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10.变故_字母圈逍遥绳艺在线欣赏,逍遥定制字母论坛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0 20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天逐渐地黑了,村民们也都回到了家里。在农村里,稀奇是在边远或者闭塞的穷地方,人们的生涯是很死板的。除了干活、用饭,再就是上床睡觉、扛枪打鸟,要不就是聚在一起赌钱喝酒。


  两个女人面临面坐着,正在吃晚饭,也不言语,但似乎各自怀着心事。李凝芳很仔细地慢条斯理的吃着。


  刘玉梅则好象心不在焉,脸上不时露出焦虑的神色。李凝芳冒充没有瞥见,心里却在暗黑市算着,怎样才气巧妙的、又不兴师动众的、而且还要异常周密地摸到他们的情形。最后乐成的平安救出肖素云,以及村里所有被拐卖的妇女。


  吃罢晚饭,趁刘玉梅在灶间洗碗,凝芳抬腕看了看表,已经快七点了,天色已经完全黑沉下去。


  她站起身,可是突然她以为头昏沉沉的,眼前直冒金星,有点站立不稳。她的手连忙撑住桌子,但腿下照样发软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把个椅子弄得翻倒在地,人也跌坐在地上。


  突然的响声,惊动了刘玉梅,她跑过来一看,吓了一跳。连忙在围兜上擦了擦手,扶起凝芳,主要地问道:“李同志,你咋地啦?是不是生病啦?撞伤了没有?”


  凝芳靠在她的身上,紧锁着眉头,闭着眼睛,胸口升镇定,粗重的喘着气,无力的说道:“没甚么,只是感应有颔首晕,老误差了,过一会就好的。没事没事,你去忙吧,我自己休息一下就好了。没关系,真的,你去吧。哎,着实对不起,又给你添穷苦了!”


  “嗨,李同志,瞧你说的,都是我没有照顾好,才让你……”刘玉梅一脸腼腆地说道,然而眼睛里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。


  她逐步扶着凝芳到房间里,让她躺下,又给她倒了一杯水。凝芳谢谢地对她点颔首:“大姐,谢谢你了,我想先睡了,你照样去忙你的吧。我没关系,睡一觉就好了,真的。”


  “那好吧,你就放心地睡吧,有事就叫我,别那么多的欠美意思。看着你们也够辛勤的,不像我们乡下人都习惯了。好了,你睡吧。”刘玉梅说完关上灯,带上房门出去了。


  半个小时以后,刘玉梅已经摒挡好应用的器械。她先来到凝芳的房门口,轻轻地喊着:“李同志……李同志,你好些了吗?”然后把耳朵贴在门上,悄悄地听了好一会,才打开房门,蹑手蹑脚走到床边。凝芳面朝里已经睡着,幽静中能听到她平均的呼吸声。玉梅确信她已经熟睡了,这才提起包裹,悄悄地溜出了后门。


  今晚是个晴朗的夜空,柠檬色的一轮弯月儿,已早早的爬上了树梢。远处传来了几声凄凄的狗吠,给这个静谧的夜晚,隐约的带来了几分恐怖。树影婆娑,夜风瑟瑟,似乎预示着将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。


  刘玉梅一起小心地急急往前走着,不时还转头张望着。过了小溪,前面就是竹林了,她停下脚步,再一次转头考察了一遍,确信没有跟踪,然后迅速窜进林中。


  就在她进入林中以后,一个婀娜的身子,悄无声息的泛起在小树林的外面。


  她略微沉思了一会,然后很迅捷地跨过小溪,尾随着也进入了竹林。


  刘玉梅悄悄掩入院中,进入地洞。


  院墙外,纷歧会,那婀娜的身影也已经停留在门口,她隐在门口那一丛高峻的竹子后面。镇定地考察了一下周围,然后闪身轻轻推开门,探身而入。


  就在她刚刚踏入门口的一瞬,突感脑后有风,还未来得及转头,太阳穴上就遭了重重一击。


  她立感眼前一片漆黑,趔趄着站立不稳。但职业的敏感和职责,又使她咬牙坚持着,她起劲回过身子,想要还击。可是没等她有任何反映,她的胸口又被延续击中两拳,一下子打的她一口吻透不外来。


  她双膝一软,跪倒了在地。一个黑影如虎狼般迅速窜上,一把掐住她的后脖颈,把她的头往地上一按。同时膝盖顶住她的背部,将她死死地压在地上。


  被压在地上的人,不是别人,真是李凝芳。她冒充头晕,骗过了刘玉梅,待刘玉梅刚一出门,她便迅速起床,尾随在她死后,跟踪到了这里。她本想等谢华和同事们来了以后,再一起行动。但转念一想,若是他们来晚了,错过了时机,让罪犯乘机逃跑了,或者肖素云又遭到什么意外,那自己将有无法推卸的责任,她必须很好地把素云救出来。于是才当机立断,一小我私人冒然涉险,独闯虎穴。却没想到刚进院门口,一时大意,被黑暗期待的刘大奎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
  这刘大奎也是太巧了,在院外等他姐,没等到,有点憋不住了,就到旁边拉了一泡。完事后真好刘玉梅来了,他在系裤带,没敢招呼。当他刚要进院子的时刻,却发现有人进入了竹林,看样子是个女人。于是他立刻藏身在暗影里,守候猎物中计。


  现在凝芳还没缓过劲,头疼得要命,呼吸很难题,又被他狠命压着,一点反抗的气力都没有。


  刘大奎把她的两手扭到背后,用一只手使劲捏住她的两手腕。一把撕开李凝芳的衬衣,扯下她的白色蕾丝胸罩,用力捆住她的手腕。然后把她拉起身,夹住她的脖子往屋里推去。


  凝芳这时才稍稍缓过气来,她用脚使命顶着地,不让他推动。并扭着身子喊道:“铺开我,你想干什么?你铺开我。”她暂时还不想露出自己的身份。


  刘大奎听她大呼,一把捂住她的嘴,死死捏住她的面颊,不让她发出一点声音。刚到屋门口,碰着了闻声而出的刘玉梅,刘大奎着急的低吼道:“姐,快把她的腿捆上,她一直在踹我,快点。”刘玉梅急遽在窗台上拿过一条粗麻绳,弯下腰把凝芳的两脚牢牢地捆在一起。


  “再堵上她的嘴,要否则我的手不能铺开。”刘大奎又低声叫道。


  刘玉梅一时找不到可以堵住嘴的器械,便用力撕下凝芳衬衣的下摆,揉成一团,一边往凝芳嘴里使劲塞着一边说道:“对不起了,李同志,我们也没设施,谁让你好奇心太强呢。先委屈着吧,只要你不乱动,我们不会害你的。”


  “姐,你先去把院门关紧,转头再把她捆紧了。”


  刘大奎扛起凝芳,下到地洞。凝芳“呜呜”挣扎着,但无济于事。


  到了下面,他把她往素云旁边一方,凝芳便躺倒在草垫上。她抬眼一看,身边坐着一个女人。女人的身上缠着绷带,不外可以看出,绷带下是牢牢捆绑的绳索。她的眼睛上戴着眼罩,眼罩的边缘隐约透出贴着眼睛的透明胶布;嘴上严密的包裹着厚厚的绷带;凝芳的眼睛又往下看,发现那女人的下体上,几块很大的白色胶布牢牢封贴着,也不知道内里塞了什么器械。


  这时,刘玉梅也下来了。


  她很张皇地把刘大奎拉到一边,在他耳边耳语道:“兄弟啊,我看这个女的来源不明,咱们照样不要惹她的好。你呀照样先把那素云换个地方吧,这里也不平安了。我看,现在就走,别夜长梦多。你先带她走吧,这个姓李的我来对于,到时我和她好言相劝,再把她放了,我想她也不会对你姐咋样的。再说我对她也挺不错的,你放心的走吧,快呀,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到姐这儿来了。”


  “哎,好的。那我先帮你把她捆好吧,要否则,她很厉害你弄不外她的。”


  刘大奎取出棉绳,将凝芳牢牢的五花大绑住。在捆绑的同时,乘隙搜了她的全身。果真在她的腰部搜出了一把手枪。他马上显得稀奇张皇,犹豫了一下,照样把枪揣进了自己的裤兜。


  然后俯身还要再堵她的嘴时,玉梅叫住了他:“好了,你走吧,其他的事我来,快走快走。”


  凝芳眼睁睁的看着他拿走了她的枪,心里急得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抢回来。她拼命的挣扎了几下,但却无法站起来。嘴里“呜呜”使劲叫着,眼睛瞪得老大,都快冒火了。


  刘大奎不敢看凝芳的样子。回过头动情地看了看刘玉梅:“姐,我先走了,你自己多保重。万万要把她看住了,别让她跑了,要否则,你我都完了。”说完一把抱起素云,接过玉梅递给他的肩负,攀上梯子出洞而去。


  刘玉梅把刘大奎送出大门,这才松了口吻。然后失踪地下到洞里,坐在草垫上,眼睛有点发红,怔怔的发了好一会呆。


  她低头看了看凝芳,见她也在看着自己。便轻声问道:“李干部,你是公安局的吧?是来抓我们的,是吗?”她顿了顿,颇为伤感的继续说道:“哎,你不说我也知道,总归逃不了这一关那,这都是天意啊!李同志,我求你放了我的弟弟吧,一切都由我来顶罪,好吗?说真话,这些都是我给他出的主意,人也是我去绑来的。跟我弟弟真的没有关系,我求您了,别抓我弟弟。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,他可是个忠实人哪,从小受了许多苦,我把他拉扯到这么大不容易啊……”


  说着说着,她“扑通”一下跪在凝芳的眼前,两行泪水已经滚腮而下。


  凝芳嘴里含着布团,出不了声。着急的满脸通红,使劲摇着头,一个劲的对着刘玉梅做着示意。


  刘玉梅伤心了一会,逐步平息下来。看了看凝芳,叹了口吻,对她道:“好罢,我松开你的嘴,可你不能高声喊叫哟。”看到凝芳一再颔首,她才伸手抽出她嘴里塞得牢牢的布团。


  凝芳深深呼吸了几口吻,忠实地对刘玉梅说道:“大姐,我知道你是一个苦命人,你有过许多辛酸的往事。我们也很同情你,也愿意为你做点事。可你知道你们这是在犯罪吗?拐卖妇女可是伤天害理的事啊,你不想想女孩的怙恃,他们失去了孩子会有多伤心。你们这样做,不以为良心上有愧吗?你也是个女人,岂非你就不懂吗?真话告诉你吧,我就是警员,是专门为谁人女孩的事来的。既然我已经瞥见了,我就一定要管到底。我劝你照样把你弟弟找回来,自首才是你们唯一的选择。可不要再继续往下错了,大姐,你明了吗?”


  刘玉梅听得脸一阵红一阵白,心里在猛烈的征战着。过了好一阵,她才揣揣的问到:“要是我们把那女孩放了,政府能宽大我们吗?”


  “那要看你们的认罪态度,和立功的显示。也不是我说了算的,主要照样看你们自己,能不能掌握这个时机。固然犯了罪,是一定要受到执法的责罚的。尤其是绑架、拐卖、强*妇女的犯罪,更要受到重办。告诉你,我的同事马上就要到了,现在就看你的了。你照样把我先解开,好吗?”


  刘玉梅神色已经逐渐黯淡下来,沉思了良久,终于她咬了咬嘴唇,象突然下了刻意似的。猛地拿过肩负,解开。从内里拿出一团棉布,往凝芳的嘴里塞去,把她的嘴堵得严严实实。然后把她拉坐起来,在她的嘴上用胶布贴好,外面再包上白布,也用胶布粘牢。


  凝芳一下被她的行为惊呆了,知道她是破罐子破摔了。她适才对她说的那些话全白费了。看她那几近变态的样子,她的心里也不觉生出一丝寒意。


  她想逃避,却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,心里却很焦虑,若是她不能获得自由的话,就无法配条约事们的事情。或许谢华和当地的派出所干警,已经在守候她的新闻了。她恨自己在行动时太大意,以至于落到这个境界。


  这时,刘玉梅已经把她拉起来,解开了她脚踝上绑着的绳子,捉住凝芳背后的绑绳,推着她从梯子上往上爬。


  刘玉梅把凝芳带出洞,将她的衣襟整了整,在她大腿上绑上绳索,不让她有迈大步的时机,一头还留了一大截,攥在自己手里。玉梅看了看,又摘下自己脖子上的丝巾,把凝芳的头都包了起来,只留一双眼睛。这才牵着她出了屋,凝芳试图挣扎,玉梅抽出藏在身边的铰剪,对着凝芳的眼睛:“既然你们不愿放过我弟弟,我不会让你们再去抓他的,等我弟弟走远了,我才会放你。你要是在路上敢耍花招,我就跟你同归于尽。”凝芳盯着她,眼里没有恐惧,只是很驯服地跟她出了院子。


  刚要出竹林,刘玉梅就发现小溪劈面有人影在晃动。她连忙拉住凝芳退回林子,她轻声问凝芳:“那几小我私人,就是你们一起的吗?”凝芳看着她的眼睛,“呜呜”了两声,并点颔首。玉梅有点气哼哼的道:“别自满,我不会怕的,到时咱们走着瞧。”然后她拉着凝芳,从旁边绕行而去。


  凝芳趔趄地随着她,心里很是焦虑。适才她显著已经瞥见对岸的同事了,却不能发声招呼。也不知道他们瞥见自己了没有。


  竹林里四处长满了矮小的竹子。凝芳摆动着被牢牢捆缚住的上身,时时逃避着撩人的竹枝。她的上衣襟已经被刮得又敞开了,那对被扯去胸罩的丰满乳房,颤巍巍的时隐时现。雪白的胸部在皎洁的月光下,泛着晶莹的光泽,显得格外迷人性感。


  凝芳不时的忍受着,竹枝刮打在乳房上的疼痛。她想逃避竹枝,可是被绑的身子很不天真,又被刘玉梅用绳子牵着。她只能默默地遭受着,并希望她的同事能及早发现她们。


  十分钟以后,她们绕了一个小圈,玉梅押着凝芳过了一座石板桥,然后悄悄地从北面进了村子。纷歧会就到了她家了,照样从后门进屋。


  她把凝芳拴在房间里的柱子上,从上到下捆得密密麻麻。用布带将她的眼睛绕了好几圈,严严地蒙上。布带隔着丝巾包在她的头部,裹得好紧。凝芳不知她要干什么,心里也不禁掠过一丝恐慌。她现在何等希望刘玉梅能够和她语言,或许她能说动她转意转意。


  她试着扭动了一下身子,啊,好紧,绑得着实是太紧了,连脚踝都捆得死死的,于是她放弃了无谓的挣扎。


  刘玉梅什么话也不说,把凝芳捆好后,就急急遽的出门了。


  不外才十分钟,她就回来了。然后搬了张椅子坐在前院里,悄悄地守候着什么。


  再说刘大奎扛着素云,很隐秘的从竹林里往南穿行而出。他知道再往前走一小段路,就会到那大河畔了。


  果真前面就是一条大河,他沿着河岸往西寻找着。走了约莫有五六百米的样子,他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原来就在河岸边的大树掩隐下,一条很旧的渔船正停在那里。他认得这是他姐夫以前打渔时用的,自从他去年得病死了以后,这条船就一直被锁在这里。没想到今天被他派上用场了,看来是老天有眼,谢天谢地。


  上了船,发现船太脏了,他也不管这些了。先把素云放进了舱里,用毯子裹好,让她靠壁坐着。然后,他解开船缆、提起沉沉的铁锚,架好船橹,拿起那根全是青苔的竹篙,轻点河岸,船儿便沿着河流悠悠驶去。


  有人在敲门,是谢华的声音:“刘大姐,开开门,我是谢华。”


  “来吧!你们有若干人,都冲老娘来吧。你们那姓李的干部在我的手里,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。”刘玉梅在院里高声的叫骂着。


  站在院门外的谢华,和三个派出所的民警,听到刘玉梅的话,知道凝芳失事了。三个民警神色一沉,小王正准备翻墙而入,被谢华阻止了:“小王同志,李警官还在他们的手里呢,要是贸然行动,会不会失事啊?”他们并不知道刘大奎已经带着肖素云逃跑了。


  还没等他们有任何反映,村里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锣声,并随同着高声的呼唤:“快来啊,警员抢人啦……”声音一阵紧似一阵。


  谢华他们一看欠好,许多村民已经围了上来,怒目瞪视着他们。民警们被他们堵在门口,于是最先了一番唇枪舌剑的艰难劝说……(这里不赘述了)


  足足相持了有二个小时,一度上升到剑拔弩张的气氛,终于在怒不能及的情形下,民警拔出了枪,并鸣枪示警。这才震慑了其中的几个起哄分子,村民不再喧嚣生事。


  谢华乘机再次劝说刘玉梅:“刘玉梅,你要看清形势,顽抗是没有出路的,请你把李同志立刻交出来。否则,你是罪上加罪。”


  内里什么声息也没有,偷偷的。这时外面也一片平静。


  约莫一分钟以后,“吱呀”一声,刘玉梅垂着头,打开了大门。谢华和民警马上冲进里屋,搜了一遍,没有发现刘大奎和肖素云。只找到被绑着的李凝芳。


  于是,几小我私人手足无措地解开了,将她牢牢捆在柱子上的绳索。看到她裸露在衣襟外,那一对雪白的丰满如玉的乳房,上面缠着好几道白色的棉绳,几小我私人不禁酡颜心跳。


  凝芳刚被从柱子上解下,立刻转过身蹲下,她不想在同事的眼前出丑。


  三个民警赶快退出房间,小王对谢华努了努嘴。谢华很尴尬的涨红着脸,走到蹲在地上的凝芳背后,艰辛地给她解开了身上的绑绳,他的手不时和她的肌肤摩擦着。同时看着她被捆绑着的背影,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受,滋扰着他的神经。


  还要再着手给她解堵嘴时,凝芳反身用手推了他一把,示意他出去。谢华只得退出房间,并带上门。


  凝芳先流动了一下手腕,解开腿脚上捆绑的牢牢的棉绳,摘下包头的丝巾。


  然后伸手欲撕嘴上缠着的胶布,可是找不到头,无从下手,她有点急了。便伸出双手,使劲拉住嘴上包着的白布带,和缠住白布带的胶带往下拉。由于那布带缠得太紧,以至于她费了好大劲,才把它从嘴上拉下来。胶带连着白布带耷拉在她的脖子上,她的耳根都被勒红了。


  接着,她逐步撕下嘴上贴着的胶布。抽出嘴里塞的满满的棉布,那上面已经浸润了湿湿的她的香涎。她按着胸口,深深地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。


  镇静了一会,她才仔细地整理了一下衣裤,并用铰剪剪去脖子上悬着的绑嘴布带。然后柔声对门外喊道:“你们进来吧。”


  凝芳脸上依然带着红晕,她低眉扫视了他们一眼,几个男子汉尴尬地都不敢看她。看到他们的样子,她既羞涩又有点暗自可笑。定了定神,很镇定地对他们说道:“你们来晚了,刘大奎带着肖素云已经跑了。这都是我的错,回去以后我会检验。现在我们暂时不要对村里的村民有所措施,其他被拐妇女以后再接纳行动,以免激化矛盾,弄巧成拙。现在看来,只有悄悄行动,突然袭击才气乐成。


  而且必须有周密的设计。”几小我私人一再颔首。


  “好了,我们现在分头行动,小王和小韩往西去,小郑先回所里汇报情形。


  我和谢华往南再查一下,不管怎样,明天上午在所里碰头。好了,最先行动吧。


  哦,都从后门走。”


  夜幕下,几条壮健的身影,逐步地消逝在黑夜里……


  素云坐在舱中,听着在平静的黑夜里,传来的那一声声单调的、有节奏的摇橹声。心绪很庞大,她不禁想起,刚被林威姐弟绑架,把她卖出时,就是坐的小船。没想到现在又是在船上,同样依然是被牢牢地捆绑着手脚,严严实实地堵着嘴、蒙着眼睛。


  她不知道现在是黑夜照样日间,也不知道又将被带去那里?


  “吱呀、吱呀”轻轻的橹声,拨动着偷偷的河流上,那一层层不停的涟漪。


  素云动了启程子,嗯,照样捆得好紧。绳索勒在肌肤里,缩短着她全身的流动余地;舌头被那塞得满满的丝巾榨取着,基本无法抬动分毫,丝巾含在嘴里柔柔的、涨涨得,积满了唾液。


  哎,那绷带为什么要缠得那样紧,我的下巴都抬不起来了。谁来帮帮我,让我说语言?


  素云独自在感受着约束的感受,她恨这种被强迫捆绑的生涯。她需要自由和阳光,她希望生涯在没有恐惧的天下里。


  然而,现在的她,只能无奈地被牢牢捆绑着、伶仃地坐在舱中的一角,她悲痛,她无助。她只能感受着绳索在身体上的紧缠密绑。


  不知不觉,她睡着了,靠在舱壁上睡着了……

 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高品质逍遥绳艺系列在线绳艺视频!

逃出人饭窝11.奇遇

  这里是辽阔而美丽的湖泊,一望无际。渔船静静地停泊在茫茫的芦苇丛中。  高高的已经泛了黄的芦苇,在深秋的夜风中“哗哗”的摇摆着;近处偶尔传来几声“咕咕”的叫声,那是熟睡中的野鸭发出的惬意的梦臆。  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2-8 22:05 , Processed in 0.49796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