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大地原忿(四十一)_绳之恋逍遥原创工作室,逍遥原创逍遥定制工作室在线观看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3 16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  却说柯兰那天被那一对男女,挟制着悄悄脱离了那辆客车,慌张皇张的便要迅速脱离,尤其那女子,自然是没想到,恰巧盯上的这个女人居然真的是被捆绑了身子的,还那么容易的便落入了他们的手里,着实有些意外的很,虽说也干过许多次这样的生意,但随手牵羊不艰辛气便能获得一个云云貌美的女子,况且照样完全捆绑好了丢在他们眼前的,也算运气极佳。


  心里虽喜悦,但事实照样有些心虚,唯恐这个被捆绑了的女人,她那小白脸的男子会追上来,以是,慌里张皇中尽找镇静的小路走。


  果真,小王一口吻没有追上那小偷,心里也有点窝火,没想到回来时,居然发现车子已经逐步开动了,原来是那些搭客看他们跑远了,心里也急着赶路,便敦促司机赶快开车,司机实在也怕那小偷以后会来抨击,既然人人都要求他开车,便因利乘便就要跑路。


  小王远远瞥见车子已经开动,便高声地喊叫起来,有搭客闻声了,便让司机停了下来,小王上车一看,心头一惊,柯兰居然不在车上,一时神色也变了,问了几声,也没人告诉他。


  此时一个小女孩扯了扯他的衣袖,低声地告诉他,她瞥见有两小我私人把一个女人带到树林子里走了,还指了指窗外的偏向。 


  小王顾不得谢谢,对司机说道:“你先开车吧,我坐下一班……”跳下车就往那林子里追去。


  事实是当刑警的,就在那林子周围,便在草丛中发现了痕迹,判断出了大致他们远去的偏向,那里还敢停留,沿着那痕迹一起追踪下去,果不其然,没多久便远远地发现了前方有三小我私人在急遽前行。


  中央谁人,从服装上他一眼就认出即是柯兰,看样子行动着实未便,后脑勺上就能清晰地瞥见,那蒙住眼睛的白色布带牢牢地缠绕着,左右一男一女正挟持着她,一幅偷偷摸摸的样子。


  小王心中无名火上升,自己心爱的女人,居然被他们捆绑了挟制着,而且看那样子,柯兰一定被捆得死死的,由于走路时,那两人一人挽着她一只胳膊,险些是提着她往前行走。


  刚要现身奋力冲上去,却又突然想到,这两人既然挟制柯兰,一定也不是什么一样平常的小偷小摸之人,身边难免会有什么凶器,要是自己贸然上前,说不定柯兰便成了他们的人质,到时刻受危险的照样他心爱的女人。


  于是,他静下心来,决议先跟在他们死后,看看他们到底要怎样,也许这又是一个拐卖人口的犯罪团伙,借此时机可能就被意外破获,只是让柯兰多受了些罪。


  心中这么想着,但若干也有些怪罪自己的母亲,都什么社会了还搞迷信,把柯兰那么捆着,要不是柯兰深爱着自己,谁也不会接受母亲这样的要求,现在弄巧成拙,说不定就害了柯兰,心里也着实愧疚得很,固然也恨适才谁人小偷,要不是他,他也不会突然脱离柯兰。


  前面没了树林子,逐渐的即是一片农田和散落的村舍,三人在路边停了一会,然后便往那村舍中走去。


  小王看了看时间,还没到中午,农田里有几个村民正在干农活,那一男一女就那样夹着柯兰走在田埂上,却也没引起村民的注重,似乎只是几个过路人而已。


  眼看着他们走进那村子,纷歧会,三人便消逝在几间土屋的后面,小王赶快跟了上去,当他转过那屋子后面时,心里便着急起来,居然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身影,赶快又往前跑了一段,险些就要出村了,也没见什么人影子,心内加倍焦虑了,思忖了一下,这么快的时间,他们也不能能立刻就跑出很远去,一定还在村子里,岂非这里就是他们的落脚点?


  情急之下,便在村子的出口处找个隐藏地方蹲了下来,最先思索着下一步该若何办,心里最担忧的即是柯兰的安危,若是他们此时对她有所不轨,那自己的罪行可就大了,可有一想,他们不能能就是这地方的人,哪有那么巧也坐统一班车,看来肯定是做贯拐卖妇女流动的人商人,正好巧遇了被捆绑的柯兰,这才随手牵羊把她拐带了。


  现在也只能作这样的注释,才气让他稍感心安,便决议再等一下。


  可这一等即是半个多小时,小王心中的焦灼难以言表,但也只能坚持着,希望他们能马上出来。


  果不其然,村口泛起了一个身影,一眼看去,以为是柯兰,因那女子穿的衣衫就是柯兰身上的,从内里的白短衫到外面的外衣,居然都是柯兰的。可仔细一看那身体,跟柯兰比可差了些,小王便知道是那女人穿了柯兰的衣服,岂非柯兰她……


  正在忧郁时,又有两人出来了,女人转头招呼着他们,小王定睛一看,是一男一女,女子身上披着的却是一件男子的衬衫,看她的身段,便知道她就是自己心上人柯兰。


  原来那女人一直觊觎着柯兰的那身衣衫,忍不住便找了个破院墙,两人协力扭着柯兰,松了她的捆绑,就把柯兰的衣衫剥了,穿在了自己身上,却不把自己的衣衫给柯兰穿上,让她就那样穿着亵服裤,只是让男子把他的衬衣给她披上,以是,那女人一出去,差点就让小王认错了人。


  再仔细一看柯兰,可就让他心疼起来,此时仅穿亵服裤的柯兰,身子上结结实实地捆绑着绳索,从脖颈到肩胛,再到胸脯,然后双臂被反剪着,牢牢地五花大绑住,嘴上的口罩照样原先那样牢牢地绑在脸上,眼睛上的白布条已被解开,也许以为已经远离了那公路,也为了走路更快些,以是不再蒙上她的眼睛。


  那男子的黑布衬衣,此时披在柯兰的身上,长长的虽然敞着,遮不住柯兰捆绑的身子,但只要一扣上扣子,那长长的衬衣便会像一件很难看的褂子一样,遮住那身上缠满的绳索。


  男子就穿着汗背心,揪着柯兰腰部缠绑着的绳索,牵着她往前走,嘴里还嘀咕道:“这一起上可要忠实点,说不定我就会拿刀子捅了你,我们两口子可是干这个生意许多次了……别动坏脑子想要逃跑,那是自己找死……”


  说完话,那手里居然真的亮出了一把刀子来,在柯兰脸上比划了几下。


  小王原本已经阻止不住想要冲出去了,这一看,便又取消了念头,赶快又躲好,等他们已往后,再次远远地跟在后面。


  这么一起随着,不知不觉已过了中午,小王感应肚子最先咕咕叫唤起来,估量那两人也一定饿了,而此时的柯兰也一定更需要和他在一起。


  上了乡级公路,逐渐的便有车辆和行人途经,女人把柯兰身上黑布衬衣的扣子所有扣上,连脖颈的风纪扣也扣好了,这样就完全遮住了她一身的捆绑,只是那白嫩的大腿却是无法遮掩的,另有衬衣被风吹动时,下身忽隐忽现的短小内裤也会露出无遗,下体部位还被女人用一根白布条牢牢往上勒着呢,小王固然不知道女人在柯兰下身塞入了什么。


  三小我私人这么行走在路上,看着柯兰简直有些怪异,那件男式黑衬衣这么样的扣着扣子,若干也会让人感应新鲜,尤其那袖子照样空空的,再说了,这天气还带个口罩,且绑得牢牢的,稍稍仔细一看,便能知道这女人一定是被捆绑了堵上了嘴,只是忙着农活的农村人都是不会爱管闲事的人,看到了也只是心里想想而已,谁都不愿惹是生非。


  小王最不愿看到的事发生了,他们停在了道上,后面有一辆拖沓机正开过来,看样子他们是要搭车而行。


  果真,他们一招手,那拖沓机真的便停了下来,女人上前和那开拖沓机的说了些什么,纷歧会便把柯兰抬上了车,随后那拖沓机便突突地开了,似乎司机的兜里被那女人塞入了几张钞票,小王心里可就急坏了,这徒步怎能遇上拖沓机,柯兰的运气岌岌可危。


  那女人在车子上,还不忘用布条把柯兰的眼睛层层的蒙上,嘴里还装模作样的说道:“嫂子,路上灰尘多,照样蒙上眼睛好一些,要否则你这么弱的身子可受不了……”,这话固然是说给那开拖沓机的司机听的,这开车的也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一脸的质朴,那里又明白什么人世邪恶,只以为自己帮了人家的忙,收了点利益,心里正过意不去呢。


  这小王可真是急死人了,好不容易瞥见一个载着一麻袋器械,骑着自行车的中年男子,赶快把他拦了下来,说明晰身份,让他把车子借给他用一下,那骑车的是个憨憨的农村人,见一个生疏男子要借他的车,以为遇到了骗子,那里肯借给他,小王好说歹说才让他准许带他一起追赶,便把那袋子饲料藏在了树根后,便载着小王往前追赶。


  这老乡真是有股子劲,那车子载着人还能骑得飞快,只是把小王的屁股颠的都快碎了,好不容易远远地看到了那辆拖沓机,又使劲地追了上去,却早已不见了车上的三人,赶快拦下拖沓机,一问,才知道在适才一个转弯处,他们就下车了,那转弯处有个岔道,却是通往邻县的一条便道,小王二话不说,塞了二十元钱给那老乡,连忙又让他把他带回那岔道处,告辞了老乡,便沿着小道追了下去。


  一面追一面心里已经下定了刻意,不管怎样,一有时机马上就要把柯兰救出来,可不能再这样被他们牵着跑了,要否则万一出了差错,自己一定会痛恨一辈子的。


  万幸得很,终于又瞥见了他们,前方是一条小河,弯弯曲曲的河岸上,长满了高高的柳树,就在一棵树下,三人正席地而坐,似乎跑累了在休息,事实这里的空气要凉爽得多,也舒坦得多。


  可能是柯兰身上也出汗了,现在那件黑布衬衫也被解开了胸怀敞开着,绳捆索绑的身子又显露出来。


  纷歧会,男子似乎暂时脱离了他们,往不远处的一间屋子走去,小王远远地看去,估量那屋子似乎是看守河畔瓜田的人,暂且搭建的棚屋,岂非他们要在这里落脚。


  小王此时以为男子的脱离应该是个时机,便悄悄地掩了已往,看准了时机,趁那女人背对他拿衣襟扇风的时刻,一下子就冲了上去,一把就扭住了她的手腕把她压倒在地:“别动,我是警员……”


  女人惊吓地扭过脸,一看,这神色刷地一下就白了,认出这扭住她的人果真即是那车上追小偷的人,心里便明了了,他果真是警员,那里还敢再反抗。


  小王身上并没带手铐,一时倒不知怎么把眼前的这个女人控制住,心里最要紧的是先要把柯兰给释放了,便低声威吓道:“忠实点,别喊叫,我们的人都在周围呢……”说完,把她拉起坐下,着手便给柯兰松绑,可碍着这个女人的面,又不愿意让柯兰的身子裸着,便对那女人说道:“把身子转已往,好好呆着,要否则把你铐起来……”


  女人倒是听话,知道现在自己有穷苦了,不外事实是在道上混得多了,嘴里赶快说着软话:“警员同志……我,我可不是坏人……我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语言间,居然哭了起来:“我好苦命啊,这个狠心的家伙,把我诱骗来做这些坑人的事……我……我也是被他们逼得啊……”


  小王可没心思听他哭诉,心里只有他的柯兰,嘴里喝道:“别烦,哭什么,站一边去……”


  好不容易,那些捆绑解了开来,除了下身的暂时欠美意思给她解开,柯兰算是获得了自由,那双依然俊俏的眉目,只稍稍瞥了一眼小王,便有无限深意转达给了他,要不是有那女人在一边,她早已扑入他的怀里好好的亲亲他。


  女人在一边偷偷地看着,又不时地把眼光瞟向她男子跑去的地方,脚步也在悄悄地移动着。


  柯兰心里气她得很,早已盯住了她,对她喝道:“过来,把衣衫还我。”


  女人脸上红红的走最近,用手掩着胸怀,却不敢脱衣服,柯兰知道她是碍着小王在眼前,便让小王到远处等着,女人这才把衣衫脱了递给了柯兰,自己险些就是光秃秃的,除了谁人花布胸罩外,她居然没穿内裤,不禁让柯兰也感应了酡颜,便转过身赶快也脱了那黑布衬衫,穿上自己的衣衫,等她稍稍穿着整齐,一转身,突然便发现那女人已经顺着河岸,没命地往前跑去,那光秃秃的臀部在树荫中投下的点点阳光下,白嫩嫩的一晃一晃的,再也顾不得羞辱了,逃命要紧。


  柯兰本要追上去,无奈那衣襟还没穿着整齐,再说那下身的器械还没拿出来呢,只能心里恨恨的看着她逃跑。


  原来那女人突然瞥见她男子正猫着腰往远处拼命地逃跑,估量他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形,以是不敢过来,便丢下她赶快开溜,这下把她气的心里直骂杀千刀的没良心的,同时也越发的主要忙乱起来,这才顾不得羞辱,趁柯兰转身的时刻光着屁股就跑了。


  小王也是痛恨不迭,但总算心上人又回到了自己的怀里,也算是扎实了,忍不住抱紧了她狠狠地亲了一口,柯兰被他拥着搂紧了,甜甜地问道:“你母亲定的时间可还没到呢,是不是还要把我捆着送走啊……”


  “算了吧,我都不敢再听我母亲的了,要否则我的瑰宝可又要遭殃了……兰子,这一次可把我急死了,幸好……”


  “幸好我还在你的怀里,急什么?傻瓜……”柯兰被他的手在胸口抚摸着,呼吸最先急促起来。


  “我……我就是急了……”小王突然把她的两手又扭到了死后,二话不说,拿起地上的绳索就把两手腕给绑了起来,还在她胸口缠绕了两圈,那呼吸就跟拉风箱似的,越来越急促。


  柯兰咬着嘴唇,脸上火烧一样平常:“你……绑吧,看我……嗯……看我以后……嗯……怎么饶你……”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小王把布团塞入了她的口中,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。


  绕过那河湾,即是一处绿油油的草滩,周围偷偷的,只闻几声蟋蟀的鸣叫。


  那一刻,周围的凉风从河面上刮过,忽悠悠地又拂向了岸上的野外,柳树下那团似火的激情却最先燃烧了起来。


  当柯兰回到局里,才知道县打拐办需要她去协助凝芳,连忙赶到那里,惊讶地得知,凝芳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星期了,她的心里可就比谁都着急,可延续的观察和搜索,一颔首绪也没有。


  就在此时,一个意外的情形,让他们有了收获。


  邻县陶俊生的案子中,牵涉出了一些很庞大的问题,其中就有乡野山村中,绑架妇女做工的情形,有一个被解救的女子被解救后反映了一个事情,说有一个和她们一起做工的女子,听说是个警员,厥后就被人带走了,一直没有着落,只听说谁人带她走的人,也是什么大官手下的人。


  经由几方周折,柯兰终于见到了这个女子,女子长得倒是很白嫩,也很漂亮,这倒出乎柯兰的预料,听她道出姓名,才知道她叫谭韵,柯兰便把凝芳的照片给她看了,谭韵一下就一定地说到:“就是她。”


  柯兰总算知道凝芳的着落了,心里稍稍有了些抚慰,剩下来的即是查找谁人所谓的大官的手下,这就需要当地政府的配合了,于是柯兰和几个打拐办的同事,便被派往该县协同观察。


  由于谭韵见过谁人带走凝芳的男子,以是在征得她的赞成下,也让她一同前往,以利便指认。


  到了当地,经由领会,才知道,这个所谓的大官靠山还很庞大,可能还牵涉到社会上的一些黑恶势力,现在上级机关正在找寻强有力的证据,为了隐秘时代不打草惊蛇,柯兰她们便暂时涣散开来,远离政法机关所在,以便于更好地侦探行动。


  自然,为了珍爱谭韵,柯兰和她就选择了一户孤寡老人的民居租住了下来,静待案情的希望,可是眼看着时间在一天天的已往,凝芳的安危始终牵涉着她的心,那里又能让她在守候中放心渡过。


  就在守候的历程中,谭韵由于耐不住寥寂,趁柯兰去和同事们碰头的时机,这天下昼便悄悄地出门上街去了,良久没有这样自由的流动了,她的心里很是开心,虽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城,但总比呆在家里要愉快得多。


  可她并不知道,就在她快乐地转悠的时刻,有人很兴奋地便发现了她,谁人正站在一间咖啡屋门口的瘦小男子,眼睛发光般地盯上了她,男子不是别人,真是那村子里逼她们干活的老耿的儿子小弟,也就是天天晚上都要把她抱入被窝的人。


  县城很落伍,这间简陋的咖啡屋是外乡人来开的,小弟只是为屋内的人看着门,屋内之人正坐在窗口和人谈话,这人即是那陶俊生的二舅,谁人把凝芳从村子里带走后送给陶俊生的男子。


  陶俊生落网了,可他却听到风声后开溜了,固然他不能丢下他这个外甥,以是必须在外面给他找路子通蹊径,想方想法保住他,但似乎一切都没有反映,似乎上面临这案子稀奇重视,还牵涉到了陶俊生的父亲,看来大事不妙。


  不外,今天和他面谈的人,却是可以给他提供很好新闻的人,现在他便知道有警员已经来到这个县城,而且撒开了网正在等着他们中计。


  透过窗帘的裂缝,便看到窗外小弟的眼光牢牢地盯着一个女子的身影,似乎正在想入非非。


  来客的神色变了变,对陶俊生二舅说道:“老秦,快看,谁人女人你见过吗?”


  老秦转脸一看,思索了一下,轻轻摇了摇头。


  “她可熟悉你,他就是被抓的老耿村里的女人,就是她说有一个警员被你带走了,你没有印象?”


  “哦?”老秦赶快又贴着窗户看了看,不外已经只能看到谭韵的背影了。


  “你快回去准备一下,赶早脱离这里,她和一个女警员住一起,别让她碰着了你,到时刻可就穷苦了。”客人很替老秦担忧。


  一阵缄默,老秦突然问道:“她们住在那里?”


  “这……这我……我就不太清晰了……”客人有些犹豫。


  “没关系,你放心,我姓秦的什么时刻亏待过同伙……这些你先拿着……”一叠钞票塞入了客人的手里:“以后有什么穷苦,尽可以找我,要是不干警员了,我给你找后路。”


  客人有些尴尬,不外照样把柯兰她们的住址说了出来,随即便急遽告辞了。


  老秦出得店来,把小弟招呼到身边:“适才谁人女人你熟悉?”


  小弟有些尴尬,他知道自从他家里被搜查了以后,女人们都被解救了,他便跑了出来随着老秦,老秦看他以前对他还不错,便收容了他,让他跑跑腿,现在他也不敢瞒着老秦,便说道:“那女人以前是我家绑来做工的,厥后被警员救了,不知怎么会在这里……”


  老秦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心中的名堂,便笑着说道:“是不是她的身子还没让你遗忘,又打起了她的主意?”


  “嘿嘿……这……嘿嘿……”小弟抓着头皮,笑了笑。


  “想不想,再把她搞得手,躲得远远的,找个地方安平稳稳地做你的女人?我倒看她挺和你相配的。”老秦看着他的脸,在看他的反映。


  小弟看老秦的神色,知道一定有什么事,但心中也着实喜欢这个女人,便说道:“秦叔,有什么事你就说吧,只要用得着我,我一定拼死给你办了。”


  “好,我没看错你,来,我跟你说一下……”两人贴着墙根往偏僻处走去。


  第二天,这谭韵又以为有些无聊,但却不想再上街,那街上也着实没什么好玩的,柯兰出去了一趟,房东大娘也出去买菜了,一小我私人没事,谭韵便把两人昨晚沐浴换下的的衣裤,都放在了盆里洗了起来。


  此时有人敲响了院门,谭韵把手上的水在围兜上擦了擦,便起身开门,门外是三个男子,都戴着口罩,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公牍包,另一个提着一只旅行袋。


  “哦,对不起,我们是县里卫生检查站的,今天抽查全县的家庭卫生情形……你们……就你一小我私人在家吗?”前面的一个男子问道。 


  谭韵看了看他们,又看到门口还停着一辆农用三轮车,心里以为有些怪怪的,但看他们那么彬彬有礼,又是说来检查卫生,倒也不能不让他们进来。


  她把门打开了:“就我一小我私人,大娘出去买菜了,你们先坐一会,她马上就回来的。”她说完就要继续去洗衣服。


  可眼光突然在随着进来的三人中央,发现后面的一个瘦小的男子,似乎眼睛有些熟悉,但又一时想不起来,疑疑惑惑中看着他们进了院子。


  她正在想着那男子是谁,却发现他们把大门关上了,其中一小我私人还跑到里屋门口向里张望了几下,似乎在检查是不是另有其他人,随后一个眼色便丢给了其他两人。


  谁人熟悉眼神的瘦小男子,此时突然摘下了口罩,谭韵一看到他,马上就吓得腿肚子打颤起来,拔腿就要去开院门,可早有人一把扭住了她的胳膊,一条毛巾马上就捂住了她的嘴:“怎么啦,小娘们,想跑那里去?乖乖的别动……要否则我可捅了你。”


  一把小刀在她脸前晃动了几下,谭韵神色煞白,眼睛看着小弟从旅行包里拿出绳索来,她知道又要被他们捆绑了,心里早已恐惧不已,那泪水就哗哗地往下游,心里却瞻仰着柯兰赶快回来救她。


  小弟倒是很熟练,嘴里付托那两小我私人再去屋子里查看一下,自己拿着绳索就把谭韵的双臂扭到了死后,最先牢牢地五花大绑地捆绑起来,谭韵似乎已经不会反抗了,呆呆地站在那里,任由他把绳索左一道右一道地在她身上缠捆着,还收得牢牢的,每收一下,都市让谭韵从堵住的嘴里哼叫出来。


  由于今天独自在家,以是谭韵仅穿着一件短小的布衫,就那两颗扣子扣在胸前,那里又能挡得住高高耸起的胸脯,现在被那绳索一捆,扣子间便崩了开来,露出内里白白的胸罩,正牢牢地兜着那同样花白的胸乳。


  小弟把绳索在那胸乳上下都捆紧了,这才把手从两颗扣子间伸了进去,一把就捏住她,一阵揉摸,眼怔怔地看着谭云的酡颜红的升起了红晕,和着那泪水,着实让他漫不经心:“臭娘们,怎么了?脱离了这么些日子,有没有想我?”


  谭云稍稍扭动了下身子,却不敢在他眼前鼎力挣扎,但已经知道身子被捆绑的结结实实了,再要想挣脱,那是完全不能能的。


  尤其那胸口崩开了的衣襟,让她着实羞得不敢仰面,小弟把她身子转了一圈,看看捆得是否牢靠结实,在她耳边说道:“你以为警员救了你,你就能逃过我的手心?告诉你,你就是我的女人,以后啊,还得好好的跟我过日子,给我生几个儿子……嘿嘿”说完,一口就亲在了谭韵的面庞上。


  谭韵流着泪,摇着脑壳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地似乎在请求他,小弟可不理睬她,把毛巾又往她嘴里塞的严实了一些,然后把她带进了屋内,那两人也进了屋子,三小我私人商议了一下,以为照样在屋子里守株待兔对照好,小弟心里明了,老秦要的女人可不是眼前这个谭韵,而是另一个女警员,只有抓了谁人女警员,才有可能把陶俊生换出来。


  这两个男子也是老秦的手下,他们有老秦给他们的交接,现在自然不会对小弟怎么样,以是,当小弟在一边对谭韵着手动脚的时刻,他们也冒充没有瞥见,只是躲在门后悄悄地守候着。


  谭韵也发现他们似乎在守候柯兰回来,心里便着急起来,急切中,居然把嘴里的毛巾吐了出来,低声央求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走吧,我……我跟你们……不……”还没说完,小弟就用那毛巾捂住了她的嘴:“妈的,别不知趣……咬着,别让我揍你。”


  说完,就在旅行袋里拿出了一些棉布来,拔出她嘴里的毛巾,把棉布塞了进去,堵得严严实实的,再用布条子绑紧了嘴,一边用力收紧着,一边说道:“看你还空话多不多……老子晚上再好好摒挡你。”


  这下谭韵被那布条子绑得连呼吸都难题起来,脸憋得通红,眼睛怯怯地看着小弟,那小弟倒是有设施,一眼就瞥见了内里另有一个门帘子,便对那两人说道:“你们先看着,我把她带进去,省得她在这里碍事……”也不等他们语言,就把谭韵拉进了门帘子后面,果真是个小内室,另有一张小床,上面堆放了些杂物,他也不管了,让谭韵坐在床沿上,他的手可就在她胸上胡乱的摸了起来。


  看看谭韵泪眼模糊的样子,便给她解开了围在腰间的那只围兜,折了几折绑在了她的眼睛上,然后把她的裙子撩起来,岔开了她的两腿,便要和谭韵亲热。


  没想到,外屋的一个男子轻声说道:“小心,有人进来了。”便都屏住了呼吸,眼看着大门外进来的是一个老太婆,手里提了一篮子菜,径直往院门旁的小棚子里去了,那里是个浅易的灶间。


  几小我私人在屋里松了口吻,悄声地商议着,是否要把那妻子子先捆起来,免获得时侯碍事,小弟早跑了出来,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一个老太婆,就算了,我们三个还搞不定谁人女警员?照样等等吧。”


  大伙一想,便继续躲在屋内,若是妻子子进来便把她捆了,不进来算她运气,他们的手里可都把绳索捏着呢。


  终于,大门又开了,一个长得着实很悦目的女子泛起在门口,窈窕的身段被一件白色的衬衣裹紧着,却难掩那高高突起的双峰,只是漂亮的脸上似乎在沉思着,镇静中另有几分威严。


  屋内的人都主要起来,两小我私人躲在门后,耳边听得她正和那妻子子答话呢,纷歧会脚步声便向屋子走来。


  门推开处,屋子内有些漆黑,稍一顺应之下,身子已然被人牢牢地抱住了,抬眼一看,眼前一个瘦小的男子正躲在谭韵的死后,牢牢地搂住了她,那谭韵早已被人捆得结结实实的,嘴也堵上了,正泪汪汪地看着她。


  男子的一把小刀就顶在她的脖颈上,显著的就是在威胁柯兰。


  柯兰知道遇到穷苦了,身子刚一被抱住时,一种本能的动作就是想要反抗,可一眼看到了谭韵,便明了自己的时机已经损失了,况且门外另有一个房东大娘呢。


  “你们想干什么……铺开我……”她降低地喝道,并不希望让大娘闻声,怕她受到不需要的危险。


  “没什么?今天请你跟我们走一趟,我们年迈有事要穷苦你一下……”谁人抱紧她的男子说道,他的身体魁梧,臂膀有力,抱着柯兰时,柯兰基本就不能挣动,还被他压着险些弯下了腰。


  另一个男子则在她死后,拿着一条细细的麻绳正在捆绑她的两手腕,那细麻绳将手腕处仔细地捆绑住,然后再用双股的麻绳最先将她身子五花大绑起来,等身子捆结实了,这才让她直起腰来,不容她语言,已经把准备好的布团塞入了她的口内,随后几张胶布便封贴了她的嘴唇,柯兰把身子扭了几下,知道再也不能有反抗的余地了,便平静地站在那里,眼睛盯着他们,希望能知道什么谜底。


  那两小我私人倒是很自然,看看捆绑的差不多了,并试了试柯兰身子上的绑绳,察看着是否捆结实,然后把她按坐在椅子上,让她仰起脑壳,把两块白色的棉布块压在她的眼睛上,用黑布带严严地缠裹起来,然后腿脚也被绳索牢牢地捆绑住,并脱了她的那双黑布鞋,插在她腰部缠绑着的绳索中。


  两个被捆绑的女人随后就被一人戴上了一只口罩,那口罩牢牢地贴附在脸上,用带子系的牢牢地。


  小弟也如法炮制,把谭韵的大腿也用麻绳捆上了,此时也不能再有什么非分之想,由于那粗壮男子已经将柯兰抗在了肩上,看样子就要出门。


  透过窗户,便能看到那老太婆依然在厨房里忙碌着,几小我私人便悄悄地开了屋门往外溜去,柯兰被男子抗在肩上,自然不能有什么反抗,谭韵却是被小弟拽着胳膊往外走的,她大腿上捆着绳索,走起路来哪能快得了,小弟瘦骨嶙峋的样子,也不能能抗的动她,只能扯着她悄声地往外走。


  门外,另一个男子早已把那辆农用三轮车发动了,柯兰被扔在车厢里,坐在角落的地方,用一根绳子拴在了支架上。

谭韵也被抬了上去,车厢内便由小弟看守着,那两个男子则坐在了前面驾驶室内,车厢是用铁皮敲打制成的,另有一块布帘子挡着,这倒给了小弟时机了。


  他把谭韵又抱在了怀里,这个不能转动的肉体被他抱着,着实让他有种摩拳擦掌的欲望,他也想摸摸柯兰的身子,可又畏惧那两个男子,事实他们是老秦的手下,为的就是要把这个女警员搞得手,要是自己万一碰了,到时刻可不敢交接。


  这个谭韵可纷歧样了,应该说是随手牵羊得来的,再说了,她也应该是他小弟的女人。那时刻在村子里,还不是天天被他抱进被窝享受,那时她那样子,可比现在灵巧多了,不外,今天既然又把她绑来了,那就得跟秦叔说说,把她给了自己。


  惋惜,这个乡下角落里出来的小子,那里知道外面的邪恶,本以为随着老秦能混出些什么来,却不知道老秦是什么人,就在三轮车到达一个偏僻的砖窑的时刻,他可没想到,老秦在很谢谢他的时刻,把一叠钱给了他,然后便让他回家。


  小弟本想要求把谭韵留给他,,只是看到老秦的神色,倒也不敢提起,还没脱离那砖窑,一根铁棍便狠狠地敲在了他的后脑勺,那些理想了良久的美梦便往后消逝了。


  手下人带着老秦把两个女人带到了这个小镇子边缘的村子,这也正是老秦希望的,到了这个小地方,警员是想破脑子也不会想到的,这个女警员可就是一个筹码,到时刻就看时机到没到,营救陶俊生也就在此一举了。


  可是谁人身子十分白嫩的谭韵,却让他有些烦心,要是万一有什么情形需要转移的话,多带一小我私人就多一份危险,虽然他也很喜欢这个女人,可一想到小弟那样子,别以为被那小子碰过的女人,他可不想再碰,于是,便让手下想个设施把她送走,他对女人倒是下不了狠手,要否则谭韵也早被他沉入河底了。


 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他们来到这个地方的那一天就恰巧被凝芳看到了。


  这个小院落现在的的主人,就是老秦的手下,老秦叫他二子,人很奸诈,又有头脑,以是许多事都是由他去办,把两个女人捆来的第二天,老秦便回去办点事,留下了那两个手下。那二子有蹊径,不用一天的时间,已经联系好了拐人的人商人,便开着车子把谭韵送已往,留下的谁人魁梧男人待在家里很以为无聊,由于有了老秦的话,又不敢动关在地窖里的柯兰,便锁了大门独自个上了街。


  街上有家小吃店,卖些面条和馄饨,吃了些以后,便以为百无聊赖,脑子里转老转去就是地窖里柯兰的影子,那天把她放入地窖的时刻,就已经把她脱了裤子光着下身捆上的,那都是二子的注重,他以前也做过几趟生意女人的生意,知道女人都是怕怕羞的,只有这样女人才不敢逃跑。


  男人想归想,却不敢动她,在家呆了一天多时间,便希望在镇子上能碰着个稍稍中意的女人,于是这么出去一转悠,便给了槐花时机了,以至于等他回去时,地窖里已然没了柯兰的影子。


  再说,二子带着谭韵不出半天时间,就悄悄地把她转手卖给了一其中年女人,并顺路也帮着那女人一起把谭韵带到了目的地,然后便折返回来,他可不知道家里的柯兰此时刚刚被人救出。


  中年女人是个拐卖女人的内行,一张脸一看就有一股子凶巴巴的邪气,那身子骨看起来全身都是劲,浑圆的胸脯子也被那衣衫裹得紧绷绷的,送走了二子,她才关上大门,点了根烟使劲地吸了两口,叫出了里屋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,看样子是她的男子。 


  “老头子,看看这个货色怎么样?能卖若干?”


  老头先是在谭韵身上试探了一会,不管是鼓突的照样凹陷的地方,都被他用手仔细地摸捏着,女人似乎并不否决,似乎已经习以为常。


  谭韵身子绑得牢牢的,嘴里塞着布,眼睛也蒙上了黑布条,虽然没有自由,但被人这样摸弄,身子就有了反映,老头似乎很知足:“不错不错,很肉实,也有弹性,估量不会低于这个数。”他对女人伸出了几根手指。


  “那好啊,现在先把她解开了活活血,晚上我们就把她带走,你可要小心了,这可是那二子给了我体面才这么低的价钱卖给我的,别给我路上出了岔子。” 


  老头不耐性起来:“女人就是罗嗦,我干了那么多票,什么时刻出过岔子了?就这么个小娘们,只要捆上了让我带着,保你把钱赚了回来。”


  纷歧会,谭韵身上的捆绑就被所有解开了,她主要地揉摸着有些麻木的胳膊,神情畏惧地看着也正端详她的那对男女。 


  女人从桌上的竹罩子下,拿出几个馒头来和一碟咸菜,把筷子递给了谭韵,说道:“别怕,先吃点器械,吃完了休息一下,晚上我们还要上路呢……别那么畏惧,给你找个好人家,又不会害了你,女人不就是给男子做妻子吗,做谁的妻子不是一样?”


  她看谭韵抖抖地拿起了馒头,又说道:“你看看我们两口子,这死老头都比我大十几岁呢,我还不是嫁了给他……快吃吧,老娘可是很少这么跟人语言的。”


  总算吃了两个馒头,心里畏惧又难受的谭韵,那里还能再吃得下,女人便让她坐到床上去,把身上的衣裤全都脱光了,让她光着身子躺下,用一条细细的麻绳捆住了她的双腕,在把一条薄毯子给她盖上:“先睡一会,到时刻我会叫你的,好好睡,别惹穷苦,听到了吗?”


  谭韵微微点了颔首就要躺下,女人又说道:“嗯,等一下,先把你的嘴包起来吧。”说完,就拿了一条白布条,牢牢地绑在了谭韵的嘴上,这才让她躺下睡了。


  这么些天的荆棘,也确实让谭韵感应很疲乏,虽然嘴里没有塞上,倒也不敢把那嘴上绑着的布带扯下,哪怕绑得很紧,但也必须忍着,模模糊糊糊的竟然真的睡着了。


  睡梦中,她又想起了凝芳,也想起了以前自己的生涯……


足控阁持续分享熙熙女王,扶桑女王,严厉女王,馨雨女王,魅色夫人,青云女王,香奈优姬,魅族女王,冷魅女王,艾丝女王,美人不美,紫露凝萱,婧児小主,红色妖姬,papa小主,倾城女王,凝儿公主,伊轩女王,小丝女王,寒雪女王,妍妍女王,凌薇女王,紫萱女王,八奶奶,血柠檬女王,湘香女王,午夜暗香,灵魂救赎,叮叮女王,yoyo女王,午夜小妈,天生贵主,回眸女王,艾玛女王,梦悠然,黑冰女王,女王菲主,冰城玫姿,傲柔女王,楠楠女王,飞鱼女王,松岛女神,上校女王,呆呆女神,冥妃女王,冷柔女王,鸽宝女王,诗蔓女王,猫七小主,妆主女王,薇薇女王,甜心公主,晨晨女王,狐狸女王,楼兰女王,叶S女王,万万女神,风情艳主,叶子女王,宠儿女王,vivi女王,苏曼女王,校园女王,羽璃女王,妖晴女王,玉蝴蝶,婧女王,上官娴,宝儿,玫瑰夫人,卉儿女主,倩倩女主,珍妮女王,萱萱女王,王妃女王,蕾拉女王,简公主,艾彩原创,品丝论足,奴隶岛,冰时代,小刚系列,不良女学生,丽足娇娃,日本Byd系列,Yapoo系列,彩琳系列,婉慈Icon,黑蝙蝠,変幻餌罪,Love&boots,H.P.L栖心之栈,邕娘美束,长春00后,乔家大院,热血女神,小妮创,套路直播,最强女M,凤仪亭,女神学院,木子芊芊,焰灵姬,傲视之巅作品!

大地原忿(四十二)

  半夜里突然起了风,呼呼的就在屋顶上吹过,村中的这间屋子内,此刻居然有灯火从窗户中闪烁着。  爬满了藤蔓的房顶上,一阵阵被风吹的飘忽不定的炊烟,从残破的烟囱里悠悠的升腾着。  谭韵已经被叫醒,身子光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2-8 21:09 , Processed in 0.68675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