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9.访客_逍遥廊工作室,逍遥原创快递的圈套免费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1 00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  路很颠,车子骑的却很快。素云蜷曲着被捆在车子的后架上,无奈的听凭车子的颠簸,幸好木板上垫着棉垫子,不至于使她跪着的小腿受伤。只是感应头昏脑胀,呼吸越发的难题。


  身上的绳子捆绑的是那样的紧固,几十道绳索无情地控制着她的身体。上身基本抬不起半分,乳房被牢牢地压在大腿上,随着一阵一阵的挤压,乳头隐约地作痛。


  山间的野外,在早晨格外的清新宜人,平静的山道上,铺撒着从树林间透下的点点阳光。


  车子在山道上轻快的骑行,不平的泥路,使得车子频仍的颠簸着,不时还要急速转弯,素云被紧缚的身体却依然在车架上纹丝不动。


  颠簸使她的头脑昏昏噩噩的,她在心里揣揣的预测着,眼前的这小我私人是否会把她放了?谁人老大娘不会骗自己吧?要否则,他们也是和刘大奎一伙的。或许他这样包裹、捆绑自己,只是给她化化妆,以避人线人,然后会把她带出这罪行的火坑,让她重获自由。若是是那样,她现在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,让他喜悦、让他知足。


  她的脸伏在超出车架的木板上,悄悄地妙想天开着。


  那白色的大布单,虽然包裹了她的全身,但透过布单,她却依然能够清晰地听到,路旁风吹树叶的“沙沙”声。


  也不知骑行了多长时间,她已经快全身麻木了,真想赶忙停下来,解开约束,大口的呼吸空气。


  突然,她感受车子猛地一个急煞,然后是他狼狈地跳下车时,车子的一阵晃动,接着似乎突入了路边的树丛,由于有树枝刮在了她的身上,擦得她好痛。


  一个她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兄弟,这么急着赶路,是去哪儿呀?”


  赵显著显很张皇地、又有点吉巴地说道:“我、我送器械去、去县城,这位年迈,你怎么拦在路上?你、你想干什、什么?我不熟悉你。”


  路中央,站着一其中等个子的壮实男子,手里拿着一根粗粗的木棍,憔悴的脸上露出一股凛凛凶气。不是别人,正是那寻找了素云整整一个晚上的刘大奎。


  适才有人给他透风报信,说有一辆自行车,驼着他需要的器械会从这里经由。于是他和花钱请来的几个小兄弟,划分把住了几条路口。


  刘大奎很轻松的语调:“你别主要么,我只是想问问,有没有看到我丢失的一样器械?”他的眼睛闪着锐利的光泽,牢牢盯着赵明自行车后座上的,谁人像卷曲的人型的白色包裹。


  “啥、啥、啥器械?我、我没瞥见。”看着刘大奎的眼睛,赵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越想镇静,声音却越发哆嗦。


  这时,素云的一颗心也悬到了嗓子眼,由于她已听出那人的声音,明白就是刘大奎。那种无法言语的恐惧,袭遍了她的全身。


  “有人对我说,瞥见一个骑自行车的人,今天早上在老槐坡,拣到一样好器械,用车子驼着往这里来了。不知道是不是兄弟您呢?”刘大奎微笑着,看着惊慌的赵明,不无戏谑地说道。


  赵明的神色煞白:“年迈,你、你搞错了吧。我是从东村过来的,车上捆的是、是我家里的一条旧棉被,拿去叫人弹一弹。咋会是您丢的器械呢?”


  “好、好!兄弟很着实,我很喜欢你的爽直,前面不远就是大河村了,想请兄弟和我一起喝一杯,不知肯不愿赏个脸。”刘大奎最先狞笑着看着赵明。眼光里透着一股凶狠,让人毛骨悚然。


  “不用了,谢谢年迈,我还要去忙呢,他日吧。”说完,推起车子就想走,他的神色煞白,手心里已经攥满了汗水,额头上更是充满了密密的汗珠。


  刘大奎一个箭步跨到自行车的旁边,伸手捉住车把:“来来来,别虚心啦,我来帮你推车子。”


  蓦然,赵明撒开手,拔转身头也不回,没命地往来路逃去。刘大奎先是呆了一呆,继而对着他的背影“哈哈”狂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,臭小子,今天算你走运跑得快。否则,老子非把你打残了不能,下次别让我再碰着你。妈的,敢跟我玩。”


  他支起车子的后支架,用手摸了一遍被白布单包裹的素云身体。脸上露出自满的微笑:“果真是你,哼哼,小尤物,想跑?生怕在这个周遭百里的地方,你照样想都别想。”他使劲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,说道:“好啦,咱们该回家啦,到了家看我怎么摒挡你。”说着,推出自行车上了路。


  刘大奎轻松地骑着车子,一起喜气洋洋地吹着口哨,悠悠然的进了村子。


  刚进村口,突然他看到不远处有二个生疏人,是一男一女,正在和一个村妇语言,似乎是在询问着什么,并不时的指手划脚。他心里有点疑惑,便紧贴着墙根,偷偷的在他们劈面骑过。同时拧头迅速瞥了他们一眼,男的很白俊,穿着一身西装,神色很沉稳,像是蹲办公室的人;女的很秀气,齐肩的黑发、明亮的眼睛,漂亮的面庞透着一股敏锐和冷峻。


  刘大奎的心里掠过一丝阴影,一股不祥的预感,让他加速了骑车的速率,“忽”的一下就掠了已往。而在他的死后,一双锐利的眼睛却牢牢地盯上了他。


  那眼里透出的是一种职业的、能捕捉到任何微弱可疑细节的、猎鹰般的利芒。


  刘大奎不敢转头,迅速拐过几个弯,又穿过几条巷子,绕到他姐家的后院小门,看看四下无人,慌里张皇地急遽进了院子。


  他把自行车直接推进房间,然后锁好外面所有的门。凝思摒息了好一会,才步入房间,关紧房门、拉好窗帘。


  他先定了定神,深呼了一口吻,便着手解开车子上的绑绳。


  素云被他从自行车上解下来,打开白色的包裹,把她放在了床上。现在她终于可以挺直腰,胸部的榨取被解放了,虽然呼吸仍然被压制着,全身紧捆着,但至少不用再被屈着腰那么难受。


  过了好一会,他从外屋进来,打来了一盆水。解开素云腿脚上的捆绑,给她擦洗了身子。一边擦一边带着狠意地骂道:“妈的,老子对你这么好,你他娘的竟敢逃跑,还让那小子占了廉价。你个臭娘们,看我怎么摒挡你。”他狠狠地一巴掌,打在她的光屁股上。然后一把扯下素云眼睛上绑着的黑布眼罩,可是由于她脸上有汗水,那盖住眼睛的棉花被粘住在她的眼睛上,眼罩拿下了,棉花依然粘着。他也不理她,自管自给素云擦好了身子。


  素云躺着也不反抗,她知道现在要是有一点点不顺他的心,获得的将是很严肃的责罚。他会用晾衣服的夹子,夹住她的乳头,让她痛的叫不作声;还会拿细细的竹棒,狠狠地抽打她粉嫩的大腿和屁股;有时会把她捆在房间里的柱子上,整整一个晚上不让她睡觉。


  刘大奎把擦清洁身子的素云抱到桌上,绑住双腿,再四马倒攒蹄的捆紧。然后在她塞进棉布,用两大张胶布封好贴牢。


  快到中中午分了,他姐姐刘玉梅和二姨夫,神色张皇地回抵家。一见刘大奎在家,立马把他拉进屋里,主要地说道:“兄弟,你知道吗,城里来人啦,是一男一女两小我私人。看样子似乎是干部,手里还拿着本本记着什么呢。我也没去看,听他们说了后,怕出什么事情,就赶快回家了。哎~~幸好你已经把她给找回来了,要不让她跑了,咱们可都完了。我说兄弟啊,不如咱们赶快给她挪个地方,省得惹出穷苦。你看,我急急的把二姨夫都叫来了,让他给她弄弄结实,别再出啥岔子。哦~~你叫的几个小兄弟,都是我那死鬼的亲戚,钱我都给了,我让他们先出外躲躲,过些日子再回来。另有啊,村里买媳妇的几家,都把女人藏起来了。咱也快一点。”


  大奎听着听着头上冒出了冷汗,暗想:妈的,好险啊,要不是老子反映快,那时就得被逮住了。不外……哼哼,在这一亩三分地上,想跟老子斗,那还要看看谁的噱头好呢。


  三小我私人也不再多说,站在搁着素云的桌子旁边。刘大奎解开了刚刚捆好的绳索,把素云的四肢所有解开。现在他不怕她能反抗,三小我私人完全可以控制她。


  二姨夫打开他的皮包,从内里取出许多的棉布、绷带另有胶布之类的器械。


  刘玉梅对着素云道:“女人,坐好了,把手放到背后,乖乖的不会让你耐劳,要否则挨打的是你。”


  素云很配合的在桌上坐好,把手背到死后。刘玉梅把棉绳往她脖子上一搭,在胸前交织打结,然后一道一道,将素云的上身牢牢地五花大绑。两手腕被密密的绳索捆着,高吊在背后,并牢牢贴着背部。


  接着是腿脚,小腿和大腿被曲折着捆绑住,不再给她能行走的时机。


  做完了这些,二姨夫最先用绷带缠绕素云的手指,并裹得牢牢的,再缠上胶布。然后是上身连同手臂,同样也被绷带严严密密地层层包扎牢靠。最后再把她两条曲绑着的腿,用绷带牢牢缠裹好。


  玉梅摘下素云嘴上的布带,掏出堵嘴棉布,扯下自己脖子上的一条丝巾,很仔细地折叠好,卷成一团,严严实实地塞进素云的嘴里。由于堵得太实,把素云憋得涨红了脸,拼命甩着脑壳,嘴张得大大的很难合拢。鼻孔里急促地呼吸着,发出粗粗的长长的呼气声。


  刘大奎递过一张撕下的胶布,玉梅很平整很慎密地封住素云的嘴唇,共贴了三大张。素云的眼睛随着玉梅的手移动着,眼睛里全是无奈,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。然后二姨夫再用绷带将她的嘴部严严密密地包扎,固然每包一层,都收得牢牢的,缠了有好几十层。同时也将她塞满棉花的耳朵也一起包缠住。


  剩下的只是眼睛了。在她盖住眼睛的棉花上压上叠好的纱布块,贴住胶条,然后封上透明胶布,压得平平的。最后绑上一只厚厚的蓝花布眼罩。


  “大奎,把那毯子拿来。”大奎在柜子上取过那条灰色的旧毛毯,抖了一下灰尘,递给玉梅。


  刘玉梅把毛毯很慎密地裹住素云的身子,嘴里还说着:“天凉了,女孩子会受不了的,大奎阿,那地洞里你去铺一下稻草,省得她睡在那里着凉。再带一床被子,你先去,我和二姨夫随后就到。路上小心点,别让其它人瞥见。”


  大奎摒挡着器械,有点不耐性的准许着:“我知道了,她的器械我全带去。姐,那里良久没住人了吧,我还得摒挡摒挡吧?”


  “对,把那院里也扫除一下,再带一盏油灯,别忘了,啊!”这时她已经裹好毯子,正在那里用棉绳捆绑着。


  就在这时,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并有人高声喊道:“玉梅姐,快开门,有人找,是乡里妇联的干部找你。玉梅姐?玉梅姐?”这一下,把他们三小我私人吓得慌了神,一时手忙脚乱。二姨夫事实见过世面,定了定神,立刻付托玉梅:“你去应付那干部,大奎你先从后门走,把丫头抱到那地方去,一定要藏好,万万别露风声。晚上叫你姐把吃的和要用的器械再送去,这两天你也别露面。快去快去,记着小心一点。”


  刘大奎一声不吭地抱起捆作一团的素云,急遽往後门而去。


  刘玉梅整理了一下桌子,把上面的胶布和绳索,以及其他捆绑用的物品,都一股脑放进柜子里。然后整了整衣服,用手捋了一下头发。心里“突突”跳着,面似从容地跨出屋门,在院里就高声问道:“来啦,是谁呀?老娘我还忙着呢,大叫小叫的,怕我听不见啊。”


  她的手扶着门锁,深呼了一口吻,再次定了定神。


  大门打开了,门外站着好几小我私人,除了一男一女不熟悉以外,其余都是村里的人。


  隔邻巷子里的快嘴二婶见到玉梅,对她眨了眨眼睛:“玉梅呀,这二位可是乡里的干部,听说是来蹲点的。他们说要上你这来看看,我就领来了。看来呀,你照样大红人呢?要有什么好事,可别忘了我哟!嘿嘿黑,。”


  玉梅委屈搭理着:“二婶那,你又开什么玩笑,我刘玉梅能有啥好事,我一个未亡人人家,没人来欺压我就谢谢了!”说着,抬眼注视了一下眼前的二小我私人,男的很平时的服装,一身灰色西装,中高个三十多岁。女的是一身浅蓝色套装,下面是齐膝的短裙,很丰满匀称的身体,从她漂亮的面庞上可以看出,也许二十七八岁。


  二人笑颜微微的容貌,让玉梅心里略为一松。那女的用很甜的声音对玉梅,说道:“刘大姐,你好!我们是乡妇联的,我叫李凝芳,这位是我的同事,叫谢华。”谢华微微点了下头:“你好,打扰你了。”


  “我们这次到这里来。”李凝芳继续说道:“一是想领会一下,农村里妇女事情开展得若何?再一个就是想体验一下农村生涯。真正领会农村妇女真实的一面。我们知道你丈夫去年去世了,你的生涯一定很艰辛,以是我们选中了你,作为我们领会和配合生涯的工具。大姐,给你添穷苦了,你不会不迎接我们吧?”


  她微笑着,带着一种期待的眼光看着刘玉梅。


  刘玉梅一时呆在那里,她完全没有任何头脑准备。只是“啊、啊”的应着。


  连忙很机械地往里相让:“请进、请进,屋里坐、屋里坐。”李凝芳和谢华相视一笑,迈步而入,村民看到这也就识趣地散了。


  再说刘大奎,抱着素云悄悄地出了后院小门。他不敢大意,很小心地躲潜藏藏着,绕过那几间土坯屋。然后迅速地穿过村后的小树林,再趟过林边的那条清亮的小溪,就到了山脚那一片密密的竹林了。


  这是一片很茂密的竹林,高峻翠绿的竹林郁郁葱葱,暖和的阳光透过片片竹叶,洒进林间。


  进了竹林,刘大奎很灵巧地踩着沙地,三绕两绕以后,纷歧会,在一个竹林深处的院墙外停了下来。


  竹林里静偷偷的,只有竹叶随着风声“沙沙”地作响。大奎凝目环视一下,迅速打开院门,闪身而入,随后院门又在他死后轻轻地掩上。


  院子不大,后面有两间屋子。大奎进入右边那间小屋里,先把素云放在屋里的那张空空的床板上。然后移开墙角的一个大柜子,掀开地上的一块有拉扣的木板。地上马上泛起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。内里搁着一张木梯子,洞里黑黑的,似乎很深。


  他把素云扛在肩上,点亮桌上那盏,还剩没若干灯油的煤油灯。扶着梯子一步一步,逐步地下到洞里。


  这个洞内里对照大,有八九个平方。四周都有木板撑着,地上也铺着木板,上面还铺了很厚的干稻草,一条土布床单盖在上面,看上去很清洁。洞顶上方开了一个气孔,经由特殊处置以后,直通屋顶的烟囱。


  刘大奎把素云放在干草垫上,解开她身上捆着的毛毯,然后将毛毯平铺在草垫上。素云就坐在上面,无声无息地坐在上面。


  他坐在她旁边,呆呆地出了好一会神。又看着素云被捆住的样子,---------------

************


  终于等到午饭以后,刘玉梅那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。她放置李凝芳和谢华吃了午饭,和他们聊了好长一会,无非是生涯啊、婚姻之类的话题。她很小心地避开了一些敏感的话题。


  现在他们又出去了,刘玉梅想在他们回来之前,赶快送些器械给刘大奎,固然另有午饭和晚饭必须一并送去。


  她把该送的器械用床单打了一大包,再把饭菜盛在一个坛子里。然后,她从后院悄悄地溜出来,查看一下周围。拔腿往村后而去,穿过小树林,趟过小溪,迅速的进入那片竹林。就在她进入竹林的那一刻,小树林里两双警醒的眼睛,正在牢牢地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
  不错这两小我私人,正是从县里来的一男一女。不外他们可不是什么妇联的,谢华就是肖素云医院里的守护科长;李凝芳即是县公安局刑侦科重案一组组长。半个月前,他们接到素云单元和她怙恃的报案,接手了这个离奇的失踪案。


  通过一系列的艰辛侦探和剖析,已经基本掌握肖素云是被拐卖的,并明确了大致的偏向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对林威姐弟举行了隐秘布控;同时顺藤摸瓜,举行了大量的排查,已经可以确定,肖素云就在大河村。


  为防止犯罪分子狗急跳墙,危险肖素云。于是决议有李凝芳和谢华,先来到大河村,稳住犯罪分子。再寻机救出肖素云。


  李凝芳悄声对谢华耳语道:“你现在赶快到乡派出所召集人手,人不要多,有三小我私人就足够了。看来日间不宜着手,你让他们晚上悄悄隐藏在这一带。到时我会给你们记号的,你速去速回,不能让他们看出破绽,这里我会周旋。好,你去吧!”


  谢华随即消逝在林间。


  刘玉梅异常警醒地溜进院子,然后迅速进入地洞。这时刘大奎已经把素云的嘴重新堵塞严实。


  玉梅把带来的饭菜取了出来,刘大奎早已饿得不行了,立刻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玉梅则解开素云的堵嘴,很纰漏地喂她吃了。


  吃完以后,依旧堵好她的嘴,塞的严严的,贴上胶布,再用绷带牢牢地包扎结实。


  刘玉梅很主要地对大奎说道:“兄弟啊,我看今天的事不妙阿,那两小我私人似乎来者不善那,神秘兮兮的,不像是通俗的干部。尤其是谁人女的,眼睛里透着那么一股强横,我看着就畏惧。今儿个晚上,你得注意点,随时准备带上她躲一躲。另有万万别让她出了岔子,要否则咱姐弟可都没命了。我先走了,你再仔细地检查一下,把她捆紧一点,记着了吗?”


  大奎一脸严肃地应道:“我知道了,姐,你去吧,你也当心点儿,要是晚上八点你还没来,那就是有穷苦了。我会带着她走的,安放好她以后,我会来救你的。姐你放心吧。”


  刘玉梅的眼里,似乎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玄妙情绪,欲言又止,她看了看刘大奎,一扭头,迅速爬上了洞口。


  十五分钟以后,刘玉梅已经悄然回到了家中。纷歧会李凝芳也回来了,刘玉梅怀着一颗忐忑的心,招呼着李凝芳:“哟,李干部回来啦,快歇一会吧,你们那真是老国民的好干部。看你们整天忙东忙西的,太辛勤了。来,喝口水吧。”


  说着,她热情地递上一杯水。


  李凝芳微笑地接过杯子:“大姐,瞧你说的,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顿了顿又说:“只要你们生涯好了,开心了,我们也就不算白忙活了。”


  刘玉梅尴尬的笑了笑:“说的是,说的是,李干部你先坐,我去把屋子拾掇拾掇,晚上你就睡我隔邻屋子,谢同志就睡后屋吧。委屈你们了,你们多担待着吧,乡下地方穷阿。”说完,便急遽往后院而去。


  李凝芳看着她的背影,陷入了沉思……。

 


足控阁持续分享熙熙女王,扶桑女王,严厉女王,馨雨女王,魅色夫人,青云女王,香奈优姬,魅族女王,冷魅女王,艾丝女王,美人不美,紫露凝萱,婧児小主,红色妖姬,papa小主,倾城女王,凝儿公主,伊轩女王,小丝女王,寒雪女王,妍妍女王,凌薇女王,紫萱女王,八奶奶,血柠檬女王,湘香女王,午夜暗香,灵魂救赎,叮叮女王,yoyo女王,午夜小妈,天生贵主,回眸女王,艾玛女王,梦悠然,黑冰女王,女王菲主,冰城玫姿,傲柔女王,楠楠女王,飞鱼女王,松岛女神,上校女王,呆呆女神,冥妃女王,冷柔女王,鸽宝女王,诗蔓女王,猫七小主,妆主女王,薇薇女王,甜心公主,晨晨女王,狐狸女王,楼兰女王,叶S女王,万万女神,风情艳主,叶子女王,宠儿女王,vivi女王,苏曼女王,校园女王,羽璃女王,妖晴女王,玉蝴蝶,婧女王,上官娴,宝儿,玫瑰夫人,卉儿女主,倩倩女主,珍妮女王,萱萱女王,王妃女王,蕾拉女王,简公主,艾彩原创,品丝论足,奴隶岛,冰时代,小刚系列,不良女学生,丽足娇娃,日本Byd系列,Yapoo系列,彩琳系列,婉慈Icon,黑蝙蝠,変幻餌罪,Love&boots,H.P.L栖心之栈,邕娘美束,长春00后,乔家大院,热血女神,小妮创,套路直播,最强女M,凤仪亭,女神学院,木子芊芊,焰灵姬,傲视之巅作品!

逃出人饭窝10.变故

  天渐渐地黑了,村民们也都回到了家里。在农村里,特别是在边远或者闭塞的穷地方,人们的生活是很枯燥的。除了干活、吃饭,再就是上床睡觉、扛枪打鸟,要不就是聚在一起赌钱喝酒。  两个女人面对面坐着,正在吃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26 16:54 , Processed in 0.48529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