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逃出人饭窝4.屈濡_逍遥绳艺网视频,逍遥原创囚心范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1 20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天逐渐黑了,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也都早早地歇了,原本就很平静的小山村,在黑夜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的死气沉沉。


  老王的木屋里,已经点起了油灯(山里还没有电灯)。一家人坐在屋中央的桌子周围,准备吃晚饭。菜已经端在桌上,热气腾腾的豆腐汤,漂荡着淡淡的清香。


  素云被按坐在左手席上,油灯也端到她的眼前,火红的光线照在她的脸上,她微微感应有一股热量,轻轻地拂到她的脸部。


  老王把椅子向前靠了靠,藉着光线凑在她的眼前,把手伸到她脑后,撕下粘住口罩带的胶布条,再解开带子,然后小心地取下那只牢牢绑在嘴上的小口罩,口罩内里的双面胶并没有损坏绷带的包扎效果。


  女人在素云的背后扶着她的肩膀,她轻声地问老王:「他爹,照样先解开她的眼睛吧,让二娃也看看她的容貌,你看咋地?」


  「嗯,不错,好主意。你先把她的头抬起来,二娃,你把灯举着,快点。」


  素云稍稍仰着头,喉咙里发出了稍微的「呜呜」声,在灯光的照映下,可以清晰地看到牢牢贴在她眼睛上的胶布。那是一张透明胶布,它牢牢封着两块纱布,贴压得很平整很平整。


  纱布是被叠得很厚很厚的那种,上下沿各被胶条横着粘住。纱布下面敷压着棉花片,她的眼睛是闭着的,眼敛被很小的胶布粘住。以是,要想自己撕开或蹭开蒙眼物,那是绝对不能能的。


  女人用手扶着她的脸。老王在素云鬓角部位,用手指小心地拈住胶布的一角,轻轻往外揭。然而,由於胶布的粘性很强,把素云痛的哆嗦了起来。她拚命扭启程子,想要反抗。


  老王连忙住手:「妻子子,快去打块热毛巾来,敷一下就好了。」


  纷歧会,热毛巾盖在了素云的眼睛上,好想太烫了一点,素云摇着头想甩下来,但被女人用手按着。


  过了五六分钟,拿开毛巾,老王又最先揭胶布,胶布终於被逐步揭开了。眼睛上被胶条贴着的纱布,却照样那样的盖着。


  老王想了想,然后只撕开纱布下面的胶条,抽出内里压着的棉花片,轻声对素云说道:「现在我要撕下你眼睛上的胶布,你先不要睁开眼睛,由于啊你一天没有瞥见灼烁晰,知道吗?」


  素云从嗓子里发出微微的「呜呜」声。


  老王先用左手把她左眼的纱布掀着,,右手逐步揭下贴住她眼敛的小胶布,再把纱布盖好,下面的胶条依然贴牢。右眼如法炮制。


  这样,素云的眼睛只盖着厚厚的纱布块,已经不影响她眼皮的眨动了,虽然有点难题。


  接着,老王最先拆她嘴上的绷带,一层一层有很多多少圈,素云被贴着胶布的嘴也终於露了出来,徐徐撕去那张大胶布,素云已经感应,皮肤被新鲜空气抚摸的那份清新。


  被耐久堵塞包裹的嘴将要获得解放。一阵皮肤的扯动以后,那张牢牢封住她的嘴唇的小胶布,终於脱离了她可爱的小嘴。


  但老王并不急於抽出她嘴里的布团,他问道:「我拿掉你嘴里的布后,你可不许叫唤,否则,我再塞紧你的嘴,把你吊起来,三天不给你饭吃,记着了吗?」


  素云「呜呜」着点了颔首。


  布团在他的轻抽下,一点一点脱离她的小嘴,当最后一点布被抽出以后,她张着嘴狂吞了一大口新鲜空气,然后,她激动地最先哭泣起来。


  女人低声喝斥道:「别哭,哭啥呀,这不把你解开了吗?只要你乖乖地听话,就不会难为你的,听到没有?」


  「好了好了,咱们用饭吧,哎,妻子子,你喂她吧。吃过饭以后再解开她的手。」


  这时,二娃在旁边痴痴的看着素云的脸:「爹,娘,她的面庞真悦目啊!」


  老王瞧着他「嘿嘿」笑了起来,女人也笑了:「你现在知道啦,快吃吧。」


  女人端着碗,一口一口地喂素云吃着。素云也着实是饿了,吃了许多。


  吃完以后,她战战兢兢地说到:「大叔,大婶,年迈,求求你们把我放了吧,我不要在这山沟沟里呆着,我还要事情呢,求你们放了我吧,我回家后,一定把钱还给你们,加倍的还,真的我不骗你们的。」


  到厥后,她险些是带着哭腔在请求他们。


  二娃这时说道:「娘,别让她哭么,她好乖的,娘,我把她的嘴堵上咯?」


  他也不管,拿过桌上的那只大口罩,团了团就往素云的嘴里塞进去,一边塞还一边说:「你别怕,我跟我娘说,让我爹把你放了,我娘最听我的话了,我不要听你哭。」


  他怕她吐出来,又把那只小口罩给她戴上了。素云又只能「呜呜」地发出无奈的声音。


  半个小时以后,酒足饭饱,桌子也摒挡乾净了。他们把素云带到老王的房间,将她按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。


  先脱去她的衣服,然后最先解她身上的绷带,好一会才解完,然则包住手的绷带和胶布却没有去掉,接着,下体的捆绑也被解了开来,女人抽出素云里的填塞物,并帮她洗了下身。


  这时老王已经取出一捆白色的棉绳,最先将素云的上身五花大绑住,乳房上包着的的纱布也被拿掉了,他将她的乳房捆的高高地屹立着,看着那那娇嫩欲滴的肌肤和鲜嫩淡红,让老王的手都微微哆嗦起来。


  素云只感应身体在他的捆绑下,一阵一阵地收紧,当乳房上被捆上棉绳的时刻,那种压制、收缩和麻胀的感受,使她发生一种肌体上的心理亢奋,并掺杂着些许的气忿和悲痛。


  接着,老王摘下她嘴上的小口罩,掏出嘴里塞着的大口罩。用一块纱布包着一大团棉花,使劲地塞紧她的嘴里,撑得满满的,把她憋得满脸胀红。


  固然,嘴上仍被封住一大块胶布,并仔细地贴平整,把那两片漂亮的小嘴唇,牢牢地封贴在一起。那只小口罩依旧被牢牢地绑在她的嘴上,却仅仅盖住小嘴和高挺的鼻子。


  可爱的小下巴也露在外面,在口罩的双方,可以瞥见封嘴的胶布。


  他又在她的腰部系上一条布绳,在背后打结,再从屁股缝里绕到阴部打了一个结,再扣在腰部的绳子上,收紧以后,又做了一个大扣子。


  做完这些,老王对二娃说:「娃子,好了,你把她带到你屋去吧,别怕,带上去吧。」


  说完,他把全身赤裸,上身被捆绑的牢牢的素云,推到他的眼前,女人也敦促道:「是啊,快去吧,扶着她点,别摔着,待会儿,娘会来帮你的,啊。」


  二娃准许着,一只手拿起油灯,一只手穿进她腹部做的谁人扣里,轻轻提着。拉着素云出了房间。才走到客厅,素云就一直「呜呜」叫着,原来。二娃提着的谁人扣子,使得她的绳结牢牢地压着她的*,她感应很兴奋,却又想拚命拒绝。


  她无奈地转头,朝着二娃的偏向,但又看不见他。她只有徐徐摇着头,向他努着被封住的嘴,身体轻轻扭着,低低的「呜呜」请求。


  那真是一幅绝妙的图画,烛光下,紧缚的尤物,无助的神志,娇柔的容貌让二娃也不禁动了心。


  他放下油灯,轻轻抚慰道:「你莫叫么,好吗?」


  并伸手握住她,柔柔地捏着,手指还在上面轻轻挠着:「是不是这里绑得好痛啊,没关系,绑二天就习惯了,我爹和我娘绑了很多多少女人呢,都是这样绑的。不外,那些女人都没有你悦目。你的皮肤好白好嫩啊,我娘她好喜欢你的。」


  说着,他撕开她眼睛上的纱布下面的胶条,对她说:「你现在可以看了吗?」


  素云逐步睁开眼睛,她瞥见从盖住眼睛的纱布底下,透进来一点红红的摇曳的光线,她仰起头,想从裂缝中看他。但二娃又拉住了谁人扣子,并提着她上楼。


  无奈,她只能从裂缝中看着地下的楼梯,逐步地在他的牵引下上楼。一到楼上,他把她放到床上,拿绳子捆住她的脚踝。


  他往她身边一躺,对她说:「好了,咱睡觉吧。」


  刚想睡觉,女人上来了。她把素云拉坐起来,撕下她眼睛上的纱布,这一撕下以后,这母子两人一下子都看呆了:好大好漂亮的眼睛啊!


  那水灵灵的眼睛里,充满了若干的哀怨和无助的悲痛,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,娓娓地忽闪着。脸上牢牢绑着的那只雪白的口罩,更突出了眼睛的优美和神韵。


  母子两虽然没有文化,但也被这一份美惊呆了。


  女人用哆嗦的声音对二娃说道:「孩子,你、你看到了吗?多悦目的女人啊,让她做你的媳妇,娘就这么给你定了。快,快抱着她,娘来帮你。」


  她迫在眉睫地解开素云脚上的绑绳:「孩子,你也快把衣服脱了,对,都脱了。」


  接着,又解开了素云阴部的绳子。素云吓得直摇头,呜呜叫个一直,眼睛里盈满了泪水,她不想让一个不明白爱的人佔有自己。她感应悲痛和绝望。她使劲蹬着两腿,不让那女人靠近。


  女人跳上床:「二娃,按住她那条腿。」


  她捉住另一条腿,用一条红棉绳绑住她的脚踝,再屈起她的小腿,将脚踝牢牢捆在她大腿根部,又用绷带狠狠地缠绕包扎慎密,然后另一条腿同样云云。


  素云看到自己的两条腿,被捆绑包裹成了两个白色的陀陀,於是,她绝望地牢牢地闭上了眼睛,泪水顺着眼角逐步流下。任由二娃在他娘的指导下,二娃也终於开窍了。


  女人坐在素云的背后,把素云半躺着抱在怀里,她的双手搂着素云被曲着的腿,使她的下体完全脱离。二娃一头栽在床上,累得爬下了。


  女人关切地给他盖好被子:「睡吧,明天早点起来,啊。」


  然后,她把一团白纱布一点一点地,塞得满满的,用胶布封住。在拿绷带包住她的臀部,把她两个被包着的腿并在一起,牢牢地缠绕捆绑好。


  看了看,又有点不放心,又将那两块纱布依旧盖在她的眼睛上,将胶条贴好、按紧粘牢,并绑上一只白底蓝花的布眼罩,在她口罩外面又包裹了好几层的绷带。


  然后掀开被窝,把她和二娃靠在一起,再盖好被子,她看了看以后,知足地笑了。吹了灯,迈着轻快的脚步下楼而去…


  山里的早晨,空气格外清新,而山里人也起得稀奇得早。


  二娃在鸡叫二遍的时刻就醒了,他搂着身边被捆绑着的素云,手揉捏着她的,年轻人特有的兴旺的精神,又让他再次感动。


  然而,就在他又要奋起的时刻,老王在下面叫他了,他难抑那猛火,一把掀开被子,瞪着素云被捆住的优美的身体


  早饭是稀饭,但为了不让素云尿多,以是没给她吃。


  到了九点多种的时刻,女人把素云带到屋后院子里,二娃也在。而素云照样昨晚被捆绑的样子,蒙眼堵嘴,五花大绑,腿脚上的绷带也没揭开。


  女人对二娃说:「娃呀,她现在是你的媳妇了,以后呢,她就要为咱家做事了,这事呢,该学的就要学,今天娘就叫她学拉磨,你说好吗?」


  「哎,娘你说做啥就做啥。」


  她给素云腰里围上一件厚平民衫,把磨盘上的把手,绑在她的后腰上,就绑在被捆住的手的下方。解开腿上的捆绑,再给她套上一条,乡下人都穿得,裤腿很短又很粗的灰布长裤,穿上农村的老布鞋。贴着胶布,再带上胸罩扣紧。


  然后女人先拉着她沿磨盘转了几圈,让她知道转圈的局限。这时的素云就像被蒙着眼睛的驴子一样,拉着磨盘,二娃则在旁边添加黄豆到磨盘上的小孔里。


  素云什么也看不见,口罩上缠着的绷带也没拆掉。她默默的拉着磨,转着圈…


  快要中中午分,二娃把素云从磨盘上解下来,带到前屋,喊道:「娘,磨好了,爹呢?」


  「你爹他出去了,哎,娃子,你去给娘买点酱油回来,好吧?」


  「好的」,说着他就要出去。


  「等等,二娃,你把你媳妇也带上吧,让她也熟悉熟悉,以后也好帮娘做点事。」


  她从房里出来。


  二娃撅着嘴,不情愿地嘟哝着:「好吧,娘可别把她累着。」


  「不会,傻孩子。来,把她扶着,娘给她服装服装。」


  她拿下素云眼睛上的纱布,在抽屉里拿出一只单眼眼罩,那是用白色的棉布缝制的,四条边很有弹性,中央夹了厚厚的棉花,另有四条带子,可以在脑后打结。


  她把眼罩戴在素云的右眼上,把带子系紧。


  又摘下她嘴上的绷带和口罩,给她绑上一只自制的封嘴罩,是用很厚的黑土布缝制的,双方各连着一条宽宽的牛皮带,另有一个扣子。


  扣紧在她的脑后,再把那只小口罩戴上。


  然后,仍用一条棉绳在她的阴部做了一个拉扣,叫二娃拉着,又塞给他一只单眼眼罩和两条棉绳:「小心点,路上遇见不熟悉的人,就躲开点,不行的话,就把你媳妇的另一只眼睛也蒙上,可不能让她瞥见什么,听到了吗?」


  「知道了,娘。」


  「把钱拿着,放好了别弄丢,快去快回,娘还要做菜呢。」


  最后,她把一件小背心套在素云的身上。


  这村子呢,你说不大,也就几十户人家,可它稀稀落落的却佔了好大一片山谷。村里唯一的一家烟酒杂货铺,就在靠近村口的山坡上。老板是个快要四十的男子,都叫他阿贵。


  二娃拉着素云的绳扣,牵着她出了门,走在路上,素云被他拉着那绳扣,一阵一阵的磨擦着。她感应好兴奋,但又不想在路人的眼光下,有淫靡的显示。


  刚拐过一户人家,她就冲着二娃扭启程子,嘴里发出很难听得见的「呜呜」声。


  二娃看了看她,见她把臀部扭转已往,就问她:「媳妇,你是不是好疼啊,那我不拉你了,你随着我吧。」


  他铺开了绳扣向前走去,素云乖乖地跟在后面。路上不时有几个小孩看着他们,呆呆的。也有一些大人嘻笑指点着,素云羞的垂着头,急急地跟在二娃的后面。


  到了杂货铺,一其中年女人正好买好器械要脱离,瞥见二娃和素云,便招呼道:「二娃,这是谁啊,上哪去呀,是不是你娘又弄到了好货呀?」


  「不是,她是我媳妇,我们来买酱油。」


  一声尖叫:「哎呀呀,我说二娃呀,你也娶媳妇啦,没看出来阿,我说你咋伶俐晰呢,呕,看样子你已经滋润过啦?嘿,嘿嘿,嘿嘿嘿」女人说完,掩着嘴笑着跑了。


  素云看着她走掉,心里感应一阵莫名的辛酸,好悲痛。


  「贵叔,我打一瓶酱油。」他递上瓶子。


  那阿贵正在色迷迷地看着素云的胸脯,一时没闻声。


  「贵叔,我打酱油。」二娃又说了一遍。


  阿贵连忙回过眼神:「好的好的…」


  这二娃对素云可真动心了,他付了酱油钱后,转头问素云:「媳妇,你想买什么?」


  他把素云拉到柜台前。素云只想快点脱离,她看了看货架上的器械,朝货架上的酸奶抬了抬下巴,阿贵已经看出来,他拿下一瓶酸奶交给二娃。


  他瞥了瞥素云,对二娃说:「二娃,你想不想喝呢,你要是帮我做一点小事,我就送你两瓶,咋样?」


  二娃瞪着眼:「真的,啥事?」


  「嗨,你看我不是忙吗,你就帮我到后院,把水缸里的水放满就行了。」


  「那行,我去了。」


  二娃急遽向后院跑去…


  阿贵看着二娃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丝*笑。


  他回过头:「来来来,女人进来坐一会。」


  他出了柜台,拉着素云阴部的绳扣,把她往屋里拉。素云挣扎着,但没用,她被他拉进了里屋的小房间。


  一进屋,她就发现屋里另有一个女人。也许二十七八岁,被反剪着手臂,用布绳捆绑得结结实实,嘴里塞满了布团,一条布带还勒住了嘴。


  她的阴部堵着一大块白布,似乎塞得满满的,另有许多露在外面,像睁开的一朵白色的布花,她坐在床沿上,两腿被脱离用绳子捆着,划分拴在床的双方。


  一只乳房露在胸罩的外面。素云扭身想要外逃,无奈他抓着绳扣,又被拉了回来………


  二娃忙活了有半个小时,总算把一大缸水挑满了。他兴冲冲地来到柜台前:「贵叔,水满了。」


  「好,那谢谢二娃了,来拿着。」阿贵递过两瓶酸奶。


  二娃接过酸奶,转身看到素云在外面背对他靠墙站着,他走到她眼前:「媳妇,咱走吧。」


  这时他看到素云那只没有被蒙上的眼睛,红红的有泪水。


  他问道:「你咋啦?」


  低头又瞥见她下体也是红红的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
  「是不是摔啦?回家叫我娘给你揉揉,你别哭好吗?」


  他轻轻拉住绳扣,牵着素云往回家的路上走去。


  素云被他们绑着,天天在他们母子的监视下干活,老王已经好几天不在家了。到了晚上,二娃在他母亲的协助下,天天都要和素云交合,完事后呢,就严严地蒙上她的眼睛,用绷带包住腿脚,以防她逃跑。


  这样,一个星期下来,素云也习惯了。晚上做完以后,她就乖乖地坐在床上,抬起头,让二娃仔细地给她蒙上眼睛,再包上腿脚。


  早晨听到鸡叫,她又会把脸在二娃的脸上磨蹭,二娃便会给她揭开蒙眼纱布和眼罩,她又会瞪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,「呜呜」乞求他松开腿脚上的绷带。


  天天,她的嘴都得被严严堵塞住,并贴着胶布,绑着那只小口罩,有时出门呢,再戴上那只大口罩。一天中有两次被松绑的时机,是为了让她活活血,时间只有十分钟左右。她一直在寻找着逃跑的时机,可是他们看守得太严了,要想逃跑比登天还难。


  这天下昼,二娃用绳牵着被牢牢捆绑、牢牢堵嘴的素云,到山上去玩了。


  女人正在家里忙在世,突然,二娃满脸流血地哭着跑进来:「娘,娘,我痛,呜呜,娘」女人大吃一惊,拉住他着急地问道:「别哭,孩子,出啥事了,快告诉娘。」


  「媳妇被别人抢走了,他们还打我,呜呜……」


  「是谁啊,快说是谁抢的,阿?」


  「是上次来的谁人姓刘的,好几个呢。他还说,我媳妇是他付了钱的,是他的。」


  女人沉思起来:欠好,是那后山的刘大奎,怎么办呢?不行,我得把老头子叫回来…


  山道上,急急遽行走着几小我私人,还推着一辆独轮车,车上放着一个大布袋,并用绳子捆牢在车上,布袋里还在蠕动着…

 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高品质绳艺视频!包括美束映画,JS绳艺,蔚蓝绳艺,K13美束馆等系列绳艺视频!!

逃出人饭窝5.抢亲

  袋子被解开,素云晕晕乎乎地感觉到,她被人扶着站了起来。眼睛上蒙着黑布,使她看不见身处何处。  一个女人的声音:「快把那椅子搬过来,哎,对,放她后面,把绳子递给我。」  素云现在能感觉到,在她身边有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26 17:33 , Processed in 0.42458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