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5.抢亲_逍遥皮衣绳艺紧缚女郎,逍遥定制精品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1 16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袋子被解开,素云晕晕乎乎地感受到,她被人扶着站了起来。眼睛上蒙着黑布,使她看不见身处那边。


  一个女人的声音:「快把那椅子搬过来,哎,对,放她后面,把绳子递给我。」


  素云现在能感受到,在她身边有几小我私人在忙碌着,她被一双大手按在椅子上坐下,一条绳索将她牢牢地拴在椅子靠背上。脚也被捆在椅子腿上。


  素云不知道他们是谁,强烈的恐惧感使她拚命地扭起程子,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了沉闷的「呜呜」声。


  他们也不理她,忙碌了好一阵子,素云终於无力地镇静了下来,不再作无谓的挣扎。


  「柱子,你给我好悦目住她,要出了什么事,我可饶不了你,明天少了新娘子,我拿你媳妇顶上,到时看你咋办。」那女人对叫柱子的人说道。


  柱子嘻皮笑容地应道:「婶子哎,你呀,好好地把心放着吧,有我柱子在,什么事啊都不会发生。再说了,我那媳妇啥样,你又不是不知道,大奎哥他能要吗?还不是只有我才气伺候她吗?你就别吓唬我了。」


  「那好,你给我好悦目着,我去把晚饭弄好了就来换你。」


  「哎,放心吧,婶子。」柱子对已经走出房间的女人高声道。
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素云在模模糊糊中被人推醒,她抬起头,「呜呜」着起劲找寻着那人的方位。


  照样谁人女人的声音:「女人,别怕,肚子饿了吧,先吃点器械,待会啊我再给你洗个澡。不外呢,你可不能不听话,要是找贫苦呢,那可就别怪我了。听明晰了吗?」


  素云一边听着一边想着主意,她「呜呜」着使劲点颔首。


  「对了,这才是做新娘子的好女人,以后啊,你随着大奎会享福的,别看我们这里很穷,可大奎啊是我们这里最有本事的人,你随着他是你的福气。」


  她边说便解开了素云嘴上的小口罩,撕下胶布,取出嘴里塞的牢牢的棉团。素云拚命呼吸着久违了的新鲜空气,女人先让她喝了口水漱了漱口,然后坐在她眼前,一勺一勺地喂她用饭。


  饭毕,素云嘴里又被塞进棉布。


  女人出去二分钟后,又叫来了刘大奎的邻家女孩山妮,并放好了一大盆沐浴的热水,然后锁好门。


  解开素云身上的绑绳,脱去那件小背心,仍将她的手反捆住,解开下体的绳扣,把她抬进澡盆,二个女人仔细地给她擦洗着身子,二双略显粗拙的手,在素云娇嫩润滑的肌肤上一直地游走、揉捏。


  这山妮啊,近年也有二十多岁了,长得很丑,瘦瘦的,胸部平平的。不外呢,她心里有个小九九,一直恋着刘大奎,可刘大奎固然不会看上她这么丑的女孩,以是她一直希望刘大奎找不到女人。


  可是现在她的眼前就有那么一个漂亮极了的女孩,她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,不是滋味。


  当她的手徐徐擦洗到素云的乳房时,狠狠地捏了一下素云的,心里还骂道:「我叫你美,我叫你的比我大,掐死你、掐死你。」


  素云被这突然的一掐,痛得全身一颤,一声长长的闷哼「唔………」


  她使劲摇头扭起程躯,绑着的脚蹬着盆沿,把水都溅了出来。


  女人一把把她按住:「臭丫头,想干什么,找死啊。」


  但马上她发现素云的右乳房上,二个很深很红的掐痕。


  她有点来气地看着山妮:「我说山妮啊,婶子我呢也知道,你啊就是喜欢你大奎哥,不外呢大奎他有自己的想法,你也不能强求啊。现在大奎既然已经买了她了,你啊也就死了这份心吧,婶子呢以后给你张罗一户好人家,到时阿你只要不骂婶子就行了。」


  山妮低着头不理不睬,女人看着她也就不多说了。


  洗完擦乾以后,她们把素云抱到床上,把刘大奎叫了进来。


  这刘大奎啊,长的还对照帅,不是很高的个子很结实,一看就是农村里干体力活、全身有力的人。黑黑的脸上透着一丝阴森,很强横的样子。


  进屋以后,他让二个女人出去,山妮怨毒地狠狠瞪了他一眼,咬着牙出了房间。女人带上房门也出去了。


  刘大奎看着眼前这个洗得乾乾净净的、被绑着手脚的漂亮女孩,脸上浮出一丝自满。他站在床边,伸手把素云扶起来,让她跪在床上。逐步揭开她眼睛上的黑布,扔在床上。


  一双大眼睛徐徐睁开,恐慌而惶遽地看着他,她发现这张脸有着一种恐怖的气力,牢牢榨取着她。以至於她连「呜呜」求助的声音都没有发出,她只是感应畏惧,恐惧。


  大奎起劲显得对照温顺:「别怕,日间让你受惊了,不外我可以告诉你,你原本就应该是我的,买你的钱我早就付了,老王头那傢伙竟敢耍赖,让你做他儿媳妇,他儿子傻子一个,能比我强吗?以后阿,你只要乖乖地听话,伺候我恬静了,我会让你回去看看你家的,听懂了吗?」


  素云低着头,胆怯地微微颔首。


  「嗯,不错,明天就要做新娘了,到时可不许胡来,否则我打断你的腿。听明晰了?」


  素云又是颔首,眼睛里已经全是泪水。


  大奎最先脱裤子,素云抬起头对着他,可怜地「呜呜」摇着头。大奎爬上床,把素云放倒床上…


  完事后,他取出一捆棉绳,将素云的手重新反剪背后,五花大绑。大腿、膝盖、脚踝也划分捆上。嘴里的棉布被狠狠地塞紧,周围的裂痕又被棉花填充严实,一大块胶布将她的嘴唇牢牢封死,并用绷带一层层严密包扎结实。


  那块黑布又蒙上了她的眼睛,包得牢牢的。


  然后,素云被他抱到后院小屋,放在一张窄窄的木板台上躺下,用绷带绑扎牢靠,最后裹上布单,垫好枕头,盖上被子,锁好门去他婶子家放置明天婚礼的事去了。


  天已经很黑了,夜寒的秋风,吹得树叶沙沙作响。隐约传来的几声狗吠,更平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。已是午夜时分,黑夜一片死寂。


  一条消瘦的人影,悄悄地来到刘大奎家的后院,看那人影像是个女人。她紧贴着院墙,凝思屏息了一会,在墙角搁了二块砖头,双脚踩着,艰苦地爬上那低矮的院墙。她轻轻跳进院内,张望了一下,漫步走到那小屋的门口,贴着门缝侧耳听了听消息。


  然后走到窗户下,打开那扇破烂的窗户,吃力的爬上窗台,跳进屋里。进屋以后,她默默的站了有一会,感受了一下,伸手摸到了素云的身体。


  她使劲摇了要她的身体,俯下身子,凑在素云的耳边悄悄说:「嗨,臭*子,算你运气好,我来把你放了,不是我同情你,是我不想让刘大奎获得你。你明晰了吧,你给我跑得远远的,别让刘大奎再找到你,你准许吗?要是准许,你叫一下,我就放你。」


  素云被她摇醒以后,模模糊糊的听她语言,听说她会放了自己,连忙「唔唔」叫了两声,声音很低,但山妮照样闻声了。


  「好,那我现在就解开你,你不要乱动。」边说边最先试探着解绳索。


  好不容易费了好长的时间,总算解开了把素云捆在木板上的绳子。手都解的酸麻了,她顾不了这些,把素云扶起来坐着,又最先解她腿脚上的绑绳。


  好不容易解完以后,她深深地呼了口吻,不无挪喻地对素云说:「漂亮妞,我先得告诉你,在出这个村子以前,我不能给你解开上面的捆绑,嘴也得堵着,等离村子远了以后我才气放了你,你要是信托我的话,那就跟我走,不信托呢,你就再躺下,我照样照老样子把你捆上。你可想好了。」


  素云一听这话,连忙一再颔首,「呜呜」一直。


  山妮给她解开蒙眼黑布,把她扶下地,看她光着身子,就脱下自己的裤子给她穿上。


  她瞧着素云的乳房,虽然看不清,但也知道她的乳房比自己大多了。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妒火,她奋力把床单撕下一大块,狠狠地包住素云的乳房,绕了一圈在背后系得牢牢的。


  心里还在骂着:「看你的奶子漂亮,照样我山妮厉害。」


  等她包好素云的乳房,好一会她才稍稍消了气,看看已是下午夜了,便把素云使劲托到窗台上,让她跳下去,幸亏窗台不高,素云跳下后只是屈膝跪了一下,把膝盖弄破了点皮。


  山妮也跳出来,轻轻打开院门,然后搀着素云,出了院门,往村北偏向跑去。


  这山里的小路,坑坑洼洼的,简直很难走,要不是山妮天天都走惯了,黑灯瞎火的扶着素云,那素云非得摔昏不能。她们跌跌撞撞地走了有二里多路了,素云由於被反绑着身子,还被牢牢地堵着嘴,不由的有颔首昏脑胀,喘不外气来。


  山妮看了看她那难受的容貌,便着手给她解身上的绑绳,刚摸到绳扣,突然远处传来狗吠,并有几支火炬摇摇晃晃地向这边跑来。


  山妮吓了一跳,对着恐慌的素云喊道:「愣着干啥,还不快跑,要找死啊!」


  二人又拚命往前跑去,无奈素云被绑着手臂,以是不能借力,动作也不协调,更本跑不快。踉踉跄跄差点摔了好几回,幸亏被山妮扶住了才没有摔倒。


  火炬越来越亮,人声越来越清晰:「快点,她一定是往这边跑的,快追,追上了打断她的腿………」


  心里的惊慌和手脚的未便,使素云再也跑不动了,她往地上一软,对着山妮使劲摇头,胸部凶猛升冷静,能清晰地听到,她鼻子里发出的粗粗的呼吸声。


  这下山妮也急了,使劲拉她起来,但怎么也拉不动。


  她险些带着哭腔喊道:「我的姑奶奶,你快起来呀,你想害死我啊。」


  火炬又近了许多,连人影都看得清清晰楚。


  山妮这下绝望了,她看着地上的素云:「好罢,你想死我可不想死,你会悔恨的,笨*……」


  说完她扭头往漆黑里逃去。素云起劲挣扎着站起身,跌跌撞撞地躲进路边的小树林,蹲下身子,悄悄祈祷着。


  纷歧会儿,举着火炬的人们已经泛起在眼前,一个声音说道:「人人好好搜一搜,适才似乎望见这里有人影,可别让她们躲起来了。」


  素云吓的牢牢闭上了眼睛,全身哆嗦着。突然,她以为眼前一阵亮光闪灼,睁眼一看,一个小伙子举着火炬正在看着她,她立刻瘫软了。


  「大奎哥,在这里,找到了,快来!」


  那小伙子正是柱子。


  立刻拥过来五六小我私人,高举着火炬,人群被拨开一条缝。走近一小我私人,正是刘大奎,原来他从他婶子家刚回来,想起素云的俏容貌,又兴奋起来,想再和她…效果发现素云跑了,他也意料到可能是山妮这个丫头放跑的。


  於是他叫了几个好兄弟,点着火炬一起追来。


  他低头看着素云,也不语言,弯下腰,把素云的小腿和大腿用布带绑在一起,再拿一条蒙住眼睛,然后把她胸部贴着他背部,用棉绳捆在他的身上,两手扶着她曲着的大腿:「走,回家。」


  天已大亮了,阳光斜斜地照在这个小山村,早晨的一点冷气也正在逐步地驱散。茂密的树林间蒸腾着淡淡的朝雾,早起的人们最先忙碌起来。


  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,屋外似乎很热闹。素云醒来后,感应身上的约束并没有被解开。她想起了昨晚的事,那份恐慌还没有完全消逝。也不知道刘大奎为什么没有打她骂她,是不是有更恐怖的手段在等着她,心里忐忑不安的没底。


  她被抓回来关在这小屋里,到现在已经有好长时间了,也不知道他要把她怎样,外面又到底为什么那样热闹,她好想弄明晰。

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门打开了,大奎婶子领着三个女人进来了,掀开裹住素云身体的被子,划分捉住她的手脚,解开绑绳,让素云一丝不挂的坐在木板架上,大奎婶先用湿毛巾,仔细地给她擦净昨晚弄脏的身体。


  然后,把一只雪白的、带有蕾丝花边的胸罩给素云戴上,应该说是绑上,由于那胸罩很小,罩杯只能遮住乳房的前端,三条韧性很强的扣带,必须用力的收紧,才气在背后扣上。


  肩带和扣带都深深地勒进了她的肌肤里,胸罩牢牢贴着她的乳房,那份鼓、突、胀、满的美,令女人都惊羨不停。


  二个女人把素云的手反扭在背后,交织手腕,用胶带牢牢缠绑住,再在手腕绑着的胶带上系上一根红色的棉绳,把手腕抬高,紧贴在她的背上,红棉绳绕到胸前再到背后,把她的手完全地牢牢的绑在背上。


  然后用宽宽的白色医用绷带,将她的上身连同手臂一起,牢牢地包扎捆绑结实,二个女人还把绷带使劲的收紧,缠的扎扎实实。


  素云鼻孔里喘着粗气,脸涨得通红。


  而大奎婶和另一个女人,将素云的小腿反折,用胶带把她的脚踝绑在她的大腿根部,缠紧。而且也用绷带,把巨细腿一起层层的包裹慎密,然后并拢两腿,用一大块红绸布,把缠着绷带的腿所有包裹住,绑上红棉绳。


  这时上身的捆绑也已完工,而一大块红绸布,也把她胸部所有包裹了起来,外面捆着红棉绳。外人一看,素云的上下身都被红绸子包裹着,还蛮喜庆的。


  接下来,大奎婶拿出一团白棉布,一点一点的逐步塞进素云的,塞得满满的,封上胶布。胶布外面垫上一大块厚厚的棉垫子,狠狠的用绷带绑扎牢靠。并把一张小红纸贴在她的,也许是乡下的一种娶亲习俗吧,讨个祥瑞。


  最后,该是素云的嘴了,固然,她们先给素云梳理了头发。脸上也化了淡妆,让她的脸看上去红扑扑的。她们先解开她嘴上的绷带,撕下胶布,掏出堵嘴棉布和棉花。


  把一团乾净的棉纱布,很严密的塞进她的嘴里,并用一块小手帕填充在她嘴里,使堵塞物和嘴唇保持平整,这样,贴上胶布以后,能使胶布贴得很平滑很帖服,嘴唇上共贴了二块胶布,先在下巴的右边下面贴住,然后往上拉贴住嘴唇,再贴在左面颊上,另一条则反偏向贴。


  二条胶布是交织贴住的,要想张开嘴唇将是异常艰难的。


  接着,宽宽的绷带已经牢牢地压在她贴着胶布的嘴上,绕到脑后,用力收紧,把素云的脸都包得陷了进去,层层包扎,裹得严严密密。最后,一只大红的口罩异常熨贴地绑在她脸上,四条带子在脑后扎紧,她的脸上便看不出是被堵住嘴的。


  口罩正好扣在她的眼睛下面,使她的眼睛看上去加倍大而明亮,只是眼中全是郁闷和无奈,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,却别有一番迷人的韵味,叫人又爱又怜。


  这时有人进屋喊道:「好了没有,快要拜堂了,快点。」


  「哎,好了,马上就来。」


  大奎婶对素云道:「女人,今天是大奎的也是你的好日子,你要是珍惜的话呢,你就乖乖的和我家大奎拜堂结婚;要是不愿意呢,也可以,不外这个堂还得拜,拜完以后过了个把月,再把你送给要饭的。这要饭的我也见过多了,要是好一点的呢,把你捆在家里,找人伺候着;要是碰着没家的穷光蛋呢,那你就惨了,他呀,天天都要捆着你,牢牢堵着你的嘴,再戴上口罩,把那长长的衣服给你那么一挡,谁也不知道你是被捆着的,然后呢,天天带着你挨家挨户去要饭。到了晚上,把你眼睛一蒙,捆着和他一起睡在桥洞里,睡觉时还要摸你、玩你。吃的、睡的都咋样,你自己琢磨把。现在呢,我就带你去拜堂结婚,你想要听我的,就点个头,要不呢,你可以不理我。」


  素云早就被她那番话吓坏了,连忙点着头,眼睛带着乞求的眼光,眨巴眨巴地看着她。


  大奎婶悄悄笑着:「好,算你伶俐,那我们去吧。」


  说完,她把一块很大的红盖头给素云蒙在头上,四个角划分系在身上的绳子上。


  二个女人抱起素云出了小屋,过了院子,进了前屋的客厅,把素云放在几前地上的一张红毯子上。


  客厅佈置得很热闹很喜庆,屋里已经有很多多少人了。望见新娘子出来,都喜笑着过来旁观,不时的还指指点点。


  一个小男孩还用手摸了摸素云阴部的红纸,不解地问他母亲:「妈妈,姐姐尿尿的地方干吗要贴红纸啊?她的手和脚都没有了吗?」


  「小孩子别瞎问,出去玩去。」


  一些女人听到小孩的问话都掩嘴笑起来。


  人群中尚有一个被捆绑着的女人也在看着,不外她只是被牢牢反绑着双手,并没有蒙眼堵嘴,旁边尚有一个二三岁的小女孩,拉着她的衣服,看样子是她的女儿。


  她们两个站在人群的后面,靠近墙角,女人并不看老的脸上饱经沧桑,写满了辛酸和痛苦。看样子她是几年前被绑来的,可能由於不听话,以是被捆着。


  这时,刘大奎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,在柱子和几个小伙子的蜂拥下,笑嘻嘻地进入喜堂。后面还跟了一大群看热闹的,嘻嘻哈哈,跑前跑后。


  刘大奎进屋以后,对婶子说道:「婶子,最先吧。」


  大奎婶便付托柱子:「去叫弟兄们最先吧,热闹一点。」


  柱子跑到门口大呼一声:「婚礼最先喽!」


  门口的二个小伙子点燃了鞭炮,「辟哩啪啦」漫天飞扬。


  「一拜天地」二个女人按着素云,让她叩头鞠躬。「二拜怙恃」大奎没有怙恃,大奎婶就取代他的尊长。「伉俪对拜——」素云的头又被按下。


  眼泪已是哗哗地流下,打湿了脸上的红口罩。


  「入洞房——」刘大奎一把抱起素云进入新居。


  旁观的人都嘻嘻哈哈地笑着,起着哄。


  固然,村里人都明晰,这样的婚礼是不能闹洞房的,於是人们都跑到屋外,抢佔座位,等着酒宴的最先。


  着实刘大奎把婚礼定在中午举行,是有用意的。


  外面酒席已经最先,不外菜肴却很差劲,由于穷么。然则食客们依然吃得狼吞虎嚥,大叫小叫…


  屋里,刘大奎已经摘下了素云的红盖头,看着那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,他轻声抚慰她:「别怕,你现在已经是新娘子了,随着我我不会让你受苦的。」


  素云心想:「这里那么穷,我能不受苦吗?你这不是明摆着骗我吗。」


  他继续说着:「我呢,今天就带你一起到我姐那里,我会好好干的。只要你听话,死心塌地的随着我,我包你以后享福。你要是三心两意,我就宰了你。」


  素云看着他满脸的凶像,眼睛里露出了深深的恐惧。


  「我给你化一下妆,我们马上就走,你知道吗?那老王头已经叫了许多人,准备来把你抢回去,给他的傻儿子做媳妇。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能给他吗?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以是,我得马上带你走。」


  他逐步地解开她腿脚的捆绑,去掉下体的棉垫子。仍用绷带裹好缠紧,穿上一条三角内裤,再套上土布长裤。上身的红绸布被拿下,戴上了一只红色的小肚兜,肚兜很小,连白色的胸罩都遮不住。一件圆领笠衫套在了她的上身,笠衫是很紧身的那种,下摆和裤腰被胶带牢牢缠在一起,捆在腰部。


  然后,又是绷带,把她从肩膀一直到臀部,很慎密地、仔细地、严严实实地捆绑缠裹。只把素云捆的像根木棍一样,只有乳房还高高地耸立着。


  「怎么样,能透气吗?」


  他略微柔声地问道,素云委屈地轻轻点了颔首,又泪汪汪的看着他,连连摇头。


  「好了,憋不死的,只要你乖一点,路上不给我惹贫苦。到了那里我不会亏待你。」


  红口罩被摘下,换上一只小小的白纱布口罩,包住嘴和鼻子部门,固然,原来嘴上的绷带依然裹得牢牢的。把口罩带在脑后收紧、打结。然后披上一件披风,把扣子扣好,竖起领子。


  刘大奎又拿起一只提包,打开抽屉,那出许多的绷带、纱布、棉花、棉绳、口罩、胶布等物品塞进包里。


  「好了,咱们上路吧,听着,我们先要走二十多里的山路,过了青龙峡,就可以坐上汽车了。接下来尚有一天多的旅程,都是坐汽车,半路还要转车,在此时代不许跟我捣乱。」


  他又有意当着素云的面,把一把刀子插在背后。素云被他夹着出了后门。


  村里人都去喝喜酒了,他们一起快速地往村西走去,也没遇见一小我私人。绕过几个山湾,穿过一片密林,沿着林间小道一直地串行着。


  「前面就是青龙峡了。」他抚慰着素云。


  素云已经累得快瘫软了,但被他夹持着,只能粗重地喘息。这时已是下昼三点多钟了,他们终於到了青龙峡。这里有一条唯一的,通农村公共汽车的路,天天四点钟有一班车经由这里。


  在一棵大树底下。


  他面劈面轻轻搂着素云,并让她靠在树上,他的脸贴着她的额头,听着她的呼吸,一只手轻轻地抚弄着她额头的秀发:「好妹子,好妻子,等一会啊汽车就要来了,上车以后呢你可要听话哟,否则……你是知道的。」


  他掏出一条头巾:「来,咱们再把头巾戴上。」


  头巾险些遮住了眼睛,在下巴下面扣住。


  然后外面再绑上一只厚厚的白纱布大口罩,捂得严严实实,差点把眼睛都盖住了,这样,素云的眼睛,只能透过头巾和口罩之间的一条缝,才气迷糊地望见器械。


  等了快要有四十分钟,汽车终於来了。


  这是一辆农村小公共汽车,对照破烂,车上的人不多,老的和少的加起来也就五六小我私人,尚有一个年数较轻的女子。


  车门打开,刘大奎想把素云扶上去,可是踏板对照高,素云看不太清,一脚踏空,往前一个趔趄。刘大奎伸手一把扶住,同时主要地看了看车里的人。


  那些人似乎都没有反映,他松了口吻。


  那年轻的女驾驶员不耐性地敦促道:「快点了,别磨磨蹭蹭的,我还要赶路呢。」


  「哎,好好,上来了,这女人生病啊就是贫苦,对不起啊。」


  他扶着素云刚上车,车门就关上了。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:「什么态度?」


  望见车子的后面空着,就坐了已往。车上的几小我私人都带着有点新鲜的神色,看着他们走已往。


  他把素云挤在靠角落的座位上,把她的头巾往下拉了拉,盖住她的视线,对她耳语道:「好了,你可以睡觉了。记着我的话,别捣乱!」


  车子在不平的山道上行使着,刘大奎心里在盘算着:尚有一天的旅程呢,可万万别出啥事。


  素云也在想着心事:他要把我带到那里去呢?路上会有人发现我的容貌吗?会有人救我吗?


  车子在继续行驶着、颠簸着……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高品质逍遥绳艺系列在线绳艺视频!

逃出人饭窝6.旅程

  这山里的气候说变就变,才有点多云的天气,一会儿就开始下起了小雨。汽车颠簸着行驶在不平的山道上,女司机很小心地驾驶着。雨中的道路逐渐变得有点泥泞,也给行车带来了不便。  素云上车已有一个多小时了,车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2-10 09:27 , Processed in 0.45510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