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20.情欲_逍遥原创工作室女特工,逍遥定制时间煮雨绑架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9 04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兴奋的人群嘈杂着,拥着李凝芳和赵志平,闹哄哄地来到谁人被救走女子的人家里。


  众人人多口杂地嚷嚷着:“快,把他们捆在柱子上,别让他们跑了。”


  “桂生,就捆在这里吧,捆紧一点,别让他们跑了。”几个后生用很长的麻绳,把凝芳和赵志平隔着柱子,背靠背地牢牢捆绑起来,还不忘把赵志平的嘴里也塞上毛巾。


  早先,凝芳还试图挣扎,使劲扭动着身子“呜呜”叫着,但很快就被他们按靠在柱子上,那麻绳便牢牢地在她胸部上下缠绕起来,一直缠到脚踝。赵志平想要反抗,自然也是徒劳。


  谁人叫桂生的男子,就是这家的主人,是个三十多岁的矮个男子,瘦瘦的看上去一脸病态。


  一些人坐在他的堂屋里,高声的述说着适才的事,眉开眼笑的,似乎打了个大胜仗。不外也有人很沮丧,低头丧气的蹲在地上一言不发。


  就在这时,村上进来了。


  那些人急遽闪开道让他进来:“让一让,村长来了。”


  他很是尴尬地看了看捆在柱子上的凝芳,而面临大门的凝芳也正悦目着他走进来,并冲他“呜呜”叫着。


  他先咳了几声,然后仰面临大伙说到:“我说你们哪,为什么把事情闹成这样呢?你叫我这个村长以后还怎么当啊。”他转着身子,看了看那些人,然后郑重地说道:“嗯――,我看这样吧,这事情呢已经闹大了,要是人人还认我这个村长,那就听我说两句。”


  大伙儿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然后都无奈地说道:“有啥话村长你说吧。”


  “好,既然人人要我说,那我就说了。”他清了清嗓子,扭转头,似乎要找凳子。


  一个女人赶忙起身,抽出自己屁股底下的凳子,塞在他的背后。他慢条斯理的坐下,从兜里掏出香烟,桂生赶忙给他点上。


 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,然后徐徐吐出,烟雾马上扩散开来。他最先摆出村长的架子,用很沉稳的语气说到:“你们那,真是没有脑子,政府出来做事啊,那都是有条文的,是上级批准的。懂吗?这个女同志和那位同志,都是党的干部,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对他们呢?这样会害了我们全村人的。”他又抽了口烟,偷偷地用眼角扫视了一下周围,挥了挥手对桂生道:“哦,对了,我看你们先把他们放下来再说。”说着,他就起身要给他俩松绑。


  “哎,不行慢着,不能放,我们的人还没回来呢。”好几小我私人叫道,其中一个拦在了凝芳的眼前,不让村长已往。


  村长连忙说道:“好好,那我先告诉你们,赶忙把这两个干部放了,你们的事我来跟镇上的向导说,保证你们没事,不信,可以请这两个同志担保。”他眼睛看着凝芳,很希望她能颔首。


  旁边一个声音高声叫道:“不行,那我的妻子咋办呢,谁来还给我呀?我买媳妇的钱可都是借来的,谁要是不把我的女人还给我,我就和他拚了。”


  “哎呀,我说大壮啊,你咋这么死脑子呢,你知道吗,生意妇女可是犯罪的,要是给捉住了,说不定还要枪毙呢,我可不会看着你们去送死。”村长脸上很欠悦目,但还得装着很缓和地说着。


  “那你还叫我们赶忙把人藏好,你不是说他们只是来检查吗?谁知道他们是来抢人的,你是不是拿了他们的利益吃里扒外啊。”那人可能来火了,语言最先呛起来。


  村长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要多灾看有多灾看。


  凝芳这时才名顿开,原来是他透风报的信,怪不得。她心里谁人气啊,真恨不得立刻给他一顿臭骂,可是全身被捆绑的转动不得,只能狠狠地瞪着他。


  空气很主要,大伙儿都闷声不响。


  稍稍缓了缓,村长委婉地说道:“好吧,今天的事,我看就先到这里吧,大伙儿先散去,他们这两干部呢,也先在这里呆着,等明天我去镇上跟向导说,到时我们再解决,好吗?”


  看他们照样不动,他也有点急了:“我说你们还认不认我这个村长啊,不放心是吧,怕我不能给你们一个交接?要是这样的话,那我这个村长也不干了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!”说完,拔转身子就往外走。


  桂生和那几小我私人可就急了,一把拉住他:“别走啊,村长,没你我们不行啊。”


  大伙儿一看,以为这样干耗下去也没意思,在这里守着也不是回事。于是一些人便唧唧喳喳的逐步散去,桂生也劝走了那几小我私人。只留下了两个年轻的后生陪着桂生,看守着被捆住的二人。


  看看人一少,村长就对桂生说道:“我说桂生啊,听我一句话,赶忙把他们放了吧,你看、你看,这个样子,你叫我这个村长以后还怎么当?”说着,他一把把桂生拉到里屋,低声的指责道:“桂生啊桂生,你怎么把他们给捆起来了,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。真是的,谁让你们把他们抓进来的,他们可是警员啊。你看不见哪?你们哪,简直就是猪脑子。”


  桂生也感应有些后怕,脸上显得很焦虑恐慌。问道:“村长,那现在怎么办呢,人都已经捆了,你给出出主意啊。”


  村长低头沉思了一会,说道:“看在我的体面上,你就把他们放了吧,我一定再给你弄一个,要是你还信得过我这个当村长的话。”


  “村长,你不是在和我开顽笑吧?”桂生面有难色,似乎很不信托他。


  村长不禁有点生气:“你这是怎么说的,我还会骗你?真话告诉你吧,这一次可是全省的行动,要是谁给捉住了,那可是要倒大霉的。要不是我看在都是村里的人,我才不给你们说呢。”


  想了良久,桂生很不情愿的说道:“那好吧,有什么事,你得给我担着。”


  村长一看他准许了,马上心里一喜,脸上马上绽出笑容:“哎,这才对么,桂生啊,只要以后有我村长在,就不会让你亏损。今天啊,你算救了我了,我忘不了你的,走,把他们放了吧。”


  当绳索在他们身上被松开以后,赵志平连忙帮凝芳解开嘴上的绑绳,掏出嘴里的布团。凝芳长长的呼了一口吻,柳眉轻展,略带腼腆地轻声对他谢道:“谢谢你!”言语中饱含款款柔情。赵志平看着她的眼神,一阵暖意让他心里一荡,马上面红耳赤,赶忙别过头。


  村长看着一直没有理睬他的凝芳,不觉显得很不自在。语言也没有了底气:


  “李同志、赵同志,这个、这个都是我们村里这些小年轻,不懂事,瞎厮闹,我已经狠狠地骂了他们。请你们别再记恨他们了,我再让他们给你们道个歉,我先给你们赔罪了,着实对不起,着实对不起!”


  看着他颔首哈腰的样子,凝芳倒是显得很漂亮,脸上什么神色也没有,轻轻地揉着弄疼的嘴,淡淡隧道:“没什么,只要你们遵纪遵法,配合政府把那些被拐卖的妇女放回来,政府照样会宽大的,希望你这个当村长的能好好带个头。”


  说完,捡起地上的一条较长的绳索,像是无意识地整理了一下,交给赵志平。赵志平有点莫名其妙,但照样接过来放进了裤袋里。


  村长固然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了,很是尴尬地连连颔首称是。


  “好了,那我们先走了,尚有公务在等着我们呢。”凝芳以为再跟他们说下去,也没有什么意思。


  踏着星辰,凝芳和赵志平并肩走着,刚刚还喧嚣的乡村,现在却已经很镇静了。


  就在桂生家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,一双主要了良久的眼睛,悄悄地目送着他们逐步走远,那颗忐忑的心,随着他们的逐渐远去而逐步松懈下来。


  他即是小波,今天晚上的事他并没有加入。当他接到他好同伙给他报信后,早已吓得不知所措。他娘急得也没了设施,慌忙中把早已躺在床上,一直被蒙着眼睛的杜倩拉了起来。


  小波便急遽忙忙地用棉绳,将仍被捆住上身的杜倩,结结实实地捆作一团,并在她嘴里塞进满满的纱布,用胶布封住嘴唇,然后再拿白布带密密绑扎严实。


  母子俩用棉被裹住杜倩,抱着她慌里张皇,也不知道到底将她藏在什么地方好。无奈中,她想到了后院的柴房,于是他们手忙脚乱地把杜倩藏了进去。


  看看已经把捆绑结实的她遮蔽好,他娘似乎还不放心,又对仍然很主要的小波说道:“我在这里看住她,你出去看看情形,要是以为纰谬了,就赶忙回来,然后你带着她赶忙跑,别让政府把人给抢了。”小波心里也很畏惧,刚到外面,便看到他们疯狂地追赶那些警员,便战战兢兢地离着他们老远地看着,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,他却始终没有露面。


  直到那些村民带着被捆绑堵嘴的凝芳,凯旋而归的时刻,他心里的担忧就越来越重了。他很想知道事情的效果,怕事情闹大了以后,会牵连他,到时可能会鸡飞蛋打。


  他悄悄地选择了那棵大树,瑟瑟抖抖地躲在后面,一眨不眨地盯着桂生家的大门。


  终于望见凝芳被村长送了出来,他估量是村长放了他们。于是迅速返回家里,一脸轻松地告诉了他娘事情的经由,他娘固然很喜悦,付托他赶忙把门关关严,别再出什么差错。


  纷歧会,杜倩又被抱回了屋里。


  主要事后的放松,无意中让小波进入了兴奋的状态。他爬到床上坐着,揭开裹紧的被子,把捆作一团的杜倩抱在怀里,看着她无助的被缚容貌,他的脸上最先发烧,血液也在沸腾。


  那条约束着她的胸背的棉绳,被他逐步解开。上身终于可以挺起来了,一直被压在自己的大腿上,让她呼吸极为难题。


  杜倩胸部徐徐升冷静,鼻翼一张一合的,还轻轻扭动着身子。小波痴痴地看着,兴奋中不觉又夹杂着一份怜爱之意。便牢牢搂住她,没有血色的嘴已经吻在她滚烫的脖子上,伸手解开了她披在身上的衣服扣。于是那对在棉绳的捆绑下,高高隆起的白皙娇嫩的乳房,便颤巍巍地展现在他的眼前。


  ,爱怜和着兴奋溢于他的颜表,那份陶醉的感受简直让他无法自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……


  黯淡的月光,浮动的云朵,笼罩着静谧的山野。在那透着恐怖的幽静小道上凝芳和赵志平正急遽赶着路。


  缄默中,凝芳突然启齿问道:“哎,你知道是谁把你调到民政局的吗?”


  赵志平脱口答道:“是你吧,我想应该是。”他转头带着微笑看了看,似乎很有信心。


  “为什么会是我?”凝芳也笑着问道。


  赵志平心里有了很大的掌握:“有人告诉我,是我们局长点名要我到民政局去的,还说我体面很大,那时我也很糊涂。直到厥后把我借给公安局时,又有人告诉我,说是一个女警员指名要我来的。再厥后,和你一碰头,我就……”说着说着,他的脸却红了起来,不外,幸好是在黑漆黑。


  凝芳好一会没有语言,只是逐渐地放慢了脚步。


  赵志平便也不语言,跟在她的旁边默默地走着。


  “哎,你还记得那天的事吗?”凝芳终于启齿轻声问道。


  “你说哪一天?”赵志平一时没弄明晰。


  凝芳似乎很含羞地难于启齿,但照样说了:“就、就是你把我救出来那天,你、你忘了吗?”声音很小,却是那样的温柔和委婉。


  赵志平马上酡颜到了脖子上,脚步停留了下来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那、那事我、我早就忘了,别提了。”


  两小我私人语言都是那么的小心和主要,以至于显得有点语无伦次。


  “你是好人,很善良。”她轻轻地叹道。


  他连忙说道:“哎,别那么说,那……”他眼睛看着前面,不敢再看她。


  “志平――”一声友谊绵绵的轻唤,突然在他的死后响起。


  他的脚步愣住了,一阵从未有过的感受撞击着他的心房,他徐徐转过身。月光下,但见凝芳身姿绰约地站在那,正深情款款地看着他,清亮明亮的眼睛里,吐露着万般羞涩。那份顽强和坚毅,早已不知抛到了那里。站在他眼前的,只是一个娇羞妩媚的多情女子。


  赵志平愣愣的呆在了那里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脸上惊慌不已。


  凝芳险些贴着他的身子,仰起那羞红的粉脸,动情地看着他,红唇微启,绵语哆嗦:“你、你喜欢我吗?”
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他的心里霎那间像打了一个春雷,简直就乐开了花似的,激动的再难用言语来表达了。


  真的,不用再说什么,她已经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谜底。于是,优美而幸福的笑容就像鲜花盛开在她的脸上,娇艳无比。


  “我就是从那一天之后,就最先喜、喜欢你的…那天你跑了以后,我知道,我一定会再次和你相见的。”凝芳闪着那双大眼睛,脉脉深情地对他说着。


  “我也是,可是、可是那天我不能……”他想注释,可是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地按住了他的嘴。


  一声甜甜的轻笑:“你想逃避我,但我照样能够把你找到啊,不是么?”那股扑鼻而来的,芬芳的醉人气息,让他犹如陶醉在迷人的春天里。


  不知不觉,两人不再是急遽赶路,却似在月下花前散步一样平常,柔言细语,卿卿我我。


  走着走着,凝芳转脸看着志平,脸上又泛起了羞涩,细声道:“志平,我、我想再感受一下,那天你和我在一起的感受,你,你能帮我吗?”眼里全是期待和柔情。


  “什么?”他有点不解,茫然地看着她。


  “就是想……想让你再把我捆着……,然后,我们一起行走在这镇静的小路上。不知道你、你愿不愿意?”说完这些,她已经满脸通红,羞赫无比。


  志平一听,原来是这样,他马上感应很为难,不知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,但又不忍拂她的心。便说道:“要是你想……,那我就……,我怕把你弄疼。”


  他很关切地说着,显得颇为迟疑。


  凝芳见他准许了,虽然有点委曲,然则她心里照样很喜悦。娇躯不禁往前一倾,便柔柔地贴在了他的胸膛上:“没关系,你只管绑好了,我能忍受,着实,只要你、你在我身边,我就会感应很快乐!”她的话是那样的真诚,让志平不能不感动。于是,他再也没有犹豫,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条长长的麻绳,这时他才似乎有点明晰,凝芳把绳索让他带着的意图,心中也以为好奇。


  凝芳愣住脚步,娇羞地看了看他,然后转过身,两手背在死后,不言不语。


  银色的月光醉洒着她婀娜多姿的身影,劲舞的寒风又吹掠起她飘飞的秀发。


  志平看着她背手而立的身影,想说什么,但照样忍住了。他拿着绳索,最先往她身上捆着,先在脖子上绕过,然后缠臂缚腕,将她的手腕高高吊在背后。


  凝芳全身主要,牢牢咬着嘴唇,那两只小手一直攥紧着拳头没有松开,照样志平俯在她耳边,悄声让她放松,她才舒了口吻把手松开。


  最后,当绳索将要在她胸前横过的时刻,他迟疑了一下,并极是尴尬地看着她。


  凝芳低眉羞怯地笑了笑:“你还怕呀,那天你不是碰过我这里了吗?”这一说,志平更是恨不得有一个地缝可以钻进去。


  凝芳看他欠美意思,便闭上眼睛,仰着头挺起胸,示意他不用畏惧。一直顽强武断的凝芳,在这一柔情缱绻的时刻,依然不失她的本色。志平心里默默钦佩着。


  终于完全捆绑好,凝芳悄悄用力试着挣扎了一下,发现很是牢靠,那绳索在她身上牢牢地五花大绑着,一点都动不了。


  瞧不出他尚有这一手,看来他在军队里也是学过的。凝芳心中想到,但照样感应很是难为情,稍稍侧转了身子,脸上红红的,只是在黑夜里很难看清而已。


  原本,赵志平只想松松地把她捆住,可心里太主要了,那手上便不易控制,每一道都是收得牢牢的。而凝芳又不时“嗯嗯”的娇哼着,更让他六神无主,不知所措。


  “对不起,太紧了,我给你解开吧。”他看着她挣扎扭动的样子,以为她很难受,连忙致歉。


  凝芳身子稍稍一躲,低声说道:“不用,没关系,我们就这样走吧。”话语柔和,友谊绵绵。


  志平心里一热,再也没有忌惮,脱下自己的外衣,披在了她的身上。接着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甜蜜地相拥而行。


  星云交织,淡月当空,虽是昏暗,却也别有情调。冷冷的冬夜似乎很难冷却两颗火烫的心。


  走没多久,凝芳仰起脸,温言对他说道:“志平,你、你再把我的嘴也堵上吧。”看他恐慌的样子,她也很欠美意思地低下了头。


  志平很是明晰地问:“我没有布啊,不知道你……”


  “我脖子上有一条纱巾,你把它解下来吧,尚有一条手帕在我口袋里。”她说完,脸更红了。


  赵志平不再多说,伸手在她脖子上解下那条雪白的纱巾,他的手触摸着她滑腻的脖颈,心里却像擂鼓似的,“咚咚”跳个一直。


  他握着纱巾,看着凝芳,神色很不自然。凝芳眼睛一闭,把嘴张开,志平便把那纱巾一点一点地,逐步塞入她的嘴里。


  纷歧会,她小小的嘴里便撑满了白白的纱巾,正好将她的嘴塞得满满的。赵志平看着凝芳呼吸难题的样子,心里着实有点吝惜,想把它再抽出来。凝芳别过头避开了他的手,“呜呜”叫着,用眼睛示意他快拿出她口袋里的手帕。


  赵志平只能遵守她的意愿,在她口袋里取出一条同样是雪白的手帕,上面还绣着一朵很美的山茶花。他把手帕折叠好,然后蒙在她塞着纱巾的嘴上,在脑后收了收系住。


  他拢了拢她的秀发,又轻轻捧起她的脸,细细地看着,一股感动让他情不自禁地牢牢搂住了她,深情的一吻便深深印在了她的额头。


  “唔……”一声充满诱惑的被窒息的娇吟,散发着无限的浓浓春意。怀中的躯体在轻轻哆嗦,似要发作出滔滔浪潮……


  不需要言语的表达,只因有了相依相偎的依附,便在相互的心灵种下了一份真爱!


  默默的对视,胜过千言万语;微微的一笑,便有那无限的爱意,尽皆融融在其中。


  不知不觉间,脱离乡村已有好几里路。突然,前面似乎有人影在晃动,志平迅速拉着凝芳,躲入路边的矮树丛。


  纷歧会,那几小我私人影就在他们的眼前急遽走过,凝芳一看,竟然是老王和小刘他们一行四人。她激动得刚想站起身,却被志平一把按了下去,她才想起自己还被捆着呢,便对志平笑了笑,眼睛眨巴了几下,似乎做了个鬼脸。


  志平赶忙给她解开绑绳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把他们叫回来。”说完便向他们走去的地方追去。凝芳只能自己试探着解开嘴上的手帕,掏出嘴里的布团。


  她把衣服整了整,站在路中央等着他们。


  看着凝芳和志平什么事也没有,老王他们自然是十离开心,人人相互述说着分手后的情形,皆是有惊无险。


  原来,老王他们把那几个被救的女人,暂时安置好以后,便带着小刘他们趁着夜色,急遽赶回前旺村,希望在夜深人静的时刻,能够把凝芳他们救出来。没想到在这半路上就见到了凝芳和赵志平,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,人人尽皆开心不已。


  凝芳也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,不外中央自然省略了被志平捆绑的那一段。


  最后,她又神色凝重地说道:“虽然现在我们救出了几个女子,但我信托,那里尚有没被救出来的人,尚有谁人钱世才的失踪很新鲜,加上肖素云也没有找到。


  我想,就在最近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还要继续查找,但必须要注重方式。希望人人不要放松,更要注重珍爱好自己。”


  黑夜,并没有消磨人的斗志,正义的气力正在努力的酝酿、蓄积……


  寒风越来越凌厉,吹刮的树枝猎猎作响……


  ……


  “冷吗?”大奎悄悄地问素云道。


  “唔……”素云点颔首,那双明亮的大眼睛,似乎也透着严寒。


  于是,大奎把她搂得更紧了,并把她嘴上的口罩又往上提了提,险些遮住了眼睛。


  天色不早了,终于到了一个小集镇。


  “咱们今天就在这里住一晚吧,明天一早就可以抵家了。”他们站在那家私人的小旅馆门口,大奎轻声对她说道。


  素云固然无法回覆,她摇了摇头“呜呜”哼了两声,固然,被憋在口罩里的声音很混浊。


  “你不愿意?”大奎侧头看着她,满脸疑问地问道。


  她点颔首,眼睛朝他眨了两下,显著的眼神里透着胆怯。


  他看了看旅馆那脏兮兮的门口,和黑洞洞的内里,又问道:“是不是嫌脏,想住大一点的。”


  素云眼睛里露出了笑意,迅快地址着头。


  他看着她犹豫了一会,然后板着脸说道:“不行,那样会出贫苦的,你是不是想害我啊?”


  素云看他生气了,吓得赶忙又“呜呜”摇头。


  “那好,走吧,跟我进去吧。”又平易近人地说:“哎,就睡一晚上,别讲求了,我没让你睡桥洞就很不错了。乖乖的听话,啊。”


  透过头巾和口罩之间的裂痕,隐约可以看到她的眼里有了泪花。


  这个小旅馆,真像它的外面一样,既破旧又脏乱,似乎良久没有扫除了。


  进去以后,也没有人招呼,那幽暗的店堂里,时不时地飘来一阵霉臭味。大奎不禁皱了皱眉头,幸好素云的嘴是被堵着的,并戴着两只厚厚的口罩。


  似乎知道来了客人,内里跑出一个裹着棉大衣的女人,张着大嘴笑着问道:


  “哟,是来住店的吧,就二位吗?”


  “嗯,”大奎上下看了她一眼,随手把肩负往她桌上一放。


  女人笑嘻嘻的看了看他们,从墙角提了两个热水瓶:“就两人吧?那好,来吧,跟我上楼吧。”说着往后屋走去,大奎他们便跟在她后面。


  那破旧的木楼梯很窄很陡,女人一边走一边提醒道:“当心一点,这里暗看不清晰,哎,这个破楼梯,我早就让我那杀千刀的换一换,他就是懒得很,整天只知道赌。当心了!”


  大奎扶着素云逐步上了楼,随那女人进了一间靠内里的小间。房间不大,但搁了两张床,摒挡的还算清洁,只是脚下的地板踩在上面“咯吱咯吱”直响,让人有点心惊肉跳。


  “嗨,天冷了,生意也欠好做,我们良久没有客人了,今天你们来了,也算是我的大主顾了。哦,你们是赶着回家过年吧?你们随便住着,想要什么就跟我讲,价钱么好说,睡一晚是一小我私人十块,你们两小我私人么…”女人还在喋喋不休。


  大奎打断了她的话:“二十元,是吧,别烦了,给我们弄点吃的,我们就睡一晚上,我给你三十块,怎么样。”


  女人准许着:“好好,我这就去,你们先歇着。”


  女人一走,大奎便把房门插好,自己在床沿上坐下,让素云站在他的眼前。


  他看着她的眼睛,低声说道:“我现在给你松开堵嘴,但你要听话,没有我的赞成不能语言,知道吗?”


  素云连忙颔首,大奎便把她拉坐在他的腿上。纷歧会素云嘴上的封堵物所有被解了下来,素云深深地吸着气,大奎则帮她轻轻按揉着她的下巴和脸部,以松懈恒久没有流动的脸部肌肉。


  时间不长,女人就端来了两碗热腾腾的咸菜肉丝面,笑语殷殷的说:“来,快趁热吃了吧。”并把筷子搁在碗上,然退却了出去,不外眼睛却扫了一眼床上的那些绷带。


  一碗面下肚,身上便有了热气,两人坐着休息了一会,大奎最先感应有些体乏。于是打了一盆热水,先把素云身上的衣裤所有脱掉,露出了她牢牢缠裹着绷带的身躯。他让她钻进被窝,最先帮她解开那些绷带,然后就是那捆绑着上身的道道棉绳。


  被释放了身躯的素云,轻轻舞动两手,只管流动着手臂。大奎拿着热毛巾给她擦遍了全身,素云的酡颜红的很是羞涩,但照样让他擦完了。然后,她赶忙钻进了被窝,脸都埋在了被窝里,只露出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悄悄地看着刘大奎在擦洗着那壮实的身体。


  纷歧会,擦好了身子的大奎也爬到了床上,把床边的棉绳拿在手里,素云很灵巧地把两手伸出了被窝。


  大奎便把绳子在她手腕上缠绕起来,中央还回绕了两圈,然后收紧。看看还剩下较长的一段,又把她两肘也绑在了一起,再在胸部绕了一圈捆住。


  可能是他用力大了一点,她“啊”的叫了一声。他抬眼看你了看她:“怎么了,叫那么高声,又不是第一次捆。”


  素云怯怯地低着头不敢吭声,他又拿起绷带,将她的手指和手掌都牢牢地包住裹在一起,使她的手指更本就无法转动。


  他试了试绑绳,似乎很知足。又道:“坐起来吧。”并把她拉着坐了起来。


  素云也很明晰,接下来固然是蒙上她的眼睛,由于天天晚上睡觉都是这样。


  以是她只好把眼睛闭上,守候着他。


  大奎不紧不慢地把两块纱布先盖住她的眼睛,然后那厚厚的宽绷带便一层一层地,在她眼睛上严严密密地包扎起来。固然所有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防止素云在睡觉的时刻逃跑,不外素云已经习以为常了,也基本就没有在晚上逃跑的念头。


  大奎一边很仔细地包着她的眼睛,一边温柔地说道:“看你这几天蛮乖的,明天在这里给你买些器械,回去后咱们好好过个年。”话语中似乎对素云充满了深情。


  素云的头在他的动作下,不时稍微地摇来晃去。听了他的话,心里也有点动情,便柔声地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
  最后一条胶条贴住了绷带头,大奎摩挲着她的脸,感受着她肌肤的细腻和滑嫩。看着眼前被包住眼睛的素云,大奎心中又涟漪了起来。他一把把她搂住,把被子往头上一蒙,娇喘和着低低的呻吟,纷歧会便响起在小小的房中……


  天快破晓了,空气照样很严寒,一些小贩已经最先在忙碌了。


  几声响亮的铃声吵醒了熟睡中的大奎,他睁开迷糊的眼睛,看了看天窗,嘴里嘀咕道:“妈的,天还没亮,这卖菜的也太早了吧。”


  撩开一点被子,看着怀中的素云,那熟睡中的娇憨容貌煞是可爱,蓬乱的秀发披散在枕上,泛红的脸庞犹如水晶一样平常。鼻孔中平均呼出的热气,很恬静地喷洒在他的胸口,感受是那样的绵柔和舒坦。


  他痴痴地看着,伸手抚摸着她热呼呼的身躯,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涌动,但无法用言语来示意,于是便化作了深深的牢牢拥抱。


  梦中的素云被热烈的拥抱和长吻惊醒,流转在体内的是那份莫名的激动,朦胧中她只能用身体感受着,心中却依稀全是淡淡的忧愁……


  该起床了,他仍然要把她牢牢捆绑住。于是,她的手又被反剪到背后,那条似乎已经和她有了情绪似的棉绳,再次将她的上身捆绑得结结实实。手腕在背后交织着,被吊的老高且牢牢贴着背部,上臂和胸部都被棉绳缠绑的牢牢地。


  乳房鼓突着,躲在那只小小的白色胸罩里,似乎要挣脱出来一样平常。然后,大奎又将绷带很严密地裹住了她的身子,不使绑绳外露。她的阴部依然被他很小心地塞满了棉团,再用胶布严密封住,然后绷带牢牢包裹。


  接着该穿的衣服尽皆穿着完毕。


  大奎做完这些,最先整理肩负,然后对素云说道:“我下去买点早点,你在这里先乖乖地呆着,我一会就回来,听到了吗?”


  素云朝着他语言的地方侧过脑壳,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
  大奎想了想,照样拿起了一团棉布:“来,把嘴张开。”


  她有点不情愿地把嘴张开了,那团棉布便很严实地堵住了她的嘴,他还不放心,又把那只小的口罩给她绑上。看了看很忠实地坐在床上的素云,还在她嘴上按了按,这才放心地下楼而去。


  素云耐心地守候着,守候着又要最先的远行,那是一种未知未来的远行。她心里畏惧,但隐约的又有点割舍不开,心中却始终没有明晰那是为了什么?


  那只紧压在脸上的口罩,暖暖地贴着她脸上的肌肤,感受很是奇异。身上的紧缚似乎也有着某种诱惑,在这样的抑制下,体内竟然会翻腾着异样的兴奋……


  她想逃离,逃离他的掌控,逃离这样让她尴尬的逆境。


  ……


  外面人声最先喧嚣起来,看来这个小镇也很热闹啊!


  素云好想去走走。

 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绳艺视频!包括逍遥绳艺,半岛束艺台,锐度主张,绳之韵,美束映画,灰鸟原创丽柜美束,丽佳美亚,心悦艺束,新胭脂扣,MJ影视,雅俗阁,随心原创,猎美视觉,JS原创视觉,阿木原创,TYINGART,小驴原创,唯美之家,典雅倩影,神艺缘,DK13美束馆,胜景山庄,怀旧影苑等原创视频!

逃出人饭窝21.过年

 午后的天气还算好,淡淡的阳光在云中忽隐忽现,也稍稍带来了一些暖意。  风虽然比较寒冷,但长时间的赶了这么多的路,身上似乎不再有冷瑟的感觉。  刘大奎扭头看着素云,见她显出了疲惫的神态,脚步也有些踉跄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2-8 20:05 , Processed in 0.47558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