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12.守候_逍遥定制缚美礼品图片,逍遥 小驴定制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0 12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不知何时,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刘大奎。由于大门在内里被闩上了,以是开门人使劲踹了两脚,嘴里骂骂咧咧隧道:“妈的,臭婆娘,把门闩上干什么,偷人啊。开门,快点开门。”大奎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阿才回来了,他一骨碌从床上下来,也没开灯,径直到了大门口。


  大门“吱呀”一声在月色中徐徐打开,门外站着一个瘦削的身子,仰面中一脸的惊讶。随之,逐步的绽开了笑容,颤声道:“大奎哥,是你吗?哎呀,我的大奎哥,真是你啊。”他猛的往屋里一跳,一把捉住大奎的胳膊,使劲捏了捏,满脸的欣喜。


  刘大奎做了个小声的手势,并迅速把门关上。阿才拽着大奎的手臂,来到他的房间,打开电灯,让大奎在椅子上坐下。这时床上的女人抬起瞌睡的脑壳,睁开了惺忪的眼睛,嘟哝道:“你怎么才回来啊,你表哥来啦,都等你良久了。”


  阿才对着大奎尴尬地笑着说:“嘿嘿,大奎哥,这是我前两个月,托人花了三千块弄来的妻子,人不错,现在还蛮听话的。”边说边走到床前,把那女人高绑的手解了下来。嘴里轻声对她说道:“在我年迈眼前,别罗里罗嗦,,要不我堵上你的嘴。快躺下吧。”说完转身给大奎沏了一杯茶,并递上一支香烟点燃。


  女人在床上揉了揉有点麻木的手腕,自己解开了捆脚踝的绳子,然后放下蚊帐,自顾自躺下睡觉了。


  两人聊了好长一会,刘大奎把他这次的事情简朴的给他说了。不知不觉,看看天也快亮了,刘大奎把烟往鞋底拧灭了,长嘘一声对阿才道:“我呢,就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等风声过了以后,我就会脱离的,老弟就帮个忙吧。”


  “大奎哥,别虚心呀,咱俩谁跟谁啊,你就放心吧,没事。日间,我让我女人给你做饭,你呢就在家里呆着,喜悦呢就去钓钓鱼,这后面小河里的鱼照样许多的。”


  大奎站起身,喜悦地应道:“行,不愧是我的好兄弟。不外,最近要是有生人来的话,你一定要盯着点,别把我来的事给透了出去,公安一定查得很紧。”


  刘大奎照样留了一手,并没有把他抢到枪的事告诉阿才。


  说完,刘大奎就回房睡觉了。


  阿才关好房门,撩开蚊帐,光着身子,钻进那女人的被窝。女人早就模模糊糊的睡着了,他才不管呢,搂着她一通亲热。嘴里却嘀咕着:“妈的,这家伙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,害得老子又要破财了。”女人被他摸捏的醒了过来,嗓子里殷殷叫着,逐步兴奋起来……


  刘大奎这一觉睡得好香,醒来时已是中中午分。素云却早就醒了,但由于被捆绑着,以是躺在床上一直都没有转动,也无法转动。


  大奎往上坐了坐身子,半靠着看着素云。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眼上的胶布,素云正面向他侧躺着,她微微抬起下巴,似要看他的样子,两声低低的“呜呜”


  声很是悦耳。


  他把素云抱起来,让她趴卧在他的身上,就那样牢牢搂着她。


  这样躺着过了半个小时,刘大奎逐步的解开了素云身上所有的绑绳,让她解了手。


  素云坐在床沿上,流动着麻木的手脚,却不敢自己解嘴上的口罩。大奎看她流动得差不多了,仍用绷带把她双手严严实实地包扎缠裹好,并慎密地捆绑在背后,然后套上一件弹性很强的、白色的女式汗背心,再裹上外衣。这才摘下她绑在脸上的小口罩,撕下胶布,抽出了湿漉漉的堵嘴布。


  素云大口喘着气,喝着他喂给她的凉开水。舔着已经逐渐滋润的嘴唇,刚想语言。刘大奎一只手掩住了她的嘴,降低地喝道:“在这里你得乖乖的,老忠实实听我的话,要否则我打你个半死。在这个屋里,你给我好好坐着,不要乱说乱动,听到没有?”


  素云很委屈地说着:“年迈,我听你的话,我知道了。”


  他们屋里的声音,惊动了堂屋里的女人。女人敲了敲门,柔声地问道:“表哥,醒了吗?要不要出来用饭,我都做好啦。


  大奎打开门,那女人笑眯眯地站在门口,正偷眼望屋里瞧着。大奎笑着道:


  “想看看吗?这是我的妻子,这段时间还要你好好照看哦。”


  女人小心地走进屋里,仔细看了看素云的模佯,不觉叹了口吻:“表哥,你媳妇可真标致啊,是不是城里人啊?看她细皮嫩肉的,又白又水灵。她的眼睛一定也很漂亮,给她解开吧。让我也瞧瞧,开开眼。”


  “哎,妹子啊,照样过几天再说罢,最近……嗯……有点穷苦,我都跟阿才说了,我会放置的。”大奎支吾着。看着女人他又问道:“我怎么称谓你啊,阿才也没有对我说。”


  女人有点难为情地说道:“你就叫我兰花好了,我…我也是被他买……买来的。”说着,她脸上露出伤心的样子。


  刘大奎微笑着劝道:“这没什么,女人么到了这个时刻,不就那么回事吗,嫁给谁不都一样吗。好了好了,只要他以后对你好就是了,想开一点。就拿我们村来说,男子娶媳妇,女人还不都是买来或者抢来的,我们谁人穷地方,哪个女人愿意嫁过来啊?”


  说着,他换了种语气,带着威胁的口吻说道:“不外,也有想逃跑的,但都被抓回来了,哼,不是被打得半死,就是被一直捆着,蒙上眼睛还不让语言。一年以后,还不都乖乖地生了小孩,到那时她也就安了心了。”


  兰花想起刚被人商人卖来时,也跑过两次,但都被抓回来,受了许多折磨。


  厥后在阿才的严密看守和重重捆绑,以及打骂喝斥的淫威下,她才逐渐习惯并逐步死了逃跑的心,不仅云云,她也逐渐喜欢被他变着名堂的捆绑了。想到这里,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默默地低着头走了出去。


  大奎在阿才的嘴里固然也听说了她的事,以是他更本不用忧郁她会协助素云一起逃跑。


  午饭是兰花做的,手艺还不错,大奎和刚回来的阿才一起喝着酒,不时地夸着兰花。兰花则很小心地喂着素云,深怕噎着她。


  下昼,阿才陪着大奎准备一起去钓鱼,出门前,大奎把素云带进房间,让她坐在床上,拿过放在床头的肩负,取出一些棉布等物品。然后他轻轻拍了拍她的面颊:“来,把嘴张开,对,再张大一点。”


  素云知道反抗也没用,便灵巧地张开了嘴。立刻棉布塞进了她的嘴里,她起劲用鼻子调匀呼吸,以便让他顺遂地塞严她的嘴。


  他边用胶布封贴她的嘴唇,边柔声抚慰着:“妻子,最近先委屈着,等过了这一段时间,平稳了,你呢也听话了,到时我就不捆着你了。今天,你可要乖一点,有什么事,兰花会来帮你的,你啊,就给我老忠实实躺在这里别动。听清晰了吗?”


  胶布已经把素云的嘴严密地封住,素云透过胶布发出沉闷的“呜呜”声,算是回覆。大奎把她放平躺下,脱掉她的裤子,并拢双腿,用一条很长的红棉绳,仔细地把她的腿、膝盖和脚踝捆绑结实。一条小毛巾被搓成棍状,塞进了她的,两张大胶布封住口。最后给她脸上仍然绑上那只小口罩,再盖好被子。


  他站在床前,知足地看了看,带上房门和阿才一起出去了。


  固然出去时,大门依然被反锁上,两个女人都被锁在屋里。


  兰花虽然不像素云一样,被捆绑得结结实实。但她也被阿才捆着,只是双手被绳子捆在身前,上臂和身体被捆扎的牢牢的,只能抬动绑着手腕的小臂。嘴上缠满了白布带,裹住了嘴里的布团。她站在窗前看着他们出门而去,眼睛里全是失望的神色。


  阿才原本不想捆她的,但素云在这里,他怕她们谈判议着一起逃跑,以是,在大奎的示意下,他才接纳了对照保险的措施。


  素云的房间门一直锁着,兰花也进不去。她只能很无聊地呆在自己的屋里,一会儿照照镜子,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的模佯,却也感应很兴奋。一会儿又站在窗前,隔着窗栅栏,望着天上的白云,妙想天开着。她几回悄悄走到素云的门口,想打开房门进去和她说语言,却又不敢,更畏惧自己解下堵嘴布后,会被阿才责罚。最后她在窗前的藤椅里模模糊糊的睡着了。


  直到黄昏,他俩才回家,不外收获不大,才钓了几条小鱼。松了绑的兰花最先忙碌着做晚饭,大奎也回到房间给素云松绑,但只是解开腿脚上的绑绳。


  刘大奎把素云扶下床,给她套上一条窄窄的小三角裤,委屈遮住仅贴着胶布的光秃秃的臀部。由于天也凉了,他又把一件外衣披在她身上,算是挡点冷气。


  但外衣很短,很难遮住丰腴的臀部,反而平添了几分性感。


  当素云走出房间的时刻,阿才正坐在饭桌前翘着二郎腿吸烟,他转头一眼看到素云的模佯,心跳突然加速。那双泛着绿光的眼睛,一刻一直地盯着素云的下体。他在想象着她那三角裤里,露出的胶布下面掩饰着的春景,不觉酡颜心跳,嘴都不知道怎样合拢了。


  刘大奎看在眼里,恨在心里。嘴里重重的咳了一声,阿才一呆,立刻回过神来,马上冒充扭过头去,吹着口哨,腿却不自然的发抖着,脸上颇为尴尬。


  素云被大奎按坐在阿才的劈面,兰花正把做好的菜端上桌子,阿才伸手接着放好,眼睛的余光却瞟着素云敞开着的胸怀,那对丰满的乳房高慢地挺秀着,虽然乳房上绑着那只很小的胸罩,外面还套着短短的汗背心,但却不能遮住难以抵抗的诱人的感受。


  阿才的心里不是滋味,一股妒火逐渐升起。


  天天都是云云,就这样,大奎和素云在这里住了快要一个星期了,这段时间里,由于素云一直很配合,没有任何反抗和逃跑的迹象,以是这天午饭后,大奎终于解开了她蒙眼的胶布。


  当大奎轻轻撕下她眼睛上的纱布后,经由十多分钟的顺应,素云徐徐睁开了那双迷人的大眼睛。


  瞻仰着站在眼前的刘大奎,眼睛里逐渐有了泪光。她太激动了,这么多天,她一直是在漆黑中渡过的,今天终于能够瞥见灼烁晰,她能不喜悦吗。阳光和白云不再是她漆黑中的想象,优美的天下终于有展现在她的眼前。


  刘大奎看着她的大眼睛,轻轻地给她抹去眼角的泪水。一只手搂着她,嘴里凶巴巴的说道:“别哭,哭啥,只要你乖乖的,我就不捆你了,不外还要看你对我好欠好。”


  素云有点激动地说:“年迈,我会对你好的,我一定对你好。”说着,便依偎在他的怀里。


  大奎一时有点兴奋,搂抱着她柔绵的身躯,抚摸着她被反捆住的手,吻了吻她的嘴唇,轻声说道:“嗯,这才是我的好女人,要我给你解开吗?”


  素云连忙应道:“谢谢年迈,我的手都捆麻木了,求求你帮我解开吧。”


  大奎脱下她的外衣,撩起小背心,露出内里的白色胸罩,看着她那娇嫩的胸脯,他不禁心里一动,也不知怎么了,突然把背心重又拉下,不再给她解绑绳。


  然后柔声对她说道:“过几天再说罢,今天先不解了,你到房间里去坐着吧,我不叫你出来你就不许出来,听到了吗?”


  素云呆呆的看着他,满脸失望的神色。她逐步转过身子,很不情愿的回到房间里。


  第二天上午,素云还躺在床上,阿才从外面兴冲冲的跑进来,在堂屋里对着兰花和大奎,喜悦地高声说道:“妻子,大奎哥,告诉你们一个好新闻,今天啊村里来了三小我私人,你们先猜一猜,他们是干什么的?”


  大奎心里一紧,却没语言,兰花笑着说道:“瞧你那样喜悦,一定是好事,我可猜不出。”


  “告诉你们吧,是放影戏的,今天晚上我们可以看影戏咯,哎,说真的,都良久没有看上影戏了,算算快两年了。”他摇头晃脑的说着,满脸的喜悦劲。


  大奎稍稍松了口吻,问到:“那他们现在人在那里呢?有女人吗?”


  阿才歪着脑壳看着他:“我说大奎哥,你别忧郁你那事,那三人里确有一个女的,不外是个小女人。别忧郁,你还不信托我的眼睛吗,晚上你就等着看影戏吧。”


  大奎这才安了心,也不再多问。便回到房间里,看到素云已经醒了,正躺在床上睁着大眼睛看着他。


  他随口说道:“想起床就起来吧,让兰花给你洗洗脸。”他扶起素云,给她套好小背心,披上外衣。


  “兰花妹子,”他朝屋外喊道。


  兰花应声进了屋,大奎把素云扶下床,对兰花说道:“给她洗个脸,擦擦身子。”兰花准许着,打来了一盆水,最先给素云擦洗起来。


  下昼,在村西头的那片麦场上,靠池塘边的大树旁,竖起了两根又高又粗的竹竿,并牢牢牢靠住。竿子上扯着一张大大的银幕,场中央一其中年男子和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女孩,正在调试着放映机,旁边另有一个小伙子,正在拉着电线。


  而场上,早已排满了许多的凳子,高矮巨细林林总总,也有用砖头占着位子的。唧唧喳喳的小孩嬉戏着满场乱跑,几个村民则围着放映师傻傻的看着热闹。


  还没最先放映,村里的气氛就最先热闹起来了。


  阿才对兰花说道:“你想不想去看,要是想去的话,得听我的,要不就待在家里。”


  兰花连忙说:“我也要去,你让我干啥我都愿意。”脸上露出期待的神色。


  “那好,去看的时刻,我得捆着你,你可要忠实点。别给我捣乱。”他很严肃地说着。兰花很开心地接受了。


  村民们为这忧伤的时机兴奋着,都早早地吃好了晚饭,有的端着饭碗就到了场上,边吃边感受着那开心的气氛。


  天已经逐渐黑下来了,喇叭里播放着欢快的歌曲,喧闹的麦场庞杂而又闹哄哄的。


  阿才和兰花也早早的吃好了晚饭,就在他们的房间里,阿才把兰花反臂捆绑结实,并给她穿上一件对襟外衣,扣好扣子。


  兰花脸上一直绽着笑容,开心的心情溢于言表。


  阿才扛起一条长板凳,对大奎说道:“大奎哥。我们先去了,呆会儿你们就来吧。走吧,妻子。”拉着兰花的一只空袖子出门而去。


  大奎看着他们的背影,笑了笑。他关好大门,把素云叫出来,先喂她吃了,然后自己一小我私人喝着酒。素云在旁边看着他,心里想着他会不会带她去看影戏。


  她有一种想法,希望那放影戏的和她有关系,也许这是个时机,她不愿意白白放弃。


  于是,她柔声对大奎说道:“年迈,我也想去看影戏,你带我一起去吧,好吗?”说着,眼里闪动着我见犹怜的眼光,看着大奎。


  刘大奎瞥了一眼素云,逐步地喝了一口酒:“哦,你也想去?你怎么去呢,我看,你就在家里睡觉吧,乡下的影戏你不会喜欢。”


  素云有点急了:“年迈,我喜欢,我良久没看了,再说,我、我被你一直绑着,很闷的,你就让我去吧。”语气近乎请求。


  大奎放下羽觞,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一会,叹了口吻:“好罢,看你最近还蛮听话的,我带你去,不外我要给你服装服装,你明了吗?”


  “好的,年迈真好。”她脸上露出喜悦的神色。


  外面已经完全黑了,今天也没有月亮,远远的传来影戏里嘈杂的声音。


  大奎帮素云穿上长裤,给她套上一件薄薄的毛衣,用绷带牢牢地缠绕了很多多少层。再穿上外衣,系好扣子,遮住被绑的上身。


  素云很自觉的配合他,一言不发。


  “来,把嘴张开。”大奎手里拿着一团棉布,往素云张开的嘴里塞进去,塞实后,贴上几大块胶布,把嘴严密封死。最后再把一只大口罩捂在她脸上,口罩带子在脑后收紧系牢。


  然后他找出一顶鸭舌帽,先把她长长的秀发,在脑后挽了一个结,用发夹夹住,再把帽子给她扣在头上,一直压到眉毛。他退后一步看了看,知足地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:“这样可以吗?要是不愿意,那就在家里睡觉吧。”


  素云摇着头“呜呜”叫着,眨动着眼睛,似在否决。


  大奎把一条白色的丝巾往她脖子上一搭,笑着说:“好啦,别叫啦,吓吓你的,走吧。”随手拿起一张小椅子,搂着素云出了屋子,直往麦场而去。


  村子里静偷偷的,人们都在麦场上看影戏。虽说村子不大,人也不多,但二百来号人,加上外村来的人,却已经把不大的麦场,挤得满满的了。


  影戏已经放了一段了,是一部农村改造题材的影片。大奎搂着素云悄悄地站在人群的背后,伸长着脖子,想要看清晰,无奈前面的人脚下垫着凳子,站得很高,他也想站在凳子上,又恐素云看不见。


  于是他四下看了看,发现再往后一点的墙根下,有一个较高的草垛。他拉着素云到了草垛跟前,用力先把素云往上托,那一人多高的草垛没有借力的地方,而素云的手又被牢牢地反捆在背后,上去时无法用手支持,只能往后翘着腿趴在上面,一动也不敢动,生怕滑下来。大奎站在小椅子上,稍稍一使劲,很难看地往上爬着。


  上去以后,他把素云抱在他眼前,背靠着他的胸口坐着。他抽了两捆稻草垫在背后墙上,搂着素云往后一靠,开心地说道:“嗯,这地方不错,这么恬静的地方竟然没人享受,真是笨蛋。好了,咱们可以逐步看了。”


  虽然有点远,但还算看得清,影戏情节也不错。不外素云似乎并不喜欢,由于她对农村题材的影片没有多大热情。


  大奎看着看着,一双手最先揉摸起素云。素云闭上眼,发出了被压制住的呻吟声。身子在他怀里轻轻地扭动,头徐徐甩动着,被挑逗起来,让她难以自制。
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似乎影戏演完了,另有第二部,在换片的清闲里,场上又响起了小孩子的喧华声。


  刘大奎把身体下弄脏的稻草抽出扔掉,又让素云仰面躺着,帮她擦清洁了。但素云似意犹未尽,人在喘息着,胸口升沉不定。大奎想了想,便把那条薄薄的丝巾,一点一点所有塞。适才撕下的胶布已经弄脏,便从口袋里取出两卷绷带,仔细地把她的下体严密包扎起来,每一道都裹得牢牢的,然后帮她穿好裤子,扶她起来,将她横抱在怀里,吻了吻她的面颊。


  素云脉脉地看着他,嗓子里“呜呜”低呼着,两腿徐徐交织磨擦着。大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好了,别动,回去再说,老子现在还要看影戏呢。”素云委屈地闭上了眼睛,躺在他怀里不再转动。


  影戏又最先了,是部国产的警匪片。大奎半靠着,搂着躺在他怀里的素云,一只手在她绑着口罩的脸上摸来摸去。她头上的鸭舌帽早就掉了下来,一头黝黑的长发也散了。


  他低头问道:“你是不是不要看了,想睡觉了吗?你们女人真烦,好吧,我让你自己享受吧。”说完,他又取出一卷绷带,看来他是有备而来。他用绷带把素云的眼睛层层包扎严密,把她扶正坐好,看着她蒙眼戴口罩的灵巧容貌,不禁有一种很兴奋的感受。


  他眼光一闪,突然发现前面一小我私人影,准确的说是个女人走过,那是个有点眼熟的身影,似乎她死后另有个男子。


  猛地,他警醒过来,这不是谁人女警员吗。他又有点嫌疑:她怎么会找到这里,姐姐把她放了吗?照样姐姐被他们抓了?


  他把素云按躺下,自己也弯下腰伏着,大气不敢出,眼睛死死盯着那二人。


  那一男一女就在那里逐步地转悠着,不时停下来仔细地在人群里寻视着,还轻声地攀谈着。这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李凝芳和谢华。


  他们今天是凑巧来到这里,原本下昼还在另外一个村里,听说前旺村今天晚上放影戏,便在晚饭后,趁天黑赶了过来,想碰碰运气,或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
  刘大奎心里很主要,眼看着他们二人又转到前面去了。便迅速跳下草垛,拉住素云的腿,把她拽下来抱住,也顾不得拿小椅子了,把素云往肩上一扛,沿着墙角根悄悄地溜开。


  才用了几分钟,就跑到了家里,他气喘吁吁地放下素云,迅速关紧大门,连灯也不敢开。


  刘大奎心里很清晰,李凝芳的泛起,预示着威胁又来到了。他不能再犯错误了,否则他已没有地方可以去了。


  他把素云带进房间,让她坐在靠窗的椅子上,借着月光,他解开她蒙眼的绷带。素云睁着渺茫的眼睛看着他,她不知道适才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她在他的肩上被颠的很难受。


  他一声不吭,让她仰起头,很麻利的取出纱布块,再次盖在她的眼睛上。


  素云有点急了,她不明了为何又要封住她的眼睛,她摇着头“呜呜”叫着。


  大奎使劲把住她的头喝道:“别动,再动我宰了你。”这一声怒骂,让素云感受很畏惧,她知道他已经有许多时刻没有这样看待她了,她立刻乖乖地不再反抗。


  胶条把纱布块慎密地贴牢在她的眼睛上,内里还垫上了厚厚的棉花。然后他再用一长条宽宽的半透明胶布,仔细把她盖着纱布的眼睛仔细封贴好。


  解启齿罩,仍用绷带严严实实地,把素云被封住的嘴密密包裹住。然后把她的头发盘好,用一条丝巾将后脑连同眼睛一起裹住。


  他把她抱上床,脱去裤子,拿绷带捆绑住她的大腿根部、膝盖上下、脚踝以及脚掌。再脱掉她的外衣,解开毛衣上捆着的绷带,脱去毛衣,检查了一遍她反捆在亵服里的手臂,手指上包裹着的胶带和绷带仍然完好,手腕上的绑带也没有松动,把手臂完全捆绑在身体上的绷带依然那样慎密,这才稍稍放心。他给素云盖上被子,让她躺在靠壁的里床,把蚊帐放下塞好。


  刘大奎神色沉闷地坐在堂屋里,点燃香烟,在漆黑中使劲抽着,他在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
  好不容易影戏竣事了,阿才带着兰花一进门,蓦然发现屋里漆黑中坐着一小我私人,吓了一跳,刚要开灯,大奎轻喝一声:“别开,是我,快关门。”


  “哎呀,大奎哥,怎么啦,一小我私人坐着没去看影戏啊?出什么事了吗?”阿才新鲜地问道。


  兰花很开心地说着:“哎,这么悦目的影戏,你们不去看?坐在家里闷不闷啊。才哥,你说那女警员怎么那么厉害呀,三个男子都打不外她……”


  “别语言,小声点。”大奎有点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语。


  “又咋的啦,我又没说错,是那女的厉害么……”兰花有点委屈地噘着嘴嘟囔着。


  大奎猛的把手里的烟往地上一砸,眼睛冒着火盯着阿才。阿才连忙把兰花推进房间,悄声说道:“你个笨蛋,你没瞥见他有事啊,先在屋里呆着,等一会我给你解开绳子,去吧,坐床上去。”


  兰花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嗫嗫道:“我又不知道,他干嘛那么凶啊,像要吃人似的。”


  阿才出来坐在大奎旁边,轻声问他:“大奎哥,出什么事了吗?”


  大奎咬着牙,狠狠的说道:“适才我瞥见那女公安了,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,有没有知道我们的情形,哎,我说这样吧,你明天一早,给我到村里转悠转悠,摸摸情形,看看有没有生疏人,是一男一女,一看就知道,很精明的样子。这两天我就不出去了,你要小心点,万万别大意。”


  “真的吗?这么快他们就来了,不会是恰巧了吧?好罢,我会注意的。”两小我私人在漆黑中又商议了好一会,直到后午夜才各自入睡。


  这时,远处传来了几声无力的狗吠,窗外的那棵高峻的梧桐树,随着秋夜严寒的风吹“哗哗”的作响。


  黑夜静谧而恐怖,似乎一场厮杀就要最先……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高品质绳艺视频!包括随心绳艺,浅浅原创,小驴原创,艺束人生等系列绳艺视频!

逃出人饭窝13.劼掠

  天亮了,阴沉沉的天空,笼罩着浓浓的阴霾。  气温骤降,寒冷的秋风,夹杂着突如其来的冷空气,吹得人有点瑟瑟的,人们开始添衣添裤,闲逛的人也都呆在了家里。  阿才早早的从自家地里,摘了些蔬菜,然后在村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2-1 01:38 , Processed in 0.510703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