她倒水。


  她背对着门口把水倒满,可是一拿起杯子,却发现杯子是漏的,细小的水柱在杯子底下激射而出,她赶忙把水都倒入脸盆。


  “唉,你的杯子破了,怎么倒水啊。”她回过头说道。


  没想到,一小我私人差点和她迎面碰上,她一看竟是那女人,她惊奇地问道:“你怎么进来了,你干吗?”


  “嘿嘿,不熟悉啦?”女人突然笑了起来,笑声似乎有点熟悉。


  面临门口的强光,素云正想透过她脸上蓬乱的头发鉴别她,门口一个男子拖着一只大大的纸箱子进来,并随手关上了门。


  素云高声的问道:“你们是谁?想……”


  下面的话说不下去了,由于那小我私人已经逐步转过了身子……


  那张脸,是素云一辈子不会遗忘的。


  那张脸上,露着傻傻的笑……


  谁人笑很开心。


  一声呼叫让素云六神无主。


  “呵呵,媳妇。”


  全文完

 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高品质绳艺视频!包括随心绳艺,浅浅原创,小驴原创,艺束人生等系列绳艺视频!

逃出人饭窝24.残阳_天涯逍遥客原创,41期逍遥工作室解字谜

  积满了尘土的面包车,正小心地行驶在蜿蜒的山路上,郁郁葱葱的山道两旁满目皆是葱翠的山林,其间也不乏夹杂了许多泛了黄的枯枝,在多云的阳光下显得分外的萧瑟。  车里的人都蜷缩着,长途的奔波确实很辛苦,一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绳艺楼

GMT+8, 2022-9-29 11:53 , Processed in 0.09202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