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15.幸运_束缚文化馆逍遥原创套牌,原创女主cp李逍遥小说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0 00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天漆黑漆黑的,山风咆哮,松涛声声。远处不时传来几声悲切的狼嗥,在这幽静的夜晚,不禁让人毛骨悚然。


  李凝芳坐在椅子上,两手依然照原样被捆着,只是上身和椅背被棉绳牢牢地绑紧在一起,从胸部上方直至腹部,缠了有很多多少道;大腿上捆着十多道棉绳,中央又竖着收了两道,膝盖上下和脚踝也是云云。然后,大腿被绑在椅子面上,小腿和脚踝也被牢牢地捆住在椅子的横档上。


  椅子被靠在屋中央的柱子上,用一条脏兮兮的大床单,将凝芳连人带椅子,一起牢牢地裹在柱子上。腿脚上盖了一条旧被子,算是给她挡挡寒。她的脑壳靠着柱子,被牢牢地牢靠着。那是由于下巴上兜着一条白布,将她的头和柱子包在一起,白布狠劲地压住了她嘴上的口罩,使她的头无法转动。


  屋里黑黑的,他们一家都早已睡了,只把她一小我私人留在了堂屋里,听着那嗷嗷的狼叫,一直胆大的她,难免心里也一阵发毛。


  这样一小我私人被捆着,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,她心里默默盘算着,估量现在已是午夜,人们也已进入了梦乡。


  凝芳镇定地稳住心神,用鼻子在口罩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吻,然后全身用力,试图挣开捆手的绑绳。然则由于她的双手,是被反臂交织着高高绑在背后的,且用的又是柔软的棉绳,外面还用绷带厚厚的包扎缠绕着。别说是一个女子,就是个男子也别想挣脱。


  凝芳试着挣扎了好一会,除了手臂被绳索勒的生疼外,一切都是徒劳,连一点松动的余地都没有。凝芳绝望地全身瘫软了,很粗重地艰辛呼吸着。


  她心里的焦虑和绝望,使她都快六神无主了,她不敢想象,被这些没有文化的山里人,强行娶为媳妇时,那会是何等的恐怖和悲痛。


  不知不觉,她逐步进入了梦乡。


  第二天一早,凝芳就被那高峻女人从柱子上解开,连人带椅把她抱进里屋,放在床前。


  床上躺着一个消瘦的年轻人,也许二十多岁,三十不到。看起来似乎全身无力的样子。那是由于恒久躺在床上,不见阳光、缺乏流动的关系。


  女人对他柔声说道:“儿子,你看,这就是娘给你买来的媳妇,你看好欠好?”她的眼神里透着一种激励。


  年轻人脸上微微泛起红晕,带着笑意:“娘,好。她漂亮吗?”


  “我也没看清,应该很漂亮的,嗨,傻小子,等到了床上,你自己看吧。”


  女人笑着,很温柔地看着他。


  年轻人很喜悦地笑了,还带着点羞涩。


  女人一边松开把凝芳捆在椅子上的绑绳,一边说着:“儿子,娘现在就把她给你抱上床,你好好的玩吧。”


  凝芳被她抱到了床上,适才他们母子的对话,她都听得一清二楚。以是一到床上,她立刻就最先反抗,由于腿脚上的绑绳并没有被解开,因此她只能在床上拼命转动着,嘴里发出“呜呜”的抗议声。


  女人一把按住她,转头使劲地朝外面叫道:“老头子,快点来,帮个忙。”


  老头不耐性地咕哝着:“又干什么啦,哇啦哇啦的?”一进屋见这个情景,最先埋怨她:“你看你,咱孩子现在能行吗?你就不会过两天再说,让这女孩子转意转意了,到时也省了许多穷苦。”


  女人有点生气地答道:“我又没让孩子咋样,只是让他先玩玩,你懂个屁。


  她不愿意又怎么啦,不愿意也是我儿媳,我看她敢怎样。我都花了钱了,把她买下来,她就是我家的人。”


  老头连忙软下来:“哎呀,你发什么火呀,我是说孩子现在就和她睡觉,会有穷苦的,他的身体吃不用。”


  “好了好了,别罗嗦了,先帮我把她捆好了。”女人着手解开凝芳腿上的绳子。二人协力脱去她的外衣裤,将她屈膝把巨细腿牢牢捆绑在一起。凝芳使劲挣扎,但一切无济于事,最后她被按在被窝里,躺在年轻人的身边。


  “好了,阿明啊,你好好玩吧,有什么事就叫我。”女人自满地笑了笑,然后和老头把门带上出去了。


  凝芳已经无力再挣扎,她仰面躺在那里,两个膝盖高高拱着。鼻子急促地呼吸着,胸部一起一伏,嗓子里还微微传出“呜—呜—”的声音。


  阿明看着躺在身边的凝芳,不觉满脸潮红,呼吸急促。他侧过身子,仔细地看着她,不外看到的只是一个被包裹的白乎乎的脑壳。


  他伸手去解她口罩的带子,手触到了她的面颊。凝芳一摇头,“呜呜”反抗着。


  “你别怕,我不会欺压你的,我帮你解启齿罩,好吗?”阿明怯怯地说道。


  “呜呜——呜呜——”凝芳又是摇头,似乎不信托他。


  阿明却越来越主要,嗫嗫道:“我、我真的想帮你解开,不骗你的,你不要畏惧,要不,过一会再说?”凝芳又是摇头。


  “那、那我就给你解开咯?”凝芳这次微微点颔首,算是赞成了。


  “你把头转已往,我看不见那结。”凝芳乖乖地往里转过了头。他哆嗦着两手,解了好一会才把两根带子的结给解开,他两手一软,已经全身无力了,躺在那里拼命喘着气。


  口罩被摘除,凝芳的鼻子终于可以顺畅地呼吸了。


  阿明看着她那只精巧的小鼻子,呼吸时鼻翼微微的一扇一扇的,那样子真是悦目。不外她的眼睛和嘴上都缠满了厚厚的绷带,基本看不出她的脸。


  过了一会,他伸手在她嘴上轻轻抚摸着,很柔声地问道:“你这样被堵着嘴很难受吗?”凝芳本想摇头甩开他的手,但以为他似乎还不是很坏,却又有点体贴她的样子,说不定她能行使他,这才没有动,听凭他在她脸上抚摸着。


  听到他的问话,她“呜呜”了两声,算是回覆。


  “那我叫我妈来给你解开吧,我现在累得不行了。”他闭着眼,最先不语言了,也许是想休息一下。


  凝芳躺在那里,过了好一会,感受到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胸口,并轻轻捏了捏胸罩下的乳房,然后又迅速缩了回去。她立刻扭动了一下身体,“呜呜”叫了起来。那只手又按在了她的嘴上,往返抚摸着上面的绷带。


  这时屋门被推开,高女人进了屋,一脸喜悦的样子,她死后还随着一小我私人。


  她开心地笑着对阿明说:“儿子,你看,你志平哥来看你了,他可是昨晚刚从县里回来。”


  “哎呀,志平哥,良久不见你了,你还好吗?”阿明一脸兴奋,扭头看着床前的男子。这男子身体有一米七五左右,壮壮实实的,三十岁的样子,很俊朗的脸上全是关切的笑容。


  叫志平的人看着躺在床上的阿明,很爽朗地问道:“你好,你身体怎么样啦?”


  “还不是老样子,你投军都走了有五年了吧,挺想你的。”阿明语言又最先有点有气无力了。


  这时,志平一眼瞥见他身边的凝芳,感受很新鲜,这个躺着的人是谁,似乎是个女人。头上裹满了绷带,看样子是受了伤?照样……


  女人拉着他的手:“来来,志平啊,咱们到外屋说语言,我呀,给你弄好吃的,今天就在我家用饭。”说着,就把他拉到了堂屋里。


  志平带着疑问对她问道:“二姨,阿明床上那人……”


  “志平啊,不瞒你说,那是我昨天才从外面,花了一千块买来的儿媳妇,你看我家阿明,要是没小我私人照顾他,他这辈子不就完啦。唉,想想我们也真难哪,这孩子拉扯到这么大,却偏偏生了个这样的病,你说,我们要再不给他张罗,我们的心里……”


  “那女孩是受伤了吗?干吗头上缠着那么厚的绷带?”他进一步问道。


  女人把沏好的茶端到志平的眼前,叹着气说:“嗨,哪是受什么伤啊,你真不明了啊?这被卖的女孩,哪一个是自愿的?还不都是被抢被抓来的,你不捆着绑着她,她能自己跟你来?不外话要说回来了,这种强人的流动,咱是不会去做的。要被警员捉住了,那还不被判个十年八年的。可是我花钱买,那就不管我的事咯,我又没犯罪,花钱没器械天经地义。”


  志平听到这里,已经完全明了了。他不知道该怎样给她注释,一时显得很尴尬。他缄默了一会儿,终于启齿说道:“二姨,那你知道她是那里的,干什么的吗?”


  “嗨,管她是那里的,只知道她是个警员……”一觉失口,她立刻闭嘴,张皇地连忙东拉西扯,提及家常话来。


  聊了一会,志平却有意继续那话题,只是有意避开凝芳的身份:“我说二姨啊,那你准备什么时刻给阿明办喜事呢?”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她的脸,微笑中带着沉稳。


  她想了想说:“就这几天吧,横竖就那么回事。”


  “二姨,不知道有句话该说不应说,我想,那女孩是个警员,被你们绑来后那公安局一定会拼命寻找,而且会一直地一直找下去,直到找到为止……”


  阿明娘连忙打断他的话:“唉我说志平啊,这女孩不是我给绑来的,是我从别人手里花钱买来的,她是不是警员管我屁事,我花了钱,她就是我的儿媳妇。


  谁也别想从我手里把她弄走,除非他还我钱,再给我儿子找个媳妇。”说完,她一脸气哼哼的样子。


  志平忙陪着笑容:“二姨,你看你,我才说了一句,你就……,你听我说完么,二姨啊,你的一番苦心,我也明了,可是你想过没有,这女警员是被人捆绑来得,你把她给买来了,就算你给阿明成了亲,岂非你就一直这样捆着她,那阿明谁来照顾呢,还不是你吗?你照顾阿明都已经很累了,再添个女警员,天天还要心惊肉跳的,你累不累啊。说句你不爱听的话,你这也是犯罪的,要是被抓了也一样要坐牢的,到时我看,阿明由谁来照看呢?二姨,你好好想想吧,我这可都是为你好。”


  女人有点气鼓鼓的,手往桌上一拍:“我就不信,谁敢抓我,这天下还没有王法了?再说,等成了亲以后,她要不愿意也只能愿意了,女人不就是要过谁人门吗,进了谁人门,也就认命了,哪个女人不是这样?横竖只要我儿子开心,我们老两口累死也愿意。志平啊,到时你来喝喜酒就是了,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要管了。”


  志平想了想,以为现在很难说通她,不如晚上再说。于是起身告辞,并抚慰了女人几句。


  晚上,志平再次来到阿明家,对着老伉俪两左说右劝,终于把老头说得有点畏惧了,志平又许了愿:一定帮阿明找一个好媳妇,要否则自己终身打王老五骗子,陪着阿明。


  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来,往女人眼前一放,笑着说道:“二姨,这两千块钱你先拿着,一千块是你买媳妇的钱,再一千块算是我孝顺您的。您就把那警员放了吧,您放心,这些钱都是我在军队时积攒下来的,只求您别跟我爹妈说就是了。”说完,眼睛里满含期待的眼光看着他们。


  老两口相互对望了一会,终于叹了口吻,女人把头一扭转身就进了灶间,看得出她眼圈都红了,似要哭出来。老头无奈地对志平道:“孩子,没什么,她就是抹不开。过一会就好了,要不,你去跟阿明说说,然后你就把她带走吧。”


  志平这时也有点鼻子酸酸的,他知道他们老两口为了阿明,这些年吃了许多苦,累死累活攒了些钱,好不容易为他买了个媳妇……


  他不再说什么,转身进了里屋,把门关上。在阿明的床前坐下,两小我私人看了好一会,志平刚想语言,阿明微笑着对他轻轻摇了摇头,声音很弱的说道:“志平哥,我都知道了,你做得对,咱一个穷山沟里的人,是没有这个福气的,你别怪我爹娘,都是我欠好。哎,你什么也别说了,明天一早你来带她走吧。好了,我累了,要休息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说完,他轻轻闭上了眼睛,两行泪水顺着眼角徐徐流下。


  志平呆了呆,默默地看着他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逐步站起身,咬了咬牙:


  “阿明,你放心,有我在,就不会让你独自一人的,你等着吧。”说完心事重重地走出了屋子,也没跟老两口打招呼,就直接回家了。


  天刚蒙蒙亮,志平就到了阿明家,老头已经把凝芳带到了堂屋里,凝芳依然被那样捆绑着,衣裤穿得很整齐,那只口罩又被戴在了她的嘴上。


  老头把志平拉到一边,悄声的说道:“你把她带走可以,不外你可万万不能对她说出,是我们花钱买了她,她从来没有瞥见过我们,你最好不要让她知道她到过这里。要否则,以后她会……”


  志平猜透了他的心事,笑了笑说:“你放心吧,这一起上我不会解开她的,也不会说的,等到了离这很远的地方,我才会放了她,固然我也会劝她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
  老头尴尬地笑着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
  “大叔,那我走啦,你和二姨可要保重啊。”志平有点不忍心地看着他,然后拉着凝芳的空袖子出门而去。


  凝芳昨晚已经知道,今天她将被人带出这个山沟,心里不知是忧照样喜,喜的是终于保住了自己的清白,没被人侮辱,忧的是带她出去的人到底是什么人,会不会也对她晦气。不外能够先逃出这穷山沟,已是很大的幸运,不觉心中对他有点心生感谢。


  两小我私人一起无话,凝芳被他拉着悄悄地随着他,遇到沟沟坎坎的,他总会停下来逐步引着她走,嘴里还不时地嘱咐着:“当心石头,注重脚下…抬腿……”


  等等。凝芳在他的指引下,却也一起顺当,只是有一两次被石头绊了一下,差点摔倒,幸亏被他扶住。


  不知不觉,已经日当中午,脱离村子也有十几里路了。


  志平在一棵大树下,选了一块大石头坐下,把凝芳也拉下坐好。对她说道:


  “肚子饿了吧,来,我们先吃点器械,喝点水。然后我们再赶路。”


  说完,他摘下她脸上的口罩,一圈一圈地解开嘴上的绷带,徐徐地撕下封嘴的胶布,最后,抽出塞在嘴里的棉布。那棉布提在手里都湿漉漉的,他悄悄地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然后随手往树丛里一扔。


  凝芳大口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然后侧着头疑惑地问道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救我,你想把我带到那里去?”她一连问了几个问题。


  志平笑了笑,很随和地说道:“你这个女同志,问题许多啊,我么,只是不想瞥见一个女警员受这份罪,再说了,把你娶作媳妇,对你、对他们都没利益。


  以是么,我就因利乘便把你救了,只是举手之劳。至于你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追究他们了,他们也是受苦人,是出于无奈,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
  凝芳听着他的语言,想了一会,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,你想对我干什么,不外我料想你应该是个好人,你只要放了我,你所说的我可以办到。


  不外我想,你既然要救我,就不应该一直这样捆着我,你该把我解开才是。你说呢?”


  他“嘿嘿”笑着,颇有点尴尬,挠了挠头说道:“嗯……,这个么,我准许过他们,不能让你…,嗨,总之,你信托我就是了,到时我一定给你所有解开。


  来来来,先吃点器械吧。”说着,把一张饼塞进她的嘴里。


  凝芳也没有设施,只能在他的仔细喂食下,逐步地吃着。


  半个小时后,他们又上路了,凝芳的嘴这次没有被堵塞住,仅仅戴上了一只口罩。


  一起上,两人相互攀谈着,志平把自己的军队生涯讲得有声有色,只是忽略了自己的名字。凝芳听在心里,以为他是个很爽朗的男子,有责任心和正义感,不觉对他有了一些敬重感,很想看看他的容貌。她几回试着提出,让他解开她的蒙眼绷带,都被他一笑拒绝了。或许不到目的地,他是不会给她解开的,她感应很懊恼,却又不能发作。


  她想用警员的身份来吓唬他,他却很镇静地说道:“没关系,若是你以为我救你也是一种犯罪的话,你可以在我放了你以后,再把我抓起来。现在我一定不能给你解开,我不能失约于他们。”


  凝芳这才以为自己的话有点过头了,立刻不再言语,对他也更发生了好感。


  接下来,两人一起无话,只是默默地走着。


  快要相近黄昏了,天空突然变得阴森森的,纷歧会儿,便下起了雨。


  雨水淅淅沥沥地打在树叶上,志平连忙拉着她躲在一棵大树下,急遽忙忙地从挎包里取出一件军用雨披。想也没想,就往凝芳的身上一披,裹住她的身体,并戴好帽子。然后弯下腰,把她往身上一背,驼起她就走。


  凝芳最先还试图挣扎着,想下来自己走,可是他死死抱着她的腿就是不放,嘴里还说着:“别动,再动我把你扔在地上,这下雨天,你穿着布鞋,还不摔跤啊。坚持一会,前面马上就到了。”


  他高一脚低一脚地在雨中行走着,身上早已被雨水淋得湿透了。好不容易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,他放下凝芳,对她道:“就到这里吧,前面转过一个弯,就是通往乡里的大道了。你可以拦车子,那里不会有危险了。我走以后,希望你不要遗忘,不要再去找他们的穷苦,要找就去找绑你的人吧,他们才是真正的罪犯。好了,我现在给你解开绑绳,然后你自己解开蒙眼布。”


  他撩开她身上的雨衣,解开她的衣服扣子,两手从她腋窝两侧伸到她背后的衣服里,试探着找寻绳扣。可是摸了好一会,也没有摸到,而且他这样面临面基本上是搂抱着她,他已经很尴尬了。天还在下着雨,又不能掀开她的衣服,真让他有点手足无措了。


  凝芳从他的呼吸中,已经感受到他的主要,她悄悄可笑,于是说道:“你把雨衣顶在头上,再找不就是了,你先要帮我解开身上的绷带,才气找到捆我的棉绳扣,你再这样找下去,不是瞎忙乎吗。”


  志平一听,马上名顿开:我说怎么找不到绳扣呢,原来另有绷带。他也顾不了许多了,把雨披往头上一顶,脱下她的外衣挂在脖子上,抱着她找到了粘住绷带头的胶布,撕开后,一层一层地给她解开。等所有解开后,他才突然发现,站在他眼前的女人,上身只戴着胸罩。那雪白的皮肤,丰满的乳房,无不充满了诱惑力。


  他的手微微哆嗦了起来,模模糊糊地轻轻摘下她脸上的口罩。那张俊俏的脸上,泛着浓浓的红晕。迷人的小嘴微微张着,透出轻轻的娇喘。


  他的手不知不觉中牢牢握住了她的手臂,血液最先沸腾,呼吸急促……


  蓦然,凝芳尖叫了一声“哎唷”,原来是他把她握得疼极了,她着实受不了了,从兴奋中被痛醒过来。


  志平一下苏醒过来,一看,她得手臂上被捏得都发红了,十个清晰的指印显得很醒目。


  他连忙致歉着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、我一时没注重……”


  “没注重就把我捏得这么疼,要是注重了,还不捏死我呀。”凝芳听似野蛮的话,不外语气里却透着娇嗔和柔情。这下把个志平弄得更是手足无措,抖抖索索地好不容易找到绳扣,眼睛也不敢看那对挺在他眼前、裹着胸罩的丰满乳房。


  终于,凝芳身上的绑绳被解开了。她揉摸着有点麻木的手臂,不外手掌还被绷带密密包裹着,志平一时没注意。帮她穿好衣服后,对她说道:“我帮你解开眼睛上的绷带吧。”


  绷带解下以后,蒙住她眼睛的只有一层黑布,牢牢压着内里的纱布块。这时的他却有点不会语言了,嗫嗫了一会,才说道:“我要走了,你自己当心点吧,有对不住你的地方,请你多原谅。顺便我也代他们向你道个歉。”


  顿了顿又说:“我走后,你数到二十才气揭开蒙眼布。哦,对了,这雨披就送给你吧,这雨一时半会还不会停呢。好了,我走了,你可以数数了。”说完,他把一包食物塞进她手里,然后一转身冲进了雨中。


  凝芳听他话音刚落,立刻把手放到嘴里,用牙齿咬住缠住手掌的绷带,用力撕扯着。


  手指露了出来,她伸手捉住蒙眼黑布使劲往下扒拉。黑布被拉到了鼻梁上,突如其来的光线,刺得她眼睛很难睁开,她顺应了一下,终于逐步睁开了眼睛。


  她先看了一下地上的脚印,然后顺着来路往回跑去。


  纷歧会她跑上一个小山包,站在那往远处凝望着,她的心激动着,眼中盈满了泪水,突然她朝着远处在雨中奔跑着的、全身湿透的人高声大呼着:“你——


  回——来……”喊声带着哭声,雨水夹杂着泪水……


  雨逐渐地停了,天空逐步地亮了起来。


  凝芳站在那里,逐步折起那件雨披,突然她的眼睛里闪出了欣喜的光泽,她发现了雨披内里的下摆处,用红色的漆写着三个字:赵志平。以及一串数字,看起来应该是军队的番号。


  笑颜立刻挂上了她的俏脸,那是发自心里的喜悦。她仰头看着天空,一声娇哼:哼,看你往哪儿躲……


  ……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高品质绳艺视频!包括半岛束艺台,心悦绳艺,一往情深,手指间的旋律等系列绳艺视频!

逃出人饭窝16.冲突

  刘大奎早早地就起床了,一个人跑到院里,举胳膊举腿的活动着身体。墙角落里的那只石锁,又正好成了他练习的工具。  练了有个把小时,身上已经是汗水淋淋,他最后把石锁向空中抛转几周,伸手凌空接住,然后轻轻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26 17:09 , Processed in 0.50416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