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21.过年_逍遥工作室潜 一,逍遥定制李然邦错人视频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9 00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午后的天气还算好,淡淡的阳光在云中忽隐忽现,也稍稍带来了一些暖意。


  风虽然对照严寒,但长时间的赶了这么多的路,身上似乎不再有冷瑟的感受。


  刘大奎扭头看着素云,见她显出了疲劳的神志,脚步也有些踉跄。便搂了搂她的肩膀,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样,累了吧?好罢,咱们就在前面的树林里歇一下。”素云早已累得不行了,一听这话赶快“呜呜”的点了颔首,脚下也加速了两步,向那树林走去。


  两人背着风,坐在树林里的那棵大树下,大奎便帮她解开头巾,摘下口罩搭拉在她的脖子上。


  素云那高挺的小鼻子,马上喷出两行浓浓的热气,脸上都有点湿湿的了。他举起手就拿袖子给她擦了擦汗,素云想逃避,但照样忍住了。


  大奎看了看她,用手在她包住嘴的绷带上,轻柔地抚摸了一会,问道:“要不要帮你解开,饿了吧?先吃点器械。”素云抬眼满怀期望地看着他,很娇柔地在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。


  “那好。”大奎嘴里说着,手上已经最先解开那绷带。绷带上带着她的肤香和淡淡的湿气,一层一层地逐步脱离她的面颊。


  终于棉布团从她嘴里取了出来,只是那封嘴胶布的一头还粘在她的脸上,被风吹得轻轻飘动着。穿梭在林子里的寒风,让素云突感脸上有点冷飕飕的,不禁微微打了个寒噤。


  大奎正从肩负里拿出两个馒头,望见素云那样子,便一把把她搂住,拥在怀里。看着那冻硬的馒头,想了想便揣入怀中,然后双手抱紧了她,接着,他的一只手悄悄解开她胸前的扣子,轻轻地伸了进去。


  内里真的很温顺。他握着她的乳房心里这样想着。


  素云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,也就不动了。


  就这样相拥着,大奎不时地吻着她,素云只是木然地配合着。她双眼望着远方,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快抵家了吧?我…爸爸妈妈都还好吗?……”


  大奎低头看着她:“你在想什么呢,随着我不是很好吗?只要你以后乖点,说不定我会让你去看你爸妈的。”


  她仰起头:“都已经由年了,他们会想我的,你让我回去看看吧,我保证再回来,要不……你陪我一起去?”她语言时加重了语气,眼里充满了热切的盼望和期待。


  刘大奎眉头皱了皱,脸上显著露出不快之色,但没有发作。他从怀里掏出那两只已经被体温焐热的馒头,凑到她嘴边,很是生硬地说道:“好了,先吃吧,要不我还把你的嘴堵上。”素云心虚地看了他一眼,不敢再言语,况且肚子也饿了良久了,便默默地吃了起来。


  虽然没有说动大奎,不外心里照样有点喜悦,事实他没有像以前一样,动不动就喝斥她或剥夺她语言的自由,神色也对照缓和了,也许以后可以和他交流,然后再寻找时机。


  吃完稍稍又坐了一会,在起身前,大奎仍然用布团塞住她的嘴,把那胶布贴牢,绷带依旧牢牢地封住她的嘴部。本想再给她戴上口罩,可是素云却使劲地摇头,大奎板着脸问道:“怎么啦,是不是嫌热?”素云赶快颔首。


  “那好吧,就这样了。”他不再坚持自己的做法,显得很是宽容。


  然后帮她系好头巾,那两只口罩就那样垂挂在她的脖子上,随时准备再给她戴上。最后给她系上胸口的纽扣时,他仍不忘再捏一把她的,似乎依依不舍的样子。


  二人继续赶着路,眼看着快要抵家了,心情有点兴奋的刘大奎,脚下不自觉的越走越快,竟然把素云抛后了许多。


  素云望着脚下那崎岖不平的山路和山坳里荒芜的农田,心里不禁又回忆起,三个月前的那天被刘大奎抢婚的事……厥后在大奎的挟持下,被他强行捆绑着脱离,也是奔行在这一片山野中,没想到今天仍然被他捆绑着,又再次踏着这片山野回来了。


  岂非今生真的要和他,在这个穷山沟里生涯一辈子……


  一起走着,她一起想着。刘大奎总算在前面停下,驻足等她。


  二十几里的山路七绕八弯的,却是对照难走,两人走走停停,偶然遇见一两个路人,却也很难分辨素云的容貌。靠近黄昏时分,便也赶到了。


  冬天就是这样,才刚到黄昏,天色就显得那么昏暗。村子照样那么平静,远远的便能瞥见,袅袅的炊烟正冉冉的升腾在村子昏暗的上空。


  站在村外的矮坡上,素云远望着那幅优美的景致,不禁也陶然了,一身疲劳悄然消逝。


  “走吧,以后再看吧。”站在她身边的大奎,似乎也被熏染了,轻声的招呼着她。


  大奎不想太招摇,便把口罩又给她戴上,那只大的就戴在头巾外面,宽宽的带子在脑后绑着,脸上只露出一条缝,仅仅能瞥见她那忽闪着的大眼睛。


  他没有进自己的家门,而是带着素云直奔他婶子的家。


  他婶婶不在,只有那略带残疾的叔叔在家。叔叔一见大奎进来,脸上马上有点惊讶:“哎哟,是奎侄吧?你总算回来了。”


  大奎亲热地叫道:“叔,就你一小我私人在家?我婶呢?”


  “嗨,她在那跟人瞎聊呢,哦,你先坐着,我去叫她。”说着,眼睛上下扫了素云几下,然后拄着手杖就出门了。


  大奎让素云在靠墙的那张小竹椅上坐下,自己也搬了一张凳子坐在了门口。


  院里的那条大黄狗,甩着尾巴一步一步走过来,正歪着脑壳在端详他。他冲它做了一个怪脸,伸脱手想招呼它过来,狗儿还真听话,逐步行到他眼前,默默地嗅了嗅,似乎以为他很无趣似的,又兴致索然地离了开去。


  不大一会,他婶子兴冲冲地回来了,一见大奎,那脸上就笑开了花:“哟,我说大奎啊,你还好吧?都把我给想死了,来来来,让婶子看看。”大奎赶快起身。


  “那天呀,我还真怕你失事。”她上下端详着大奎,摸来摸去的很是喜悦。


  他们伉俪没有儿子,只有两个女儿,现在早嫁到了外村。婶子从小就把大奎当自己的儿子,一直很疼爱他。


  她又转头看了看,被捆绑着坐在椅子上的素云,见她也正看着自己。便眼睛里带着疑惑地问大奎道:“她……,照样谁人新媳妇?”


  大奎笑着道:“嗯,照样她,你认不出来啦?那我让婶婶好悦目看。”


  说着他站起身,就去解素云脑后的口罩带子。


  婶子也赶快把素云扶着站起来,当素云脸上的绷带和胶布被取下后,婶子的眼睛里又露出了笑容,她轻轻抚摸着素云的头:“孩子,我家大奎对你还好吧,看你的容貌似乎长胖了,我早就跟你说过,我家大奎可是好人,你随着他那才是享福呢。”


  素云瞪了她一眼,心里想着:你也不是什么好人,帮着你那坏侄子行凶,要不是你那时一直把我捆得那么紧,或许我早就有时机逃跑了。


  她又被拉到桌旁的椅子上坐着,嘴里依然塞着棉布,他们似乎暂时还不想帮她抽出来。婶子正忙着给他们做饭,一边忙乎一边和大奎聊着话。


  晚饭以后,看看天很黑了,婶子便陪着他们一起回家,出门前,仍然堵上了素云的嘴,并戴好口罩。


  大奎的家里看上去照样对照清洁,那是他婶子经常帮他来扫除的缘故。只是屋里太冷了,没有一点生气。


  婶子很利索地帮他们铺好床铺,又去烧了一些热水,这才跟他们告辞。


  临走前嘱咐道:“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,咱们一块吃年夜饭吧,你妹子菊花也要回来,咱们一家子热热闹闹的。”


  “哎,好的,你先回吧,我知道了。”刘大奎准许着,把婶子送出了家门。


  看着坐在床上的素云,他轻声地问了一句:“累了吧?”


  素云也不言语,只是呆呆地皮腿坐在那里,眼里似有泪水。


  大奎也脱了衣服上床坐进被窝,抱过素云,揭启齿罩,掏出了堵嘴棉布。他扳过她的脸,面带慍色:“你又干什么呢?哭什么器械,是不是又想你的家了?


  真他*的失望。”他最先有点恼火起来。


  他动作很是卤莽的给她脱去外衣和裤子,然后把她抱进被窝里,背对着他让她坐在他的两腿之间。很快,她身上的衣服也被脱下,露出缠着绷带的上身。


  他火气还未消,冷冷地说道:“想不想给你解开,要是不想,那就一直这样绑着,要么你就不要再哭,看着你哭我就烦。”


  素云心里委屈极了,不敢启齿,也不敢转头看他,瑟缩着一动不动。大奎一层一层地解开绷带,再把捆绑着身子的棉绳也所有解下了。素云身体上被捆出了许多显著的绳痕,她不声不响地轻轻揉着。


  看她很冷的样子,大奎便让她往下钻了钻,使得被子能够将她身体盖住,而她的头就枕在他的腹部。


  他把手伸进被窝,也帮着她推拿身子。素云虽然早已被他占有了身子,但现在这样仍然感受很含羞,她闭上了眼睛,脸上红红的,被窝里暖暖的热气,让她全身燥热起来。她试图用手阻挡他


  大奎有点来火,便把她两手拿出被窝外面,用一条短棉绳捆紧手腕,再用绷带把手和小臂一起牢牢包住。


  素云心里最先畏惧起来,便低声请求他:“放了我吧,不要捆了,我不想家了…”大奎把最后一圈绷带缠好,并在她肘部打结,也不理睬她,取过剩下的绷带揉成一团,塞进素云的嘴里,看看照样没有塞满,又把那小口罩绑在她嘴上。


  素云“呜呜”的低声叫唤着,却不敢再有丝毫反抗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天亮了,积了几天的劳累,竟然让他们足足睡了好长的时间。


  起床时,太阳已经高高挂起,透过窗棂,挥洒了满屋子的金色,惹的人心里暖洋洋的,今天果真是个晴天气。


  素云仍在被窝里躺着,大奎并没让她起床,而且还用布团塞进了她的蜜穴,封好胶布并裹上了绷带,依然缠得牢牢的。


  大奎事实是农村里长大的,起床后马上摒挡起良久没有整理的屋子,正好他婶子也来了,于是两小我私人一起忙碌起来。


  直到中午后,总算所有整理完毕,草草吃了点器械,便让素云起床。两小我私人协力重新把素云捆绑得结结实实,照样那样反捆着,再用绷带裹紧上身,乳头用胶布贴住,然后穿好衣裤。


  出门时,大奎婶让大奎仍用棉布塞着素云的嘴,并把那绷带在她的嘴上绕了很多多少圈,再戴上口罩稍稍遮掩一下。素云就那么坐在椅子上任由他们摆布,横竖也已习惯了,再说了,嘴上缠着绷带走出去,她也以为有点难为情,戴上口罩若干能够挡一下,虽然那只口罩在她脸上绑的是那样紧,以至于呼吸都有点难题。


  到了大奎婶家,才发现屋里很热闹,原来她的小女儿菊花和女婿都回来了,另有几个邻人正和他们言笑着。


  一见大奎进来,菊花就张着嘴哇哇大叫:“大奎哥,你可来了,哟,良久不见,你似乎长黑了,嘻嘻。”


  几个邻人却都是娘们,这时也说到:“哟,真是大奎啊,啥时回来的?”有的急遽探头看着素云:“这新娘子是不是谁人啊?”脸上都带着笑,嘻嘻哈哈地逗着大奎。


  “去去去,你们说你们的,花,你过来。”大奎婶笑着嗔怪道,又把菊花叫过来,带着素云进了里屋。


  关好房门,让素云坐在床沿上,对菊花道:“花,这是你大奎嫂,你在这里陪陪她,好好和她说语言,别让她到外面听那些女人瞎诈唬,你嫂子体面薄,听到了吗?”


  菊花看着素云低头垂眉的样子,笑着应承道:“知道了,娘。你去忙你的吧,这里有我呢。”


  “哎,你可要好好待你嫂子。”说完,大奎婶反扣了房门就出去了。


  菊花在素云身边坐下,仔细地端详了她好一会,突然对素云说道:“嫂子,我帮你解开嘴,好欠好?”


  素云侧过脸看着她,菊花正一脸认真的样子也在看着她,便冲菊花点了颔首。菊花显然很是喜悦,马上为素云摘下口罩,然后绷带和棉布都被取下。


  素云深深地吸了口吻,感谢地看着菊花,微微一笑:“谢谢你。”


  菊花笑了,笑得很悦目:“嫂子,你真漂亮,就象我们山里的花一样。”她的眼睛里带着赞叹,闪灼着羡慕的光泽。


  素云轻轻地叹了口吻:“那又有什么用呢,还不是……”说着,那郁闷的眼神里泛起了点点泪花。


  “哎呀,我说嫂子,都已经这样了,你就别再伤那份心了,再说了,我大奎哥可是有本事的人,你随着他一定错不了,别再瞎想了,好吗?”菊花小心地劝说着,生怕素云会哭出来。


  两个女人在屋内说着话,外面却也很热闹,过了一会,那几个女人也都陆续回家忙去了。大奎和他叔叔另有菊花的老公,则一直地说言笑笑着,大奎婶在灶间里边忙着,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,时不时地还问些问题。


  一直幽静的村子里,这时已经响起了零星的烟花爆竹声,孩子们的笑声和啼声是那样的快乐,不时还夹杂着大人们开心的呵叱声。


  转眼间,已是黄昏,眼看着天逐步黑了,而桌上的酒席早已摆好。于是关上大门,一家人就围坐在一起,算是年夜饭最先了。


  素云就坐在大奎婶和菊花的中央,由她们俩认真喂她,大奎婶本想给素云解开身上的捆绑,好让她自己吃,但大奎不愿,说是怕穷苦,大奎婶也就算了。


  正吃着,院外突然有人敲门,大奎神色一紧,马上从兜里掏出棉布团递给菊花,菊花显得也有点张皇,便把布团往素云嘴里塞紧。大奎婶赶快站起身,对大奎道:“别那么主要,一定是谁来串门的,你们坐着,我去看看。”说着开门出去,并随手把屋门带上。


  素云也是很主要,嘴里堵着棉布,眼睛不时看着刘大奎,耳朵却在谛听着门外的消息,心里想着:会是谁呢?隐约地抱着一种希望。


  这是门外传来对话声:“大婶,用饭了吗?”


  “哟,是你个丫头啊,吓死我了,快进来吧。”说完,院门被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。


  纷歧会,大奎婶领着一小我私人就进来了。人人一看,原来是山妮。大奎的神色马上阴了下来,别过头不再看她。


  山妮很是尴尬,眼睛扫了一下素云,又看了看大奎,先招呼了一下,然后红着脸说道:“你们在吃那,大奎哥,你回来啦。我、我是顺便来看看大婶的……


  我走了,你们逐步吃。”说完别过头就要走。


  大奎婶连忙拉住她:“哎呀,既然来了,就在这里一起吃点吧,来来来,快坐下。”说着硬把山妮按在凳子上坐下。


  山妮偷眼瞧着大奎,见他照样不看自己,心里就来了犟劲了:我今天偏不走了,看你怎么办。


  让她稍感抚慰的是,那素云似乎仍然被捆绑着,也就是说,她还没有完全遵守大奎,哼哼,那我就另有时机,我非要把你刘大奎抢过来不能。


  想到这里,她毅然举起筷子,很从容地大吃起来。


  大奎见她那副容貌,似乎在有意气他,立时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气哼哼地伸手拔出素云嘴里塞着的布团,气鼓鼓地嘟囔着:“快吃快吃,吃完早点回家。”


  不知是说给素云听呢,照样说给山妮听的,把个菊花弄得在一边掩口偷笑。


  大奎婶连忙说道:“好了好了,人人多吃点啊,年饱年饱,就是要吃饱。今晚吃饱了,一年饿不着,来,快吃。”她一再给在座的夹着菜,协调着气氛。


  这顿年夜饭足足吃了三个小时,大奎和菊花的男子都喝得醉醺醺的。大奎婶提出让山妮送他们回家,早已吃完在房里和菊花谈天的山妮,固然很是愿意。


  可是大奎却把手一挥:“我才不要她送呢,怕我不熟悉?笑话。”最后照样他婶婶的话让他改变了主意。


  一起上,山妮想搀扶走路已经摇摇晃晃的大奎,但都被他一甩手撒脱了。素云在一边随着走,虽然嘴里被堵塞着布团,但看着山妮的样子,心里却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种辛酸,她很想吐出布团,劝她赶快回去。可是试了几回,都被嘴上的口罩给盖住了,那只小口罩绑得着实太紧了。


  抵家了,大奎试探着打开了门,他先把素云推了进去,自己随后进了屋,山妮想随着进去,却被大奎一把往外推出,满嘴的酒气说道:“我、我们要睡、睡觉了,你回去吧,别老、老随着我们。”说完把大门“砰”的一关。


  山妮被关在门外,气得咬着牙,使劲在地上跺了几下脚。呆站了一会,望着那亮起了灯光的窗户,眼里含着泪水,悄悄脱离了。


  稀稀落落的爆竹声,并没有给这个山村带来若干生气,纷歧会便逐步沉静下来,一切又归于死寂。


  山村的新年也很热闹,人们相互打着招呼,说着祥瑞的话语,并热情地祝福着。刘大奎固然也是其中的一个。


  一早,大奎就把素云照样捆绑结实以后,取出了一只崭新的白色胸罩,新颖的名目和那漂亮的蕾丝花边,让素云眼睛一亮,心里的欢喜之色便跃然于脸上。


  她偷偷地瞄了瞄大奎,满脸的羞涩样。


  “新年好!”一声有点生硬的祝福后,那只胸罩便牢牢地戴在了她丰满的乳房上。她心里嘀咕道:真是笨蛋,干嘛买的这么小。


  等到素云下床时,她已经裹上了红红的花格子大袄,那是大奎几年前买的,一直藏在柜子底层。不外买的太小了,素云穿着委屈合身,只是把个身子裹得牢牢的,那胸口的扣子都快绷不住了。无奈,大奎只好用棉绳在她乳房上下划分又捆了两道。


  素云低声道:“松一点吧,太紧了。”


  “没关系,这样悦目,不憋着吧?”


  素云摇了摇头,不外照样有点委屈。


  “好了,我们要走了,来,张开嘴。”大奎手里拿着布团往素云嘴里塞去,然后戴上口罩。


  不用说,他们一定先到他婶婶家,大奎婶早已为他们准备了早点,是根据习俗,大年头一必须要吃的年糕。吃过以后,大奎就在房里重新把素云的嘴堵着,再仔细地贴好胶布,然后还用绷带牢牢地裹住。


  这时大奎婶拿出一只封嘴布罩,那是用白内情蓝花布做的,看起来很细腻。


  长度有二十公分,宽度也就从鼻子以下,到下巴之间这么高的距离,内里衬垫了很厚的棉布,左右双方各有两条宽宽的带子。


  “大奎,你给她绑上试试,要不行我还得重新做,我昨天跟菊花一起,做了一晚上才做好的。你看你给她带的口罩,那么脏,也该洗洗了。”婶子一边数落着大奎,一边把挂在素云脖子上的口罩解了下来。


  大奎把那封嘴布罩拿在手里,使劲的绷了绷,以为很牢靠另有很强的弹性。


  素云看着他,眼里露出请求的神色,对他眨动着眼睛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
  他把封嘴罩往她嘴上一扣,带子往脑后拉紧。菊花忙伸手协助,用手扶着素云的脸,按住素云嘴上的布罩子,大奎便仔细地把带子收紧系好。大奎把素云扳过身子一看,呵,还挺服贴的,不大不小,正好绑着她的嘴部和面颊,内里再衬着白色的绷带,看上去异常雅观。


  大奎在她脸上抚摸了好一会,把个菊花都看乐了:“好了奎哥,是不是看不够啊,要摸回家摸去,瞧你那样。”大奎被她说得倒有些难为情起来,尴尬地笑了笑。


  随后,除了大奎叔叔留在家以外,一行人便都一起嘻笑着出了门,最先走亲探友拜起年来,素云被他们夹在中央,随着他们在左邻右舍进收支出。那种有口不能言、有手不能动的感受,真让她感应着实的难受。而且他们出门前,还不忘用一块叠厚的纱布,贴住她的右眼,她心里明了,现在的她,别人是很难认出她的容貌的。


  大奎一直地祝贺着,并很是自然地给邻人们先容着她,也请他们以后多多通知,还要素云和他一齐颔首致谢。素云被迫无奈地做着这些动作,那情景,真让人又爱又怜。


  鞭炮声就在不远处又“噼哩啪啦”地响起,孩子们的笑声是那样的开心,给这个偏僻的小山村,又平添了许多节日的欢快气氛……


  眨眼已是初五,菊花伉俪要回家了,大奎和婶子照样要去送送的,这一个往返也许也要一天左右。


  为怕旅途劳累,以是,大奎照样决议把素云留在家里,为防万一,他把素云关在后院的那间破屋里,不外没把那破屋门锁上,只是用铁丝把门扣绕了几圈。


  素云跪坐在屋里的那张床上,她的两腿都被屈膝捆绑着,大腿和小腿被牢牢地捆在一起。为防止她时间长了摔倒床下,一条长长的绳子穿过她的两腋,又拴在高高的屋梁上。


  她的眼睛被两块厚厚的纱布盖住,上下各用胶条牢牢贴着。嘴照样被老样子死死封住了,封嘴罩外还被扣上了一只口罩,就算她要“呜呜”叫唤,这时也很难听到一点声音了。临走之前,大奎又把她的耳朵用棉花严严地塞住,他不想给她有任何可以逃跑的时机和希望。


  破烂的窗户被破席子盖住了,屋里基本没有光线,纵然有,素云也无法感受的到。


  死一样平常的幽静,真让她感应有些恐怖。她轻轻转动着脑壳,全力想要听到一些声音,可是周围照样那么平静。于是她拼命地高声喊叫:“有人吗?让我出去啊,我不再跑了,放我出去吧,我什么也看不见啊……”这些声音只有她自己才气闻声,那份无助和悲痛,深深地袭扰着她的心头。


 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她最先有点昏昏欲睡。额前的几辔长发,随着脑壳逐渐耷拉下来,而垂在眼前轻飘着。


 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正追着他家的小花猫,他嘴里一直地喊着:“快回来,小心被狗狗吃了。”眼见着那小花猫突然钻进旁边墙根的一个洞里,小孩急了,便弯下腰从洞里看进去。


  那小花猫正站在内里的院里,转头看着他,那孩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用力去推内里盖住洞口的斜搁着的一块石板,可怎么也推不动。他爽性爬起来,纷歧会儿便回家叫来了她姐姐,一个十三四岁的瘦小女孩,两人一齐推那石板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石板倒地,溅起了一层灰土。


  小男孩迫在眉睫地就往里钻,那洞本是一个狗洞,由于不用才用石板盖住。


  小男孩人小正好可以进去,那瘦小的女孩,看了看也钻了进去。


  那小花猫一看他们追来,便慌不择路地跳到了那间关着门的屋子的窗台上。


  女孩嘴里“咪咪”地叫着,伸脱手似要抱住它,逐步向它靠近。


  就在她快要捉住它的时刻,那小猫却猛转身,一下从窗户内里的破席子下跳了进去。那小男孩急得想要爬上窗台,却被女孩拦住了:“别爬上去,你看这门不是没有锁吗。”她指着门对他说道。


  “咱进去吧,快点出来,要不等一会大奎叔回来会瞥见的。”男孩似乎有点畏惧。


  “哎,那你在外面看住,我进去把它赶出来。”说完,女孩把门上的铁丝扭开,轻轻地推开了门。


  一缕光线射入漆黑的屋子,女孩顺应了一下,当眼光移到右面的时刻,她张着嘴呆住了。眼前的床上,竟然捆绑着一个女人。


  素云也隐约听到了一点微弱的声音,她起劲谛听着,并稍稍扭动着身子,想以此引起来人的注重。


  “姐,瞥见了吗?”男孩在外面问道。


  “小弟,你进来啊。”


  “哦,是不是找不到啦。”


  男孩进去一看,也傻了,他悄悄拉了拉女孩的衣服:“姐,咱们走吧。”


  可是那女孩却逐步靠近,床上那被捆绑着的人,神色很是镇静。


  “你是大奎叔叔的新娘子吗?”女孩突然启齿问道,稚嫰的声音是那样的无邪。


  素云只以为有人站在自己眼前,而且在在语言,但基本听不清。她“呜呜”


  摇着头,似乎在求助。


  女孩转头看了看男孩,男孩一脸的恐慌。那女孩咬了咬下嘴唇,便一步跨上去,借着光线把素云上下看了一遍,然后伸手把素云耳朵上粘着的胶布揭去,再把内里塞着的棉花抽了出来。


  “大姐姐,你是大奎叔叔的新娘子吗?”女孩逐步退后一步,两手背在死后,轻声地又问了一遍。


  素云终于闻声了她的语言,她赶快轻点了下头,又摇了摇头。


  女孩子似乎有些新鲜,又问道:“你不是吗?那你是谁?”


  素云拼命向着发声的地方抬着下巴,发出别人基本听不到的“呜呜”声。女孩又走上前,把脸凑着素云的脸,轻轻地说道:“大姐姐,我帮你把眼睛解开,好吗?”素云心里真希望这个小女孩能够帮帮她,她点着头,恨不得赶快解开所有的捆绑。


  女孩怕够不着,便爬上床跪在素云的身前,然后小心地撕开,贴着素云左眼纱布的下面一条胶布。她逐步掀开纱布的一角,却发现内里还垫着一片厚厚的棉花。她把棉花抽了出来,凝思看着她的眼睛。素云徐徐睁开眼,便瞥见了眼前的可爱小女孩。


  她朝女孩轻轻眨动了几下眼睛,像是向她示意谢谢,女孩开心的笑了,小男孩站在后面,也“嘿嘿嘿”地笑着。看着这两个孩子,素云的心里不禁荡起一股柔情,忘了自己照样被捆住的,用充满慈祥的眼光注视着他们,孩子们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慈祥。


  女孩轻轻捧着素云的脸,小声地说道:“大姐姐,我帮你都解开吧,好欠好?”那原本被女孩提着的纱布,女孩一松手又垂了下来,素云又看不见了。听女孩这么说,她徐徐摇了摇头。


  这么些天以来,她知道大奎的脾性,不想牵连这两个可爱的孩子,而且她现在也纷歧定能够跑得了。再说就凭这两个孩子,也不能能解开她身上的绑绳。


  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叫,两个孩子一听,知道是在喊他们,男孩子脸上露出了惶急的神色,。


  女孩对男孩说道:“你先回去吧,我马上就来,别告诉咱妈,啊。”男孩子点了颔首,转身走了。女孩再次提起素云眼睛上的纱布,对素云道:“大姐姐,我妈叫我们呢,我要回去了,等一会我再来看你,好不?”


  素云眼里露出笑意,点了颔首,女孩开心地笑了。她刚要放下手,却瞥见素云一直地朝她眨眼睛,她名顿开地问道:“姐姐是不是要我帮你把眼睛再盖好?”素云眼睛一闭点着头。


  女孩想了想:“哦,好罢。”说着,便把那片棉花又塞进纱布内里,盖住素云的眼睛,然后把纱布放下压着,再贴好胶条。女孩很伶俐,知道素云的意思,她又把棉花照原样,严严地塞进素云的耳朵里,用胶布封好,这才爬下床对素云说道:“大姐姐,我走了。”


  这时的素云又和以前一样,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,但她知道小女孩在和她打招呼,于是,她微微点着头,算是告辞。


  一切又归于漆黑,一切又归于死寂,她试着吐了吐口中的布团,没用,贴在嘴唇上的胶布封得很严,包着嘴的绷带也是那样的紧,另有那只可恶的封嘴罩;她又拼命挣动着捆绑的绳索,可是臂膀除了被牢牢捆住外,还被那层层缠裹的绷带牢牢地牢靠在身体上,那里能够有丝毫转动的余地。她只能放弃那种无谓的挣扎,自由,只能守候大奎的回来,才气获得解脱。


  素云在漆黑和伶仃中守候着,可是,那女孩却再也没有来。她很失望,饥饿又最先侵袭着她,她不知已经由了有多久,只知道自己在饥饿和困倦中,睡了好几回,现在,她却很想刘大奎能够快点回来。


  当她再度醒过来时,却是被人弄醒的,那人将她从悬挂着的绳索中解下,然后把她抱起,并将她带到前屋的床上。她知道一定是他回来了,那份希望总算来到了,心里莫名的感受好扎实的样子。


  她就那么悄悄地坐着,守候着他给她做吃的,她并不想他现在就给她解开捆绑,这样被牢牢地捆绑着守候,她以为很恬静,这也许是她已经被伶仃折磨了一天的缘故吧,横竖她自己也说不清晰。


  终于,他摘去了她嘴上的口罩和封嘴布罩,并折好后放在枕下。然后解开绷带,撕下胶布,把湿漉漉的堵嘴布抽了出来。


  素云恣意地呼吸着,接着便最先享受他喂给她吃的每一口饭。她没有说一句话,也听不清他说的话。


  没有多长时间,

-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昏暗的明月高挂夜空,寒霜凛凛的深夜,呼呼的寒风驱赶着山野中的败叶,时而狂扫着大地,时而旋舞着飞向空中。


  林涛的吼声夹杂着咆哮的狂风,似要淹没整个大地大山里的小山村,在黑寂的森林环绕中,显得是那样的细微和无奈……


  只有那间窗户里,仍在闪灼着点点的灯光,在黑夜中算是带给人一点点暖暖的春意。


  透过那层薄薄的窗纸,几声娇柔的吟娥,恰似在悄悄地传送着山村的梦魇…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高品质绳艺视频!包括随心绳艺,浅浅原创,小驴原创,艺束人生等系列绳艺视频!

逃出人饭窝22.再劼

  正月虽还没有过半,人们过节的心情依然还是热腾腾的,然而,天就开始又变了,灰暗的天空夹杂着凛冽的寒风,让人感到格外的寒冷。  凌晨,李凝芳便匆匆地赶到了萧县。离开县城刚进入当地派出所的大门,那里就已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26 18:07 , Processed in 0.55465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