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大地原忿(四十六)_逍遥绳艺xy149百度云,绳艺网站逍遥原创视频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2 20:52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李凝芳接到了赵志平的来信,说他已经竣事了学习,马上就要回来了,希望她这段时间有空的话,去他那里看看,然后一同回来。


  他的字里行间,很显著的吐露出无限的忖量,字迹虽然不是很公正,语句也不是很通顺,但那些简朴的话语却让凝芳十分的感动,心里的忖量也随着那寥寥数语,飞向了他的身边。


  凝芳向局长提出了这个要求,恰能手上的案子也正告尾声,局长便满口准许了,固然微笑之下也不忘讥讽两声。


  一到那里,两人便犹如相隔了良久的情人,第一次碰头似的,一个有些娇羞,一个颇为腼腆,只是当着其他人的面倒也不敢太过亲热,但凝芳娴静稳重的外表,和曲线明晰的身体,倒是引来那些大男子的许多眼光,既有浏览也有暗叹,自然也不乏对赵志平的羡慕。


  赵志平满面东风,心里也是美滋滋的,带着凝芳浏览了一些当地的景物胜地,第二天便欲和她一同搭车回家。


  这一晚,两人租了一个旅舍相邻的两间房间,为的是怕被熟人望见了有议论,究竟身为警员,在没有挂号娶亲前,还不敢贸然堂而皇之的住在一起。


  不外赵志平那里又能闲的住,这一晚上便在凝芳的屋子里再也没有出来,这么些日子对她的忖量,便在这一刻获得了宣泄。


  凝芳的心情又何尝不是云云,那段崎岖的日子,又有那一天不是无时无刻的想念他,虽然身受了几多灾以言表的遭遇,但她的心一直深深地悬念在他的身上,现在相见相拥在一起,情绪的闸门便瞬间打开了。


  依然照样那样熟悉的美妙身子,依然照样温柔优美的脸庞,赵志平剥脱了她的衣衫后,情不自禁地把她牢牢拥在怀里:“芳……你真美……想死我了……”


  “怎么?就脱离那么点时间……就,就想我了?”凝芳心里甜甜的,享受着他男子顽强的拥抱和抚摸,柔声细语地把声音丢在了他的耳根下。


  “嗯,芳……我,我想娶你做妻子,你……你愿意吗?”他可没有城里人那种机巧的话语,话一出口便涨红了脸,搂住她身子的手也微微哆嗦起来。


  凝芳身子微微震了一下,双臂牢牢地箍住了他厚实的身子,把自己光秃秃的身体紧贴了他的胸怀。


  “我不是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吗?……就差那张娶亲证,是吗?”她仰起脸油滑地看了看他,竟然一反平时正经的神志,全然一副俏女孩的容貌。


  “嗯……是啊,那我们……”赵志平着实太憨厚,低下头期待地看着凝芳。


  凝芳冲他甜甜地一笑,那份柔情险些醉透了他的心:“那我们回去就办,你看好吗?”


  这一刻,赵志平好像飞扬在了天空中,万般的喜悦从天而降,他最钟爱的女人真的是云云的优美,又是云云的让他感应幸福,一时兴奋起来,一把把凝芳抱起放到了床上。


  凝芳的心情又怎么不愉快呢,她等他开这一声口,也等了良久了,现在他终于说了出来,怎不让她满怀幸福和激动,只是她更容易控制,只管让自己显得温柔和贤淑一些,她可不是那种很张扬的女人。


  赵志平随手拿过一条毛巾,逐步地蒙上凝芳的眼睛,悄悄地又拿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绳索来,捏着她优柔的手臂,在她死后交叠起来……就在两人相互粗重的呼吸中,凝芳的身子已经被牢牢地捆绑着,俨然成了他现在的俘虏。


  凝芳银牙轻咬着嘴唇轻声呻吟着,毫无反抗地任他摆布,她知道今晚一定又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时刻……


  当他们第二天踏上归途,两人的心中还依然没有忘却昨晚的缱绻,火车一起飞驰,就像他们归家的瞻仰一样,让他们充满希望。


  可凝芳却没想到,在这趟火车上,居然便碰着了她意想不到的人。


  临下车前,她和赵志平便准备往后面的走廊守候,偏偏一转头就望见了正在低头看报的谢华,惊讶之余,本想不打扰他的,没想到谢华一仰面也看到了她,自然也看到了赵志平,马上相互都有些尴尬起来。


  凝芳倒是很漂亮,究竟以前为了素云的事,谢华也介入领会救事情,虽然厥后的事凝芳不是很清晰,但终究跟她不是相关很大,也就无法干预他的事。


  “哟,这不是谢科长吗?你好……”凝芳照样按已往那样称谓他,以免让他尴尬。


  相互问候了一下,凝芳便看到了他腿上躺着的女人,那女人现在被语言声吵醒,拿掉了蒙在眼睛上的毛巾也抬起了头,这一仰面,一眼就看到了凝芳,突然间满眼惊喜的便要爬起来。


  凝芳一最先没在意,等她稍稍坐起身子时,以为她的眼睛很熟悉,因她戴着口罩一时无法识别,倒是身边的赵志平似乎看出了什么,手指着她启齿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谁人肖……肖素云?”


  素云一听,他居然还认得出自己,那眼中马上就泪光盈盈的激动起来,刚要起身站起来,却被谢华拉住了手不让她起身。


  她“呜呜”了几声,基本就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思,便乞求地看着谢华。


  凝芳名顿开,马上惊喜不已,对于素云的案子她一直感应很渺茫,总以为她的再次失踪很离奇,可一直没有她的丝毫线索,案子也就一直悬在那里,由于不知道缘故原由,以是也不能立案定性,没想到她居然跟谢华在一起,倒是一个令人惊诧的事。


  不外她现在感应素云似乎语言不利便,似乎行动上还受着谢华的支配,心中便有了一些疑惑。


  谢华心里虽然早有准备,但一时也有些心慌,把素云楼在身边,稍显主要地说道:“对,她……她就是肖素云,现在是,是我女同伙……呵呵,你们也都熟悉……”


  “她……这是?”凝芳究竟是凝芳,虽然心有疑心,但照样很镇定很冷静地问道,眼光在素云身上看了看,似乎想找出什么。


  “……哦,昨天去省垣给她拔牙,没想到她牙龈有问题,一直出血不止,医生又给她缝合了好几针,你看看,她嘴里还塞着纱布呢,别说吃器械了,就是语言都贫苦……”谢华自然知道凝芳所问的什么,“我们一直在外做生意,今天准备回我老家看看,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你们,真是有巧合啊……呵呵,来,素云,还不跟你的救命恩人握握手……”


  语言间已经拉过素云的手,和凝芳握了握。


  凝芳似有所悟地址了颔首,心中虽有疑惑,倒也未便继续追问,眼看火车快要到站了,便说道:“对了,我们马上要下车了,肖护士,你回来后,最好找个时间到我们局里来一趟,嗯……越快越好,上次案件的有些问题还要向你领会一下,你看怎么样?”


  素云一听,还没等谢华有所反映,赶忙连连颔首,并不住地“呜呜”着,她可知道这是她以后脱节谢华的一个捏词,现在凝芳已经看到了她和谢华在一起,谢华也许也不敢再耐久限制她,她准许了凝芳,即是给自己留下了流动的余地,到时刻谢华也许只能让她回去,究竟那是公安局要询问她,他谢华估量也不敢阻止她前往,这就是素云心里突然冒出的想法。


  她差一点就想露出自己现在的真实样子,但照样忍住了,她不想让谢华现在尴尬,这就是素云软弱善良的一面。


  “要是利便的话,那就下个星期,我在我们局里等你,好吗?”凝芳朝她微笑了一下。


  素云哪有不愿意的,激动地连连颔首,想说的话由于嘴里塞着纱布,都酿成了“呜呜”声,倒让谢华主要了好一会。


  凝芳深深地看了素云一眼,心情居然感应了从未有过的释然,这么些日子一直挂在心上的一个疑问,终于有了效果,不觉感应了一阵轻松。


  再转头看了看赵志平,一伸手便挽住了他的胳膊,满面释然的心情。


  谢华感应很焦躁,怎么会在这里碰上李凝芳,原以为可以带着素云找个偏僻的地方呆上一段时间,逐步地和她培育情绪,信听凭他的本事,肖素云一定会死心塌地地随着自己,没想到,这几个警员尚有没完的问题要询问,倒给了素云时机了,心里着实别扭。


  下了火车,草草地找了个旅舍住了一晚,晚上也没了心情和她ML,倒是有些生气似的,狠狠地把素云捆绑结实了丢在了床上,自顾自地睡着了。


  第二天,换乘了农村公交车,奔赴他的老家,那里也是个农村,只是不是很落伍,相比都会来说,就显得有些贫穷了。


  前年他被医院辞退,又莫名其妙地被素云甩掉后,曾回来过一次,那时刻孤伶仃单的,颇为崎岖潦倒,也一度不想再回自己的家乡。


  今天带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回来,虽然不是很情愿,若干也能在她哥哥和嫂子眼前争点体面。


  不外对于他的嫂子,心中却有点说不出的滋味,此种缘由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
  下了车,素云看到身处墟落,好像又回到了那段影象的痛苦,神情不觉又感应了木然。


  谢华的心情也好不到那里去,但究竟这是他的家乡,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熟悉,他摘了素云的口罩,就让她嘴上贴着胶布随着他走:“闻闻我们这里的空气,是不是很清新?”


  素云没有回覆,但她知道她和二娃住的谁人山村,空气要比这里好得多,四处莺啼燕语,只是太过幽静,太没有生气……


  走了一段路,他指着不远处那一片露出屋顶的民房,说道:“前面快到了,咱们先停下来歇一歇。”


  找了个松软的草地坐了下来,谢华撕开素云嘴上的胶布,帮她抽出了嘴里的纱布,素云马上感应了呼吸的顺畅,也闻到了这野外新鲜的空气,原以为可以这样去他家里,没想到,谢华又拿出了清洁的纱布,让她张开嘴要塞进去。


  素云脸上露出很不情愿的样子,咬着嘴唇不愿意,嘴里嘟哝道:“好了,不要再堵上了吧?现在……现在又不是晚上睡觉……”语言时,自己的脸先红了起来。


  谢华脸上马上露出了难看的神色:“听我的,先堵上,抵家后看情形再给你拿出来,我怕你到时刻乱语言……你不知道我家的情形,晚上我再给你注释……好吗?”


  看她还在犹豫,他又放缓了语气,低声在她耳边委婉地说道:“别生气了,你知道,我喜欢的女人就是要知足我的……来吧,听话……”


  素云勉委曲强地把嘴张了开来,谢华便绝不虚心地,把那一大团纱布所有塞了进去,听到素云发出的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声,他也不管,直到塞得严严实实,这才拿出胶布来,仔细地封贴严实她的嘴:“到了家,万万不要乱语言,我娘可是脾性大得很,知道了吗?”


  素云现在才感应他似乎又变了小我私人,完全没有了前几天的那种温顺,似乎和以前那般强行看待她时没有什么两样,不禁感应有些伤感,木然地看着他的脸,无奈地任由他仔细地把胶布在她脸上抚平贴紧。


  谢华似乎还不放心,又拿出一捆麻绳来,在手里整理起来,素云没想到,到了他家了还要被他捆着回家,倒和那些捆绑她的人商人相似,条件反射地便将双手放到了死后。


  不由分说,他脱去了她的外衣,让她仅穿着那件他给她买的暗红色毛衣,很顺理成章地就把素云五花大绑着,两圈绳索箍住了她的脖颈,又在她前胸交织着缚牢了她的胸脯,然后横向牢牢缠绕,把那手臂和身子捆绑得结结实实,随后两人便往村中走去,才走了几步,谢华又停了下来,似乎望见了什么事。


  此时不远处的草丛中,有几个孩子正在悄无声息地找寻着什么,谢花定睛一看,马上脸有喜色,快步走了已往,纷歧会便带过来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。


  这孩子居然就是他哥哥家的孩子,上次回来见过,适才他一眼就看到了,原来这些孩子正在捉蟋蟀,不想被谢华遇见了,孩子对他也有点映象,听他叫出了自己的名字,马上便想了起来:“小叔,你是我小叔?”


  “嗯,小东东还没遗忘我,来,叔叔找你有事。”说着便把孩子带到了素云站立的地方。


  那孩子一看眼前站着一个嘴上贴着胶布,身子被捆绑的严严实实得漂亮女人,便有些主要起来,呆呆地站着不敢往前挪一步。


  “别怕,傻小子,这是你婶婶,叔叔我带她回来看奶奶的,等会儿还要去看你爹妈,哦,你爹妈在家吗?”


  孩子怯弱地址了颔首:“嗯,我爹出去了,我娘在家……”说着话,眼睛还不忘偷偷地瞄了瞄素云。


  谢华思索了一会,摸着他的脑壳,说道:“东东,这样吧,你帮我把你婶婶带去奶奶那里,我先去你家看看你娘,好吗?回来后我给你好器械。”


  他暂时还不想让他哥嫂看到素云,他知道他哥哥是镇里的干部,看到了说禁绝又会教训他,照样自己先跟嫂子说一声,那样可能就会好许多,究竟他和嫂子之间……以是,他要先让孩子把素云带去他母亲那里,母亲虽然脾性欠好,可从小就疼他,自然不会说他什么,而且他给她带回这么个漂亮的媳妇,做娘的一定喜悦,至于是不是她儿媳妇,那只有谢华他自己知道了。


  看到孩子准许了,谢华满心喜悦,拿出另一条绳子来,拴在素云背后捆着的手腕上,一头递给孩子握着:“抓紧了,带到奶奶那里,让奶奶把她带进屋子,你就自己去玩,不要把这事先告诉你爹,知道了吗?”


  “嗯,知道了……”他又看了看素云,现在却有了些难为情的样子,也许以为马上要牵着她走路了,心里有些含羞。


  谢华掏出一包糖果来塞到孩子手里:“等会儿分给你的小同伴们,不外也别把这事告诉他们,记着了?”


  “嗯!”孩子使劲地址了颔首,那一包糖果牢牢地握着贴在身子上,深怕掉了。


  “去吧,路上小心些,叔叔明天帮你抓蟋蟀……抓一个最厉害的。”


  他站起身,对素云道:“你先跟他到我外家里,我马上就来,别怕,没事的……”他抚慰似的摸了摸素云的脸,又拿出一条花布来,包在她嘴上给她绑紧了。


  孩子扯着绳头,小心地带着素云往村里走去,谢华则一转身往村的另一头而去。


  谢华哥嫂在有了孩子后就跟他娘离开住了,自己建了一座砖瓦房,一家子住着也挺不错,谢花站在院子外看了看周围,静偷偷的不见一小我私人影,再一看那大门似乎虚掩着,心里便知道他嫂子一定在家,这才悄悄地推门而入。


  果不其然,他嫂子正在床头缝补着什么,突然间看到谢华站在门口,吃了一惊,随后便脸现喜色,叫了一声:“哟,小华,什么时刻回来的?怎么也不说一声,你看你,把我吓了一跳?”


  “嫂子……可好么?”谢华的眼睛放着光,死死地盯着他嫂子,没想到两年多不见,她照样那么风姿绰绰,虽然穿着土气了些,可那身子却也不比城里人差,尤其那对丰满而坚实的胸乳,更是在衣衫下颤巍巍的十分惹人。


  嫂子看他的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胸脯,马上脸上腾的一下就红了:“小华……看啥呢?”


  “我哥呢?”谢华脸上泛着笑,坐在了床沿上,看着他嫂子忙着给他倒茶水,心里不禁又想起了两年前,素云脱离他后,寥寂中他不得已回家来的那段时光。


  那时刻,他嫂子看他心情抑郁,便四处体贴他,体贴他,让他心中十分的谢谢,逐渐的这种谢谢便转化为一种莫名的盼望,让他无时无刻想要和她亲近,嫂子也感受到了他的意图,但心里的防御却是懦弱的,男子整天在镇上忙碌着,也很少对她有所爱的示意,心里的空虚也着实难以找到填补的工具,但对于谢华,她却不敢有什么非分的想法,究竟他是她男子的弟弟。


  可谢华却是个情场内行,加上饥渴难耐,终于在一个晌午,时机来了。


  那天,他嫂子让他协助,在院子里竖几根木桩子,然后拴上绳子可以晾衣服,这谢华倒是很愿意,一阵忙乎以后,便很快完工了,嫂子自然很喜悦,早早地就备好了酒席招待他。


  几杯酒下肚,这谢华就醉眼惺忪地看着他嫂子,心里动起了念头,一转眼便看到剩下来的绳索正搁在床栏上,乘着嫂子转身的时机,一把就抱住了她的身子,一双大手狠狠按在她的胸脯上。


  嫂子大吃一惊,惊慌地喊道:“小华……干什么,快铺开……我……我是你嫂子……放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


  谢华已经拿起床头边嫂子的白棉布文胸,捏成一团塞进了她的嘴里:“嫂子……我……我喜欢你……”


  嫂子拼命挣扎,可无奈劲太小,又被他搂抱着,纷歧会,谢华便用那绳索将她捆绑了起来,嫂子原本还在挣扎,被那绳索一搭上身子,两手腕那么一捆,身子便软瘫下来,再也无力挣扎反抗,眼睁睁地看着他把她自己捆绑得结结实实,鼻孔里最先粗粗地喘息起来,脸也涨得红红的,胸脯一直地上下升冷静。


  谢华可是最明白女人的反映,知道他嫂子被他一捆,身子已经有了反映了,接下来的事应该很顺遂。


  他把嘴唇贴着她的耳根柔声细语道:“嫂子……我想死你了……你就让我做一会吧……我真的喜欢你……”


  嫂子那里还能控制自己,头虽然在徐徐地摇着,但身子已经瘫入他的怀里,随着衣襟被他解开,整个丰满的胸脯都露了出来,虽被那白白的胸罩包裹着,却抵制不住他大手的一握,马上神魂颠倒。


  那一刻,嫂子仰躺在床上,看着他如狼似虎般骑在她被捆缚的粽子一样平常的身子上,蹂躏和撕扯着自己的肉体,心灵和意志完全溃逃了。


  也就在那一刻,她已经屈服于他,并在随后一段时间内,险些天天都要和他缱绻,只是怕被他兄长发现,才没有一直接纳被他捆绑的方式,心里虽然期待,但终究照样心有忌惮。


  今天突然又见小华,心内暗喜,可是不知道他此来的目的,也不敢有所要求,既怕他是为她而来,又怕他是为她而来,心中很是矛盾。


  谢华看破了她的心思,为了再吊吊她的胃口,便故作镇静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,嫂子倒也逐步地坦然下来:“你哥也许再过个把时候就要回来,你就在这里等等他吧,一起吃晚饭……”


  “哦,我照样跟我娘一起吃吧,尚有一个……一小我私人和我一起回来的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看了看她的神色。


  嫂子已经猜到了他话中的意思:“是个女人吧?把她叫来一起吃。”神色有些尴尬。


  谢华倒以为欠美意思起来,起身一把就抱住了她的身子:“嫂子,你……你就不想我?”


  “快铺开我……别……别让人望见了……”


  “没人会望见,孩子也不在家……”


  “嗯……轻点……疼死了……哟……”


  “你那么不驯服,照样绑起来吧……就喜欢看你被捆着的样子……”谢华一只手搂抱着她的胸脯,一只手在她床铺下翻找着绳索。


  “别……别,他马上要回来了……”嫂子起劲反抗着,可那点反抗却是绵软的挣扎,基本没有什么作用,尤其被他言语挑拨着,心口早已砰砰然地跳个一直。


  他找了几下没找到,一把就撩起了她的衣襟,三两下就解下了她长长的裤腰带,让她坐在床沿上,弯下腰,把手臂背到了死后,拿起裤腰带就牢牢地捆绑起来。


  嫂子嘴里还在央求他:“小华……别这样,铺开我……”


  纷歧会,谢华就将她臂膀捆扎得结结实实,把手伸入她衣襟内,解开了她的棉布文胸,托着她的下巴说道:“来,把嘴堵上……”


  嫂子眼里冒着火一样平常的欲望,轻摇着头:“不要……不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


  文胸柔软得很,塞满了她的嘴,那种窒息让她的欲望更增强烈起来,眼睛死死地盯着他,逐步地便躺倒在他的怀里。


  谢华把她抱着坐在板凳上,她的裤子早已掉到了脚板上,这倒利便了谢华的抚摸,他迫在眉睫地解开了腰带……


  一对男女充满激情地在折腾着,屋门却悄悄地开了一条缝,一个矮小的身子正在门缝中悄悄地往里看着,脸上充满了恐慌和畏惧,他不知道为什么小叔要这样把他的母亲捆绑起来,还在他身上动来动去,他又悄悄地跑了出去,由于心里生气,从裤袋里掏出那包糖果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并用脚踩踏起来:“坏蛋,大坏蛋,欺凌我妈妈……不要你的臭糖……坏蛋……”


  谢华回到他母亲家里,素云正好好的坐在他的房间里,依然堵着嘴捆绑着,他母亲一见他回来,满脸的不喜悦:“怎么才回来,也不先来看看我,就知道你哥和嫂子?”


  谢华赶忙嬉皮笑容的陪着,他母亲又指了指了他的房间说道:“那是你媳妇?照样那里的女人?干吗那样捆着?”


  “她呀,说不定就是你以后的儿媳妇,只是现在么,还纷歧定,以是才把她捆上,好让你看一看,顺不顺你的眼。”他从小就不怕他母亲,做了坏事也只有母亲才会掩饰他,以是也不怕他母亲有什么想法。


  “哼,你可别给我捣乱,也别让你哥看到了,到时刻我也管不了你……”


  “放心,我哥不会知道的,再说了,我们只是做个游戏,捆着玩玩的,我这就去给她松了绑,带她出来见你。”谢华进了屋子,连忙给素云松开了捆绑,带着她来到了他母亲的眼前。


  老人一看素云的面庞和身子,马上喜色满面,这比适才被捆着时更要婀娜多了,尤其那面庞,长得着实俊美,又透着几分羞涩,怪不得儿子要把她捆了,也许是怕她跑了,这样的儿媳妇,倒是中意得很,只是怕儿子拿不住她。


  可等他们一起吃了晚饭后,才看出来,这素云竟然对谢华丝毫没有忤逆,看样子,儿子照样挺有本事的,心下倒也替他们喜悦。


  晚上,谢华嫂子过来了一趟,也看到了素云,心里虽然有些醋意,但也替谢华喜悦,顺便告诉他,他哥明天让他已往用饭,叙叙家常。


  老太太不太喜欢这个大儿媳,以是一直没有启齿,不外,等到了睡觉之前,她又走到谢华的房间门口,,悄悄地推开了门缝,不意,却无意地望见了谢华又在捆绑素云。


  素云正坐在被窝里,上身已经被剥去了衣衫,仅有那只白色的乳罩贴着胸脯,双股的麻绳早已勒着她白嫩的肌肤,将她的身子捆绑得结结实实,嘴里塞着满满的白纱布,谢华正拿着绷带在缠绕她的眼睛,而她的眼睛上已经被纱布块封着,并用胶条粘贴的十分严密。


  老太太把门轻轻关上,嘴里嘀咕道:“这小杂种,怎么喜欢把媳妇捆成这样……”叹了口吻便脱离了。


  第二天谢华哥嫂的午饭,却不是一顿好饭,谁人孩子已经悄悄地恨上了谢华这个叔叔,看他们酒席间推杯换盏的,心里却憋了一肚子的火,终于忍不住高声的叫了起来,人人都在新鲜之时,孩子便高声的说出了昨天看到的那幕,这一下,不只他父亲惊怒,连谢华和他嫂子都一下子呆住了,谁也没有想到那一幕居然都被这个孩子看到了,眼看纸包不住火,谢华吓得神色苍白,拉了素云就赶忙的脱离,留下他嫂子战战兢兢地在屋子里,眼看着将逃不外那场雷雨了……


  素云更是心里感应怨愤,果真没错,这个谢华和以前一点都没有转变,品质和道德都让她感应不耻,她一定要脱离他,而且赶忙脱离他。


  回到屋内,她镇静地对他说道:“我,我想回家……回去看我的怙恃……明天我们就走吧?”


  谢华还在懊恼不已,左思右想,怎么会没发现那小子偷看,现在弄成这样,看起来这里是呆不成了,他哥哥早晚要和他闹翻,不只这样,估量他嫂子也完了,心里着实以为窝囊。


  现在见素云提出来要回家,心里加倍的烦恼起来,可仔细一想,倒不如驯服了素云,带着她及早脱离这里,或许还能躲过他哥哥的一顿臭骂,也省得母亲知道了欠好收场,这才赶忙摒挡器械,嘴里说道:“行,我们这就脱离……”


  这倒是出了素云的意料,说走就走,还挺爽性,心下也知道他一定是很畏惧他哥哥,现在她提出脱离,正好因利乘便。


  半个小时后,谢华已经拉着素云,急遽忙忙的脱离了这个回来才不到二十四小时的老家,他的心情很糟糕,但有素云在身边又若干给了他一些抚慰,心里盘算着,是否可以和她商议一下,回到她家后,能不能暂时和她住一起,他可不想为了这事便尴尬地和素云分手,虽然以为这事很难看。


  于是一起上便编造了一些谣言,逐步地哄着素云,还不停地逗着她开心,素云哪有心情听他乱说,心里早已泄气不已,听他说要住她那里,便决意打断他的念头,于是说道:“我,我想先去谁人李队长那里,问问她尚有什么事要弄清晰的,然后我再回我爹妈那里……你,你照样自己……自己找个地方吧……”


  话虽说了出来,可总以为有些欠美意思,以是吞吞吐吐的脸也红了。


  谢华也是伶俐人,一听便知道她的心思,知道可能已经不能再和她继续下去了,心里也是打翻了五味瓶,很不是滋味,想要把她强行带走,又怕谁人什么李队长到时刻找自己要人,心里马上以为很失踪。


  这回去的一起上,谢华倒是礼貌了许多,也没有再把素云捆来捆去的,倒是各样的呵护,还不忘给她买了些应用之物,让她带回家孝顺一下她的怙恃,素云想拒绝,但看他一脸的真诚,也着实欠美意思谢绝,便谢谢地收下了,谢华又给了她两百元钱,让她自己再买点器械,这倒让素云又有些感动起来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

  谢华要的就是她这样的心情,眼看着马上就要和她分手了,就想在她心里还保留一点他的职位,说不定以后还会有碰头的时刻。


  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家乡,素云的心情百感交集,就在街道旁,看着她逐渐的离去,谢华更是失踪万分。


  几天以后,素云就坐在了凝芳的眼前,凝芳总算周全领会了素云这段岁月的前前后后,不禁也叹息不已,随后便转达了上级,对那些必须予以接纳行动的工具,都举行了上报。


  素云到了这时,才以为轻松了许多,似乎生涯又回到了正常轨道,心中又最先憧憬着以后的生涯。


  这天,窗外下起了小雪,纷纷扬扬的,眼看着有要过年了,素云恰在这时接到了凝芳给她的新闻,说是有个她意想不到的人想要见她,让她准备一下。


  上了路,凝芳才告诉她,素云没想到的是,要见她的人居然是二娃他娘,地址却是在牢狱内,原来二娃他娘伉俪俩一个月前已经被拘留了,并抓获了几个他们的同伙,都是一些几进几出的惯犯。


  眼看着春节前就要开庭宣判一些在押罪犯,二娃娘就想起了她的儿子二娃,便苦苦央求牢狱干部,让她见一面,牢狱方面便和凝芳取得了联系,经由一番讨论,并和二娃娘攀谈,赞成让她见一面,可这时她却又提出要见见素云,这倒难为了凝芳,于是只能征求素云的意见。


  素云这才知道,二娃已经辗转被找到,并被福利院收容了,听说那时找到他时,人已经很瘦很憔悴,一直念念不停地喊着媳妇,直到送入福利院,也有些神志模糊。


  不知怎么了,一听二娃的境遇云云,素云竟然有些伤感,眼睛酸酸的含满了泪水,一番思索以后,突然决议前往看看二娃,这一下,连她自己都感应惊讶,但心里那份莫名的悬念却是不能阻挡她的。


  那天,素云悄悄地服装了一下,特意买了些好吃的,坐了车子赶到了谁人县城,几番探问,便找到了谁人福利院,说明来意后,很顺遂的便见到了二娃。


  乍一碰头,素云都吃了一惊,二娃像变了小我私人似的,整个脸都显得很瘦,眼神没有荣耀,萎靡不振,看的素云心里马上辛酸起来,可又欠美意思在别人眼前流泪,便强忍住了。


  二娃照样那样傻愣愣的,那里会想到素云来看他,可当他一眼看到眼前站着的素云时,居然呆呆地站在那里不言不语,大张着嘴说不出话来,好一会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扑上前来牢牢地抱住了素云,倒把素云弄得满脸通红。


  其他人看到此景,便以为欠美意思起来,都退出了屋子。


  二娃哭了一会,这才抬起头来,突然就笑了起来:“媳妇……”这一声喊,把素云的心都喊碎了,既尴尬又有些不知所措。


  她不知道到底是应承他照样不剖析他,心里着实说不出的滋味。


  两人话不多,就那么悄悄地坐着,二娃紧挨在她身边,就像怕她跑了一样,脸上傻乎乎的笑个一直,素云知道问他什么问题也纷歧定能获得谜底,不外这二娃似乎比以前伶俐多了,自己把素云那天被人捆绑后的事情说了一下,还念念着说一直想她,听得素云又是一阵的心里忧伤,不禁唏嘘不已。


  看到二娃总算有了清闲的寓所,素云心里也扎实了,要否则,那段日子总会在梦中梦见他,看到他可怜的样子,止不住就会难受。


  “媳妇,我们回家吧……我叫娘给你做好吃的?”二娃抱紧了素云,突然说道。


  素云挣了一下没有挣开,主要的看着那屋门,生怕有人会突然进来:“二娃,快铺开我……别让人望见……二娃……闻声没有?”


  二娃依依不舍地铺开了手,脸上已经充满了幸福感。


  素云看着他,心里已经决议了,回去后就去看他娘,告诉她二娃现在很好,他们现在有这个报应,那也是自食其果,自己能准许看她,完全是由于凝芳的要求。


  脱离福利院,素云眼前还一直回忆着,二娃哭闹着要跟她一起走的情景,若非她准许过段时间再来看他,他那里能镇静下来。


  终于见到了狱中的二娃娘,还没有见到她时,素云心中一直有种莫名的恐惧,她知道那是这么多日子来被她控制着所发生的习惯,她试图拿出勇气来面临她,也好解一解心中的怨气。可劈面临她时,又溘然拿不出那份冷漠来,眼前的二娃娘早已没有了以往的那份威严,神色幽暗也是十分的憔悴,倒令素云感应有些突然。


  素云心里咚咚的跳着,虽然没有那份同情心,却也不再冷眼相对。


  二娃娘满怀歉意地看着素云,除了谢罪似的致歉,没有过多地交流,听说素云是为了二娃来的,眼睛中便冒出了一点神采,带着一丝渴求的眼神,提出了一个要求,希望素云能带二娃来看看她,她就心知足足了。


  这倒让素云犯了难,带二娃到这里,她算什么身份,是妻子照样什么?倒是凝芳启发了她,为了辅助一个智障患者,也为了拯救一个罪犯,一个智障患者的母亲,希望素云能够做出一点牺牲。


  素云这才决议思量思量,二娃娘千恩万谢谢谢涕零。


  尚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,二娃娘的案子也讯断了下来,老王头被判七年徒刑,二娃娘被判三年,素云算是看到了人世善恶有报,心理的阴影也逐渐的有了舒展。


  二娃在素云的率领下,总算见到了即将服刑的母亲,一碰头即是抱头痛哭,尤其二娃娘那份真情的吐露,倒让素云见识了她的另一面,一个对他人可以毫无友谊的女人,居然对自己痴傻的儿子有云云深的情绪,也不枉她做一回母亲了。


  素云本以为事情该了却了,没想到,二娃娘把一张字条塞给了她,上面居然是一处住宅的地址,她告诉素云,这是他们伉俪两积攒下来的钱买的,这钱来得清洁,是他们干销售人口之前赚的,那时刻他们也是个生意人,厥后才走上拐卖的蹊径。


  她的意思是让素云带上二娃在这个地方好好的照顾他,不求什么名分,只要能照顾二娃,他们两伉俪就万分谢谢了,注释了意思,她居然便跪了下来,给素云磕了一个响头。


  素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提这样的要求,再看她跪下来叩头,一时弄得手足无措起来,不知若何来应对。


  想起以前都是在她的淫威下生涯,那里有过半点尊严和自由,一时心里也着实难以接受她的要求,转身就走了出去。


  哪知道二娃却在死后随着她,默默地不声不响地随着她,素云停下脚步,无奈地看着他,二娃那种瞻仰的眼神,深深地刺痛着她的心,若干的往事又一幕幕地回忆在脑海,止不住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。


  把二娃送回了福利院,她的心情好几天没有恢复过来,春节一过,又接到了福利院来的新闻,说是二娃生病了,一直念叨着要见她,素云犹豫了一天,照样赶到了那里,一看二娃果真神志模糊,人也加倍消瘦了,看到她来才脸露微笑,似乎病情也好了许多。


  福利院的事情职员说,医生也看过了,说他的病需要一个他亲近的人来照顾,才气有转机,看他整天嘴里念叨着她,希望素云能帮帮他,他太可怜了。


  素云也不是铁石心肠,二娃的样子看在她眼里,心中也十分的难受,当初二娃的那份至心,素云也是深有感想的,他人傻可心眼不傻,绝没有他怙恃那般的可恶。


  有心辅助他,可又怎么辅助他,心里也犯了难,突然之间就想起了二娃娘给她的谁人地址,便下了个连她自己都受惊的决议,带上二娃到那里去调养一下,让他这颗伶仃的心能够恢复过来,快活起来。


  于是素云做了些准备,一个星期以后便真的带着二娃来到了这个生疏地方,她有头脑准备,让二娃在这个地方住着,自己帮他找一个能照顾他的老人来照看,也许能让他逐步的习惯起来,然后自己也在这个地方找一份事情,既能逃避自己原先的都会,省得谢华再来纠缠,又能有时机照看一下二娃,等他母亲出狱了,自己再脱离不迟。


  屋子很简陋,是一件最通俗不外的单间小屋,估量是二娃娘看廉价才买下来的。


  早在住进来之前,素云就扫除了一下,并买了一些应用物品,幸好内里大的家具都有,只要人进来了,一切都是现成的。


  等到所有安放下来,天也黑了,素云把做好的饭菜都端了出来,招呼着二娃一起吃。


  由于有了素云的陪同,二娃狼吞虎咽地几下子就吃完了,然后看着素云逐步的吃着,脸上竟然笑出了花,那份开心却是素云以前也见过的,是他心情最好的时刻才会有的。


  “那么开心干什么?早点睡觉啊……今天我也困了,也要早点休息了,明天我再来看你……”素云已经在四周租了一间屋子,她以为这样可以就近照顾他。


  二娃一听,知道她要走,马上就急了,噘着嘴大呼了一声:“不能以走……就是不能以……”


  怒冲冲的便把房门关紧了,回过头来坐在了素云的身边,一只手死死地拽着她的一条胳膊,生怕她会突然消逝一样。


  灯火照亮了屋内,面临着眼睛放光的二娃,素云好像又回到了和他共处的那段时光。


  她有些主要,思绪也有些杂乱,现在一点都搞不清,为什么会作出这个决议,准许二娃娘来照顾这个有点痴傻的男子。


  看着他那副虎视眈眈的样子,好像又见到了住在山上时,无拘无束随意摆弄她的二娃,那种战战兢兢的感受似乎又回到了她的身上。


  看到素云终于吃完了,二娃嘿嘿傻笑着站到了素云的眼前,一双手牢牢地把她抱紧了,那还没擦清洁的嘴已经凑到了她的脸上:“媳妇……我要睡觉……”


  素云固然知道他要睡觉的意思。


  她不敢正视他的眼睛,低垂了脑壳被他抱紧着,怕惹恼了他,又不敢太过挣扎,只是轻声地说道:“二娃……铺开啊,我今天累了……”


  “我不累……”他手忙脚乱地解开她的对襟小棉袄,露出内里暗红色的毛衣,使劲往上一掀,便露出了那对箍着奶罩的粉嫩白乳,这是他熟悉的,也是他一直念兹在兹的。


  他把脸贴在上面嗅了良久,却不让稍稍挣扎的素云把身子挪开,那里的芬芳让他陶醉。


  随后,素后就被他丢在了床上,把衣裤剥了个精光,他的眼睛放光,四处找寻起来,素云明晰他找什么,因身边没有,也不敢张扬,赶忙把被子拉起来盖在身上。


  果真二娃没找到他要的器械,便扯了床上的另一条被子,把内里的白布单撕了下来,素云一看,便低声喊道:“二娃……别这样,那是新被子……”她最先悔恨没有买一些绳索放在屋子里,可她当初并没有想到会留下来,而且是被他强行留下来。


  耳听得几声嘶嘶的响声,那白布单早被他撕成几条长长的布条,看着白花花赤裸着身子躺在被窝里的素云,二娃一跃就上了床,三下五除二的把她捆了起来,心里顿感绝望的素云,哼哼了几声,早就被他捆绑得结结实实,把那胸乳也捆得高高的屹立在那里。


  那布条子,左一道右一道,很熟练地在素云的肌肤上缠绕着,每收紧一下,都能令素云感应身子的主要。想翻过身子来反抗一下,又那里能够得逞,二娃就坐在她的身子上,没有捆绑稳健,那是绝不会让她起身的,这是他母亲教会他的。


  照样老习惯,将她的腿脚都曲折一起捆了起来,使她的下体部位展露无遗,这些也都是二娃娘以前教给他的,他早已能熟练掌握,而且也使用不停。


  二娃兴奋异常,骑在她身上,刷刷几下就脱光了衣衫,看到素云满面通红的样子,更令他兴奋不已,取过布条子揉了揉就塞入素云的嘴里,又拿一条将她的嘴缠裹着捆绑结实,憋的素云眼睛里都冒出了泪花。


  “媳妇,你身子好热哦……“他趴了下去,进入了狂热时刻。


  一阵微微的刺痛,他的动作照样那么强烈,照样那么疯狂,似乎又在重新演绎着山村里的那一幕。


  她在他的动作下“呜……呜……”的哼哼着,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接受这样的了局,也不知道这样的效果何时才气竣事,岂非自己真的又掉入了这个陷阱,希望这只是个梦乡。


  眼前一黑,是二娃用布狠劲地绕了三四层,蒙上了她的眼睛,他的动作更强烈了……


  窗外有雪花在纷纷扬扬地下着,有时尚有几声希罕的鞭炮声,听着这鞭炮声,和二娃繁重的喘息声,素云突然想起,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……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绳艺视频!包括逍遥绳艺,半岛束艺台,锐度主张,绳之韵,美束映画,灰鸟原创丽柜美束,丽佳美亚,心悦艺束,新胭脂扣,MJ影视,雅俗阁,随心原创,猎美视觉,JS原创视觉,阿木原创,TYINGART,小驴原创,唯美之家,典雅倩影,神艺缘,DK13美束馆,胜景山庄,怀旧影苑等原创视频!

绳艺团队诞生趣闻之 策划(绳艺小说)

无论是自缚,还是被绑,单纯从行为本身看,都没什么乐趣可言。乐趣的产生是缘于捆绑参预者制造出来的情节。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。人的捆绑和松绑都是短暂的,冗长的时间都消耗在捆绑好之后的漫长过程当中。所以要想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2-8 21:00 , Processed in 0.465518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