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7.驯服_逍遥工作室的绳艺图片,逍遥工作室全部作品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1 08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车子开动了,刘大奎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。一起上,他一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不时的注重着周围的人,心惊肉跳的。幸好素云由于被绑着,无法转动而一起睡着。


  经由六个小时的远程行驶,终于平安又顺遂的到达了萧县,车子停在萧县城南汽车站。下车以后,刘大奎搂着素云来到车站旁边的小超市门口。


  他先看了看周围,然后带着威胁的口吻对素云道:“我们进去看看,顺便给我姐买些器械,你好好的随着我,别乱动乱跑。你要是听话的话,我也给你买些器械;要是跟我玩名堂,我立马宰了你。闻声了吗?”


  素云抬眼看到他那露出凶光的眼神,怯怯地址了颔首。


  大奎马上睁开笑容,用很温柔的语调抚慰她:“好了,小乖乖,别怕。进去后你要是看中什么,你就叫唤一声,不外只能买廉价的。”


  进了阛阓,刘大奎买了一些较廉价的食物和营养品。走到女士用品架子前,素云停下了脚步,他转头低声喊道:“快走,怎么?想买器械?”


  素云对他点着头,又用眼光看着货架上的那一排排挂着的很漂亮的胸罩,眼睛里吐露出女性特有的羞涩。


  刘大奎本想发出的火,一下子被她娇柔的容貌给完全息灭了。


  “小乖乖,给你买给你买!”他看了一下价钱,脸上露出难色:“哎,这只欠好,价钱又贵,照样这只好。”


  他拿过一只白色的棉布胸罩,在素云的胸部比了比,耐心地对她说:“看,是吧,多好的料子,我们乡下女人戴的都是这种,挺恬静的,经常洗也不会坏。


  我就喜欢在你的上绑上这个器械,好了就买这个。”


  素云有一点着急地贴在他的胸前,看着他的眼睛,可怜兮兮地“呜呜”摇着头,脚在地上轻轻跺者。


  “好了,别烦了,再烦我的话,什么都不给你买,快走。”他不耐性地呵叱她。


  最后他给她买了两只胸罩,两条又窄又小的三角裤,另有几包卫生巾。


  付了钱,出了门。他叫了一辆载客的电动三轮车,对着那司机问道:“城西大河村去不去?”


  “去啊,六块钱一位。”司机试探着说。眼睛却盯着素云,带着疑惑和预测的眼神。


  效果,谈好十块钱二位,刘大奎把素云扶上车。这小三轮也有一个车厢,是用铁皮做的。内里可以挤三四小我私人,前面开了个四方的小窗口,可以瞥见司机,后面是用布做的门帘,内里左右搁了两块木板,可以坐人。


  小三轮很天真地在街道里穿行着,大奎特意通知司机:“你给我开快点,不要走大街,也不要随便停车。穷苦你了师傅!”


  他着实是怕在大街上被交警发现,照样躲远一点对照好。


  大奎搂抱着素云,坐在颠簸着的车子里,手却不住地抚摸着她的胸部,嘴唇吻着她的眼睛和被封住的嘴。


  素云没有任何反抗,并作出一种迎合的样子,想只管麻木他。适才买胸罩,也是她的一个战略,她想制造一种她已经完全屈服的假象,以疑惑他,为以后的逃跑缔造时机。


  他给她解开头巾,捧着她的脸,仔细地浏览着,并用手按按她嘴上的口罩,素云轻轻的“呜呜”配合着他。他逐渐感应下身已经最先有强烈的反映,全身燥热。他把素云的头按下,抵在他的裆部摩擦着。


  素云跪在车厢里,刘大奎带着知足的神志,浏览着她,固然自己也恣意地享受着,她给他带来的快乐和愉悦。


  车子马上要出城了,他住手了游戏。扶起素云,让她跪坐着面临自己。取出一些绷带和纱布,柔声对她说:“马上就要抵家了,现在呢,还得把你的眼睛蒙上,到了家里就给你解开,听话。”


  说着,他已经把叠好的纱布盖住了她的眼睛,用绷带牢牢包扎严密。素云坐在他脚下,仰着头,也不反抗,让他很轻松地蒙住了她的眼睛。再裹上头巾,她又陷入了漆黑之中。


  车子从城里穿过,出了西门,直往郊区驶去。


  四十分钟后,在那山水相间的野外,随着阵阵凉风的侵入,逐渐的已经能够看到大河村的轮廓了。


  大奎冲着那小窗口,轻声对司机付托道:“师傅,就在这里停下吧。”


  付了钱以后,把素云抱下了车。车主扭头看了看他们,脸上露出一种新鲜的笑容,然后掉头回城了。


  刘大奎搂着素云,站在路上。清新凉爽的秋风轻轻吹拂着她,并舞动着她那一头优美的、长长的秀发,他呆呆地看着她……


  这里距大河村另有半里路,刘大奎不想让村里的人看到素云,以是他要先在村外下车,把素云藏起来,到了晚上再带进村子。


  这大河村呢,原来是个渔村,厥后都上岸作了庄稼人,但仍然开挖了许多鱼塘,以养鱼为主。


  这蹊径两旁,都莳植了高高的槐树,鱼塘边全是翠绿的杨柳。若是是在妖冶的阳光光耀的日子里,那将是何等的浪漫和富有诗意。然而在这阴霾的天气中,却若干显得有点肃杀、萧瑟。


  他蓦然回过神来,抱起素云,沿着鱼塘间的小路,轻车熟路地穿行着。纷歧会儿,在绿树掩映间熟悉地找到了一间竹屋。


  推开竹屋门,内里放着一张很窄的木板床,上面还铺着条破席子,搁着一条被子,角落里堆放着许多渔网和打鱼的工具。这种棚子是渔民用来晚上看守鱼塘的,日间基本没人,到了晚上就会有人通宵守在这内里。


  他把素云横放在床板上,从肩负里取出捆棉绳,牢牢地将她捆绑在床板上。


  边捆边抚慰道:“小瑰宝,乖乖地躺着别动,待会儿我会来接你,你要是乱动的话,当心有蛇来咬你。”


  说完,他又试了试她身上的绑绳,看捆得是否结实。然后带上竹扉,用铁丝扎紧门扣,便急遽往村里走去。


  进的村子,他熟门熟路的来到她姐姐的家里:“姐,我来啦。”


  她姐姐迎出来,很小心地问道:“大奎呀,你咋现在才到呢?我都急死了,怕你路上失事,怎么样,没事吧?快进屋。”


  再说素云自刘大奎走了以后,她悄悄地躺在那里,也不知道自己身在那边。


  透过竹棚的裂缝从外面吹进来的凉风,使她感应身上一阵阵的寒意。周围静偷偷的,没有一丝声息,只有远处传来的几声蛐蛐叫。


  她试着扭动了一下身体,基本没有松动的余地,她知道全身被捆得很紧,想要挣开着实是太难了。然则她一定要起劲挣脱,由于她有单唯一小我私人的时机,简直太少了,现在就是一个好时机。她不停地挣扎扭动,呼吸也愈来愈急促。然而她能够转动的余地很小很小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依然是徒劳。


  不知不觉,她模模糊糊感应有人给她解开了绑绳,然后就在这木板床上和她做爱,一种强烈的欲望使她无比兴奋,她“啊啊”欢叫着……


  突然一阵刺痛,她惊醒过来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


  隐约的她闻声了脚步声,然后竹扉被打开。有人解开了将她捆在床板上的绳索,并扶起她坐着,接着一双手在她身上摸了个遍。


  她想逃避,但无法挪启程子。


  一个女人带着赞许的口吻说道:“大奎阿,你可真有眼光,绑了个这么好的媳妇,这小妮子标致着呢,未来呀包你能生好几个孩子。”


  “是吗,姐,我还怕她不会生呢。”刘大奎欣喜地说着。


  “虽说让老王头的傻儿子占了先,不外,也没什么,现在城里人都不信处不童贞的了,咱也无所谓。只是要好悦目住她,别让她乘机跑了,那可就亏了。”


  他姐姐抚慰道。


  “姐,我知道,我花了五千块钱,能让她跑了吗?为了她我还跟老王头闹翻了呢。想想都气人!”大奎气呼呼地说着。


  “好啦,别再生气了,天已黑了,照样先把她带回家吧,到了家再把她好好地绑结实了,有你姐在,不会让她给跑掉的。行了,走吧。”说完,刘大奎把素云抱起,出了窝棚,随着她姐姐悄悄往村里而去。


  进了家,先把素云放在里屋的椅子上,刘大奎的姐姐刘玉梅便忙碌着,铺好床铺,倒好沐浴水。然后和大奎一起,解开素云身上的所有绑绳,除了头部的约束以外。两人仔仔细细地给她洗了一个澡。素云丝毫没有反抗,很驯服地任他们摆布着。


  “好了,擦干了,大奎你把她抱到那矮几上。”玉梅付托道。


  大奎抱着已经洗完澡、被擦干身子的素云,将她放在那张四方的矮几上。矮几上铺着一条毛毯,素云坐在上面,两手搂抱着胸脯,既看不见什么,也不能语言。


  过了一会,她感应有双手在解她的蒙眼绷带,然后盖眼的纱布被取下。她徐徐睁开眼,顺应了一下,闪动着那双漂亮的、长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环视一下。


  “好漂亮的大眼睛!”玉梅不禁脱口赞道,“这么水汪汪的大眼睛,我良久没有看到了,大奎啊你真是好福气啊!姐呀替你喜悦。”


  “还不是姐帮了我的大忙,我还得好好谢谢呢!”


  “谁让我是你姐呢?好了,别说了,照样先把她捆起来再说吧。来,你把那绳子递给我。”她接过大奎递过来的白色棉绳,站在素云背后,俯首对素云道:


  “来,好女人,听话,把手放到背后,不会很疼的,你只要放松了就好。”


  素云知道刚有的自由又将失去,心里充满了无限悲痛。她眼睛看着刘大奎,很希望他能宽容一次,不再绑她。可他一脸的冷漠,手里却在准备着那几条柔软的棉绳。她知道不能能获得自由之身了,于是乖乖地把手放到背后,并很自觉地在背后交织叠着。


  事实是女性,玉梅怕弄伤素云的皮肤,先用绷带将素云的手腕包扎好,大奎则把那只新买的胸罩绑在她的乳房上。然后棉绳将她的双臂,在背后结结实实地捆绑牢靠,缠胸绕臂、缚腕系肘。接着,绷带把绑绳再所有包裹严密,使人看不出上身被捆着棉绳。


  “大奎啊,先这么捆着吧,要是有什么不妥的话,晚上再加固加固,睡觉的时刻你得绑紧一点,看好了,别出什么岔子,记得要把她的腿好好绑住了,啊,听到没有?”


  “我知道,姐。”他有点不耐性。


  “知道就好。明天一早,我会帮你把她捆好的,你要出去玩你就去玩好了,家里有我呢。咱先在家里把她捆上十天半月的,让她安放心,然后就让她去咱二姨夫开的诊所里搭个手,她不是当过护士吗?咱二姨夫那正缺人手呢。”


  他们姐弟俩,当着素云的面就这样商议着。素云看着他们,心里不是滋味,这样的日子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刻才会竣事。不外,她也悄悄想道:要是我在这十多天里,装出很听话的样子,或许他们就会解开我的捆绑,然后到那诊所里的时刻,我就有时机逃跑了。这十多天虽然很难受,但我一定要坚持,这是我唯一的时机。她心里这样想着,也在默默为自己祈祷着。


  “好啦,咱先吃晚饭吧,吃好以后再商议吧。”玉梅便说边着手解开素云嘴上的口罩,然后绷带、胶布,最后掏出堵嘴的棉布。


  那棉布早已湿透,浸润着她的唾液。她贪心地呼吸着新鲜空气,并轻声对大奎说道:“我嘴里好干,让我后口水吧。”


  大奎拿来凉开水,素云喝了好几大口。


  大奎把素云扶下矮几,让她坐在小竹椅上。


  素云光着屁股,感受椅子上好凉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
  玉梅有点忧郁地说:“大奎阿,你照样抱着她吧,别让她着凉了。”


  “那给她披条毯子吧,抱着她怎么喂她用饭呢?”


  一条薄薄的毯子裹住了素云的下身,她这才感受很多多少了。


  然后,她就那样坐着,玉梅端着饭一勺一勺喂她。吃完以后,刘大奎就把素云抱上了床,放下了蚊帐,让她在床上坐着。他把纱布、胶布、绷带和堵嘴的棉布,一股脑儿放到床上。


  他侧坐在素云的旁边,看着她优美的面庞,有点动情隧道:“我的小尤物,你真悦目,可是都这么几天了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,告诉我好吗?”


  素云很主要也很羞怯地低垂着头,满脸绯红。听到他问她,便微微抬起头,用眼梢瞥了一下大奎:“我、我叫肖……肖素云。”也不等他语言,又接着道:


  “年迈,求你放了我吧,我以后一定会答谢你的。还会给你先容女同伙,真的,我不骗你。你放了我吧,你这样对我是犯罪的,只要你放了我,出去后,我不告你,求你了好吗?”


  “你这个傻瓜,我花了那么多钱把你买来,说放就把你放了,我是不是太亏了,再说,看到你这么漂亮的女孩,谁也舍不得放走她呀。你说是吧。好啦,先把你的嘴堵上再说,省得你总是烦人。”


  “年迈,别堵嘴了,我不喊就是,再说我都已经这样了,好吗?别堵了。”


  她看着大奎在拿堵嘴的棉布,便苦苦请求他。


  “不行,我可不能做不保险的事,来吧,把嘴张开。”


  “我……”还没有说出话,他的手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,她不得不张开嘴,那团棉布就严严地塞了进去,把嘴撑得满满的。


  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素云可怜地看着他。


  他“嘶”的一声,撕下一块胶布,往她嘴上贴去。她连忙摇头逃避,并“呜呜”叫着。


  他厉声喝道:“别动,再动当心老子打你屁股。”


  胶布严严密密地封住了她的嘴,她垂着头不再看他。


  “好了,别生气了,我不拿绷带包你的嘴了,总可以了吧,不外日间照样要包好的。知道了吗?来吧,你先躺下吧,乖乖地等着,过一会我就来。”说着,他把素云放平躺下,然后下床到了外屋。


  姐弟两在客厅间商议着事,也唠着家常话。


  素云躺在床上,不能言声,上身绑得牢牢的,可是下肢却没有被捆绑。她侧耳听着他们语言,突然想到要是这屋里有窗户的话,说不定我现在可以逃出去。


  于是,她侧过身,拧身屈膝坐起来,悄悄地用脚撩开蚊帐,逐步下床。眼睛扫视了一遍屋子,一阵狂喜袭上心头,果真有窗户,而且照样半掩着的。窗户前有一张凳子,似乎是专为她准备的。


  她赤着脚,轻轻走到虚掩着的房门前,听了听他们是否仍在语言。然后小心地来到窗户前,这时她觉察窗子很高,站在地上,窗沿够到她的肩膀。她踩到凳子上,用头顶开虚掩着的窗户,往外一看,黑蒙蒙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。她也顾不了许多了,抬腿就往窗台上跨去。


  可是,由于她上身被捆绑着,没有支持,加上窗台对照高,摇摇晃晃的跨了几回都跨不上。她有点急了,又一次狠劲抬腿跨去,没想到脚下一软,往前摔了出去,“咚”的一声,头重重地撞在窗框上,上身趴在窗台上起不来。


  声音惊动了他们,他们跑进屋,看到素云的样子,大奎气得在素云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两巴掌:“他*的,臭娘们,想跑。”


  他把素云抱起来,狠狠地扔到床上。


  玉梅则拿来湿布,把素云踩脏的脚擦清洁,带着怒容对素云说:“我们都把话给你说明了了,你为啥还要跑,你是想自讨苦吃,那好吧,你天天就不会有自由的时刻了。大奎,把她给我绑的结实一点,别再给我捅漏子。”


  “好了,姐你先去睡吧,我知道怎么办。”


  玉梅走后,大奎上床扣好蚊帐,原本想和她云雨一番的兴致,也早已荡然无存。于是,他把素云的腿脚,用棉绳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,眼睛也被眼罩蒙的严严的。


  他搂着她,盖上被子………


  第二天,素云吃过早饭以后,就被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嘴,并贴上胶布、裹好绷带,耳朵里也被塞上棉花,眼睛上压着纱布,贴着胶条,一张透明胶布又牢牢封住。


  从这一天起,她的眼睛就再也没有被解开过,以防止她再有逃跑的时机。天天除了用饭,她的嘴都必须被严实地堵着。身上的捆绑,也只有在睡觉前才气被松开一会,然后继续被捆住做爱。日间关在房间里,可以让她走动,但她被蒙着眼睛,只能坐在床上。有时大奎会进来,变着名堂和她做爱。素云只能乖乖地配合着,固然,她也获得了充实的知足。


  时间过得也很快,不知不觉七八天已往了,素云天天被他们禁闭着,已经逐渐习惯了。这一天,玉梅给她揭去了蒙眼的胶布,让她眼睛上仅用胶条贴着纱布块。


  又是几天已往,素云的眼睛终于被释放了,她已经变得很温顺了。每次只要大奎需要,她都能很自觉地迎合着他,固然也包罗他用种种方式捆绑她。她似乎已经失去了逃跑的愿望,有一种很知足的感受似的。


  村里的人从来没有见过素云,只知道刘大奎花了五千多元,买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。然则刘大奎从来不让他们看一眼,虽然这个村子里绑来的媳妇多的是,他却不愿漏光。


  这天,他们决议把素云送到他二姨夫的诊所里。于是,在家里先把她仔细地捆绑结实,仍然堵嘴蒙眼,并给她穿上一件红花布外衣,黑绸布的裤子。


  诊所不远,就在村东头那棵大柳树下。二姨夫今年五十多岁,姓陈名德福,早年跟人学过一点中医,现在开了一个小诊所,也就是给人看看伤风咳嗽之类的小毛小病,再有就是给人推拿推拿换换药之类的,处置处置伤口阿等等。生意还挺好的,来看病的人也许多。


  刘大奎姐弟押着素云进了诊所,陈德富正在给一个老太看病,见他们进来,便招呼道:“来啦,先进里屋歇着,我一会就来。”


  十分钟以后,德福进到里屋,外交了一番。他径直走到素云眼前,看了一下她的身体,问道:“大奎,他就是你媳妇吗?”


  大奎准许着。


  “那好吧,你先把她留在这里吧,中午你给她送点饭菜就好了。给她做的事我会教她的,要是没有其他什么事,我看你们照样先走吧。人多也欠好做事。”


  刘玉梅看了看大奎:“兄弟,那咱们就先走吧,横竖有二姨夫呢。中午我来送饭好了。”


  “好吧,那我们走啦。”刘大奎转头给陈德富打着招呼。


  陈德富送走他们,把大门关上锁好。来到里间,脱下素云的衣裤,仔细浏览了一番。然后解开她身上的绑绳,用那种雪白的很有韧性的绷带,重新将素云的上臂,反剪交织在背后缠绕捆绑的结结实实。每缠一圈都收得牢牢的,一只将整个上身都包裹的严严密密。


  一边包裹,一边还对素云说着话:“从今天最先,你呢,先在旁边学着,看我是怎么给人家瞧病的,我需要什么器械?你都要逐一记着了。过一段时间呢,等你学得有点眉目了,我就解开你的手,让你帮我,做我的下手。固然咯,以前你也是护士,有些器械也不用我教。不外我这里是中医,跟你那有区别。最主要的是,要让你习惯被绑着身子、堵着嘴照样能给人家瞧病,嘿嘿,实在是在边上打打下手。”


  等到把素云的上身包裹的雪白一片后,他才住了手。接着他摘下她的口罩,解开嘴上的绷带,徐徐撕下胶布,抽出嘴里堵塞得很严实的棉布团。素云长出了一口吻,深深地呼吸着。


  还没有两分钟,一块小手帕塞进她的嘴里,并被顶入很深,接着一大团医用药棉又塞进她的嘴,把嘴都撑满了,在她闭不上的嘴里,又一块小手帕压住棉花塞住她的嘴。然后,那厚厚的绷带,最先一层层包裹她的嘴,他收得稀奇紧,包得稀奇严密。最后再绑上一只大口罩,取下蒙眼的纱布,穿上护士服,戴上护士帽。


  他还在素云的下体里,塞进柔软的棉布团,并用胶布封好,并在大腿上用棉绳捆绑了几圈,中央收紧。做完这些,他想了想,又解开她白大褂的扣子,扒下她的胸罩,在她乳头上挂上只小铃铛,用胶布贴牢,再把胸罩绑好,扣好衣扣。


  这下他才知足地址了颔首,隔着白大褂,又仔细地摸了一遍:“好了,现在我们可以开门了,记着我说的话,乖乖坐在我身边好勤学。要是动歪脑子,我就给你做手术,让你见不得人。听懂了吗?”


  素云被憋得涨红着脸,一幅无奈的神志。


  “咚咚”传来敲门声,一个声音在大呼:“陈医生,快开门,我孩子病了,快给我瞧瞧。”


  陈德富把素云拉到就诊桌的旁边:“你坐内里去,好好呆着,别乱动。”素云蹒跚着坐了进去。


  陈医生打开了诊所的大门……


足控阁持续分享熙熙女王,扶桑女王,严厉女王,馨雨女王,魅色夫人,青云女王,香奈优姬,魅族女王,冷魅女王,艾丝女王,美人不美,紫露凝萱,婧児小主,红色妖姬,papa小主,倾城女王,凝儿公主,伊轩女王,小丝女王,寒雪女王,妍妍女王,凌薇女王,紫萱女王,八奶奶,血柠檬女王,湘香女王,午夜暗香,灵魂救赎,叮叮女王,yoyo女王,午夜小妈,天生贵主,回眸女王,艾玛女王,梦悠然,黑冰女王,女王菲主,冰城玫姿,傲柔女王,楠楠女王,飞鱼女王,松岛女神,上校女王,呆呆女神,冥妃女王,冷柔女王,鸽宝女王,诗蔓女王,猫七小主,妆主女王,薇薇女王,甜心公主,晨晨女王,狐狸女王,楼兰女王,叶S女王,万万女神,风情艳主,叶子女王,宠儿女王,vivi女王,苏曼女王,校园女王,羽璃女王,妖晴女王,玉蝴蝶,婧女王,上官娴,宝儿,玫瑰夫人,卉儿女主,倩倩女主,珍妮女王,萱萱女王,王妃女王,蕾拉女王,简公主,艾彩原创,品丝论足,奴隶岛,冰时代,小刚系列,不良女学生,丽足娇娃,日本Byd系列,Yapoo系列,彩琳系列,婉慈Icon,黑蝙蝠,変幻餌罪,Love&boots,H.P.L栖心之栈,邕娘美束,长春00后,乔家大院,热血女神,小妮创,套路直播,最强女M,凤仪亭,女神学院,木子芊芊,焰灵姬,傲视之巅作品!

逃出人饭窝8.出逃

  今天又是个好天气,阳光明媚,秋高气爽。在这样的天气里,人的心情一般都是特别好,陈德富也不例外。  才八点多钟,刘玉梅就把素云送来了。自从素云到陈德富这里以后,每天早上由刘玉梅将她押来,晚上天黑后再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30 18:51 , Processed in 0.64965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