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大地原忿(四十三)_dk-13虐之恋逍遥原创,歌曲逍遥的原创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3 08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老民警和柯兰碰了头,脸上显得有些无奈,柯兰也心头十分的焦虑,可此时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往那里走了,站在高处远望,也是一无所获。


  老民警突然想到了槐花,便同柯兰一起回到了她家,槐花正在家中,见他们回来,也显得很是着急的样子问道:“追上了吗?”


  但一看他们的神色便知道是无功而返,老民警蹲下身子问道:“槐花,你家尚有什么亲戚住在河对岸四周吗?或者你哥哥有没有什么同伙?你知道,你哥哥可是犯了法了,不把他抓到,谁人警员阿姨就要被他们给害了……你赶忙想一想。”


  槐花被他一问,思索了一下,马上便想起了她的远房表姑,心想哥哥他们真的去了表姑家了?都良久没来往了,怪不得他们没有找到呢,心中这么想着,又想起老警员的话来,以为要是真的说了,说不定就能捉住她哥哥了,可他说她哥哥是犯罪了,那就是要坐牢的,她可不愿意让她哥哥去坐牢,虽然哥哥现在随着谁人她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。


 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,咬着嘴唇木然地看着柯兰他们。


  柯兰可是个心细的人,早就看出槐花心里在思量,也知道她一定有什么难处,便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槐花,咱们先弄点吃的,我肚子饿了,好吗?”


  槐花见有时机逃避话题,赶忙就进了内里忙碌去了。


  柯兰对老民警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不要再追问,她自有设施,老民警也会意,赶忙先回所里去了。


  吃完后,柯兰便最先柔声地指导槐花,先夸她伶俐有正义感,还不忘谢谢她的相救之恩,同时把她和凝芳的一些故事讲个她听,让她明晰为什么要珍爱妇女儿童不受欺凌,也示意了她不会追究她哥哥的错误,只要把凝芳救出来就可以原谅他。


  槐花一直默默地听着,终于逐步地盘算了主意,这才说出了她表姑的事,她也知道她谁人表姑以前就很喜欢她的哥哥,听妈妈说过,小时刻表姑还差一点拿她的小女儿跟哥哥对换呢,妈妈没有准许,不外,表姑倒是经常来探望过哥哥,可是最近两年倒是不常来,以是也逐渐地淡忘了。


  柯兰问了问详细的地址,心里也也许确定他们一定躲在那里,要否则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逝无踪,现在要害的是要赶忙行动,否则的话,一旦他们突然午夜逃窜,那就又要损失时机了。


  于是,她来到派出所,老民警正准备来找她,两小我私人一合计,便决议等天黑了再出发,省得明日间打草惊蛇,必须要保证能够乐成救出凝芳,虽然对于那两个男女,还不是什么问题,但总希望能够更平安地执行营救,这些家伙许多时刻都市作出亡命的事来,这可不是谁能保证的。


  此时正是老民警下班的时间,晚霞也早已在山背后辉映了出来,不用半个时候,天也会逐步的黑下来。


  槐花早就被派到谁人村子举行考察了,虽说心里尚有疙瘩,但柯兰讲的那些原理,照样深深地感动了她幼年的心,以是依附自己熟悉的条件,加上自己照样个孩子的优势,便悄悄地先来到了谁人村子。


  天已擦黑,村民们早就上床了,槐花来到她表姑家后窗,贴耳一听,便知道了屋内果真有她哥哥在内,这下算定了心,又折返到了村口,守候柯兰他们到来,也监视着哥哥他们是不是会趁夜逃出,不外她的心中也有一个小小的计划,就是一定不会让警员把她哥哥抓走,她也要看情形来定。


  很快柯兰他们和槐花群集了,槐花小心地带他们到了门口,月色明亮,那老民警弯腰准备翻墙时,衣服往上掀起,露出了腰带后面别着的手铐,在月光下一闪一闪的,恰恰就让槐花望见了。


  槐花心里一动,下意识地便去敲门,并喊了一声:“哥,快开门……把姐姐放了吧……警员来了……”


  这一喊不打紧,柯兰被搞得措手不及,屋内的刘东升和小红也被惊醒了,村里的狗接着也狂吠起来。


  两小我私人黑灯瞎火之下,摸了衣裳就往身上套,刘东升更是如兔子般天真,推开窗户就跳了出去,连鞋也没穿,光着脚跑起来飞一样平常的快,那里还顾得上他的女人小红。


  小红望见他跳窗先跑了,心里恨得牙都要咬碎了,但也不敢不跑,听那一声喊,也不知道到底来了若干警员,现在不跑那不是等死吗?便也从窗户里往外跳下,慌不择路地直往前跑。


  这一跑,便知道这趟生意算是完了,心中既恨刘东升,又恨他的妹妹槐花,一个帮着警员来抓他们,一个丢下她不管,只顾自己逃命,奔跑中忍不住便落下泪来。


  跑了一阵,原以为能遇见刘东升,心里虽然恨恨的,但总以为他会在前面等她,可跑了许多路依然不见他的人影,便知道真的被他甩了,便停下了脚步,对着田野破口痛骂了起来。


  骂了一阵,也以为很无奈,这才寻着有灯火的地方走去,一看前面居然是个小街,正思量着怎么才气找个地方休息一下,一眼望见一户人家的门口,停着一辆轻骑,这种轻骑在农村现在也最先盛行起来,既没有摩托车那样的破费,也比自行车来的快,还能带器械,以是许多人家都买了它作为工具。


  小红以前也骑过,知道它很轻巧,心里便动起了心思,四下一看没人,悄悄地走近一看,嘿嘿,车子的钥匙居然还在那锁孔里插着,她可不会再犹豫,蹑手蹑脚地就将车子推了起来,刚一出小街,便打着了车子,骑上后就飞驰了起来。


  有了车子,可以连夜赶回自己的老家,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忘恩负义的,她心里还在念兹在兹适才的事。


  车子在田间小道上行驶着,幽暗的灯光在地上一抖一抖地晃动一直,眼看前面要拐弯了,一拐弯即是一片小树林子,哪想到刚拐已往,突然便有一小我私人从树林子后面窜出来,一下子拽住了她的胳膊,她猝不及防,车把一扭便扑倒在地。


  这一跤摔得不轻,车子滑倒在一边,轮子还在转动着,小红的身子已经重重地趴在了地上,一个男子的身影早已上前按住了她,一只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后脖颈,另一只手扭住了她的一条胳膊:“别喊叫,要不我掐死你……”


  小红身子正被摔得疼痛不已,现在被那男子一掐,更是疼得险些就要叫嚷出来,可被他一吓,马上就咬住了牙,楞是不敢喊叫。


  那人依然捏着她的后脖颈,把她从地上拉起,将她的身子顶在树干上,一只手便在她身上试探起来,居然没搜到什么器械,边低声地吼道:“娘的,出门怎么不带钱?藏那里了,快拿出来……”


  小红稍稍扭过脸,隐约地看到是一个脸上戴着口罩的男子,那嘶哑的声音也简直很让人恐慌,便抖抖索索地说道:“年迈……我……我没钱,你……你就把这车子拿去吧……放了我,好吗?”


  “放了你?”男子犹豫了一下,又说道:“老子没拿到钱,那就拿人……走,跟我进去……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把小红往树林子内里推。


  小红知道今天算是完了,遇到了色狼了,那里又敢反抗,多年的在外面闯荡,知道在这个时刻保命要紧,便险些没有反抗地被他推了进去。


  男子粗暴地撕扯她的衣裤,又很粗暴地强横了她,小红就像一只小绵羊一样平常任他宰割着,心里又想起了离她而去的刘东升,泪水情不自禁地哗哗直下,男子也许戴着口罩喘息有些难题,便摘了下来,借着月光小红一看那张脸,险些就要吓昏已往。


  男子的脸上一条又粗又长的疤痕,从左眼角一直斜斜地划到了嘴边,左眼的眼睑也翻了出来,看起来十分恐怖。


  他穿好了裤子,把吓得全身发抖的小红从地上拉起来:“把裤子穿好,快……”


  小红低着头恐慌地照办,以为他这样就会放了自己,哪想到,男子把她又带出了林子,树根下有一个他带来的小肩负,他抖开了肩负,内里露出一捆麻绳出来。


  小红一看知道自己今天完了,估量跑不了了,险些语无伦次地请求道:“年迈……大叔……求求你放了我吧,我回家去给我娘看病呢……我爹病了……”她年迈大叔也搞不清了,只知道苦苦央求他。


  “到底是你娘病了照样你爹病了?敢骗老子……妈的,谁病了也跟老子没关系,再乱说八道,马上就捅了你。”


  那些麻绳马上就被他理了出来,三下五除二的便将小红牢牢地五花大绑着捆扎结实,还不忘用一条小毛巾塞住了她的嘴,然后把那车子扶了起来,将她捆在后座上,把那只口罩戴在了她的嘴上:“坐好了,乖乖的跟我回家,老子还没好好的享受够呢,别跟老子动心思,要否则看我宰了你……”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嘴里塞着毛巾的小红,哭着再次请求,但声音却是无法发出,唯有泪水在哗哗的流下,扭动了几下身子,可早已被捆的结结实实,那里又能挣动得分毫。


  车子也许被摔了一下,居然发动不起来了,男子不会弄,便给她摘了口罩,掏出嘴里的毛巾问道:“快说,这车子怎么不行了……”

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可能摔坏了……放了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嘴里又被他塞住,口罩再次牢牢地绑住了嘴。


  男子不再多问,推起车子就走,这一起走一起推,下坡时便坐上车往下滑行,不肖一刻时光,便到了一个村子,村子也是漆黑一片,连狗吠声都不闻,偷偷的让小红感应有些恐怖。


  车子被推进了一个小院落,男子把小红抱进屋子内,丢在一张床上,随后点亮了油灯。


  屋子很破旧也很简陋,一看就是个独身男子的屋子,男子忙碌了一会后,插好了屋门,便上床把小红的身子解开了,然后剥光了她的衣裤,重新用麻绳将她五花大绑着,并再次强横了她,不外这次小红倒是只管的配合他,生怕让他不愉快,她知道现在被他这样捆绑着绑到了他家里,要是再不灵巧一点,自己的性命也就难保,以是,看他脱光了身子又要爬上她的身子时,便起劲的作出配合的样子,想让他开心知足。


  男子知足后,捆了她的腿脚,把毛巾塞实了她的嘴,用被单将她身子一裹,自己便呼呼大睡起来。


  小红躺在他身旁,动不了也无法作声,眼睁睁看着那油灯的火苗,在忽左忽右地闪动着,破窗户外的风呼啦一下吹了进来,随即屋内即是一片漆黑。


  第二天,小红被他从床上拉起来松了绑,男子似乎在晨光中看到她的身子,有些按捺不住,将她裹在被单中抱在怀里,一番肆无忌惮的抚摸,然后丢给她一件肚兜:“穿上,乖乖的给老子弄点吃的去……”


  小红一看那白绸子的肚兜小小的,上面绣了一朵花,看样子像是小孩子穿的,自己不说丰满,但也算是有些肉感的身子,穿上这个又岂能遮挡的住。不外她一看男子的神色,知道他的话现在是不能违抗的,只能把肚兜往脖子上一套,再要想把腰部的带子在死后系上,却怎么也够不着,那肚兜太短小了,连她丰满的胸乳都遮不住,那两棵樱红的小樱桃,就在肚兜边缘的两旁鼓突出来,耸立在白花花的山包上。


  男子把她从床上拉下地,想帮她把死后的带子系上,可带子也不够长,便说道:“就这样了,横竖你也不出门,这身子早晚都是我的,天天这样让我看着有什么欠好?”


  小红一脸委屈,低头一看,那下身还光秃秃地裸着呢,可已经不敢再说啥,看他拿起了麻绳,不知道又要怎样把她捆起来。


  男子仔细地用绳子把她的左臂反捆在背后,右上臂和胸部捆扎在一起,但小臂可以流动,以利便她为他做饭做事,

  小红被他摆布的时刻,脸上早已羞红一片,虽然自己也是属于早熟的一类,也有过和男性来往的许多履历,但被眼前的男子这样捆绑,也不禁让她感应羞愧,明晰自己想要逃跑,现在是绝无可能了。


  男子又扯了几条碎布,塞进了小红的嘴里,然后找了一长条的布条,把她塞满了碎布的嘴绑缠起来,他可不管她是不是难受,把那布条子绑的牢牢的,深深地勒进了脸上的肌肤里。


  “不许自己解开,要否则我割了你的奶……去,后屋有些干饭,帮我做了稀饭,尚有那里有些脏衣服给我洗了……做欠好我再摒挡你。”语言的时刻,脸上的疤痕会扯动起来,这让小红加倍感应恶心和畏惧。


  小红胆怯地看了看他,光着脚踩在泥地上,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后屋走去,风悄悄地掀起那红肚兜,雪白的胸乳在光线下,忽闪着亮盈盈的白光。


  灶间内堆满了干柴,四处都是脏兮兮的,小红不敢稍有怠慢,由于那男子就站在门口看着她,她动作僵硬的地赶忙忙碌起来,希望能做好,也许能讨得他的开心。


  男子吃了一碗稀饭,似乎又打起了精神,看着正坐在小板凳上,艰难地用一只手洗着衣服的小红,兴致也来了,蹲在她死后,把双手从后面伸入短小的肚兜下,握住了她丰满的的胸乳,一番揉捏,两人都兴奋起来,于是男子抱起她又扔到了床上,小红倒是灵巧,四处顺着他的心思,迎合着他,纷歧会男子便心知足足的下了床。


  男子要出门去,他需要把那辆轻骑处置了,放在家里早晚也是个贫苦,横竖以前他绑回来的女子,也有骑着自行车的,都被他丢入了两里外的那条河里,今天这个女人长得还不错,身子也有些肉感,倒是很合他的心意,他想好好的把她捆在家里玩几天,那就要先把那车子给丢了,省得惹人嫌疑。


  于是,他把小红的双臂都反捆在了死后,腿脚也屈折了捆上,用一条床单把她除脑壳外都牢牢地包裹起来,再捆上绳索,然后拿了些棉花按在她眼睛上,用一条黑布牢牢地缠住。


  房间里的屋梁上有一个木葫芦,男子几下子就将她吊了上去,这下小红可就无能为力了,男子放心地把葫芦上的粗麻绳系在床头上,一句话也不说地就锁了屋门出去了。


  过了中午男子才回来,小红早被悬吊的身子发麻,好不容易被他放下来,却并没有给她松了绑绳。


  男子不知道在忙些什么,小红耳听得身旁有丝丝的扯布的声音,纷歧会,男子解开了她的蒙眼布,小红才发现,床上堆了一堆两指宽的布条子,原来是他适才把一条旧布给扯了,脚下尚有一包零布在那里,也不知是从那里弄来的。


  看看扯得差不多了,男子给小红松了捆绑,让她吃了点器械,便用那些扯好的布条子,重新将她捆绑起来,这布条子倒是柔软又有弹性,捆绑在身子上比那麻绳要恬静多了,虽然捆得牢牢的,小红倒是没有现出丝毫的难受神色来,只是有时被收紧时,疼痛中才皱了一下眉头。


  依然照样五花大绑的样子,右小臂虽然被捆在背后,但却是单独捆上的,可以随时放下来干活,同时那胸乳的根部也被他拿布条捆扎了,一下子便让那对丰乳高挺了起来,颤颤的躲在肚兜的两侧,玫瑰色的花蕾一目了然。


  看起来,他是要把她耐久捆着藏在这里了,小红已经感应了他的心思,忍不住着急起来,可又不敢吐露出来,便悄悄在心里琢磨着怎么才气为自己留下后路。


  身子基本上又被重新捆绑得结结实实,随后,男子拿起一根小木棍子,跟擀面杖差不多粗细,却只有一掌是非,一头已经在凹槽内拴了一条细绳子,另一头用白棉布裹了,塞入后,用那细绳牢固在她臀部,不让木棍掉出来。


  木棍塞入后,小红顿感带来的饱胀,使了使劲却是无法顶出来,眼看着被他牢牢地牢固在了内里,一时便以为太受委屈了,忍不住便眼泪汪汪,“呜呜”的哼了几声。


  “哭什么?老子又没有杀了你,这样捆着还不是为了你,妈的,算你运气,前几个都被老子切断脖子给埋了,你再哭,老子也把你割了……”


  这一吓,小红立马就顿住了哭泣,生生地憋在了嗓子里。


  “好好的陪陪老子,要是老子一喜悦,说不定哪天就放了你,捆住你,是老子还没想杀你,要不是瞧你这身子还算让老子知足,哼哼……”


  说着话,小红丰满的臀部,已被他用布带缠绑得十分结实,一块一块在捆紧的布带下鼓突出来的肌肤,十分的惹眼。


  随后,一条麻绳在她的膝弯处捆绑了几圈,嘴上的布带也被解开,重新换了一团清洁的棉布塞入嘴里,塞得满满的,让她险些合不上嘴,这才再次用布带蒙上后,缠绕了两圈绑紧了。


  看看捆得差不多了,便把她带入屋后的一片小院子,院子里的一角对了许多新挖的土壤,旁边地上有一块木板盖着,男子掀开了木板,居然是一个洞口,看样子这是个地洞,也许是他不久前挖的,由于那挖出来的土壤还没整理掉。


  男子把一架木梯子放了下去,然后拉过小红就要让她下去,小红心里急呀,这一下去可就真的没有出路了,就算有时机她也无法逃出,便带着请求的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男子,弯着腰往退却缩着身子,就是不愿下去。


  男子一看她那样子,神色就变了,操起墙角的一根小棍子,一下就打在了她屁股上,那白白的肌肤上马上就是一道红印子,疼的小红跳起了脚在地上跺了两下,不得不往洞口挪去。


  一下地洞,她便彻底绝望了,洞里黑古严冬,等他点亮油灯,才看出只有两三个平方的地方,高也就两米左右,十分狭窄的空间,地上铺了一层稻草,上面还垫了一条棉被,小红倒是很自觉地便在上面坐了下去。


  男子拿出两块厚实的棉布,压在小红的眼睛上,用白布片牢牢地蒙上后牢牢地缠绑住。


  “先在这里呆一天,我要出门一趟,乖乖的在这里躺着,要否则就把你埋在这里……”男子又捆上了她的腿脚,然后提了油灯就上去了,头顶上哐当一声,木板严严实实地盖上了,随后又有一口大缸压在了上面。


  到了此时,小红再也没有了逃生的希望,不觉心中倍感绝望,回忆以往自己的履历,心中不由叹息起来,也许这就是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坏事,今天获得的报应吧……


  三个月以后,在三里外的一条小河塘里,有村民又发现了一具女尸,这是四个月以来发现的第二具女性遗体,殒命时间约为一周前,同样都是被捆绑了四肢,塞了嘴掐死后抛入河内的,被在河中嬉戏的小孩无意中发现。


  当地派出所通过打捞,又发现了一辆失贼的轻骑,于是案子惊动了上级,派了专案组下来考察,可并未在四周有失踪女子报案的纪录。


  恰在此时,邻乡派出所有新闻称,最近有女子失踪,时间也许有两三天了,只是并不能和这个案子有牵连,不外已经引起了警方的重视。


  就在警员举行考察的同时,那间有地窖的男子家中,现在正有一个女子被他捆绑了藏在家中,一切都在重复以前的那一幕……



  凝芳的案子也算告破,经由不懈的起劲,抓获了几个涉案的要害人物,陶俊生终于无法狡辩,尽情宣露了他的一切,他那掌握着实权的父亲也被隔离审查,尚有一些外逃的余孽,正在追捕之中。


  只是让凝芳心中不能释怀的,即是尚不知着落的谭韵,柯兰也十分的自责,但终究不能一直铭心镂骨,案子告一段落,她俩也回到了自己单元,向导思量到她们案子侦破中的艰辛,便给她们放了几天假,希望她们好好调整一下,以便于后面的事情能够正常举行。


  凝芳回抵家中,发现屋内的设施并没有转变,看了一下赵志平留在桌上的字条,这才知道他出外学习去了,是他们局里特意派遣的名额,也是让他提高自己营业水平的一个时机。


  凝芳顿觉有些百无聊赖,本以为能和心上人好好的聚一聚,也宽慰一下这段时间遭受的危险,看样子只能自己一小我私人抚慰自己了。


  待在家里两天,着实很闷,想回局里上班,又以为心情也不是很好,于是,给局长打了个电话,询问了一下最近的情形,得知没有重大案子的时刻,便提出自己想出门散散心,最多也就三五天的时间,打个招呼,省得暂且有义务而找不到她。


  局长可是把凝芳看成局里的瑰宝,哪有禁绝许的,嘱咐了一番,并告诉她不用悬念局里的事,放心去玩,这让凝芳倒欠美意思起来,心中也放心了不少。


  着实凝芳也没有心事嬉戏,只是这么些年来,一直在搞打拐事情,心中累积的那份繁重让她有些透不外气,一直想找个时机深入农村或偏僻的墟落领会一下,为什么会有云云众多的人,会走上销售或拐卖妇女儿童的行列,他们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
  然则要想深入领会,就必须要进入他们的生涯,于是她决议化妆出门走访,说化妆,着实也就是服装的普通俗通而已,走在街上最最少不会惹人注重。


  但凝芳天生的丽质,再怎么不服装,总会给人对照脱俗的感受,这却是凝芳自己没有感受到的,以是在她以为已经很认真的一番服装后,便出门了。


  现在,她俨然象个通俗的农村妇女,从街上买来的一身最简朴不外的衣衫,穿在她身上依然难掩那风姿绰约的神志,衣衫稍紧了些,把那丰满的酥胸也勾勒了出来,更显得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韵味。


  她要走访那些偏远的村子,看看那里的民俗,时间虽短,但能简朴的领会一下,对于以后破案也是有一定的辅助的。 


  她想起了以前解救萧素云时途经的谁人县,印象中是个很落伍的地方,便一起坐车到了那里,下车后直接转车去了一个从未到过的小镇,第一次来到这里,也以为很新鲜,便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起来。


  凑巧得很,这个一百多户人家的小镇子上,居然有一户人家娶媳妇,凝芳从侧面听说,这户办喜事的人家,娶来的媳妇竟然就是买来的,而且照样花了大价钱的。


  于是她决议留下来看个事实,便也混在人堆中驻足张望着,果真纷歧会,在吹吹打打中,一顶蒙着脏兮兮的红布的花轿抬了过来,两个身体壮实的男人抬着花桥一起轻松,很快便在一个院落前停了下来。


  鞭炮齐鸣,院门打开,那花轿帘子正对着院门,院子里有人把掀开了帘子的花轿倾斜着,从内里搀出一小我私人来,进入屋内,由于轿子堵着院门,以是外面的人进不去也看不到那盖头下的人的容貌。


  当轿子被抬到一旁后,众人才闹哄哄的进了院子旁观,但主人似乎不让人进屋子,以是都趴在窗台上往里瞧。


  凝芳看了看,一眼便瞧见,有几个妇女在一旁的大锅里,往碗里舀着糖园子,也许是端给屋内新人和亲戚们吃的,灵机一动,便自动上前接过两只碗,端起来就往屋子里走去,门口谁人老太婆不熟悉她,但看她端着碗,以为她是来人的亲戚,便笑咪咪的让她进去。


  凝芳直接就突入了新居,一进去才发现,屋内有三四小我私人正围在坐在床沿上的新娘旁边,似乎在好言相劝。


  稍稍一瞧,便看到了新娘的脚踝上捆绑了细细的麻绳,膝盖处也被缠捆了很多多少道,连红裤子和腿脚一起绑得结结实实,一条花布床单,包裹了她的上身,看不到脸面。


  凝芳把碗悄悄地放在一边的桌上,站在别人死后不动声色地看着,脸上还不忘微微露出笑容。


  这时刻,一其中年妇女进来了,看她的服装,应该是新郎的母亲,笑嘻嘻地跟周围的人打了招呼后,便把新娘上身裹着的床单掀开了,凝芳这才看清新娘的样子。


  新娘的身子很不错,曲线窈窕,胸脯也很丰满,只是现在被几股麻绳牢牢地五花大绑着,那件短小的红衣衫,都被捆的扯开了胸怀,露出内里雪白的胸罩和同样雪白的半个胸乳,尤其那乳沟牢牢地挤在一起,好像就要挣脱那衣衫和绳索的约束。


  新娘的眼睛上用厚厚的纱布封贴着,嘴上也严密地封贴着胶布,鼓鼓的腮帮子,一眼就看出嘴里塞满了布团。


  一头很柔滑的秀发被盘在了脑后,耳鬓还插着一枝掉了几瓣花瓣的大红山花,俨然一个待嫁的新娘。


  她的胸脯在升冷静,鼻翼轻轻怂恿着,看出来她的呼吸有些难题,那是被堵了嘴捆缚了胸部的缘故,这一点,凝芳也是有体会的。


  新郎的母亲倒是很喜欢这个身段极好的媳妇,满脸堆笑着看着身旁那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:“谢谢几位的协助了,真是难为你们了,一起辛劳……来来,到外面坐一会,吃点点心……呵呵……真是谢谢……”


  又是一个绑架妇女的案子,才出来第一天就碰着了这样的事,凝芳心中十分的恼恨,但此时此地也无能为力,也许只有回到城里后,才气把这样的情形讲述给当地派出所,让他们来处置,现在自己照样先考察,以免陷入被动。


  她未便和她们一起入座,以免引起嫌疑,悄悄地便出了新居,又混在那些协助的人中,一边有时凑把手,一边心中思量着该不应援救这个所谓的新娘,然则看眼前的情景,自己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,估量客人们一走,那新娘便会被严加看守起来,自己一个外乡人要想靠近那是很难题的,除非到当地派出所报案,请他们来协助,不外那也是下一步的事了。


  看凝芳忙里忙外的协助,谁也不知道她是谁,以为她是对方的亲戚,由于女方也有人来,不外不是亲戚,却是那中央拿钱的牙婆和那几个将新娘捆来的人,至于是谁将她销售给这家户主的,凝芳也心中没底,只是隐约以为,适才在房中新娘身边的两其中年女人,似乎有些神秘。


  凝芳一边不紧不慢地帮着忙,一边也悄悄地听着他们的议论,知道这周遭几百里地,有那么几个专门做这生意的,似乎已经干了很长时间了,只有通过一些当地的牙婆,便能花钱买到女人,价钱都是根据岁数或长相来的。


  看看时刻不早了,凝芳以为照样先脱离这里,便悄然地退了出来,走过一段路,边轻声地问路人派出所的方位,一探问才知道,这里居然没有派出所,要到十三里外的另一个镇子才有,平时那里的民警有空了才来这里看看,一样平常都不外来的。


  凝芳一时也没设施,就想搭个什么车去那里,问了几处地方都没有车子前往,心想,现在天色也不算太晚,照样先吃点器械后走已往,也许天黑后不久也就能到了。


  于是在路边找了一家小吃店,随便吃了点器械填了一下肚子,便往那大道上走去。


  刚走上大道,一眼便望见路边两其中年女人正在那里站着,两个女人也许也望见了她,看了一眼后居然都朝着她微笑了起来,凝芳有些新鲜,但也微微地还以一笑,再仔细一看,突然便想起来,这两个女人不就是站在谁人新娘身边的女人吗。


  若是没猜错的话,新娘的到来也跟她们有关,忍不住心中有了提防,一时不知道是留下来和她们说语言,以便找时机把她们控制起来仔细询问,照样自己先赶路要紧,犹豫之中,人已经迈步往前走了。


  哪知走了才几步路,死后边传来那两个女人的喊话:“喂,妹子……来,过来……”


  凝芳一转头,两个女人正向她招手,一脸的笑眯眯,十分的亲和。


  有戏唱了,凝芳心中暗喜,便故作不解地转头,然后走近她们:“两位大姐有事吗?”


  “哟,妹子,不熟悉啦?适才我们还在一起忙活呢……”


  凝芳冒充名顿开:“哦,想起来了,你们新娘子的是外家人?我急着赶路没注重……”


  “妹子,去那里呢,这么着急?”一个穿花衬衣的说道。


  “我去柳石镇,这里没车子,想去那里搭个车回家。”凝芳笑眯眯的说道,这一笑马上满面桃花般,让那两个女人心里一动。


  “哎呀,这么巧,我们也去那里,要不我们一起走?”


  “好啊,正愁着路上伶仃呢,要是两位大姐不嫌弃的话,就一起走吧。”凝芳的话语很大方,女人们心中有了心思。


  才走了不远,花衬衣问道:“女人是那新郎的亲戚?”


  “哦,不算什么亲戚,只是她外家的表亲,今天过来帮个忙……”凝芳心里早有了准备。


  “哦,怪不得看起来眼生,我们也是他们家的好同伙,看样子妹子是个念书人,语言文绉绉的,比我们乡下人强多咯……”


  “是啊是啊,看妹子的容貌儿,就知道是个尤物胚子,哪像我们,粗里粗气的像个大老爷们……哈哈”一边的瘦女人也拥护道。


  凝芳笑了笑说道:“两位大姐不要这么说,我也是在乡下长大的,只是在乡里读了几年书,也没什么的……”


  “今天新郎家的事,算是了却了,我们也省了事,那新郎倌的老爹也不用愁以后抱不上孙子了,你说呢,妹子。”


  “是啊,看他今天喜悦的样子,我也替他喜悦呢。”凝芳拥护道。


  这话一出口,那两个女人却在一旁悄悄地换了个眼色,随后又东拉西扯地说些女人世的话,逐渐的似乎没了什么话,三小我私人一起默默地行走着,只听到脚下沙沙的声音。


  天逐渐黑下来,眼看着目的地还遥不能及,花衬衣突然对瘦女人说道:“阿珍,我们先去上沟村看看我表侄女,怎么样,我良久没去看她了,今天正好顺路,咱们一起去看看吧?”


  瘦女人赶忙答道:“好啊,走,一起去看看,我也有些累了,正好歇息一下。”


  花衬衣又转头对凝芳道:“妹子,一起去吧,不远,就在下面那小河畔的村子里,咱们坐一会就走,我着实很想看看她,自从去年她爹娘死后,我还没来过……”语言间,神色似乎也黯淡了下来,颇有几分悲痛的感受。


  这倒让凝芳欠好谢绝,便笑了笑说道:“行啊,随着两位大姐走,我也放心,就怕会打扰你们,给你们添贫苦。”


  “没事没事……瞧你说的,有你这么漂亮的妹子作伴,我们开心还来不及呢,走,我们快去快回。”


  一拐弯,便下了路基,一会儿便进了一个村子,此时天色也黑了下来,那村子死气沉沉的,似乎没有生气,几十幢零落的房舍散布在河塘周围。


  三小我私人走到一户门前,那屋子外面爬满了密密的藤蔓,连那大门都险些被遮掩了。


  花衬衣上前敲响了门,纷歧会便有一个女人来开门,望见花衬衣,正要启齿询问,花衬衣早已高声说道:“哎呀,我的乖侄女,还好吗?我正好顺路来看看你……”


  一转头,拉着凝芳的手赶忙往屋里拖:“来来来,快进来……这就是我侄女。”


  那开门的女人一最先似乎有些新鲜,随即便笑眯眯的说道:“大姑良久没来了,进来吧。”随后把大门关了,还插上了门闩。


  凝芳稍稍看了女子一样,那容貌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像是已经嫁了人了,由于那肚子微微隆起,显著有了身孕。


  还没进房间,门口突然泛起一个女子,昏漆黑也看不清晰,偏瘦的身体,两条大辫子甩在脑后,那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凝芳,一脸的羞涩容貌。


  凝芳看了一眼,不知怎么总以为有点怪怪的,也没多想就随着进了屋子,女主人很热情,然后她们便拉开了话匣子,说的也不外乎是些划分了的话,但听起来似乎不是很随意,就像在编故事一样,凝芳心中有些疑虑,提心自己保持小心。


  她们看起来真的是良久没碰头了,东拉西扯的说了好一会话,终于,似乎发现凝芳独自在一边无话可说,颇有些欠美意思,便拿了些瓜子放在了桌上,几小我私人又到了隔邻语言去了,好一会才回来。


  大肚子的女子笑着对凝芳说,让她们在这里住一晚,想和她姑姑好好的说语言,那两个女人也正笑眯眯的看着凝芳,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,凝芳倒欠美意思谢绝,心想,她们把自己看成新郎的亲戚,应该不会对自己晦气,加上这里都是女人,动起手来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,只要自己多加提防,谅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,便让她们作主,算是赞成了。


  女主人出去放置,纷歧会便进来,只是神色有些欠悦目,像是受了什么委屈,但照样强作笑颜地对两个女人说道:“姑姑,你们都是自家人,就和我睡一个屋子,这个大姐就和我妹妹一起睡吧,她那屋子清洁,也对照恬静,我看这个大姐人长的这么白皙悦目,怕是住不惯我们这乡下脏地方……“


  凝芳赶忙说道:“女人别这么说,我没关系,怎么都行,不用太贫苦……”


  “那就这样,你和我妹妹睡一起……我……我和姑姑他们睡一屋。”女孩说着话,那眼眶里似乎有泪光在闪灼。


  凝芳心中十分不解,但既然放置好了,便随着女子到了她妹子的房间,房间里已经点亮了一盏油灯,一张对照宽大的木板床,就搁在立着柱子的墙角里,蚊帐已经放下,隐约约约可以望见内里已经躺了一小我私人,凝芳用女子端来的水稍稍梳洗了一下,便上了床,一看那躺着的居然即是在门口对她微笑的偏瘦女子,现在正把身子躲在被窝里,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那眼神竟然充满了一种盼望,凝芳也说不出是什么,只是心里有种不自在。


  她把蚊帐在褥子底下塞好,对那女子微笑了一下,便脱去衣衫和裤子,仅让丰满的酥胸箍着那只白白的薄纱胸罩,便钻进了被窝,被子只有一条,那女子倒是大方,把泰半部门的被子都空着留给凝芳,凝芳光溜着雪白的大腿进入被窝里,侧了身子便想要睡去。


  才睡了一会,死后那女子的身子便挨近了她,似乎是她把被子往身上卷了卷,身子就挤近了凝芳,凝芳倒欠美意思有意躲开她,虽然感受她的身子有些发烫,但也没在意,又继续在假睡中思索日间发生的事。


  不知不觉,模模糊糊中,似乎有只手在她胸前摸捏着,手已经插入了她的胸罩内,捏住了她粉嫩的小樱桃,凝芳一下子惊醒过来,一转头,赫然便望见那张原本是一个女子的脸,现在居然酿成了一个男子,一个两条大辫子的头套就在枕头边,男子见她转过身来,一把就牢牢地抱住了她。


  凝芳大吃一惊,没想到谁人女子竟然是男子假扮的,现在被他抱住,他的手还捏着她的胸脯,怎不让她又羞又愤。


  迫切中,奋力挣扎,男子似乎早有防止,趴在她身上牢牢地抱紧了她,用大腿夹住她的下身,不让她转动,凝芳感应了他下体勃然而起的器械,正死死地顶在她的阴部,她愤然喝道:“铺开我,你想干什么……”她几番挣扎,没想到男子看起来羸弱,却颇有些气力,将她死死地抱着,居然一点都不能挣脱。


  男子低落地说道:“小妞,别喊,喊了也没用,我妻子把你放到我床上,就是让我和你睡觉的……来吧,会很恬静的……”那声音听起来着实让人恶心,哪有半点男子的气息。


  凝芳这才想起适才有身女子脸上的那点伤感,似乎就是这事引起的,定然是这个娘娘腔的男子逼她这样放置。


  然则,性格强硬的凝芳怎能容易被他蹂躏,再次奋力挣扎起来,可越是挣扎,他抱紧她的气力就越是用的大,反而和她的身子贴得死死的,一时凝芳羞愤难当,便索性徐徐放松了身子,作出不再反抗的样子,嘴里也放缓了口吻说道:“你铺开我,要否则你不会有好效果……快铺开我……”


  “铺开你?那我不是白费心思了?乖乖的听我的话,我保证不让她们把你捆走卖了。”两小我私人都是一身汗水,男子把嘴凑在凝芳耳根说道,还不时的把脸磨蹭着凝芳的面颊。


  凝芳一听,他话中有话,突然名顿开,这一切应该都是那两个女人的预谋,自己已经时时提高了小心,居然照样不小心进了她们的圈套,现在估价要想逃跑也是有难题了,她们一定就在房门口守着,忍不住冷汗直冒,只怪自己太大意了。


  男子看看凝芳不再挣扎,便松开一只手,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条毛巾来,往凝芳的嘴里一塞,凝芳一时没提防,本想启齿语言的,却被他把毛巾给塞了进去,“呜呜”了两声,便给塞紧了,于是便又再次挣扎反抗起来。


  这一挣,居然便挣脱了右臂,一使劲用手顶住了他的咽喉,把他使劲地往后推挡着。


  男子没想到凝芳也是全身有力,颇有些不能控制了,便高声喊道:“妻子,快来,帮我捆了她……”


  纷歧会,房门打开,那女子穿着肚兜走了进来,手里早拿了一捆麻绳,撩开蚊帐,也爬上了床,那两其中年女人现在也闻声而来,几小我私人协力把凝芳按倒在床上,反剪了双臂,用麻绳牢牢地五花大绑起来,这一捆,便犹如捆猪一样平常,将凝芳身子捆得死死的,却把腿脚也都捆绑得结结实实,然后依然丢在那床上,三个女人相互看了一眼,都舒了口吻。


  花衬衣的女人笑着对那男子说道:“笨侄儿,原以为你一小我私人就能把她摆平了,怎么照样要我们来协助……是不是守着媳妇把身子给掏空了……”


  “二姑,你就别拿我开心了,这小妞还挺有劲的……要不是你们过来,还真制服不了她。”


  凝芳这才明晰,这家伙才是那花衬衣的侄子,大肚子即是他媳妇了,一切都是在骗她。


  花衬衣又对凝芳说道:“女人,你可真是有心眼,明日间的在那里装模作样的,是不是想乘隙捞点什么?嘿嘿,我们早就注重你了,一最先以为你长的真悦目,身段又好,倒是我们喜欢的人儿,原以为你是那新郎家的亲戚,厥后看你总是躲在后面,偷偷摸摸的查看什么,姑奶奶我就注重了……”


  她看凝芳涨红着脸,还在扭动着已经无法转动的身子,又笑了笑说道:“看起来我没看错,你是个凭着面庞子在外面混吃混喝捞外快的主,今天碰着老娘我,也算你倒霉,呵呵,你知道,那新郎的老爹早在前年就死了,你竟然说他今天很开心,你说我还能信你吗?”


  凝芳一听,这才知道着了这两个女人的道,这一起跟她们到这个地方,明摆着就是有意将她引到这里来的,至于这个男子即是厥后的转变,那是要占她的身子,才强制他妻子把床位让给她。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凝芳扭动了一下身子,用下巴示意那女人,似乎要语言,但花衬衣笑着说道:“好了,别跟我说什么,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?”


  她转头看了看谁人偕行的瘦女人,说道:“我们两人就是做女人生意的,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,我们可很少碰着,你瞧瞧你那胸脯子,挺呱呱的,男子看了都市眼馋,连我都眼红呢……算你不走运,就认了吧。”


  “小林,你就陪她一晚上,可别过了头,明天我们还要带她出趟远门呢,别到时刻人家出不了大价钱,那我就亏大了……呵呵,秀芬,别那么小气,男子家睡个女人,也不是什么大事,再说了,你肚子里不是落下了他的种了吗,他呀不会亏待了你,放心吧,男子么,你总不能让他天天看着你不能碰,会憋死他的……来来,我们都去睡觉吧……”


  谁人叫秀芬的女子,看了看床上她的男子,委屈的只好随着那两个女人出了房门。


  男子现在才喘了口吻,坐在躺着的凝芳身边,看着已经被捆得无法转动的她,脸上便嘿嘿地笑了起来:“你一进我家的门,我就看到你了,良久没看到你这样的漂亮女人了……”


  他的手在凝芳的胸前抚摸着,继续说道:“她们可都是干这行的,捆过卖过的女人也不在几十个了,你怎么就随着她们到我这里了呢,那就怪你自己不长眼,来,我们睡着语言……”他用被子把两人的身子都裹了,牢牢抱着她拥在一起。 0Z{u;FI  

  凝芳闭着眼睛不看他,任由他用布条子将她的嘴牢牢地包裹捆绑起来,随后那小小的内裤被他扯烂后丢在了床头,她知道现在难逃一劫,唯有希望他完事后能泛起时机,可以逃出他们的掌握。


  男子一边干着那事,嘴里还幸灾乐祸:“算你好运气,先给我睡上一觉,要是让她们把你先卖到那乡土旮旯,找个全身臭气的男子,那你还不如死了算了……”


  一切似乎都已注定,凝芳只能接受下来,唯有明天是否被她们带上路途,那才是她可以寻找时机脱身的唯一途径,也许还能顺藤摸瓜,找到他们的同伙和销售网络。


  一条厚厚的棉布牢牢地蒙上了她的眼睛,霎那,漆黑便围绕了她的全身……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高品质绳艺视频!包括半岛束艺台,心悦绳艺,一往情深,手指间的旋律等系列绳艺视频!

大地原忿(四十四)

  不知怎么的,这天气一下子就变了,半夜里还是好好的,早上一起来,便觉得有些凉飕飕的,再往外一看,居然都下起了绵绵细雨。  花衬衣想了想日子,这才知道早已过了立秋,现在也真是转凉的时候,怪不得一下雨,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2-1 01:22 , Processed in 0.518653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