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14.顽症_逍遥定制 紧缚笔记,逍遥曳步舞原创之一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0 04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  刘大奎赶到河畔时,已是满头大汗。

  幽静的河畔悄无声息,他离码头远远的把自行车歇好,然后不动声色地走到码头。看了一下周围没人,便轻轻一跳上了船,脑壳贴在舱门上听了听,内里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
  他心里不觉有点发毛,连忙打开锁,却发现那锁是虚挂着的,原来锁已被撬开。他心里的恐慌突然加剧,转头主要地扫视了一下岸上,然后一头钻进舱中。


  舱里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条被子被掀在一边,那是他用来裹住杜倩的,现在人已不知去向,他感应大事欠好,但隐约地又以为事有蹊跷。


  于是他掀开舱板,伸手一摸,枪还在,取出来藏进怀里。然后探头舱外,小心地环视了一下,这才上岸,慌里张皇地骑上车子,急遽往回而去。


  ………


  夜阴森森的,田野静偷偷的。崎岖的小路上,正不急不慢地走着三小我私人,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矮小的猥琐老头,背着手,嘴里叼着烟;一个高峻的女人一只手搀扶着一个身体娇好的女子,跟在那老头后面,走路很小心的样子。


  不用问,那被搀扶着走路的女子,正是谁人被牢牢地捆绑着的李凝芳。


  在这漆黑的夜晚,沿着这乡下的蜿蜒而又崎岖的小道,他们悄无声息地已经走了快要一个时刻了。


  李凝芳什么也看不见,完全是在那女人的扶持下,才气迈着小步行走。而且还不能走得太急,否则呼吸就会很难题,也许他们看到了这一点,而且又是在黑夜,以是走得不急,很轻松。


  凝芳一边走一边调匀自己的呼吸,脑子里却一直在思索,若何才气脱节这两个贩买她的人,她也不知道他们是谁,凭感受和听他们的对话,她预测他们年数较大,应该是对老伉俪。她有点冷笑自己,原本自己是来解救被拐卖女子的,可是莫名其妙地,自己却反被别人绑架销售了,她正是又气又恨又着急。


  突然,她脚下一绊,一个踉跄往前栽去,幸好女人正拽着她,才没摔倒。女人嘴里咕哝着埋怨道:“你不会看着点啊,又没有谁催你。”话一出口,又感受纰谬,便不再言语了。


  凝芳心里怨着,想高声抗议:“你都把我捆成这样了,还那么严那么紧地蒙着我的眼睛,我能看得见吗?”可是声音被完全堵住了,委屈能听到一点点很低的“呜呜”声。


  上身的慎密捆绑,虽然并没有酸痛和麻木的感受,但那种被缚的压制感,却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感受;下体塞住的纱布似乎已经最先膨胀,感受很恬静;那柔软的口罩牢牢地绷在嘴上,两大块胶布更是严密地封堵着她的嘴,她想动一下嘴唇都动不了,只有乖乖地咬着塞满嘴的棉布。


  又走了不知若干路后,凝芳逐渐走得有点吃力起来,脚下的感受似乎是在爬坡,她心里很主要的想着:也许现在是上山了,他们是要把我带进山里,若是进了山,那我逃跑的时机就会越来越小。山里人烟希罕,被人发现的时机也少。


  我一定要起劲自己逃出去,否则,我的义务怎么完成,我……我也会受到侮辱,哎——,都怪我那时太大意了,竟然着了他们的道。这可恶的绳子捆得那么紧,若是不蒙住我的眼睛,我就有设施逃出去。


  她一边想着,一边在那女人的搀扶下机械地迈着步子。她大腿根部绑着的布带,使她抬腿很难题,才走了一小段上坡路,她就累得不行了。她使劲甩了甩肩膀,挣脱女人拽住她的手臂,站在那里,脑壳左右晃动着。高挺的娇美小鼻子,在口罩下粗重地喘着气,嘴里拼命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
  老头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那被包裹的全是白乎乎的脸,对高女人轻声说道:


  “背着她吧,这女孩子走不惯山路,你看她那白嫩嫩的模佯,要是累坏了,那可就白买了,咱儿子还要靠她给咱生个小孙子呢,妻子子你就辛勤点吧。”


  听了老头的话,女人似乎很喜悦的样子。眼光里立时闪现出母亲般的温柔,很疼爱地摸着凝芳的头,轻轻地柔抚了几下。


  然后她背转身,在凝芳眼前蹲下,反手一把抱住她的腿,一起身把凝芳背在背上。可是凝芳突然很使劲地挣扎着,拼命扭动屁股。女人有点纳闷地把又她放下,老头在一旁看出来了,原来是凝芳大腿根部捆绑的布绳,被女人脱离腿背起来时,把她的腿勒疼了。老头连忙脱下凝芳那条很宽松的裤子,解开了腿上捆绑的布带,再把裤子重新给她系好。


  女人再次把凝芳背起来,老头看了看,怕凝芳的胸部压在女人的背上,会呼吸难题,便掏出一根绳子,绕住胸背捆住凝芳的上身,并兜住她的屁股,再系在女人的肩上。这样,凝芳可以微微往后靠着身子。二人这才迈开大步,加速了措施,走这样的山路对他们来说,简直如履平地。


  走在夜晚的山路上,冷气很重,山风穿过树林间的裂缝,一阵阵地吹打着夜行的人们,凝芳虽然脸上被包裹着,无奈风照样吹进她的衣领。她缩了缩脖子,微微打了个寒噤,头不自觉的靠在了那女人的后肩上……


  不知过了多久,凝芳在模模糊糊的睡梦中,被语言声惊醒。


  原来,他们在一户看山林的人家门口停了下来。老头正在敲打着门,嘴里发出很嘶哑的声音问道:“屋里有人吗?开开门好吗。”


  女人性:“老头子,我看不会有人吧。”老头又喊了几声。


  终于,屋里亮起了昏暗的煤油灯光,随即,破旧的大门徐徐打开一条缝。一张苍老的历尽沧桑的老人的脸,借着灯光探了出来。


  是个很憔悴的老人,他看着眼前的两小我私人,哦,那女人似乎还背着一个,是三小我私人。


  他用苍老的声音镇静的问道:“你们是那里的,想干什么?”


  猥琐老头点着头很虚心隧道:“老哥,我和我妻子子去乡里给我女儿看病,回来晚了,再往前赶可就没地方歇了。这不正好途经你这里,想借你的地方睡一晚,明天一早就走。哎,你看,我女儿病还没好,这不她娘都背着她呢,不知老哥……”


  女人连忙附声道:“年迈,求你行个好吧,黑灯瞎火的,我们也没设施。”


  老人犹豫了一下,接着微微点了颔首,把门打开了。女人连忙称谢,老人赶快转头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唇上“嘘”了一声:“轻点,我小孙女在睡觉呢,别吵醒了她。”他把他们领到杂物间里,轻声道:“几位对不住了,就在这里迁就迁就吧,山里人穷啊,也没有多余的屋子。”说完又转身拿来一条破旧的被子,并把灯留给了他们,然后回去睡觉了。


  老头关好门,看了一下这间屋子,原来是间堆放杂物的破屋子。靠角落里却铺了很厚的稻草,上面也允许以睡两小我私人。


  老头帮女人解下背后的凝芳,女人便把稻草再仔细地铺了铺,然后老头把凝芳放躺下,解开她的头巾,脱去外衣裤,用绳子捆紧她的大腿,再缠到膝盖。接着脱下凝芳的布鞋,用细细的棉绳绑紧她的脚踝和脚掌,盖好棉被。女人把凝芳往里靠墙挪了挪,自己也往下一躺,钻进被窝,恬静地叹了口吻。老头则依偎在一捆木料上,裹紧了衣衫,斜靠着也睡了。


  火红的灯苗被风吹得摇晃着、晃动着,逐渐地在一闪一闪中,逐步地熄灭…


  今天是个晴天气,虽然有点凉,不外太阳照样很光耀的。


  刘大奎伸了个懒腰,从床上坐起来,看着躺在身边的素云,不禁又想起了失踪的杜倩。心里老以为不是滋味,还心惊肉跳的。


  他扶起素云,把她抱在怀里,揉捏了一番。看着眼前的娇娇尤物,听着她很配合地发出的低低的“呜呜”声,那种说不出的温柔和春意,使他心里的烦恼也稍稍减缓了一些。


  看到她云云灵巧,他决议再次解开她的蒙眼物。当胶布和纱布被揭去以后,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又出现在他的眼前,忽闪忽闪地透出无限娇羞。


  他一阵兴奋,索性又解开了她嘴上的绷带,一点点地逐步撕下封嘴的胶布,素云面临他跪在他两腿间,伸着脖子抬起下巴,一会儿抬眼看着大奎的脸,一会儿又低眉看着他撕胶布的手,眼神里充满了兴奋和喜悦。


  那胶布还没完全撕下,看到素云那可爱的容貌,他不禁忍不住在她眼睛上亲吻了一下,素云俏酡颜红的,娇羞地“呜呜”了几声。


  虽然素云并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,但在这样的严密捆绑和监视下,要想逃跑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。现在刘大奎终于逐步对她放松,她必须接纳配合的姿态迎合他,才气最后获得自由,到时要想逃跑,时机就会比现在大多了。


  在这么多天的时间里,她也觉察这刘大奎虽然天天捆着她,但还不失温柔。


  每次给她松绑活血或者在做爱后,都市给她言语抚慰和肢体上的按揉,她隐约感受到,他可能在心里已经爱上她了,虽然有时在他心里焦躁,或是她不配适时,他也会打她几下并恶语相骂,但也只是短暂的,显然农村里缺少文化的人,是很少用语言来表达爱意的。


  实在所有发生的一切,对素云来说,不外是一场噩梦,她希望这场噩梦不要再延续下去,她需要自由,需要拥有真正的恋爱。


  然而,天天被这样捆绑堵嘴,在无奈中明白又感应有一种异样的感受,在时时地刺激着她,并让她经常处于兴奋的状态,尤其是在刘大奎和她交媾的时刻。


  刘大奎看着素云嘴里塞得满满的棉布,却没有把它抽出来,只是两手捧着她的脑壳浏览着。素云撒娇地看着他,轻轻摇着下巴“呜呜”轻哼着,示意他给她取出堵嘴布。


  大奎笑着摇摇头,柔声说道:“去吧,让兰花给你洗把脸,吃早饭的时刻再给你拿出来。”说着,解开她腿脚上的绑绳,穿上一条踏脚裤,扶她下了床。


  素云来到灶间,兰花正在那洗衣服,见素云进来,便打了水给她洗漱清洁,又帮她梳理好庞杂的长发,并在脑后盘起用手帕包好。兰花说道:“看你都良久没洗头了吧,待会儿我给你洗个头,好吗?”素云“唔”了一声算是回覆。


  吃过早饭,兰花就忙着给素云洗好了头,素云站在那里,轻轻甩着那一头湿漉漉的长发,被紧缚的迷人身姿和着飞翔的飘飘秀发,感受就像那优美的荷花仙子一样平常,如诗如画,迷人极了。


  大奎坐在那里瞧着她的容貌,笑意一直挂在脸上,有点痴痴的。阿才嘴角流着口水,大张着嘴都傻了,眼睛始终不离素云的上身,那件小小的背心,基本遮不住被牢牢裹缚的丰满胸脯,细软的腰肢尽显妖媚春色。


  素云走到大奎眼前,柔言细语地说道:“年迈,你看我的头发这么湿,让我到外面晒晒太阳吧,我也良久没见到太阳了。”


  刘大奎的心都化了:“哎,好、好,是要晒晒太阳,是要晒晒…”他扭头喊着兰花:“兰花,你陪她在院里坐一会吧,头发干了就进屋。”顿了顿又说:


  “哎,算了,阿才咱们也到院里坐坐吧,呆在屋里也够闷的。”他站起身刚要出去,又想起了什么,一把把素云拉进房里。


  他从床上拿起一团清洁的棉布,很小心地一点一点塞进她的嘴里,依然堵的严严的,再贴上胶布,绑上那只小口罩,收得牢牢的。看了看她的脸,忍不住又捏了一把她的乳房。然后给她套上他的毛衣背心,再披上外衣,这才把她带到院里。


  为了不让人瞥见她的脸,便让她面朝院角坐在小竹椅上,那里正好有根木棍竖在地上,那是用来搁晾衣服的竹竿的。他把素云的两脚踝捆在木棍上,膝盖也用棉绳绑紧,这样素云就很难站起身来了。


  素云乖乖地坐在那里,金灿灿的阳光,像慈母般温暖的手,轻轻地拂在她如瀑般的长发上。


  这时,兰花又把洗好的衣服,晾在了素云背后刚支起来的晾衣架上,正好盖住了素云的背影,外人很难发现坐着的素云。


  大奎把自己的疑惑告诉了阿才,阿才想了想,皱着眉不禁问道:“会不会是小波捣的鬼,再说你那船停在那里,也不是第一天了,谁会上你的船上去偷女人啊。我想,那人一定瞥见了我们干的那事,不外他不会是警员,要否则那时就可以捉住我们啊,你说是不是啊?”


  刘大奎歪着头自言自语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来着,这家伙够神秘的,妈的,要让老子知道了,非宰了他不能。”他胸一挺,眼睛一瞪:“哎,阿才啊,你下昼去小波家看看,听听他的口吻,需要时吓唬吓唬他。要正是他干的,让他把人还回来,看在同村人的份上,就饶了他。若是想耍赖,我会摒挡他。”


  他又弯下身,凑在阿才眼前,悄声地说道:“明天我可能先要躲一躲,那警员的事,一定会起穷苦,我这一走,也就找不到你的头上了。也不知道老板娘怎么样了?你呢最幸亏明天中午前,给我找个平安的地方,让我先躲一下。这次还得你兄弟多协助啊!”


  下昼,素云依然被关在房间里,嘴里仍然堵着满满的棉布,不外嘴上没用胶布封贴。而是在她的嘴唇上,压上一大块叠得厚厚的纱布,上下沿用宽胶条贴牢粘紧,胶条一直延伸到了耳根下。然后再绑上那只小口罩,牢牢地牢靠住。这样就不至于每次撕胶布的时刻,让素云感应很痛苦。


  素云坐在床上,以为很无聊,眼睛便东瞅瞅西瞧瞧,想找出点什么解解闷。


  溘然,她发现墙角落的方几上,有一本破旧的小人书。她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,便欲下床去拿。由于她膝盖上捆绑着棉绳,她只能逐步挪下床,蹦了两步,站在方几前,却无从下手。


  她的手被完全封锁捆绑在背后,又怎么能拿起那本书呢?她看着书,想了一下,一屁股坐了下去,然后磨蹭着,用屁股把书蹭到了地上。接着用两脚夹住小人书,蹦着到了床前,往后一仰身躺下,把脚抬的高高的,再一松,书就掉到了床上。


  正当她喜悦的时刻,大奎进来了,正悦目到了这一幕。起源问道:“你在内里干什么,嗯?哪来的书?你看看你的脚,这么脏。”转头又喊道:“兰花,拿块湿布来。”素云不知他要干什么,有点畏惧地看着他。


  大奎用湿布把她的脚底擦清洁,嘴里似乎很生气的样子:“你这么圆滑,我得让你平静些。”说着,取出一卷绷带,将她的两只脚的脚趾都密密地包扎住。


  然后冲她一笑,开顽笑的说道:“好了,你要看书你就看吧。”


  素云低头看了看包满绷带的脚趾,又看了看大奎不怀美意的笑容,眼睛里露出了委屈的泪光。她原本可以用脚趾翻看小人书的,现在他有意把她嫩嫩的脚趾包起来,是故意不让她看书。


  大奎看她似要哭出来,便收住了笑,抚慰道:“好了好了,哭什么,又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用脚后跟不是一样可以看么,你要不看就拉倒。女人真是烦。”


  说完便出去了。


  素云看他走后,就用脚后跟试了试,发现真可以翻页,这才有点喜悦起来,于是很耐心地逐步看起书来……


  阿才晃晃悠悠地来到小波家,刚进门,他就高声的高喊:“小波,小波…”


  喊了几声见没人应,便直往里闯。


  才跨进里屋的门槛,迎面撞上了一小我私人,他仰面一看,是小波他娘。他连忙一脸嘻笑着:“大婶,小波在家吗?我找他有事。”


  小波娘满脸主要,一手拦着他,很张皇地骂道:“你个死棺材,干什么呀,吓了我一跳,阿才不在,他出去了。”


  “什么?他出去了,哎呀,我跟他说好的,我下昼把钱带给他,他怎么……


  算了算了。”他很失望地摇着头,转身就往外走。


  “哎哎,阿才兄弟,你慢点走啊,你说的是什么钱啊?”她口吻马上软了一些,在背后急急地问道。


  “这你就别管了,大婶,你赶快去把小波找回来吧,我在这里等他。”


  小波娘犹豫了一会,便笑着说:“那你就在这坐一会,可别在我屋里瞎跑,少了器械我可要找你。”


  “你放心吧,大婶,我阿才是那种人吗?你就快去吧,别磨蹭了,我另有事呢。”他一脸委屈的样子。


  小波娘前脚刚一出门,他马上便悄悄尾随在她死后。纷歧会,就见她一拐弯进了一户人家,阿才认出那是小波的叔叔家,不外他叔叔一家一年前就出门打工了,一直没有回来。


  他心里已经有底了,便悄悄躲在一处角落里,眼看着小波母子出门以后,立刻迅速地翻墙入院,考察了一下,发现屋门上套着一把锁,却没有锁上,估量是他们以为这屋子不会有人来,横竖马上就会回来,以是才这么随意一挂。


  阿才摘下锁,轻轻推开门,看了一下,然后直奔后屋。


  房门虚掩着,随手一推便徐徐打开,一个女子正坐在椅子上。胸口的衣服已被扯开,那薄薄的白色蕾丝胸罩,牢牢兜着嫩白的丰满乳房,在乳房的上下缠绕着好几道宽布带,收得很紧,都陷入了她娇嫩的肌肤里。


  手臂上也绕着布带,将她的两手反剪背后,牢牢地捆绑在一起,且两手被吊得很高,以致她的胸部一直挺着。


  光光的下身从大腿到脚踝,都被布带密密地捆绑缠裹着,赤着脚,脚下垫着一条破席子。被大腿夹住的阴部,露出淡淡的阴毛,似乎还露出了一点白色的布角,看样子她的阴穴里被塞满了白布。


  从她眼睛上蒙着的纱布和保鲜膜来看,她就是那失踪的漂亮女孩杜倩。固然她嘴上的绷带并没有被小波解开,照样和原来一样被严严实实地堵塞着。


  阿才压下心里的欲火,退出屋子,照原样把锁挂着,依旧翻墙而出,一起直奔回家。


  ……


  凝芳被他们摇醒,拉起来坐着。她不知道现在是日间照样黑夜,眼睛上缠裹得厚厚的绷带,让她连一点灼烁都看不见。老头端来一碗水,取出几个馒头,那女人摘下凝芳嘴上的口罩,一点一点小心地撕下胶布,在她耳边说道:“现在喂你吃点器械,你可别叫嚷,要否则我撕烂你的嘴,听到了吗?”凝芳点颔首。


  女人这才抽出她嘴里塞得牢牢的棉布,凝芳长呼了一口吻,那种轻松的感受对她来说它珍贵了。


  吃过以后,凝芳趁他们还没有把她的嘴堵上,急遽启齿说道:“大叔大婶,你们放了我吧,我是警员,你们这样做是犯罪的,要坐牢的,我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女人就把棉布塞进了她的嘴里。
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她摇着头,想吐出布团。


  老头疑惑地问道:“你是警员?”


  “唔唔,”凝芳使劲颔首。


  “那你怎会被他们捉住呢?你们公众人知道吗?”老头最先有点畏惧起来。


  “唔唔——唔唔——”凝芳模糊不清地叫着。


  老头示意女人拿出布团,凝芳喘了口吻,说道:“不瞒你们说,我这次来,就是来找几个被人商人绑架的女孩的,没想到一不小心着了他们的道,告诉你们吧,我另有几个同事,他们会找到我的,我希望你们能明了这一点,赶快把我放了,政府或许会宽大你们的,大叔大婶,你们不要再糊涂了,强扭的瓜不甜。”


  老头从女人手里抢过那团棉布,塞在凝芳的嘴里,然后把女人拉到一边,细细地商议了好一会。


  老头在凝芳的眼前蹲下,很温顺地说道:“哎,小同志,你先跟我们一起上路再说吧,路上我们再思量思量,你就再受些委屈吧,说不定半路我们就把你给放了。”


  凝芳一听,他们照样这样顽固,急得她“唔唔”直叫,并连连摇头。


  老头让女人把凝芳的嘴塞得牢牢的,他则用胶布封贴她的嘴唇,边贴边抚慰着:“着实对不住了,我们花了那么多钱,也不能白白就把你放了呀,我们乡下人着实没设施,你照样先乖乖的跟我们回家吧,我那儿子人挺好的,你逐步会喜欢他的,女人到头来不就是嫁人生孩子吗。”


  胶布再次完全地封住了凝芳的嘴,她知道再难说动他们了,一种悲痛油然而生。当绷带牢牢地在她嘴上缠绕时,她还陶醉在伤心和忧伤中,不知道什么时刻才气获得自由。


  踏上幽静的山路,穿行在密密的树林中,阵阵鸟语清唱着优美的山野风景。


  山萃林绿,风轻云淡。


  凝芳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,却不能眼见这秋天最优美的景致。幽静带给她的只是远离人群的恐慌。


  黄昏时分,终于到了一个小山村。不外只有十几户人家,山村位于一个很偏僻的山坳里,四周环山,苍树葱翠,就象世外桃源一样平常。


  惋惜这里的人们太穷了,闭塞和愚昧是他们落伍的基本。


  凝芳被带进他们陈旧的木屋里后,腿和脚踝都被绑紧,并把她捆在柱子上。


  这时有几个村里人跑来看热闹,堵在屋门口小声地议论着。


  老头连忙出来,笑嘻嘻地说道:“哎呀,有什么悦目的,不就是个女人吗,过两天办喜事的时刻,请人人喝喜酒,好了好了,都回去吧,也该吃晚饭了。”


  说完,把大门一关,上好门闩。


  凝芳被捆在柱子上,他的话她全都闻声了,她心里谁人急啊,让她险些哭出来。不外她事实是警员,虽然心里很急很主要,但还不至于到精神溃逃。她起劲阻止着,拼命思索着逃生的设施,何等希望有事业发生啊。


  ……


  刘大奎抚摸着素云的脸,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,素云很灵巧地抬眼看着他,一声感受很恬静的“唔……”声,使大奎忍不住隔着口罩咬了一下素云的鼻子。


  又是一声娇柔的“唔……”,把个大奎逗得着实有点受不了了。


  他把手伸进她的被窝,顺着她的身体逐步游移着,在阴部停了下来,很缓慢地轻揉着。那里被封着胶布,胶布下是一张卫生巾,稍稍用力的挤按,便让素云一直地发出诱人的“唔唔……”声。


  大奎收住摩拳擦掌的欲火,站起身,对她做了个怪脸:“好好躺着等我,我出去办点事就回来。”


  素云的眼睛里全是春意,迷离的眼神带着一种渴求,那是一种需要知足的欲望和瞻仰。


  大奎俯身从她枕头边,拿起那只让兰花刚缝制的,用白棉花布做成的厚厚的眼罩,罩住她的眼睛,把那宽宽的带子在她脑后打个结收紧。还用手在她眼罩上顺着抚了抚,这才轻轻地出门而去。


  早已等在外面的阿才,和大奎一起直奔小波叔叔家。


  天黑黑的,淡淡的月光在乌云中时隐时现,已经是相近冬天了,寒风轻吹着树叶,也侵袭着夜行人。


  站在墙外,竟然感受有点严寒,大奎和阿才心里都有点痛恨,适才出门时应该加件衣服。


  阿才趴在围墙上,伸头往院里一瞧,那屋子的窗户里隐约有灯光透出,不外似乎窗户上遮着厚厚的布。二人翻墙而入,蹑手蹑脚地掩到门前,贴着窗户谛听内里的声音。


  果真,内里传出小波的语言声:“娘,你倒是语言呀,咱得赶快把她藏起来啊,今天阿才一定是来探新闻的,要是被他发现,我就惨了。”


  “你急什么呀,娘不是在想设施吗,要不你带着她先出去躲躲?”小波娘似乎有点无奈的样子。


  大奎和阿才对望了一眼,大奎点了颔首。阿才便轻轻走到门口,掏出一把小刀,插进门缝,很小心地逐步拨弄着门闩,一点一点……当门闩一下子脱落的时刻,阿才迅速推门而入,直冲后面房间。


  小波和他娘一听有人突然突入,吓的连忙从语言的偏屋跑出来想拦住阿才,可是后面一个声音把他们吓了一跳:“站住,想找死吗?”小波转头一看,是个个子不高的蒙面人,身体对照壮实。手里拿着一把刀子,两只眼睛闪着凶光。这下可把他给吓了个半死,膝盖都软了,站在那里直打哆嗦。


  小波娘恐慌地呆了一呆,战战兢兢地看着蒙面人,语言都发着颤音:“这个大、大兄弟可是为、为那女人来的,都是我这个小孩子不懂事,偷、偷了您的女孩,我们这、这就还给您,你、你、你照样把刀子收、收起来吧?”


  说着转身使劲打着小波:“你个不争气的孩子,你干吗要把别人的女孩带回家啊,你就不会自己去买一个吗,你、你竟跟我肇事,我打死你……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吗,啊?还不快给人家赔个不是。”


  大奎看着他们,心里真想笑,这个女人还真会演戏。这时阿才从内里出来,对大奎点了一下头。女人一瞥见阿才,立刻又拉住他的手,一脸的请求相:“阿才兄弟啊,我家小波可是你的好同伙阿,你可要救救他呀,都是我妻子子欠好,你们要怪就怪我吧。”


  阿才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大婶,这个女孩可不是我阿才的,是我这位江湖同伙的,他可是黑道上谈虎色变的年迈,我可惹不起。那天我就跟小波说过了,这女孩是我一个同伙的,你也收了利益费了,现在可别再怪我了,我也帮不了。”


  说着眼睛看着大奎,大奎一只脚踏着凳子,胳膊支在膝盖上,眼睛盯着手里不时转动的刀子。


  小波娘拉着小波各样请求、讨饶,大奎看看时机差不多了,便把刀往后背一插,阴森沉地说道:“饶你们可以,不外你们要准许我一个条件。”


  “可以可以,别说一个,就是十个我也准许。”


  “好,我只要你这间屋子给我住,而且你不能对外面任何人讲,我住多长时间那得由我,固然我是不会要你的屋子的,只是借住。另有,既然你儿子喜欢这个女人,我可以让给他,不外我得要回三千块钱,她可是我花了五千块买来的,那剩下的就算是我付的房钱吧。怎么样,愿意吗?”


  小波娘一听立刻满口准许:“行、行,明天我就把钱借来给您。这屋子横竖空着也是空着,您要住您就住吧。”


  “那好,你们先回去吧,明天把钱带来,我现在就把人交给你。记着别给我耍花招,否则我宰了你全家,你信不信?”刘大奎眼睛一瞪,凶相毕露。


  小波娘连忙说道:“不会,不会,我们谢您还来不及呢,您放心好了。”


  大奎头一甩:“走吧,记着了。”


  阿才又回到了里屋,把被捆绑的牢牢的杜倩带了出来,小波有点尴尬的拉住她被缚紧的手臂,和她娘一起赶快溜走。


  看他们走了后,阿才叹了口吻:“哎,这么好的女人,你就白白送给他了?


  她可是个尤物胚子,给那小子不是廉价了他吗。”


  大奎冷冷地说道:“我有那么傻吗,你别急,我会把她弄回来的,现在我要借他的屋子躲一段时间,那也是没设施的事。好了,别说了,咱们先回去吧,我还得把我妻子带过来。”


  灯熄了,门轻轻地关上,两条人影急遽消逝在黑夜中。


  半个小时以后,只见两小我私人悄悄出了阿才家的大门,是刘大奎和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素云,她的脸上戴着大口罩,把个嘴捂得严严实实,固然她的嘴里一定塞满了布团,并被胶布严密地封着嘴唇;眼睛上仍然绑着那只白棉布眼罩,一条头巾包住了脑壳。


  纷歧会儿,他们就悄无声息地进了小波叔叔家,大奎掩上死后的大门,带着自满的语气对素云道:“妻子,这下我们可以在这里好好的玩玩了,就我们两小我私人,来,走过来。”


  素云站在那里没动,她有点绝望,眼前什么也看不见,也不知道他把她带到了什么地方。她预测着,自己的逃生时机可能越来越小,或者说基本就没有。


  刘大奎走上前,一把把她抱起来,摸着黑把她抱进里屋,点亮灯,让她坐在屋中央的桌子上。


  他三下五除二地摘下她的头巾,脱去她的衣裤,露出她裹着绷带的上身,下体的胶布由于贴了一天了,边缘都有点脏了。


  看着素云,他抚摸了一遍她的上身,感受绷带还没有松动,于是摘下胸罩,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一切又陷于镇静,风儿追逐着乌云,还在一直地奔跑,时不时露出狰狞的面貌,似要吞噬整个大地……

 


足控阁持续分享熙熙女王,扶桑女王,严厉女王,馨雨女王,魅色夫人,青云女王,香奈优姬,魅族女王,冷魅女王,艾丝女王,美人不美,紫露凝萱,婧児小主,红色妖姬,papa小主,倾城女王,凝儿公主,伊轩女王,小丝女王,寒雪女王,妍妍女王,凌薇女王,紫萱女王,八奶奶,血柠檬女王,湘香女王,午夜暗香,灵魂救赎,叮叮女王,yoyo女王,午夜小妈,天生贵主,回眸女王,艾玛女王,梦悠然,黑冰女王,女王菲主,冰城玫姿,傲柔女王,楠楠女王,飞鱼女王,松岛女神,上校女王,呆呆女神,冥妃女王,冷柔女王,鸽宝女王,诗蔓女王,猫七小主,妆主女王,薇薇女王,甜心公主,晨晨女王,狐狸女王,楼兰女王,叶S女王,万万女神,风情艳主,叶子女王,宠儿女王,vivi女王,苏曼女王,校园女王,羽璃女王,妖晴女王,玉蝴蝶,婧女王,上官娴,宝儿,玫瑰夫人,卉儿女主,倩倩女主,珍妮女王,萱萱女王,王妃女王,蕾拉女王,简公主,艾彩原创,品丝论足,奴隶岛,冰时代,小刚系列,不良女学生,丽足娇娃,日本Byd系列,Yapoo系列,彩琳系列,婉慈Icon,黑蝙蝠,変幻餌罪,Love&boots,H.P.L栖心之栈,邕娘美束,长春00后,乔家大院,热血女神,小妮创,套路直播,最强女M,凤仪亭,女神学院,木子芊芊,焰灵姬,傲视之巅作品!

逃出人饭窝15.幸运

  天漆黑漆黑的,山风呼啸,松涛声声。远处不时传来几声悲切的狼嗥,在这寂静的夜晚,不禁让人毛骨悚然。  李凝芳坐在椅子上,两手依然照原样被捆着,只是上身和椅背被棉绳牢牢地绑紧在一起,从胸部上方直至腹部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26 17:29 , Processed in 0.415318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