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23.暗流_逍遥定制缚美礼品店,逍遥情景绳艺视频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8 16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刘大奎瑟缩着打开了门锁,一步跨进了屋子。


  哥几个一起言笑着才刚刚回抵家,人还没有从兴奋中解脱出来,那悦耳的响亮口哨声,随同着他的体态一起溜进屋子,马上又回响在静寂的房间里。


  心中有一份温馨的盼望,那是一起顶着寒风回家时,从心底油然升起的,他知道现在他已经离不开这样的温暖,隐约的从心里蓦然觉察那是家的感受,脱离她真的很焦躁,常有一种悬念在心头。


  灯光点亮,床上基本就没有人,她的衣裤和鞋袜已然不见,严寒突然袭击着他整个的躯体,似乎掉入了冰窟里。


  一种不祥的预感重重地敲击着他的心房,全是肌腱的手握成了赤紫的拳头,攥得牢牢的,灯火下原本黝黑的脸膛也逐渐的煞白,牙齿咬得咯咯直响,狂躁和焦虑险些让他损失了理智,他猛地掀开被子,又狂乱地突入后院四处翻动着,好象素云就躲在那里似的。


  后院小屋的门被他一脚踢开,内里一无所有,依然没有她的身影。


  一阵疯狂的无为翻动以后,他逐步镇定了下来,思前想后,猛地一拍脑壳:


  会不会被婶子接她家去了?这是唯一的希望,他怀揣着这最后的希望,急奔着赶到了他婶子家。


  他听着婶子拖着脚步询问着来开门的声音时,便知道他的希望一定又要落空了。


  果真,婶子很惊讶他的到来,只由于现在已是夜半更深,连大地和鸟兽都已歇息了的时刻。


  大奎婶子终于明了了大奎的来意,她很惊诧,也很茫然,然后迫切地很想帮着大奎一起去寻找,大奎失魄的拒绝了婶子,心里的绞痛在折磨着他。他现在只想明了素云到底去了那里,他茫然看着婶子的眼睛里已然有了泪光,不知是风吹的照样伤痛的。


  告辞婶子,他站在寒风里沉思着,蓦然,一个瘦小的身影跳入了他的脑海。


  一声恍然的长吁,终于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:“你这个臭*子,妈的,竟敢坏我的事。”


  踏着夜幕,迎着严寒的夜风,大奎煞白的脸上充满了深深地气忿,周身裹挟着烈烈的火焰,纷歧会便来到了山妮的家门口。


  一阵咚咚的猛烈敲门声,惊醒了屋里的两个老人,山妮奶奶颤巍巍的拉开门闩打开了大门,但见刘大奎一个箭步冲进屋里,什么话也不说,只往里屋冲去。


  大奎那不能抑制的怒火撩拨着他的心情,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山妮狠狠的揍一顿,然后让她把素云交出来,可是她的屋里竟然没有人,床上摒挡得干清清洁,基本没有人睡过的迹象。


  这时,山妮奶奶点亮了油灯走了过来,惊异地看着激动的大奎,带着畏惧颤声的问到:“奎子,你这是咋啦,山妮不是跟你们一起去看龙灯了吗?她、她没跟你一起回来吗?”


  大奎红着眼怒冲冲地看着她,心里的火已经快无法控制了:“她在哪?快告诉我,她在哪?她真的没有回来吗?”他已经不再是在语言了,而是在咆哮。


  山妮奶奶手里的油灯猛烈的发抖了一下,差点摔在地上,懦弱的心着实被他吓了一大跳,神色马上变得煞白,她拂了拂胸口,眼睛里却仍然吐露出真切的关切:“奎子,好好说,到底怎么啦,我家山妮是不是惹你了?”


  大奎这时看她的样子,也觉有点太过了,语气稍稍缓了缓,再次嫌疑地问道:“山妮真的没有回来?”语言时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她的眼神,想看清晰她是否在骗他。


  “唉,到底怎么啦?你们不是说好一起去看的吗,怎么就你回来了,山妮又去哪了?”她最先有点着急了。


  “我还在找她呢,她要是回来我非打断她的腿不能。”大奎依然气哼哼的,愤然甩手直往屋外走去。


  出得大门,他又绕着屋子转了一圈,便往家里返回,可是快抵家门口时,他突然愣住脚步,转身又往回走,然后就在山妮家不远处的一个漆黑里隐了下来,他心中已经有了决议,他要守候,守候她的回来。


  果真,长时间的守候并没有白费,就在他冻得全身瑟瑟发抖的时刻,一个瘦小的身影,在不远处很小心地贴着墙根逐步靠近过来,大奎心里的怒火又最先升腾起来:哼,野猫子可回窝了,看你这个贼兮兮样子,一定是你干的,妈的,等一会要你的悦目。


  那小我私人影果真就是山妮,她把素云拐走以后,就连忙回村了,不外她不敢回家,心里估量着,丢失了素云,大奎回来后一定会来找她,于是她就躲进村西头那间破草房里,蜷缩着坐在角落里,聆听着野风呼呼,林声滔滔,心里越来越后怕,几回想要起身出去,然而扶着残败的门框犹豫了良久,照样不敢回家。


  眼看着冻的着实熬不住了,便硬着头皮悄然掩至离家稍远的地方监视着,真巧,才刚刚一会功夫,便瞥见大奎果真来到了她家,她的心里最先突突地跳个一直,那份忙乱让她越发地感应空气的严寒。


  她吓得倚着角落,借着那棵大树的暗影躲着,大气不敢出地震都不敢动,她领会他的脾性,火头上可能会杀了她。直到她瞥见大奎出了门,然后离去了好一会以后,她才匀了匀气,兴起了勇气悄悄地摸回家。


  她伸手轻轻拍响了大门,内里传来了奶奶的声音:“谁呀,是山妮吗?来了来了。”


  “是我,奶奶快开门,快点啊。”她跺着脚主要而焦虑的敦促着,两只冻僵了的小手一直地放在嘴里呵着,就在她一转头之间,蓦然瞥见拐角漆黑处一小我私人影猛地冲了过来,她马上吓得失魂崎岖潦倒,一声窒息般“啊”的一声拔腿就跑。


  那人无声无息的马上追了上去,这时的山妮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,那里还顾得脚下的路,只是没命地向前狂奔。


  前面就要拐弯了,她主要得要命,恨不能长出四条腿,没意料脚下突然地一绊,整小我私人趔趔趄趄地往前冲了好几步,一个跟斗摔在了地上,膝盖狠狠地砸向地面,她那里还顾得疼痛,使劲爬起身想继续往前跑。


  突然颈后被人一把捉住,还没等她反映过来,已经被人揪了起来,她挥手想要拨开那只捉住她后颈的手,却被那人把脖子扭了过来,还没看清晰眼前的人,“啪啪”两个耳光已经响亮地打在了她的脸上。


  她的眼前马上全是星星在闪灼,疼得她“呜――”地哭了出来,但依然挣扎着要往前跑。


  “你敢哭,我掐死你。”


  她的脖子上马上一紧,便感受呼吸难题起来,同时那双强有力的手死死地扭住了她的胳膊。


  “臭丫头,说,你把素云弄那里去了?”


  山妮这才清晰地看到,眼前站着的简直就是刘大奎,只见他神色是那样的吓人,暴突的眼珠狰狞地看着她,似乎要吞噬了她。


  她噤若寒蝉般地全身哆嗦着,只管往后缩着身子,语言的声音也充满了恐慌:“奎哥,你说啥,我不知道。”


  “妈的,你还不说,我掐死你。”刘大奎最先暴怒,手里逐渐地用力,掐的山妮神色发白,整小我私人也被提了起来,山妮的脚尖委屈点着地。


  她起劲挣扎着,拼命大叫:“奶――奶――”


  大奎一把捂住了她的嘴,并用五指死死捏着她的面颊,让她喊不作声,一只手从兜里抽出一块白布,狠狠地塞进了她的嘴里,山妮两手扒拉着,然则基本无用。接着,大奎又反拧了她的两臂,扭着她往家里而去。


  一起上,山妮使劲挣扎着,脚尖险些只是点着地地被大奎提着走,嘴里不时发出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的哀鸣声,大奎不理她,只是牢牢地抓着她的手臂,五指都深深地陷入了她的肌肤,直到进入了屋里才把她铺开。


  大奎找来一条绳索,拴住山妮的两手腕,将她吊在房间里的门檐上,看着最先“呜呜”哭泣的山妮,他心里的气越来越大。


  “你到底说不说,你要是再不说别怪我翻脸不认人。”刘大奎眼冒凶光地问道。


  山妮虽然心里畏惧到了极点,但她照样不愿意说,她知道要是说了,那自己的希望就会破灭,所有的起劲就前功尽弃了,她摇了摇头,全力装着很委屈的样子“呜呜”叫着,任由眼泪在脸上哗哗地流着,小小的眼睛里还隐约闪动着最后的狡诈。


  大奎这下真的急了,他怒从心头起,扬起手又是恨恨的几个耳光,打的山妮的鼻子里鲜血直流,脸上清晰的指印已然肿起,红红的格外醒目。


  “呜呜”山妮被堵着嘴,无法喊作声,她忍痛哼哼着还在坚持,眼见着大奎又拿来了一根木棍,撩起了她的棉衣,又扒下了她的裤子,山妮的心在哆嗦着,眼睛里的恐惧越来越强烈,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根木棍。


  “啪啪”当木棍第三下狠狠地击打在她屁股上时,她终于忍受不住完全溃逃了,她请求地看着他,“呜、呜”地哀鸣着,又是摇头又是颔首,脚在地上不住地踮着往后缩,试图逃避她的再一次挨打。


  大奎一把抽出她嘴里的布团,咬着牙喝道:“说吧,你要是敢耍我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


  山妮润了润嘴唇,犹豫了一下,终于泣不成声地说道:“我、我把她送到了王庄。”说完,她的眼睛在泪水的掩护下偷看着大奎的神色。


  谁意料,刘大奎听她说完,他的脸上马上变得像死灰一样,一下愣在那里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他不信托地又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你真的把她弄到了王庄?你是骗我的,是吧?”


  山妮心里的那块石头又提了上来,她惊惧地不敢看他,只是微微点了颔首:


  “真的,我不敢骗你。”实在她现在的心里已经痛恨,她知道她的希望也将随之破灭。


  出乎山妮的意料,大奎并没有暴打她,他只是木然转过身徐徐地走到床前,神色颓然地坐了下去,那张苍白的脸显得是那样的沮丧。
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长长叹了口吻,语气竟然很平和地对山妮说道:“哎~你个臭丫头,你把我害死了,叫我怎么办啊?”


  山妮看到他无奈的样子,心里一怔,突然感受一股热血往上涌,心中好难受好难受,只以为很对不起他,似乎亏欠了他什么,心里也有些酸酸的,她流着泪嘤嘤得哭道:“奎哥~~都是我欠好,你饶了我吧……可我、我是真、真的喜欢你……”


  大奎抬起头,眼睛盯着她,一股酸涩和凄凉跃然他的脸上。


  “奎哥,你、你真的很喜欢她吗?,要不……”她说到这里嘎然而止。


  刘大奎徐徐站起身,三下两下就把山妮放了下来,然后抱起她把她放到了床上。


  山妮被他这么一抱,脸上突然娇红满腮,心儿突突地跳个一直,她一动不动的,很驯服地任由他抱起放下,身上的血液在迅速流淌发烧,只是脸上和屁股上的疼痛照样那么猛烈。


  一块毛巾扔在了她的眼前,她握在手里小心地在脸上擦拭着,拭去的是脸上的血渍和泪水,却拭不去阵阵的疼痛。


  她原本俯卧着,这时委屈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刘大奎,她的眼里又是泪花盈盈,不觉脱口叫道:“大奎哥,好痛,呜――呜――”她不觉委屈的照样哭了。


  大奎打来热毛巾敷在她已经肿起来的屁股上,轻轻地揉搓着,可嘴里却照样没有消气:“还算你知趣,你要再硬撑下去,我可要往死里揍你了。”


  顿了顿又说道:“我早就告诉过你,我和她的事不许你加入,你他*的总是来坏我的事,要不是看在你奶奶的面上,我早把你宰了,你信不信。”


  “我、我就是喜欢你么,可你为什么老不理我,呜――呜――”山妮这时语言越来越动情,那声音虽然带着哭腔但却是发自心底的呼声,郁郁的很是伤心,继而最先嚎啕大哭起来。


  大奎一时被她哭得手足无措,不知若何抚慰她,只得不耐性地劝道:“好了好了,不就是打了你几下么,又没有打碎你,只要你以后不再烦我,我就不打你了,好了别哭了。”


  他说着便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,一幅无奈的样子,不外显著脸上没有了适才的怒气。


  山妮伸手抹了一把泪水,突然起身一把死死抱住大奎的脖子,那张薄薄的小嘴,在他的脸上疯狂地亲吻着,那还没有擦干的泪水和着口水,在“啧啧”的亲吻下,涂抹着他的面颊。


  大奎猝不及防之下,被她勒的差点窒息,他使劲掰开她的手,想要让她停下里,但她的热唇牢牢地堵住了他的嘴,他含混不清地叫道:“快铺开,妈的,你想……”可是山妮已经疯狂了,她不再剖析大奎,猛一用力,竟把大奎压倒在床上。


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看着眼前半裸的躯体,大奎一只手在枕头底下试探着,抽出来一条长长的绳索,三下五除二就把山妮的手牢牢地捆绑在胸前,两手腕交织着又被捆在腹部,接着又将她的腿弯曲着,把大腿和小腿牢牢捆住。


  山妮依然轻轻地哼叫,并略略挣扎着,可是早已全身酥软的身体,那里能够挣扎得动呢。


  就在她被他抱着上身并使之跪起的时刻,他把那布团又狠狠地塞进了她的嘴里,那是一股无法控制的情绪。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,那娇喘声越发诱人了,她试图伸手取出嘴里的布团,但被捆缚在腰间的双手却无法够到嘴边,只能抬起头冲大奎“呜呜”叫着,不外她心里终于获得了一种亘古未有的归属感,她愿意这样被他奴役被他蹂躏,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守候的不就是这样吗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……


  好不容易挪开了压在身上的大奎,山妮深深地用鼻子呼吸了几下,大奎也醒了,瞥见山妮正瞪着眼睛在旁边看着他,他的头脑里马上苏醒了许多,连忙急遽的穿好衣裤起床,并对山妮冷冷的道:“好了,快起来吧,你奶奶要等急了,早点回家吧。”


  山妮的脸上隐约的现出了痛苦之色,连续了仅一会,很快又被欢喜之色掩饰了。


  她“呜呜”哼着,并翻动着身子,想要自己坐起来。


  大奎赶快把她扶起身,解开她身上的捆绑,却并不给她取出嘴里的布团,山妮流动了几下手腕,刚想把布团拿出来,却被大奎阻止了:“别拿出来,等一会你回家的路上再拿吧,省得你现在总是跟我话多。”山妮一听他那么生硬的话,眼里差点又要流下泪来,但照样忍住了,她不声不响的把衣裤都穿好了,然后悄悄地站在刘大奎的眼前,眼睛里满含着深深地情谊,牢牢地盯着他。


  大奎被她看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便缓和了语气,说道:“山妮,你、你照样先回去吧,我还要想设施把她找回来,这几天你不要再来找我了,说不定我不在家。”


  山妮的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,她只感应心在痛,腿在哆嗦,看着眼前的人,那份久已深藏的情绪,犹如排山倒海般在心中升沉。她用手指在心口指了指,又点了点大奎的胸口,然后默默地转身朝门口走去,当大门打开的一霎那,满腔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,顺着瘦削的面颊狂泻而下,一声闷涩的哀鸣,在布团的堵塞下显得是那样的凄苍和凄凉……


  她发足跑向严寒的屋外,冲进漆黑的夜色中,任由那热泪洗刷着受伤的脸和心,听凭自己混沌的呜咽在指缝中被压制、停止……


  天上没有星星,黑黑的如墨般深沉,大地也没有生气,静寂的如地狱般鬼气森森……


  ……


  三天了,素云看来还算对照听话,虽然有时会有点反抗,但还不会发生大的问题,二娃娘这样想着,心里也稍稍平稳了一些。


  今天她宰了一只鸡,想要给二娃和素云补补身子,不外她宰鸡的时刻,心里却在念叨着她的男子:这老器械,都出去躲了两个多月了,还不回来,算来也该不会有事了吧,这儿媳妇也回来了,你让我一小我私人可怎么弄啊,要是再出点事,那不就完了,到时看你老头子怎么办。


  她正在楼下杀鸡呢,那二娃却用绳子拴着素云从阁楼上逐步地下来,嘴里还傻呵呵的说着:“来呀,快点走咯,我要看娘杀鸡鸡咯。”


  素云依然被牢牢捆绑着,上身的捆绑天天只有三次短暂的时间被解开过,那柔软的棉绳始终牢牢捆绑着她的手臂和上身,手掌上紧裹着厚厚的绷带,手腕被交织着牢牢贴在背后高高绑着,宽宽的很结实的绷带密密的缠绕着她的胸部,将紧缚的臂膀和胸部一起结结实实地收紧捆严。


  她的嘴固然还要被严严地堵着,不光嘴里被塞进棉布团,还要把嘴唇用胶布封得死死的,那是两块白色的胶布交织贴着她的嘴,然后一只口罩还会牢牢地绑在她的脸上。


  现在的她就是这样被捆绑着,而且棉衣外还捆着好几道绳索,一头被二娃牵着,仅有一双优美的大眼睛,在白色的口罩上沿无助地闪灼着郁郁的娇柔。


  鸡一会儿就宰杀洗好了,二娃娘看着二娃牵着素云在自己屁股后面跟来跟去的,心里也以为挺乐的,心想,这傻儿子要一直这样牵着她,还不把她累着。


  于是,她把切好的鸡放入了锅里以后,柔声对二娃说道:“二娃啊,别老拉着你媳妇跑来跑去,快让她上楼去,等一会要是让人瞥见了,又有穷苦,啊,快去。”


  那二娃最听他娘的话,听他娘这么一说,赶快又牵着素云上楼,素云眼睛看着他,心里很不愿意,她扭动着身子并往后挺着,不让他拉动。


  二娃瞪着眼睛用力一拉,把个素云拉了个踉跄,他“嘿嘿嘿嘿”笑了起来,又把手里的绳子往胸前收着,直到素云站在他的眼前,他一把抱住她,转头对他娘高声叫唤道:“娘,我把她抱上去咯。”说完便往梯子上跨去,那木梯原本就很陡,门路也很窄,加上他还要抱着素云,自然就很难抬腿上去。


  他呼哧呼哧费了好大劲,却差点摔倒,素云看着心里真是畏惧,连连冲着他摇头并不停“呜呜”叫着。


  试了几回着实不行,二娃也放弃了,他放下素云,拉着绳头,自己先爬了上去,然后伏在地板上,对着楼下的素云叫道:“媳妇,你上来啊,快啊。”不时还把手里的绳子拉动着。


  素云被他拽着绳子,只能一步步小心地往上跨着步子,摇晃时还得用胸部抵住梯子,以免控制不住身体,好不容易爬了上去,额头上也滲出了细小的汗珠。


  二娃兴奋的脸上充满了傻傻的笑容,搂着素云细巧而浑圆的腰枝,乐的“嘿嘿”直笑。


  他把素云抱上床,让她盘腿坐着,腰间的那条绳索便拴在了头顶的横梁上,然后他面向素云跪着,捧着她的脸,收敛了笑容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憨憨的很虔敬的神色,就在这呆呆的凝望中,一个吻很轻很轻地印在了素云的额头,随之一丝微笑又在他的脸上绽放了出来,眸子里放射着光泽,痴傻的神色明白透露着心里的一份懵懂的情绪。


  素云看到了那份情绪,也感受出了他的心里,她定定地看着他,心里有点震惊,悲痛和无奈交织着在她心里翻腾着海浪,似乎天下是那样的昏暗,而昏黑暗却又有那么一点灼烁在极遥远的地偏向她挥手,看着二娃那份痴傻的真情,莫名的她的心中也涌上了一缕淡淡的带着苦涩的温馨。


  于是她的眼光变得柔和了,女性的柔情在悄悄地释放。


  二娃突然神色涨红了起来,他猛地铺开了手,张着嘴痴痴楞愣的有点手足无措,似乎眼前的人让他很主要。


  一点红晕飞上了素云的面颊,只是在口罩的遮掩下,轻盈地爬上了娇娥的眉梢。她眨了眨她那优美的大眼,并轻轻抬了抬下巴“呜呜”哼着,微微扭动的身躯瞬间涟漪出无限的青春魅力。


  哎,二娃再傻,他也明了了,那是她在激励他,她需要他……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她兴奋地拧了一块热毛巾,上得楼来,赶快帮他俩擦清洁,那笑眯着的眼睛还不时地看着素云,素云羞的只是闭着眼睛,那里再敢看她,只想她快点下楼。


  “二娃,把那篓里的布块递给我……对,另有那绷带……哎,对了,二娃真懂事。”


  二娃娘把那清洁的布团很小心地重新塞住了素云,依然封好胶布,然后用绷带仔细地包扎严密,最后在她大腿根处用棉绳绑住,使她大腿不能完全脱离。


  二娃一直伏在素云的身边看着,他认真地问道:“娘,干吗总是堵着她的尿尿?”


  女人“扑哧”一笑,好象很认真的样子,说道:“傻孩子,这是为了不让你的小娃娃从内里跑出来,这样堵着就可以让他在内里长大,到时刻你啊,就做爹了!”最后一声说得稀奇声大,说完又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。


  二娃木楞楞地看着他娘,也“嘻嘻”地傻笑着:“那我媳妇是不是就可以做娘咯?”


  “是啊是啊,开心吧?”看着二娃似乎有点开窍的样子,她的心里不觉辛酸和着喜悦,泪花竟在眼眶里打转。她扭过头抖开被子,盖在了素云的身上……


  吃罢午饭,素云终于有一个短暂的时间,可以自由的呼吸新鲜空气,二娃娘在楼下拾掇着,素云就行使这个时间在楼上给二娃讲起了笑话。


  这是她突然之间的灵感,她希望他能喜欢听她讲的笑话,进而让他们母子信托她,这样以后就会有希望行使他来削减自己被堵嘴的时间,甚至可以制造乐成出逃的时机。


  但她的笑话在二娃听来一点都欠可笑,只是瞥见她甜蜜的笑了,他便也“呵呵呵呵”地随着傻笑,然则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,只要她一语言,那娓娓的话语便如东风般吹皱了他的心,让他呆呆的直流口水。


  午后,天空逐渐的放晴了,阳光透过灰蒙蒙的窗户,暖暖地照射在床上。


  二娃娘有事要出去,想把二娃也带上,素云知道自己又免不了被堵嘴捆绑,她索性自己坐了起来,那双眼睛却温柔地看着二娃,悄悄示意着,希望他能留下来陪她。


  二娃看着素云,脸上只有傻笑,那里能够体会素云的眼神。


  二娃娘把手里的一大块棉布用力抖了抖,然后揉成一团,把素云的嘴仔细地塞满,然后让她只管把嘴闭紧,两大块胶布便严严地封上了嘴唇,接着就是绷带的缠绕,直把素云的嘴和脸的下部完全包裹严密,扎得牢牢的。


  固然她的眼睛也要被蒙上,于是两团棉花压住了她的眼睛,两块厚厚的白棉布做成的眼罩,被宽宽的布带连着牢牢地绑在了她的眼睛上。


  素云只以为呼吸急促,眼前一片漆黑,那眼罩上的带子勒的脸上的肉有点生疼,接着,她感应她的小腿被折起屈在屁股后面,一条绳索在她的腿上捆绑着、缠绕着,然后是膝盖、脚踝,把她巨细腿完全捆绑在一起,最后竟连脚掌也被细细的绳子绑住,随后,她被扶着跪坐在床上,一条被子严严地把她裹住了,胸部和下肢还被绳索连同被子一起牢牢地捆住,素云试着扭动了一下,却难动分毫。


  为防止她倒下,在她周围还用另两条被子撑着,一条绳索穿过她的腋下,然后牢靠在低矮的梁上。


  “在家里莫瞎动,忠实听话一点可不会亏损的哦,听到了吗?我们一会就回来,要是你乖的话,回来后我让二娃再陪陪你,嘻嘻……”女人附在素云的耳边说道,却还不忘逗引她,今天这女人的心里着实很喜悦。


  此时的素云被牢牢地捆绑着,周身笼罩在暖暖的阳光里,基本就无法回覆和示意,只能从堵塞着的嘴里发出稍微的“呜呜”声,她心里在诅咒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恨她的自私,恨她心底的狠毒,同样是女人她为什么没有同情心,但又十分同情很信服她的母性的由衷而发;她也叹伤自己的运气,偷偷的她只希望他们早点回来,以便可以早一些获得身体局部的自由。


  屋子里最先完全幽静下来,静的能够闻声屋外的鸟鸣,偶然另有邻人们的对话声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协调,似乎在这里基本就没有什么犯罪和不同等的事,置身在这样的环境中,素云莫名地以为好象进入了童话天下一样,迷离而荒唐。


  此时她竟然又想起了刘大奎,那一幕幕的往事就在她的眼前闪现,想起他,心里中便会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在蠢蠢萌动,脱离他的几日,险些天天都市想起他,岂非……她不愿再想下去,她需要脱节这样畸形的情绪折磨,让真正属于自己的生命阳光加倍清亮、透亮、优美、光耀……


  ……


  刘大奎估量得不错,也放置得很好,乐成以后他一定要请柱子好好吃一顿,没有他的调虎离山,他刘大奎可能会失去这个时机,现在时机来了。


  他站在劈面的半山腰上的林子里,清晰地看着女人和二娃一起出了门,然后沐浴着暖和的阳光,踩着欢快的脚步出村而去。


  脸上泛着喜色的大奎心里料想着:他们现在一定很喜悦,由于马上就要见到他们的老王了。嘿嘿,让你们的老王见鬼去吧。


  他的眼睛又移到了那间木屋子,她一定在内里,哼哼,她永远都是我的,妈的,谁想把她抢走,那就是要老子的命。他心里有点愤愤地想着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把枪,在手心里摩挲了几下,接着小心地插入背后裤腰里。


  他眯着眼仰面望了望天空,天空照样那么碧蓝,白云在徐徐地飘动,太阳最先逐步地斜下,就在劈面的山头上高高地挂着,从那耀眼的光泽里,他似乎看到了幸福的未来。


  于是那幸福的微笑就一点一点浮上了他的眼角眉梢,逐渐地扩散、逐渐地弥漫……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绳艺视频!包括逍遥绳艺,半岛束艺台,锐度主张,绳之韵,美束映画,灰鸟原创丽柜美束,丽佳美亚,心悦艺束,新胭脂扣,MJ影视,雅俗阁,随心原创,猎美视觉,JS原创视觉,阿木原创,TYINGART,小驴原创,唯美之家,典雅倩影,神艺缘,DK13美束馆,胜景山庄,怀旧影苑等原创视频!

逃出人饭窝24.残阳

  积满了尘土的面包车,正小心地行驶在蜿蜒的山路上,郁郁葱葱的山道两旁满目皆是葱翠的山林,其间也不乏夹杂了许多泛了黄的枯枝,在多云的阳光下显得分外的萧瑟。  车里的人都蜷缩着,长途的奔波确实很辛苦,一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2-8 21:30 , Processed in 0.50610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