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18.情债_逍遥原创招聘陷阱,逍遥堂工作室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9 12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船在逐步地漂荡着,悄悄地,在宽阔的水面上漂荡着。


  舱里,点着那盏气灯,暖洋洋的。刘大奎正在小心地解着素云嘴上的口罩,她敞开着的外衣里,露出被牢牢捆缚牢的上身,丰满的乳房在绷紧的衬衫下高耸着。


  舱帘掀开,兰花从船尾钻进舱中,递上条热乎乎的毛巾。大奎把毛巾折好,轻柔地捂在素云贴着胶布的嘴上,然后逐步撕下胶布,掏出嘴里塞着的棉布团。


  素云粗粗地呼吸着,微微仰起下巴:“我、我好饿。”原来她闻到了一股馒头的香味,马上引发了她的食欲。


  这时,兰花笑着端进了已经蒸热的馒头,她把盘子搁在地板上,回过头煞是柔情地看着大奎:“奎哥,你赶快趁热吃了吧,我来喂云妹。”大奎看了看她没理睬,伸手拿起一个掰开,使劲吹了吹,便小心地喂素云吃了起来。


  兰花呆呆地蹲在旁边,满脸的委屈,心底不禁又泛起了阵阵伤心,两眼红红的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她默默地转身,出了舱,抄起船橹无声地轻轻摇动着,泪水顺着面颊再也控制不住的流淌了下来。


  不知不觉,已是午后,悠悠的却也赶了好几十里路,眼看前面就要上岸了。


  大奎轻轻地在兰花的身边站住,一只手微微哆嗦着搂住了她的肩膀,眼睛看着“哗哗”地往后流动的河水,支吾着说道:“兰、兰花妹子,没想到你也会摇船,呵呵。哦,你先去吃点器械吧,我来摇一会,马上我们就要上岸了,别饿着肚子,去吧。”


  兰花郁闷地看了他一眼,把橹递给大奎,低着头钻进了舱里。


  大奎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似在想着什么,然后索性把船靠在了岸边,看了看周围,荒无人烟,便也没有了忌惮,搓着手躬身进了舱。


  素云正在和兰花说着话,气氛似乎很轻松,也许是女人之间的悄悄话。


  兰花脸上带着笑意,可是眼角的泪花还没有抹去,见他进来便缄口不言。大奎看着她,眼里闪过一丝很温柔的光泽。然后坐到素云的眼前,准备着堵嘴的棉布。


  素云的眼睛依然被严严地蒙着,她知道大奎已经坐在她眼前,接下来的事她心里也明了。


  于是她很自觉地张开那张诱人的小嘴,接着,布团塞住了嘴里的空间,几块医用胶布封住了嘴唇,然后那只小口罩便牢牢地绷在了她的脸上。素云在兰花的眼前被大奎这样摆布着,心里很不是滋味,感应很尴尬,不外幸好眼睛被蒙着,若干也有了些许的宽慰。


  大奎打开舱板,从舱底拿出两条被褥,让兰花铺在舱板上,然后脱去素云的外衣,让她躺下,再把外衣盖上。素云很灵巧地睡着,心里却在想着许多问题:


  兰花这样随着他们,她逃跑的时机就会少许多,可是自己却无法阻止她,再说她也是个挺可怜的女人,哎,要是她能帮我就好了。


  有点心不在焉的刘大奎,看着抱膝坐在角落里的兰花,心里“咚咚”跳得直响,他逐步在她身边坐下,眼睛盯着她最先泛红的脖子,伸手捏着她的耳廓,轻轻摩挲着,她柔软细腻的肌肤,在他手里的感受是那样的滑润,不禁让他全身最先燥热起来。


  兰花的耳朵一下子全红了,低垂着的头逐步抬了起来,眼睛红红的发出盼望的光泽,精巧的嘴唇微微翕动着。猛地,她一下扑进他怀里,两手牢牢抱着他,那片灼热的嘴唇牢牢地堵住了大奎的嘴,并轻轻发出痴醉的“哼哼”。


  大奎全力挣脱开她的搂抱,取过旁边的棉布,一把塞进她的嘴里,兰花被他一愣,怔怔地看着他。


  刘大奎竖起一根指头,在嘴边轻轻地“嘘”了一声,又指了指躺着的素云。


  兰花这才会意,脸儿更红了。大奎把她嘴外的棉布又往里牢牢地塞了塞,兰花感受有点憋,眼睛很可怜地盯着大奎,示意刘大奎把棉布取出来。


  看着兰花的娇容貌,刘大奎最先火烧火燎了。他迫在眉睫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*


  素云已经感应舱内的异样消息,也明了了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情,心里不自然地生出一股悲痛和怨恨,其间也夹杂着莫名的浓浓酸意,她忍不住使劲蹬了一下腿,并发出恼恨的怒骂:“一对狗男女,畜生。”可是声音只能在她的口腔里倘佯、消逝。


  船儿最先猛烈地摇晃、升沉,阵阵涟漪在船的周围最先逐步扩散,一层层,一层层越来越远……


  ……


  小波今天起得也很早,这么些天以来,阿才和刘大奎一直都没再去穷苦他。


  逐渐的他也不再那么人心惶遽了,而天天都能和杜倩鱼水一次,是他最快乐的事情。


  眼看着春节也快到了,风声也不是那么紧,他娘突然告诉他,最幸亏春节前把喜事给办了,省得夜长梦多,再说也可以早一点抱孙子。小波固然愿意,于是便眉开眼笑的筹备起来。


  今天,他准备带杜倩一起去把娶亲证的事办一下。其着实偏远的山村,娶亲证只是一张废纸,可是,就由于他们的女人是抢来的,为了蒙混政府的观察,不得不弄一个娶亲证,以掩人线人。


  小波心里很清晰,这个办证的老拐,虽说是本村的乡亲,由于在镇政府里做事,以是很势利,不外对于“钱”的问题,则向来不打回票。以是村里人凡有事求他时,多若干少都要献上一点爱心。对于女人的来源,老拐固然心知肚明,只是有钱垫着,那就不管咯。


  听说今天老拐生病没去镇上上班,小波便在家里准备了一下,好去把谁人证办妥。


  他把杜倩上身用麻绳牢牢地捆缚结实,裹好衣衫;嘴里塞上满满的棉花,是裹在手帕里的棉花,然后再用白布把她的嘴牢牢包起来。而杜倩自从被绑来后,她的眼睛就没有被解开过,不管日间黑夜,不能言语的她一直都生涯在无边的漆黑之中。


  天照样对照冷,村里人大多还在家里,农活也忙完了,呆在家里做些家务,也比在外面受冷闲逛要好。


  凉风中,小波挟着杜倩,走在昏暗的阳光下,心里照样很主要。只管被捆绑结实的杜倩,头上包着头巾,但小波心里照样怕被别人看出来。不怕其余,就把别人讥笑他年数轻轻没本事,要靠绑来的女人生儿育女,再说,直到现在村里人还不知道他早已有了女人。


  还好,路上并没有人注重到他们,纷歧会就到了老拐的家。


  他小心地敲了敲那扇很结实的大门,开门的是个独眼的女人,三十多岁,长的挺丰满,容貌也可以,她用独眼看了看小波:“哟,这不是那、谁人谁吗…”


  她一时想不起来,脸上带着笑,是那种知道有钱送上门来,然后发自心里开心的笑。


  “大婶,我是小波,村西的,我娘叫余嫂,熟悉您。”小波赶快自我先容。


  他把杜倩往前一推,主要隧道:“这是我媳妇,刚娶的,来求老拐叔给办个证,他在吗?”


  独眼女人睁着那只还算漂亮的独眼,上下端详着杜倩,然后不怀美意地笑着道:“哟,身子还真不错啊。哎,我说,她是不是被你捆来的?”说完眼睛看着小波。


  小波一时心里别提多别扭了,那份尴尬简直让他无地自容。那只漂亮的眼睛一直浅笑盯着他,而那只死鱼般的假眼也在盯着他,让他感应恶心。那会不会是一只狗眼?他心里默默地预测着。


  “好了好了,看你那样子,是不是生气了?我只是言笑的。来来,快进来,他在屋里呢。”独眼女人终于把他们让进了屋里。


  老拐在房里听着半导体收音机,内里正播放着戏曲节目,听得他摇头晃脑的,很是入迷。


  见他们进来,他逐步直起身,懒洋洋地问道:“嗯,有什么事吗?”


  “大叔,我、我们来求您给办个娶亲证,求你帮个忙。”小波说着,一只红包已经递了上去。


  老拐眼睛眯缝着,先瞥了一眼,然后慢条斯理的伸脱手接过来,用两只手指捏着那红包,隔着红纸轻轻地捻动着。然后不易察觉的一丝笑意,悄悄掠过了他的眉梢。


  “嗯,小波啊,也算你懂礼貌,不外,以后可不能再跟老叔来这一套,啊,记着了没有,都是乡里乡亲的,呵呵。”他站起身,随手关了收音机,很是认真地说着。


  小波唯唯诺诺的连声道是,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,也是一脸的开心。


  老拐看着他们,眼睛盯着杜倩,问道:“带照片了吗?”


  小波尴尬地摇着头:“我、我们还没拍呢。老叔,这咋办呢?”


  老拐突然扭头道:“要不,我给你们拍一张,好欠好?”


  小波有点嫌疑地看着他:“老叔,你…,哦。我是说要是老叔能行的话…”


  “嗨,不信我?告诉你,我在镇上还真学了一点,你瞧,这是同伙送我的相机,虽然旧了点,却很好使。”他变戏法似的,突然从柜子里取出一架很陈旧的120相机。


  小波心里一喜,连忙吹嘘道:“老叔真行啊,又当干部,又会摄影。”老拐自满地笑了笑:“来,咱们部署一下。”


  于是,就在房间里摆了张凳子,凳子后面挂了一条蓝花布床单,算是靠山。


  先给小波拍了一张大头照,然后换杜倩。


  小波在给她解蒙眼纱布和堵嘴物之前,用很降低的口吻威胁道:“你给我好好地听话,不要四处乱看,也不要叫唤,要不别怪我对你欠好。听懂了吗?”


  杜倩无法启齿,小波和老拐的话,她早已听明了了。对于小波的威胁,她知道自己只能照办,况且,终于可以揭开蒙眼布了,她心里也想看看,绑她的人到底是啥容貌,现在就是一个时机,她不能放弃,于是便“呜呜”点着头。


  小波让她坐在那张凳子上,先解开了绑嘴的白布条,取出堵嘴棉花。然后逐步地一点一点地撕开眼睛上的保鲜膜,最后只剩遮眼的纱布了,他轻轻撕开贴着纱布的胶条,用很温柔的话语对她说道:“你先别睁开眼睛,等我说好,你再睁开。”


  纱布被取下,当他转身走到老拐眼前时,发现他的眼睛傻愣愣的,手里举着相机在微微哆嗦。这时小波才再次回过头看着杜倩,他的心“格噔”一下,嘴逐步地张的老大:天哪,我的妻子……啊,是天仙啊,怎么这么漂亮。


  适才没有注重,而平时杜倩一直被蒙着眼睛,也无法看到她整个的面貌,今天可是头一遭,一下子石破天惊,连他自己都傻了。


  那张粉色的脸上,一对迷人的大眼睛逐步张开,久违的光线显得很刺激,使她又眨了几下眼睛,就这么几下,已让小波几生几死了。


  “你个山里娃,就是见得不多,你看你,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认得啦,口水流得那么长。好了,想看那,等拍完了,回家看去。”老拐有点悻悻然的样子。


  小波赶快收回狼狈相,不外心里谁人喜呀简直无法形容。


  只那么一会的功夫,照片也就拍好了。小波和杜倩各拍了一张。那老拐可不愿亏损,还让小波再掏了十块钱。完事后老拐就出去了。


  小波站在杜倩的眼前,看着那张粉红的俏脸,着实不忍心再蒙上任何布带,不外他照样要那样做。


  “哎,”他这样叫她:“你先把眼睛闭上吧,我还得把你眼睛蒙上,不会弄痛你的,好吗?”他最先用商议的口吻和她语言。


  “你要一直蒙着我的眼睛吗?我好怕黑。”她很主要地问道。咽了口唾液,再次小心的说道:“年迈哥,你放了我吧,我会答谢你的,我真的不喜欢呆在山里……”


  那悦耳的声音和着我见犹怜的样子,让小波心里一软,颇有点过意不去,拿着纱布的手逐步放了下来。他轻轻捧起她的脸,看着她的眼睛。灯光下,那张脸上涟漪着清纯的优美,娇羞的眼睛里透露着无限的哀怨。


  他着实不愿放弃这么优美的女孩,终于他又举起了手中的纱布:“哦,我妈妈还在等着你回去呢,我看照样先回家吧。你乖一点,让我把你绑上,抵家以后再说。”他总算找到了一个理由,可以遮掩一下自己的逆境。


  纱布片依然盖住了她的眼睛,胶条再次严密的贴住,只是没有缠绕那已经扔在地上的保鲜膜。


  独眼女人这时进来,好想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似的,把一团清洁的棉花递了给他。小波看着她有点发楞,独眼女人媚笑着:“愣什么,又不是第一次瞥见,像你们这样的见得多了,你个毛孩子,嘻嘻。”小波尴尬地咧嘴笑了笑,于是他仍用手帕包起棉花,所有塞进了杜倩的嘴里,那条白色的布带也照样牢牢地包裹着她的嘴唇和面颊。


  老拐让他们留下了姓名,以及证书上要填写的内容。小波则把杜倩的名字写成了“杜小玲”,岁数也由十九酿成了二十。


  “好了,明天我去办,晚上弄好了给你带回来,到时刻我可要喝喜酒哦,嘿嘿。”老拐把纸折好,放入口袋。然后瞥斜着眼睛看着小波,见他连声的颔首,便笑着送他们出了门。


  小波娘见他们回来,且又满脸喜气,知道事情办成了,固然也很喜悦。当下先把杜倩带进房间,和平时一样将她拴在椅子上,还不忘把绳子紧一紧。


  回到外间,她兴奋地凑到小波眼前,咧着嘴笑着说道:“儿子啊,我看那,咱们就在年前二十七把事情办了吧,俗话说:初三廿七不挑日,都是好日子。这客人么,也不要请太多了,就这村里的几个请请就算了,省得再惹出穷苦。啊,就这样定了,嗯,离廿七另有两天了,也就是后天,时间够了。我这就去准备,你在家里好悦目着你那媳妇,别再四处瞎转悠了。”说着兴冲冲地出门而去。


  小波此时的心情也是乐滋滋的,不觉满脸自满的神色,吹着口哨来到房间。


  他搬过凳子坐在杜倩的眼前,两手扶着她的膝盖,眼睛盯着她的脸,带着快乐的口吻轻声问道:“哎,你马上就要做我的媳妇了,你一定也很喜悦,是吧?”见她只是发出“呜呜”的低哼声,便伸手轻轻撕下她眼睛上的纱布,那双优美的大眼睛又闪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
  杜倩看着眼前的小波那张笑嘻嘻的脸,委屈的眼睛里逐渐盈满了泪水,鼻翼一张一吸着,似要哭出来。


  “哎呀,我说你别哭啊,我又不是要卖了你,我是娶你做我的妻子啊,让你当新娘子,多好的事啊。好了好了,别哭,啊。你只要乖乖地随着我,我不会欺压你的。”


  说着,他的神色也逐步沉了下来:“真的,我娘被我爹买来时,我爹就从来没有打过我娘。我叔常跟我讲,我娘被捆来时,长的可水灵了……不外,厥后我爹开山时被石头压死了,我一直是我娘把我带大的。以是,你以后也要对我娘好一点哦,她很可怜的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他也掉臂杜倩是不是愿意,只管根据自己的意愿说了一大通。


  杜倩只是一味地摇头,“呜――呜――”叫着,小波捧起她的脸:“哦,就这样了,好吗,听话。”杜倩郁郁地看着他,明了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不了自己的运气,眼前的这小我私人,也绝不会容易把她给放了,一股绝望直刺她的心底,马上泪水倾注而下。


  小波叹着气,用毛巾帮她擦干眼泪,一边哄着她,一边把她从椅子上解开。


  然后让她站着,并脱下了她的裤子,接着将她抱起,横放在那张长条的几凳上,再用绳子把她的小腿曲着和大腿捆在一起。


  杜倩无声地抽噎着,不敢有丝毫的反抗。


  以前他总是很快就没精打采地完了事,令杜倩又是羞辱又是难受那种前功尽弃的快乐。小波还算明了,每次到了这时,他便**维持她的兴奋,算是填补。而这更让杜倩感应难以接受,然则又无力反抗,只能听凭他用布带将她下体包裹严密。


  现在固然照样那样,一切又再次重演。


  ……


  刘大奎思量得很周密,这次回家之前,固然还要先看看他姐姐,那次事情以后,也不知姐姐现在是否平安无事。


  于是他们等到了夜晚,才悄悄地上了岸,踏着夜色来到了刘玉梅的家门口。


  兰花看住被捆绑着的素云,先躲在角落里。大奎小扣了几下大门,纷歧会门果真打开了,开门的不是刘玉梅,却是他们的二姨夫陈德富。


  他一看是刘大奎,也颇感惊讶,大奎首先启齿:“姨夫,我姐呢?”


  “在家呢,你一小我私人吗?”


  “另有我媳妇,”大奎看着后面的角落,轻声招呼道:“过来吧,快点。”


  兰花搀扶着看不见路的素云,和刘大奎一起迅速进了屋子。


  这时刘玉梅也赶了出来,欣喜中也有点激动,语言带着颤音:“奎弟,你还好吧,想死姐姐了,都快两个月了,我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…哎,回来就好!”


  一家人说着话儿,自然把素云给捆放在床上。不知不觉已是午夜,没想到,兰花在旁边突然感应恶心起来,接着跑到院子里最先吐逆。刘玉梅看着新鲜,便仔细地考察和询问她,然后便放置她去睡觉休息。


  刘大奎正坐在那里发呆,玉梅笑嘻嘻地走来,歪着头看着大奎:“奎弟,你真行啊,你那媳妇还没有呢,这个倒有了,姐姐给你贺喜了。”


  大奎愣愣地看着她:“姐,你说什么呀?”


  “什么什么,你那女人肚里有喜了,傻瓜。”玉梅嗔笑道。


  刘大奎这才名顿开,笑说道:“姐,你是说他有孩子了?嗨,你搞错了,那不是我的孩子……”说着,他把事情的经由给他们说了一遍,听得陈德富和刘玉梅长嘘短叹、一惊一咋。


  刘玉梅听到最后又笑了:“哎,我说奎弟,既然那兰花愿意随着你,你就依了她吧,横竖那素云丫头还那样倔着,你也很是穷苦,再说了,在这山沟沟里,找两个女人做媳妇谁也管不着。听姐的,啊。”


  大奎心里固然愿意,便唬着脸狠狠道:“我就怕那帮警员来找你穷苦,素云呢我会再收收她的心的,不外她比以前很多多少了。”


  又聊了好一会,这才安息睡觉。


  第二天,三人又商议了好一会,以为照样先把兰花留在刘玉梅家里,一是她有身孕,遇事可能会有未便,再则以免路上人多惹眼。


  兰花知道以后,一时有点受不了,心里酸酸的很想哭。刘大奎赶快把她搂进房里,微笑着抚慰她:“兰花妹子,哭啥呢,我回去一段时间以后,就会来接你的,你呀在这里好好养身子,最好把孩子生下来,那是阿才的孩子,哎,以后也算我的孩子吧。我姐会照顾你的,不外你也要听我姐的话,别惹她生气,啊!”


  他一边说着一边最先抚摸她的面颊,兰花牢牢搂着他:“抱紧我,我要…”


  她呢喃着闭上了眼睛,然后自己扯下脖子上的旧丝巾,塞在大奎的手里。


  大奎固然明了她的意思,便随手把丝巾往她嘴里塞去,并堵得严严的。兰花最先粗重地喘着气,丝巾下透出极具诱惑力的“呜呜”娇哼。


  大奎再也控制不住,看着眼前成熟丰满的躯体,他的欲火正在勃勃上升。


  床头柜子上有一摞小指般粗的麻绳,他随手拿过来,把个兰花全身上下捆得像个粽子一样平常,只是大腿被脱离着。


  二人在床上欢娱了整整一上午。兰花带着知足的神志,痴痴地依偎在大奎的怀里。要不是玉梅来喊他们用饭,或许还会坐良久。


  下昼,大奎带着素云上路了,临行前,玉梅送了一些衣服给素云,大奎也就给素云服装了一下,俨然是个农村妇女的形象。


  固然,她的嘴里依然被塞满了棉布团,那胶布照样牢牢地贴着她的嘴唇,绷紧的小口罩外面还绑着那只大口罩,一条头巾严严地包住脑壳,只留出一条缝,委屈露出眼睛可以看着路。上身的捆绑一如以前那样,不会留给她挣扎和反抗的余地。在捆绑时,素云显得很配合,或许是由于兰花不再随着他们,照样其他缘故原由,横竖她自己也说不清晰,只是以为被他捆着心里很好受。


  出了后门,那里停着一辆很破的三轮车,开车的小伙子正等着他们,大奎熟悉他,是他姐夫的亲戚。也没语言,上了车就走了。


  坐在后面的车斗里,风从车蓬的裂缝直往里钻,他搂紧了素云,把脸贴紧了她的脸,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,感受热烘烘的。素云轻扭了一下身子,逐步闭上眼睛,并往他身上靠了靠。


  车子带着烦人的噪声,颠簸着开在小路上……


  ……


  今晚,腊月二十七,可说是明月高挂,天气很是晴朗。


  小波娘正在忙里忙外地招呼着客人,满脸的喜气。


  由于人不多,大巨细小也就三桌的人,加上为了战战兢兢,以是才选择了晚上办了几桌酒席,也让乡邻和亲戚们喜悦喜悦。


  客人们纵情地吃着,唧唧喳喳地很是热闹,几个小孩则挤在新人的那一桌,傻傻地看着新娘子,不时还指指点点。


  新娘子固然是杜倩。


  这时的她,穿着一身的对襟大红袄,一条小指般粗的红色棉绳,将她的上身捆绑得结结实实,胸部交织又横勒着几道勒紧的绳索,两臂被反剪在背后,手臂上紧绕着好几道绳子,将手腕在背后牢牢绑住。


  那头优美的长发,在脑后被盘成一个很悦目的发髻,上面还插着一枝漂亮的簪子。一条红布将她的眼睛裹了三层,从边缘可以瞥见,内里似乎还垫着棉花。


  涂着口红的嘴张得大大的,嘴里塞满了白色的棉布,照样一条红绸带将布团牢牢地勒在她的嘴里。


  她就那样坐在椅子上,红绸带把她结结实实地牢靠着,只能无助地听着他们的喧闹。


  在客人们的起哄声中,杜倩感应嘴上的布带被扒拉到了脖子上,嘴里的布团也被抽了出来,还没有反映过来,嘴里就被灌入了一口烈酒,一下呛的她连连咳嗽,满酡颜通通的。把个客人们都看得哈哈大笑起来,随即也“啧啧”赞美着杜倩的优美,夸着小波的好福气。


  醉醺醺的小波只是咧着嘴嘿嘿笑着,他娘赶快过来,把小波按坐下,随手取过那棉布团,依旧塞进杜倩的嘴里,一边塞着,一边还招呼客人:“你们吃啊,多吃点。”看看塞严了,再把那布条在嘴上绑紧。


  食客们继续热闹着、喧嚣着……


  当满桌的杯盘散乱时,客人们终于三三两两的走了,只剩下几个好同伙还想闹新居,小波娘以为不行,但又阻止不了,于是她脑子一转,对那几个脸泛醉态的年轻人说道:“天也不早了,也该歇着了,我看今天就别闹了,要不你们玩几圈麻将吧,尽纵情也就算了。”


  “好――好――,麻迁就麻将,不外,我们要新娘子陪着,小波兄弟要搂着她和我们一起玩,人人说好欠好,哈哈。”


  随着人人的拥护,于是便开下场。被捆绑着的杜倩就那样坐在小波的身边,听着他们的调笑和戏谑。时代,小波娘喂她吃了一些器械,然后依然塞住嘴,不外把勒嘴的布条换成了口罩,她心里实在也不想把杜倩给弄疼弄伤了,事实她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儿媳了,好歹还要为她祖传种接代呢。


  小波的手气很顺,连赢了好几盘,心里颇为自满:“嘿嘿,今天可是我的大喜日子,你们要想赢我,那是难上加难,来吧。”说着话,搂着杜倩腰部的那只手

  杜倩被他拨弄的有点控制不住,两腿最先交织叠放着.轻轻摇晃的脑壳左右微摆着,透过堵住的嘴发出低低的“呜呜”娇喘声。


  那几小我私人被撩拨得再也难以控制自己,一个个欲火焚身,于是连连告辞,瞬间走得一小我私人也不见,只留下两个还在情欲灼烧下的新人。


  小波娘怀着满心的欢喜,服侍着他们上了床,固然还不忘轻声嘱咐他几句:


  “别忘了把她捆紧了,睡觉的时刻注重点,早点睡吧,今天够累了。”就在她轻轻关上房门的时刻,她的眼里流出了泪花,连忙用手捂住即将夺口而出的哭声,她着实是太激动了。


  月亮爬得更高了,夜色很美很美,静偷偷的村子里显得似乎很平静,只是严寒依然没有淡去。


  这时,有三个干部容貌的人正在村长的家里,和村长攀谈着。


  “我叫赵志平,是刚到县民政局事情的,这两位是公安局的同志。”谁人满脸质朴的男子自我先容着。


  “我们熟悉,是吧,村长?我叫李凝芳,他是我的同事小韩。”谁人英姿飒爽又带着温柔的女子说道。


  她说完,随即面向赵志平,很温柔地妩儿一笑:“真巧,你也是刚到吧,在这里见到你很喜悦,赵志平同志。”说着伸出了那双白嫩的小手,脸上马上挂满了红晕。


  “李凝芳?”赵志平一下子呆住了,霎那间满脸通红,也不知是伸手照样不伸,显得窄小不安起来。


  “怎么了,大男子还欠美意思了?”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,甜甜的,柔柔的。


  于是两只手终于握在了一起。


  是激动的、充满热情的握手。


  也是无声的一份瞻仰……


足控阁持续分享熙熙女王,扶桑女王,严厉女王,馨雨女王,魅色夫人,青云女王,香奈优姬,魅族女王,冷魅女王,艾丝女王,美人不美,紫露凝萱,婧児小主,红色妖姬,papa小主,倾城女王,凝儿公主,伊轩女王,小丝女王,寒雪女王,妍妍女王,凌薇女王,紫萱女王,八奶奶,血柠檬女王,湘香女王,午夜暗香,灵魂救赎,叮叮女王,yoyo女王,午夜小妈,天生贵主,回眸女王,艾玛女王,梦悠然,黑冰女王,女王菲主,冰城玫姿,傲柔女王,楠楠女王,飞鱼女王,松岛女神,上校女王,呆呆女神,冥妃女王,冷柔女王,鸽宝女王,诗蔓女王,猫七小主,妆主女王,薇薇女王,甜心公主,晨晨女王,狐狸女王,楼兰女王,叶S女王,万万女神,风情艳主,叶子女王,宠儿女王,vivi女王,苏曼女王,校园女王,羽璃女王,妖晴女王,玉蝴蝶,婧女王,上官娴,宝儿,玫瑰夫人,卉儿女主,倩倩女主,珍妮女王,萱萱女王,王妃女王,蕾拉女王,简公主,艾彩原创,品丝论足,奴隶岛,冰时代,小刚系列,不良女学生,丽足娇娃,日本Byd系列,Yapoo系列,彩琳系列,婉慈Icon,黑蝙蝠,変幻餌罪,Love&boots,H.P.L栖心之栈,邕娘美束,长春00后,乔家大院,热血女神,小妮创,套路直播,最强女M,凤仪亭,女神学院,木子芊芊,焰灵姬,傲视之巅作品!

逃出人饭窝19.解救

  一路还算平安顺利,只是在一个小镇转车的时候,碰到了一点麻烦,几乎出事。  那天大奎和素云赶到那里的时候,已是下午两点多钟。匆匆忙忙的下车便寻找着小吃店,在车上,大奎不可能当着其他乘客的面,给素云解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30 18:22 , Processed in 0.451773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