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13.劼掠_逍遥原创沐子,原创无忌笑傲逍遥游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0 08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天亮了,阴森沉的天空,笼罩着浓浓的阴霾。


  气温骤降,严寒的秋风,夹杂着突如其来的冷空气,吹得人有点瑟瑟的,人们最先添衣添裤,闲逛的人也都呆在了家里。


  阿才早早的从自家地里,摘了些蔬菜,然后在村里转悠了一圈。途经村东头小烟酒杂货店时,顺便买了些咸肉和一瓶酒,又拐了个大弯才回家。


  刘大奎已经起床,正在扒啦碗里的泡饭,就着萝卜干,吃得“唧呱”直响。


  看到阿才进来,一口喝下碗里的泡饭,把碗一撩,抹了下嘴巴,把阿才拉到他的房间里。


  兰花坐在那里正在整理器械,阿才对她说道:“兰花,你到院里把院子扫除一下,都脏死了,快去。”


  兰花知道他俩又要商议什么破事,横竖也不是什么好事。她便拿了把小凳子坐到了院里,一边洗菜一边轻轻哼着她家乡的山歌,歌声委婉而悦耳,犹如潺潺的小溪流动的旋律。


  转眼已是下昼,阿才正在村里闲逛着,似乎在找寻着什么。正在他感受很无聊的时刻,碰着了他的一个赌友小波,小波神秘兮兮地附耳悄悄告诉他:良久不见的老根叔回来了,他不知从那里弄来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,现在关在他家后院小屋里,想找买家,听说有几家已经去看过了,嫌贵没有成交,不知阿才想不想要。


  阿才一听,脑子里灵巧一下,悄声道:“真的吗?那你快和我一起去看看,说不定……嘿嘿……”小波犹豫了一会,看到阿才很期待的样子,便准许了,于是二人往老根叔家而去。


  路上,阿才不解地问小波:“你小子也该搞一个了吧,都快二十了,天天晚上一小我私人睡觉,也不憋得慌?”


  “阿才哥,你看我这么穷,买得起吗,再说最近手气欠好,哎,算了,过几年再说吧。”他有点尴尬地自嘲着。


  纷歧会儿,他们来到了老根叔家,听到敲门声,老根叔打开了那扇很沉的大门。看到阿才他有点惊讶,刚想发问,阿才已开了口:“老根叔,良久不见了,你好啊。嗯……我听说你这里有货,想帮我同伙看看,不知老根叔这价钱怎么样啊?”


  老根叔原本还在惊讶,阿才他不是已经有一个了吗,干嘛还来。现在一听他是帮同伙买的,便欣然赞成了,由于他和阿才本是同志中人,以是他照样对照放心的。他话也没说,把他们领进屋,关紧大门,直往后院而去。


  他家是在村的最边上,院子后面就是一大片树林。高高的围墙上爬满了红红的凌霄花,院子的一角有一间小屋,屋门紧锁着,窗户上装着一扇小木门。


  老根叔打开小木门,阿才探头从窗户往里看,屋里很黑,看不太清。他定了定神,顺应了一下,这才看清地上跪着两个女孩,似乎被牢牢地捆绑着。


  他转头对老根叔低声说道:“一点都看不清,我到内里去看可以吗?”


  老根叔犹豫了一下,便打开了门。


  阿才进得屋里,借着屋外的光线,蹲下身,凑到女孩眼前,仔细的端详着。


  两个女孩都被麻绳五花大绑得结结实实,巨细腿被弯曲着捆绑住,两腿再被胶带缠绕在一起;眼睛上敷着厚厚的纱布块,把眼睛蒙得严严密密;嘴里塞得满满的,似乎也是纱布,雪白雪白的,嘴都被撑得老大老大的。然后整个脸上,都被透明的保鲜膜之类的薄膜牢牢包裹着,看样子裹了有好几层,只留着一个小鼻子在外面,从侧面可以看到,她们的耳朵里也堵塞着棉花。瞧那容貌两个女孩也就在二十岁左右,发育得都很好。


  谁人胸部很丰满的,穿着一件暗红色的印有大花的真丝外衣,捆绑的绳索很好地勒出了她的曲线,玲珑的身段肉感很强。那只精巧的小鼻子微微翘着,鼻孔里传出粗粗的喘息声,和着微弱的“呜呜”声,听来简直十分诱人。


  另一个看似娇俏的模佯,有着雪白的肌肤,一头秀美的长发,被一条手帕束在脑后,身上的白衬衣配着下身深色的迷你短裙,显得很柔和。衬衣扣被捆绑的绳索扯开了,露出内里镶着蕾丝花边的白色胸罩。瑟缩着的身子微微哆嗦着,显得是那样的妩媚娇弱。


  从外表能够看出,两个女孩都很漂亮,而且应该是城里的女人。若是不是被牢牢地捆绑着,她们会加倍楚楚悦耳。阿才看着看着不觉心动起来,伸手捏摸了几下,在红衣女孩的胸脯上使劲抓了一把,女孩痛的哆嗦了一下,往后缩了缩。


  他咽了口快流出嘴的唾液,把下面早已崛起的那玩艺儿,往下顺了顺,这才站起身把呼吸匀了匀,然后恋恋不舍地退出屋子。


  等在屋外的老根叔问道:“怎么样,我的货色可是上等货,这次我可是冒了许多风险,才弄来这两个嫩芽,你去问问你同伙,要是他肯出高价,我就脱手,否则别想。”


  阿才还没回过神来,脑子里都是那两个女孩的影子。他有点模糊地急遽应付道:“好罢,好罢,我这就回去,托人去问他,最晚明天给你回应。”他可不敢露出大奎就住在他家的情形。


  老根叔点了下头:“那好吧,你可要快点,要是晚了被别人买走了,那可别怪我不给你留着。价钱么,我先出个数,六千块一个,两个一万,不二价。”脸上已经露出焦虑的神色。


  阿才很爽直地准许着,便告辞了老根叔和小波。一起急急的往家赶,一抵家里,立刻把这事跟大奎仔细地说了。


  刘大奎听完这事,低着头拼命吸烟,过了好一会,他脸上露出一种异样的神色,对阿才道:“我有设施了,能够把那女警员骗走,不外要你们协助。”


  “嗨,你说吧,大奎哥,只要能保住咱的家,都无所谓了,快说吧。”阿才一脸认真的样子。


  于是大奎便悄声把他的设计细细讲给了阿才……


  天还没黑,阿才转弯抹角地已经查清,李凝芳和谢华就住在村长的家里。


  却说那村长虽然对村里的事心里有数,不外却不会对外人透露什么,事实都是乡里乡亲的。再说,他儿子的媳妇也是买来的,他就更欠好胡言乱语了,只是周到地照顾着凝芳和谢华、虚虚地应付着。虽然凝芳他们没有对他说明来意,只是说来查点事。不外村长照样从他们的问话里听出了一点眉目的,心里就有了提防,语言也支支吾吾的,巴不得他们快点脱离这个村子。


  阿才接着要找到小波,在路上他就把想说的话酝酿了良久。


  小波正在家里躺着,他把小波叫到镇静处,很认真的对他说:“兄弟,最近是不是缺钱啊?你看我阿才这小我私人怎么样,平时够不够同伙?”


  小波“嘿嘿”笑着:“这还用说吗,我都清晰。”


  “好,今天我可以告诉你,有一件事想请你协助,不知你愿意不愿意?”阿才试探地说道,眼睛盯着他的脸。


  小波似乎很爽直地说道:“嗨,你说吧,能帮上忙的话我一定帮,说吧。”


  阿才环视了一下周围,这才悄声对他说:“是这样,我那同伙已经看中了老根叔弄来的那女孩,不外他没有空来把货带走,想找人送一送,原本我去送的,可是我家那女人穷苦,让她一小我私人呆在家里我不放心。我那同伙准许,完事后给我一千块钱,这下也就泡汤了。不外厥后一想,既然我赚不到,何不让你去试试呢。”


  小波一听是这事,心里最先盘算起来,似乎有点畏惧。


  阿才看出了他的胆怯,便笑了笑:“别忧郁,一切我同伙都放置好了,你只要在明天早上,把货悄悄送到渡口小吃店就行了。其余你什么都不用管,到时拿钱吧。”他语言的语气很轻松,似乎胸中有数似的。


  小波听了后低头想了想,感应这事似乎很简朴,应该不会有问题,这才脸上露出了笑容,讪讪隧道:“那就谢谢才哥了,以后有什么事只管付托就是了。”


  阿才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,往他手里一塞:“这是五百块,你先拿着,等事完了以后,再给你剩下的。记着,明天下昼四点钟你到村口等我,我把货交给你,路上就看你的了,不外路也不远,你只要小心点就是了。”然后又细细地把事说了个清晰。


  小波颔首应承着,揣着钱告辞了阿才。


  阿才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丝冷笑。


  黑夜已经来临,素云躺在床上没有丝毫声息,才吃过晚饭,她的嘴刚刚又被堵上了,几大块胶布牢牢地封住了嘴唇,躺在温顺的被窝里,捆手绑脚的无法转动。


  兰花也被阿才赶到床上躺着,他和大奎在堂屋里呆坐了好一会,也许半个小时以后,大奎挥了挥手,示意阿才可以去了。


  阿才借着夜幕,急遽来到老根叔家门口,轻轻地敲了敲大门。纷歧会门开了一条缝,他闪身而进。


  也就二十分钟的时间,门又开了,阿才探头看了看,然后扛着一样器械出了门。


  不用若干时间,他回到了家里。大奎帮着他放下了肩上的器械,原来是一小我私人,准确地说,是个长发飘飘的女人,一个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女孩。她的脸上绑着一只大口罩,口罩下是满脸缠裹着的保鲜膜,口里塞着纱布,眼睛也蒙着纱布,都被透明的保鲜膜牢牢地封锁着。


  阿才把女孩放到桌上跪着,解开裹在她身上的床单。大奎看着眼前的被捆女人,心里一阵感动,不外在阿才的眼前,他只管控制住逐渐升腾的欲望,主要照样怕他妒忌。


  “好了,我看就这样捆着还不错,省得再穷苦我们着手了。阿才呀,你先去睡吧,下面的事我来处置。别忘了早点起来。”大奎看着脸上带着强烈欲望的阿才,很镇静地说道。


  阿才有点悻悻地应了一声:“好吧,那我先去睡了。”很不情愿的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
  大奎等他把门关上,这才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女孩,用手捏了捏她的胸脯。紧身的衬衣下,是一对被扣在胸罩里的,丰满的结实的乳房。那扯开的衣襟下,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条深深的乳沟。带着蕾丝花边的白色胸罩,包裹着突兀的乳房,性感极了。


  浑圆的小腹、丰腴的臀部,粗细有致的大腿,都因细腻娇嫩雪白如玉的肌肤而更显韵味。


  刘大奎咽了口唾沫,已经很难再忍耐,他一把抱起女孩,放到屋内床上。给她解开了腿上的绑绳,脱去了裙子。。


  素云躺在他们旁边,感受到他们的猛烈消息,知道那是在干什么。心里一阵辛酸,却不能言语,也无法逃避。


  完事后,刘大奎用棉绳捆住女孩的腿脚,让她和素云一起睡在床上。自己把两张长凳拼在一起,横放在床的旁边,再在上面垫上一条被子,然后他和衣睡在上面,脚搁在床上,感受照样蛮恬静的。


  第二天,阿才早早的就起来了,整理了一大包器械,放在堂屋的桌上,然后就出门了。


  半小时后,他回来了,还推着一辆自行车,看样子是借来的。刘大奎也起床了,先给素云喂好了早饭,依旧捆好堵塞住。然后拆下了女孩嘴上裹着的薄膜,掏出嘴里的纱布。她的眼睛没有被揭开。大奎在取她嘴里的纱布时,是一点一点抽出来的。原来女孩被塞嘴的时刻,是被人用纱布逐步的层层塞进去的,堵得既严实又慎密。


  大奎同样喂了她早饭,吃完后,换了清洁的纱布,还照原样封上她的嘴巴。


  不外薄膜换成了胶布,外面又包上几层绷带,裹得服帖服帖的很严密。


  在堵她的嘴之前,他很和善地问了她的名字,早先她哭哭啼啼的不愿说,刘大奎作势恶言吓了她一下,她才怯怯地说了:她名叫杜倩,今年十九岁,她是在火车上被人骗来的,说是做大生意,可是一下火车,到了一个生疏地以后,就被人捆绑了,然后经由远程贩运到了这里。她一边说一边哭,并苦苦央求大奎放了她,大奎冒充准许着,这才很顺遂的把她的嘴堵上。


  最后把放到床上的两个女人,用床单牢牢地包裹好,并用麻绳捆绑在一起。


  这样做,他实在是怕阿才趁他走后,乘隙不干好事。


  他急遽吃了一大碗稀饭,把那包裹夹在车子的后面,然后跨上自行车,往上次来的渡口偏向飞驰而去。


  今天天气欠好,阴森沉的感受很严寒。


  骑了有二十多分钟,可以瞥见岔路口那小饭馆了。他想起了老板娘的那股撩人的骚劲,心里不觉有点涟漪起来,搁在座垫上的那玩艺儿也硬了起来,踩镫的动作扯着裆部,惹的那硬梆梆的家伙,在裤子的摩擦下有点生疼。他连忙下车,微屈着腰站在树下,徐徐的释放着。


  当他踏进店内的时刻,老板娘正在屋里淘米洗菜。仰面一见是刘大奎,那张俏脸马上绽放出春天般的笑颜,眼睛里充满了笑意:“哟,是兄弟呀,哎呀呀,我的好兄弟,怎么才来呀,都快把姐姐给想死了。”说着,早已来到刘大奎的眼前,上下端详着他,嘴都合不拢了。娇滴滴的说道:“兄弟啊,你知道上次你走了之后,姐姐可缅怀你了,天天晚上都盼着你来呢……”


  “--------------


  大奎解开他带来的包裹,取出条丝巾,揉成一团,一只手捏住她的后脖颈,另一只手把丝巾往她嘴里使劲塞着,她“呜呜”着伸手想阻拦,大奎故作严肃的喝道:“别动,给我忠实点。”于是她很配合地放下了手,任由他将她的嘴堵得严严实实,只是她的眼里闪着极端兴奋的淫光,在大奎的脸上一直地转悠着。


  大奎又把她反剪五花大绑起来,嘴上密密包上绷带,勒得很紧很紧,绷带周围的肉都鼓了出来。


  看看她已经无力再反抗,固然她也不会反抗。于是便把她放平在桌上,扒下她的裤子,将她的两腿划分绑在桌子的两条腿上。


  她全身潮红,娇喘嘘嘘,只是声音听来却是被压制着的断断续续的“呜呜”


  声,那声音充满了极强的诱惑力。
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大奎把老板娘的绑绳解开以后,让她中午不要开门做生意了,二人在店中调情游戏着,不外大奎把他的来意告诉了她,她很愿意地示意愿意协助。直到下昼两点钟,才又重新开门营业。


  再说阿才在午饭前悄悄找到了村长,还没语言,先在他手里塞进二百块钱,然后告诉他,住在他家的是两个便衣警员,希望他让他们赶忙脱离,否则,对人人都没有利益。村长推说自己也没有设施,一脸的无奈相。阿才笑了笑,说道:


  “这好办,我有设施,你只要照做就是了,对你也不会有危险,你听着。”于是他附耳告诉他云云云云,这般这般。


  村长连连颌首,又问道:“就这么简朴吗?”


  “固然啦,下面的事你就别管了,只要他们脱离村子,你的儿媳妇也就保住了。村长就看你的了,我走了。”阿才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,似笑非笑地说完转头就走,他知道这个怯弱的村长,一定会照办的,不外就是让他给他们传个假新闻而已。


  中午,转悠了一圈的凝芳和谢华回来了,村长一见他们,立刻神秘兮兮地告诉凝芳:“哎呀,李同志啊,适才我听说有人要在渡口小饭馆买货啊,不知你们知道不知道。”


  谢华新鲜地问道:“买货,买什么货?”


  凝芳伸手阻止了他,微笑着对村长说:“村长,咱们到屋里逐步说。”


  坐下以后,村长最先把听说的事给形貌了一番:说在渡口小饭馆,有人商人和买主要生意,时间也许在下昼四五点钟的时刻等等。


  凝芳听了后眉头一皱,若有所思。过了一会,她笑着对村长说:“村长谢谢你了,这事你不要再往外传了,到时我们会去的,我们的身份你也要替我们保密啊,要否则那些坏人可就望风而逃了,再要捉住他们可就难了。”


  村长连连称是,并唾沫乱飞的马屁声声。


  下昼,天照样那么阴森沉的,小波准时期待在村口的小路旁。


  等了良久也不见一小我私人影,他心里想:是不是他们变卦了,不来了?再等一会儿吧。果真才一会,远处一小我私人推着一辆板车,急急遽地赶来,最后停在他眼前,他仔细一看原来是阿才。车上一条棉被鼓鼓囊囊的,不用想,内里固然躺着一小我私人。


  阿才又仔细地把事给他说了清晰,这才让他推着板车上路了。


  走在路上,小波始终难耐想看看车上的人,是啥容貌。拐过一个弯,那里有块大石头立在路边,旁边却是密密的树林。


  他把板车停下,先瞧瞧四下无人,然后轻轻掀开被子,一个女孩赫然躺在上面。身上捆满了棉绳,一道一道从上到下,结结实实,两手是被反绑在背后的;女孩的嘴上包着绷带很紧很紧,嘴部微微鼓突起,嘴里一定被塞满了什么;眼睛也被好几层薄膜包裹着,收得牢牢的,内里笼罩着厚厚的纱布。


 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,酡颜心跳,哆嗦着手想要抚摸她的胸部,然而,却没有勇气。呆看了好一会,他才把被子仍然给她盖好、捂严,定了定神,推起板车又上路了。


  刘大奎一小我私人躺在老板娘的床上,老板娘则在厨房忙碌着,时间已经快六点了。


  这时门口有人在问:“有人吗?”


  老板娘连忙应道:“哎,有哇,请坐请坐,我来啦。”说着笑嘻嘻地走了出来。


  门口站着两小我私人,一男一女,女得很漂亮,但很镇定地看着她,男的问道:


  “老板娘吗?另有啥吃的,先给我们拿出来吧,再来一瓶酒。”


  老板娘热情地招呼着他们坐下,让他们先点了几样菜,在转身回厨房的时刻对那男的轻轻抛了一个媚眼,那男子呆了一呆,脸上微微一红,低下了头。女的似乎没有察觉,正在用纸巾仔细地擦着碗筷。老板娘回到厨房,刘大奎已经站在那里,她示意他去看看,大奎点了颔首。


  他轻轻掀开门帘,偷眼往外一瞧,脸上露出了自满的微笑,转身对着老板娘把手一挥,她马上明了了。


  两个客人正是李凝芳和谢华,他们估量着,通常做犯罪生意的,一样平常都要等天黑才会举行。以是他们才选择这时才来,并假扮成伉俪,以免打草惊蛇。


  菜逐渐上齐了,他们逐步地细细品尝着,不能吃得快,由于正主还没来,以是只有守候。


  吃着吃着,也不知怎么地谢华最先有点醉了,眼睛迷迷忽忽的,满脸通红。


  凝芳心里有点着急,却又不能太显著,她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,刚要语言。门口进来了一个小伙子,一进屋就喊道:“老板娘在吗?”闻听叫嚷,老板娘连忙出来。


  小伙子把老板娘拉到一边,附在她耳边悄悄说道:“货到了,就在你的屋后杂物间里。你跟我去看看吧。”


  老板娘笑着说:“哎呀,好兄弟,我要的酒你给我弄来啦,辛勤你了,不用看了,你先回去吧,哦,对了,只是给你的酒钱,你点一下。”说着递给他五张一百块。


  实在这小伙子就是小波,他接过钱往口袋里一塞,满脸主要地连忙告辞了。


  老板娘站在门口看着他逐渐远去,然后又转头看了一眼凝芳他们。一闪身往屋后溜去。


  这时,谢华已经趴在桌上,看样子完全醉了。凝芳又推了推他,悄声说道:


  “喂,小谢,快醒醒。”她心里有点疑惑,今天他怎么啦,一瓶啤酒就喝醉啦,但她还没有警醒到什么。


  她看看他现在暂时还不会醒过来,便起身悄悄也往屋后而去。外面阴森森、静偷偷的。


  她沿着墙根逐步往屋后摸去,果真瞥见有一间草棚子,她探头一看,老板娘正在一根柱子上捆绑着什么。


  她挪到草堆后想再靠近点,还没伸出头,突然,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,且手上还拿着一条毛巾,同时上身被有力的手臂牢牢箍着,并将她压在草堆上。凝芳被这突然的袭击搞了个措手不及,想挣扎,却用不着力,嘴上的毛巾牢牢地捂住了她的口鼻,令她无法呼吸,她使劲等着腿,但无济于事。逐渐的她眼前最先迷糊起来,然后晕了已往。


  一阵颠簸,凝芳逐步醒来,她感应很累,似乎全身无力。她动了启程子,却发现转动不了,啊,原来全身被捆绑得结结实实,两手臂被反捆着背在死后,腿和膝盖都被牢牢地绑着柔软的绳索,脚踝也被捆住了。


  她想喊叫,自己却听到了降低的“呜呜”声,是完全被压制住的声音。她这才感应嘴里塞满了,似乎是棉布之类的器械,把她的嘴堵得严严实实,嘴唇一点都动不了,那是由于被胶布牢牢地粘住了。嘴上有一种紧缚感,是包扎着什么,似乎是绷带。


  她起劲睁开眼睛,却什么也看不到。原来眼睛也被蒙住了,很柔软的棉织物严密地包裹着她的眼睛。拼命挣扎了好一会,一点都没有松动的余地,她心里好悲痛,想反抗的欲望越来越小。


  凝芳心里痛苦得想哭,她痛恨自己的冒失,也痛恨自己没有很高的警醒性。


  以至于让犯罪分子钻了空子。


  她感受到自己是被人捆在了自行车的后座上,小腿上牢牢绑着绳索,和支架一起捆着,上身往下伏着和大腿捆绑在一起。全身被一条床单包裹着。


  车子骑了良久,终于停了下来。她被人从车上解下来,抱进屋里,再被捆在椅子上。


  似乎有两小我私人在忙碌着,捆手绑脚的,将她拴得牢牢的,并检查了一遍堵嘴的绷带。凝芳在漆黑中迷迷忽忽的,也不知过了多久。屋里最先静了下来,就在她身旁的床上,她听到了有人睡觉的呼吸声,她明了自己是被人绑在了房间里。


  谢华醒来的时刻,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。他睁开惺忪的眼睛,他发现自己睡在蚊帐里,愣了一下,转头一看,吓了一跳。原来在他身边躺着一个正在柔情地看着他的的女人,正是那老板娘。而且她的嘴里还塞着布团,一条丝巾牢牢地包住了她的嘴。


  谢华连忙坐起身来,一把掀开被子,赫然是老板娘被五花大绑的赤裸裸的身体,而自己竟然也是赤身裸体。


  他满脸恐慌,语无伦次地说道:“你、你怎么躺在我的床上,你怎么会这样?”


  老板娘睁着那双迷人的媚眼,无限温柔地看着他,“呜呜”娇哼着。并把身躯一直地扭动着,向他身边靠去。


  谢华这时已经吓糊涂了,他妙想天开着:岂非昨晚我干了蠢事,是我把她捆起来的?哎,对了,那时我是对她动了歪脑子的,可是厥后我不是有点醉了吗,哦,可能是我醉了后干的浑事。这事要是传出去,我可这么办那,算了,先稳住这个娘们再说吧,只要她不说,谁也不知道。


  老板娘适才一直看着他,他的心理流动早就被她看破了,现在见他完全屈服了,心里乐的美滋滋的,这样的英俊男子可是刘大奎送给她的,固然这一切也都是刘大奎放置的。现在让她可以真正的享受了,她那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了更欢的“呜呜”娇声。


  下昼,阿才从外面带来了两小我私人,一个是个相貌猥琐的老头,一个是中年女人,人高马大的很壮实。不外一看便知是从穷山沟里出来的,穿得脏兮兮的,一付邋遢相。女人还扛着一把油纸伞,二人满脸的憔悴。


  他们先看了捆绑着的凝芳,似乎很知足。然后就要大奎帮他们把凝芳重新捆绑好,以便路上可以利便行走,而不引人注重。


  实在他们不说,刘大奎也要做的,他这次把凝芳卖出去,就是不想让她再回了,而且还要把卖到很偏远的地方,让她永远逃不回来。要否则他自己的小命就完了。


  他让那二人帮着他捉住凝芳,这时的凝芳已经被脱光了衣裤,上身的捆绑也被完全松开了,除了脸上的包裹物。


  女人和老头一人捉住凝芳的一只手,扭到背后合拢。大奎用胶条仔细地把她的手指牢牢缠在一起,接着是手掌、手腕,然后棉绳牢牢绑住手腕和手臂,并在胸部绕了好几圈,再用绷带严密地包扎,把上身都慎密地缠裹结实。戴好胸罩,套上小背心,一件棉衬衣穿在了她的身上,扣子也扣好,然后把毛衣穿上。


  接着,解开她腿脚上的捆绑,脱去裤子,没想到她的内裤,却是很细腻的一条粉红色的小三角裤,窄窄的镶着蕾丝,性感极了。刘大奎最先痛恨昨晚没有好悦目一看,甚至干一下……不外那时他也有忌惮,事实她是警员。


  他脱下她的迷你三角裤,凝芳不知他要干什么,使劲挣扎,但被那二人按住了。大奎拿出剃刀,把凝芳的毛刮得干清清洁的,凝芳绝望地发出了“唔——


  唔——”声。


  她感受一只手正在把纱布逐步地塞,她被迫叉开的双腿无奈地接受着。


  大奎看看塞满了,贴上一块卫生巾,然后用两大块胶布密密地封住,一边做着,一边示意那二人好悦目着,以后在路上别忘了。


  最后仍然给她套上那条三角裤,再穿上肉色的连裤丝袜,大腿根部用布带绑了两圈,以免她有逃跑的时机。宽松的长裤被套了上去,皮鞋也被换成了布鞋,外衣是一件灰布褂子。这样一看,明白是个乡下人。


  刘大奎揭开了凝芳嘴上的绷带,把它包扎在她的眼睛上,从额头一直缠裹到她的鼻尖,包得厚厚的收得牢牢的。最后在她嘴上绑上一只小口罩,使口罩牢牢压住她的嘴,外面再戴上一只厚厚的大口罩。头上用一条暗红色的头巾裹住,在下巴牢牢地收住。


  刘大奎做完后,稍稍喘了口吻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他取出一些胶布、绷带等捆绑用品送给了他们,并打了一个包裹,内里还放了很多多少干粮。千吩咐万嘱咐路上一定要小心,只管绕村避庄,绝对不能让她跑掉。由于她关系到他的生命,他这是孤注一掷,已经没有退路。


  他把他们拉到一边,又仔细地教会了他们一些路上的平安技巧,和捆绑的方式,他着实有点不放心。把凝芳卖给他们也是出于无奈,在这里很难找到好的买主,就由于他们是最偏僻的山里来的,以是他才定了下来。


  吃过晚饭,阿才把他们送出了村子,老伉俪二人押着凝芳在夜色中逐渐离去。


  大奎坐在屋里,感受压力稍稍减轻了许多,突然,他一拍大腿,嘟哝道:


  “妈的,差点忘了,谁人女孩还在船上呢。”


  他说的就是杜倩,原来昨天在小饭馆绑住了凝芳后,就把杜倩带到几里外的渡口,把她藏在了他的船上,关在船舱里。原本一早就会来接她的,可是不知不觉就把她给忘了。这一天一夜下来,可别把她给饿死了。他还要靠她做些事呢。


  想到这里,他全身冒汗,等阿才一回来,他骑上车子马上飞驰而去。


  守候他的将是怎样的效果……

 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高品质逍遥绳艺系列在线绳艺视频!

逃出人饭窝14.顽症

  刘大奎赶到河边时,已是满头大汗。  寂静的河边悄无声息,他离码头远远的把自行车歇好,然后不动声色地走到码头。看了一下周围没人,便轻轻一跳上了船,脑袋贴在舱门上听了听,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。  他心里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30 19:17 , Processed in 0.506355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