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大地原忿(三十六)_逍遥舞境歌曲原创,绳之恋逍遥原创工作室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4 12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  这个季节,对这样的山区,是最能体现山水秀美的季节,四处翠绿葱葱,溪水潺潺,高高的山峰间雾霭缭绕,恍若进入了人世瑶池。


  柯兰坐在小船头的甲板上,那双白嫩的脚丫子挂在船外,很惬意地垂在水中,被迎面而上的河水轻轻拍打着,那份惊喜和快乐,毫无掩饰地展现爱在她白皙漂亮的脸庞上。


  小王就坐在她死后,环视着这久违了的青山绿水,心里也是思绪万千,昔时一个在穷山沟里,通过不懈起劲考出来的孩子,终于带着他心爱的女人又回来了,这个他深爱的女人,现在就在他眼前,宛如一个孩子般的喜欢上了这里的山水,令他感应由衷的欣慰和知足,他的眼睛一刻都不愿脱离她的身子,尤其她侧坐在船沿时的娇态,更让他遐想无边,爱意浓浓。


  小船在老艄公的轻摇下,悠悠地行驶在弯弯的河流中,忽而在柳枝下穿过,忽而又在湍急的叉道处顺水而下,水不深却颇有情趣。


  天空有些阴霾,纷歧会竟然下起了蒙蒙细雨,小王躲进了那芦席搭起的乌蓬内,并把船尾那一头的布帘子放了下来,轻声招呼柯兰赶快躲进来。


  柯兰心情很好,就像那泛着绿波的溪水一样清亮,她钻进蓬内,被小王搂住了身子坐在他身边,小王把脸贴着她的面颊低声说道:“兰子,你……你知道我什么时刻喜欢上你的吗?”


  柯兰扭过脸,笑着说道:“谁知道呢,你呀,一看就是个专动坏脑子的家伙。”


  “嘿嘿,就是那次……那次你被捆在小船上的时刻……我……我来救你,就……横竖心里就有了那感受。”小王说着话,又把她搂得更紧了些。


  柯兰稍稍缄默了一会,颇有些动情地说道:“那次,都被你瞥见了……还好,你不算个没情谊的人。”说着话,也把那娇嫩的面颊在他的脸上使劲的蹭了一下。


  “嗯,我问问你,那次你瞥见我被捆住了,是不是有点幸灾乐祸?然后就有了攻其不备的念头。”柯兰一把捏住了小王的耳朵,压低了嗓子故作恶狠狠地问道。


  “咝……”小王拧着眉从牙缝里吸着气:“好兰子,快松手,我真的是喜欢你……哎哟……疼死我了。”


  两小我私人才一闹,便没有注重到是在船上,效果那小船便晃悠起来,老艄公赶快把船稳住,又干咳了几声,算是忠告他们。 


  幸好有那帘子挡着,老艄公倒是看不见,小王被柯兰在他怀里一闹,有些兴奋起来,偷偷的伸手在那船舱内便拿起了一条绳索来,然后突然就把柯兰的手扭到了死后,并死死地捏住她被交织着的两手腕。


  柯兰觉察纰谬,想要阻止,但已被捏住了手腕,身子一酥顿感面颊发烧,便故做板起脸来低声威胁道:“坏蛋,快把我放了,要否则我对你不虚心咯……”可是扭了两下依然没有挣脱开,却被小王用绳索把手腕给绑上了,然后那绳索便在她身上绕来绕去的,将她牢牢地五花大绑起来。


  柯兰的脸通红通红的,又不敢喊作声来,只是一味地在他怀里挣扎,但那种挣扎险些即是绝不用力的做态而已。


  “快放了我吧,别让那老大爷闻声了……”柯兰放缓了口吻,险些是伏在他怀里娇喘着说着。


  小王把她搂得更紧了,一只手在她的裤兜里试探了一下,抽出来一条白底绣花的手帕,轻轻地就塞入了柯兰的嘴里,那低低的“呜呜”声,便在窄小的舱里,充满温柔地哼叫起来……


  船尾,老梢公突然轻声地哼起了悠扬的小调,嗓音降低又有些嘶哑,却满怀激情,悠然地回荡在两岸翠竹绿叶之中。


  山里有那么一个恬静优雅的村子,倒让柯兰感应惊讶和意外,远远地看去十分的古朴和幽静。


  还没踏进那座村子,便有老小不等的几个女人在那道口等着他们了,一碰头即是不停地端详着柯兰,似乎在看待一个天仙一样平常,满眼的惊喜。


  一番外交后,柯兰知道他们都是小王家的亲戚,至于辈分,她也没搞清晰,只是随着小王称谓着。


  进了家门,便受到了家人热情的迎接,柯兰也见到了小王的母亲,一个典型的善良妇女的形象,有些正经又有些淡淡的威严,嘴角的微笑给人一种最常见的家长姿态。


  小王的家也很大,看样子已往也许也是个殷实的人家,青砖碧瓦也颇有几分神秘,只是家中似乎男子并不多,小王一回家,便犹如增添了许多的欢欣,弄的女人们忙里忙外不亦乐乎。


  夜晚,母亲把他们小两口叫到了她的房间,她的身边也坐着两个女子,柯兰已经知道那是他母亲的两个妹妹,看她们的神色对照认真,一时不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,便惊慌地坐在了小王的身边,不外神志却依然落落大方。


  “嗯……”母亲终于启齿了,“小柯……小柯同志,路上可是辛勤了……”一番外交,倒也不显得怎么尴尬,随后母亲便进入了正题:“是这样的,我们家,有一个祖传的礼貌,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她顿了顿,看了看小王的神色,又继续说道:“刚进门的媳妇,都要先过一个关子,我家小弹子是不是跟你说过了?”


  柯兰转头看了看小王,没想到他的小名居然叫小弹子,忍不住差点噗哧笑作声来,但却没听他说过家里有什么礼貌。


  “我们这里有个说法,叫:媳妇未过门,素绳捆一捆,做的夫家人,福荫三代孙。”小王母亲看着神色已经惊异的柯兰,便注释了一下又说道:“女人别怕,这些只是礼貌一下,不会把你害了的……”不外言辞中已经能显著感受到这个礼貌是不会被更改的。


  柯兰十分尴尬地看着小王,小王更是异常尴尬,一起上他早已把这个礼貌给忘了,并没有跟她做过注释,现在他也感应了突然,没设施,便悄悄地把她拉起来走到了外面,险些是请求地请她原谅,并也不失时机地求她体贴一下大人的心意,事实他只有一个母亲了,不愿意危险她。


  柯兰思虑了良久,再看小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便狠狠地白了他一眼,很不情愿地走了进去。


  “阿姨,要是你们以为我还配做你们的儿媳的话,就按你们的礼貌办妥了,只要你们开心就好。”柯兰的话让她们的脸上马上笑开了花。


  母亲说道:“小弹子,这几天你都不能碰她的身子,要过了七天才算圆满,否则就成不了千年配,这可是老礼貌,你早点回你的 屋里去吧,这里都是女人们的事了。”


  小王被他母亲说得酡颜了起来,若干有些依依不舍地看了看柯兰,见她正板着脸看着他,便赶快灰溜溜地退出了房间。


  小王一走,那两个小姨便笑眯眯的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小指粗的麻绳,走上前来,帮着柯兰脱去了那件白衬衣,仅让她戴着那只白色的胸罩,然后很熟练地就将她身子牢牢地捆绑起来,并反剪了两臂在死后,绑得结结实实,又用宽宽的长布条,在她被捆紧了的身子上,牢牢地缠裹住乳房的上下部门。


  麻绳很柔软,约束着柯兰的身子,却并不以为有疼痛的感受,也许是这里的女人都有了捆人的履历了,以是知道该怎么掌握分寸。


  谁人脑后挽着髻的小姨,声音倒是很甜:“大姐,你看我们弹子倒是有眼光的很,找了这么个漂亮的媳妇,白白嫩嫩的多好的身子……”


  柯兰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任她们摆布着,却是一点也没有反抗,只是看她们将她的身子捆得那么结实,心里倒着实有了痛恨,现在又欠美意思忏悔,真是有苦说不出,不外心里倒有了想法,必须要找个时机狠狠地教训一下小王,跟他谈同伙到现在,最后相近娶亲了,回到他家乡探望他家人,居然被捆绑了完成他家的礼貌,这个家伙,一直瞒着自己,着实可恨,弄得她现在很是尴尬,还不知道接下来又有什么礼貌等着她呢。


  两个小姨将柯兰捆绑完毕,又给她穿上那件白衬衣,算是遮挡那被捆绑了的身子,然后,小王母亲拿出一块白色的棉布来,在内里裹上了一条像是小孩穿过的内裤,让柯兰张开了嘴,把那棉布塞了进去,嘴里说道:“这内里包着的是小弹子刚出生时给他穿的小裤子,保你以后也能生个大胖小子。”说着话,那手已经把柯兰嘴里的棉布塞严实了,然后一只看起来很厚实的白纱布口罩便牢牢地绑在了她的脸上。


  “别忧郁,晚上睡觉伤不着你,我会让小弹子好好照看你的,明天一早你再过来,我给你重新绑一下,然后让弹子带你出去转转,看看这村里村外的几个亲戚。”小王母亲很和善地说道,似乎在她们这个地方捆绑一个女人,对她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
  柯兰被捆紧了身子,又被塞住了嘴,那里能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时机,一时以为十分的不自在,把那双露在口罩上沿的漂亮大眼睛,瞻仰地看着眼前的几位小王的尊长,希望她们突然改变主意。


  小王母亲一脸的温顺,伸手帮柯兰把额前的一辔头发捋了捋:“女人,别畏惧,想昔时啊,我和小弹子他爹熟悉后,还不是被捆了半个多月,那时刻把我羞得都不敢见人,都是他爹带着我在村子里挨家的串门,要不是他爹待我好,想早点给我松绑,便连着几天求弹子他奶奶,他奶奶可是死活也不愿意,不外最后照样给我松了绑,只是拿一些布条子捆了双手,再封了嘴,算是过了这一关。”


  她看了看柯兰有些惊异的眼光,又说道:“我这两个妹子也都是过来人,她们谁人村子可不比我们家那么体贴人,这一捆就要七七四十九天。你呀,什么也不用怕,过几天在村子里转一下以后,我就给你把绑绳给解开了,这礼貌么,都是人定的,意思一下就行了……”


  她的双手正扶着柯兰的胳膊,胳膊在衬衣下被捆绑着,鼓突突的胸脯让小王母亲很是欢喜:“看你的身子,倒是一个好媳妇的料子,以后可要对我家弹子好一些哦,他呀,是我们王家四代单传,惋惜他爹……唉,不外你放心,他呀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,对女孩子可从来没有坏心,体贴着呢。”母亲的脸上隐约地浮现出了一丝怅然。


  柯兰心情不是很好,现在随着小王母亲的话语也逐渐地融入了她的情绪中,想要抚慰她几句,却又无法启齿,嘴里的那块柔软的棉布,把嘴塞得很严实,更有那牢牢绷在脸上的口罩,实着实在地封住了她的嘴,便只能用眼神来抚慰地看着她,似乎告诉她自己已经明了了她们作为尊长的苦心,也愿意配合她们。


  小王母亲也从柯兰的眼睛里读到了她的意思,心里自然很是喜悦,赶快搂住了她将她带到了客厅内。


  客厅里另有一些孩子没有脱离,都在等着看新来的未来新娘子,等柯兰一出来,人人看到那隐约透明的白衬衣下,横一道竖一道的麻绳捆缚着她的身子后,便知道了这个漂亮女人,以后一定是他们家族的女人了,那脸上都露出了羡慕和欣喜的神色。


  小王挨近了柯兰的身子,他也看到了她那牢牢绑着的样子,另有那嘴上的口罩绷得严严实实的,就连那宽宽的口罩带子都是那么紧地绑在脸上,心中也着实舍不得,想要抚慰她几句,但不知道怎么说,若干有些尴尬得很,不外倒是她母亲很明了事理,当着众亲友的面并没有说明柯兰的警员身份,以免让她尴尬。


  夜晚,准备了一桌较为丰盛的晚饭,两个小姨专门认真照顾柯兰,只是山村的夜晚没有都会来得那么热闹,早早的就陷入了幽静,于是,这个村子里的人们也在幽静中逐步进入了梦乡。


  不外,母亲怕儿子晚上不循分,坏了祖上的礼貌,便又把柯兰带到了她的房间,然后由小姨给柯兰脱去了衣裤,柯兰以为只是重新给她捆绑,没想到捆绑完毕后,她们又脱去了她的小内裤,把一个包着棉布的软木塞塞入了她的下体,那软木塞的外端有一个孔,孔里穿着一条绳子,把那绳子在她的臀部上四下绕着缠绑住,不让塞子容易掉出来,又用白布条把阴部兜住了绑上,然后再给她套上那条小内裤。


  柯兰被她们这么一摆布,心理的别扭别提多灾受了,想要否决,又恐伤了小王母亲的心,但任由她们塞着她的下体,自己也以为有种异样的感受在刺激她。


  小王在房间里等了良久,终于见到柯兰回来了,是被他小姨领回来的,而且柯兰的眼睛已经被厚厚的白布蒙上了,口罩也已被摘去,却剪了两条橡皮膏交织地封贴住了嘴唇。


  小姨笑眯眯地通知着小王:“弹子啊,这几天可不能着急哟,横竖过了七天,你妈就会给你把亲事给办了,现在先忍一下,嘻嘻,这么好的媳妇,可要好悦目住咯……”说完话,她帮着给小王把床铺了一下,又拿一张席子放在床边的地上:“你睡地上,你媳妇睡床上,这是你娘的意思。”


  这才把柯兰放倒了床上躺下,她倒是不避小王的眼光,当着他的面就帮柯兰脱去了衣裤,只剩下那亵服裤留着,只是身上的麻绳捆绑完全露出了出来。


  “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出去造访客人呢……记着了,不要坏了礼貌哦,你娘都作了防止了……嘿嘿”她把嘴凑近了小王的耳朵,笑眯眯的说道。


  门被关上,小王赶快把门从内里插上,小姨的忠言也抛到了脑后,凑着幽暗的灯光,一下子就爬到了床上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柯兰抱了起来搂在怀里:“兰子……你……受委屈了,我……对不起你……”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柯兰摇了摇头,把脑壳伏在了他的怀里,轻轻地用面颊摩挲着他的胸膛,当他的手在她捆住的胸脯上抚摸时,她把身子扭开了,再一次的发出“呜……呜……”的低哼,那意思明白是让他遵守他母亲的礼貌。固然另有一个意思是她不愿让他知道的,那就是她不想被他发现她的下体被封堵着,这是她最感羞怯的事,她不想让他发现。


  “弹子……还不睡觉?”母亲在门外轻声喊道,小王知道一定是母亲在门缝里看到了,赶快关了灯躺到了地上:“好了,睡了……”


  清早,小王被院子里孩子们的喧华声吵醒时,屋子里已经没有了柯兰的身影,他一骨碌翻身起来,赶快洗漱了一番,等到他坐到客厅的饭桌前时,便看到了端坐在那里的柯兰。


  柯兰眼睛里带着淡淡的微笑正柔情地看着他,一件白色的立领对襟短衫,十分合体的穿在她身上,小王一眼就看出那是她母亲年轻时刻穿过的,那暗青色的花边和精巧的做工,都是他从小就印在脑海里的。眼前的柯兰,穿在身上居然也是那么的合体,犬牙交织的身体早已尽显凹凸。


  更让他身体感应骚动的是,她的身子被几股细麻绳十分结实的捆绑约束着,纤柔的腰身缠绑着绳索,更显的婀娜妩媚,紧缚着的胸部上,仔细的捆绑却让那本就很诱人的胸部,加倍高耸挺秀,隐约的透过那白衫,便能清晰地看到内里禁锢着胸脯的白色胸罩。


  小王看了看周围,确实没人,便一下子就把身子挪到了她身边,一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:“你吃过了吗……”


  实在他不用问就知道她已经吃过了,由于在她的眼前就放着已经吃完了的空碗。


  柯兰点了颔首,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“呜……”的声音,小王这才想起她的嘴里还塞着布团呢,那白白的布团撑满了她的嘴,仅留下一小部门尚在嘴外没有塞进去,不外这样已经让她无法作声了。


  看着心爱的女人憋的脸上微微发红,小王便要给她抽出堵嘴的棉布,恰在这时,他母亲进来了,一个眼神便让他住了手,赶快端起碗来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
  “赶快吃,吃完了你带孩子们到镇上去玩玩,我和你小姨带上你媳妇上山去求个签,也好给你们讨个吉祥日子。”母亲已经放置好了今天的事,小王想要揭晓自己的意见,但看了一眼柯兰,见她有否决的意思,便不敢再多嘴,他也知道柯兰是不忍他母亲因她而坏了礼貌,以是只管阻止他违反他母亲的意愿,这倒让小王加倍感谢柯兰,也越发的从心里爱着她。


  母亲看着小王带了三五个孩子出了村子,便也摒挡了一下,把柯兰嘴里的棉布又重新塞结实,然后拿绷带将她的嘴缠紧了绑上,一边缠裹着一边说道:“女人,别怕,先忍着点,这上山的时刻,有个礼貌,就是要过门的媳妇须得绑着上去,而且还得缄口,万一要是说了一句半句的,那就得下世再进门了,我也是喜欢你,才不得不把你捆紧了堵着你的嘴,为的就是怕你漏了声,那就坏事了,女人你可要体贴我的心啊……”


  此时的柯兰,早已身不由己,既然已经被她们捆绑的云云结实,再要说什么也是枉然,便索性完全放松任由她们处置。 


  那绷带已经将她的嘴部完全包扎严密,母亲倒是很体贴人,又问她道:“要是以为这样欠美意思,那就给你戴上口罩?”她说着,小姨已经拿出一只纱布口罩递给了她,她便把口罩挂在了柯兰的脖子上,然后把口罩往上一兜,便兜住了柯兰的嘴,把上面两个角的带子拉到了她脑后,牢牢地收紧后打结。


  纷歧会,她们三人便已经在通往山头的山道上了,山道窄窄的,稀稀落落地铺着石板,走起来倒也不以为很难题,只是今天的天气照样阴气重重,那茂密的山林更显得有些森森的,让人毛骨悚然。


  越往高走,山风也越大,呼呼的吹着人的身子有些凉爽,要在平时,柯兰一定会只管逃避这样的野风,怕吹黑了自己白皙的面貌,可现在不用,那厚实的白纱布口罩正牢牢地贴附着面颊,实实地绑紧在她的嘴上,盖住了那在树丛间穿梭的山风。


  山顶上居然有一座小小的尼姑庵,内里有一老一少两个尼姑,老尼姑熟悉小王的母亲,很热情地就将她们迎了进去。


  小尼姑端来了清茶,不用多说什么,老尼姑看到柯兰被牢牢捆绑的样子,就知道她们来干什么,一番客套话以后,老尼姑便把她们带到了后堂。


  小王母亲已经给柯兰解开了口罩,一人一个蒲团坐了下来,这倒让柯兰以为十分新鲜,这可是她第一次进入庵堂,也是第一次被别人捆绑着求签算命,便坐在那里专注地看着她们,眼神里充满了好奇。


  小尼姑把烛台的火苗拨的亮亮的,纷歧会便想起了抑扬顿挫的颂经之声。


  随后老尼姑念念有词的最先了需要的历程,一番操作以后,便由小王母亲端起了签筒,最先摇签,柯兰心里莫名其妙的也主要起来,心理的那份忐忑居然随着那签筒的晃动也随着惶遽起来。


  一根签落地,老尼姑拿了起来,脸上的喜色也随之赋予了小王母亲,母亲的欣喜毫无保留的都给了柯兰,柯兰也回报了一个微笑,心里的喜悦也是难以言表的,至少自己受的罪算是有了回报,也不枉随着小王到他老家来一趟,自己的终生算是有了着落。


  中午,人人就在庵堂里吃了些素食,老尼姑看着柯兰嘴上又要被绑上绷带,便取出了一只黑布缝制的布罩子,布罩子就巴掌般巨细长方形的,用厚厚的黑棉布缝制,四个角上都有长长的带子,可以将罩子牢靠在脸部。


  老尼姑把布罩子送给了小王母亲,自然那是用来给柯兰封堵嘴巴的,果真,那罩子绑在柯兰的嘴上,便实着实在地让她不能松动嘴里的棉布团,却比那绷带要显得轻松多了。


  直到下昼时分,她们的话语终于有了终点,便告辞而出。出了山门,母亲又把柯兰胸前垂着的口罩给她扣上,依然把带子扎紧,这才满怀喜悦地下山而归。


  小王早已在家等的心急如焚,眼看她们归来,便也喜形于色的上前迎接,那双手更是迫在眉睫地搂住了柯兰,直接往自己的屋子走去,一进屋,连忙就抱紧了她,把嘴贴着她的眼睛吻个一直,一只手忙不迭的解开她的口罩,却看到她嘴上还绑着一个黑布罩子,想要解开,又犹豫了一下。


  柯兰满酡颜红的,对他轻轻摇了摇头,“呜…呜…”了几声,示意他不要动,小王自然明了她的意思,便柔情地拥紧了她,把她高耸的胸脯牢牢地贴着自己的胸膛……


  第二天,由小姨带着柯兰和小王一起,在村子里造访了一些亲戚和尊长,母亲特意为柯兰梳了个发髻,插上了自己一直珍藏的一根银簪子,算是送给柯兰的礼物。


  柯兰的身子依然被牢牢地五花大绑了起来,嘴里塞着棉布,照样用橡皮膏交织着封贴住嘴唇,一起上都有小王搂着她行走,倒也不用躲躲闪闪的,只是见了那些亲戚,难免照样有些羞怯,尤其见了尊长,想要问声好,却出不了声,便只能在嗓子里“呜……呜……”的哼了几声,厥后便索性不发一声,稍稍弯腰便算是回了礼,尊长们也是见得多了,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想法,还当着小王的面,塞些红包在她捆着绳索的怀里,她的胸襟是被小王母亲有意稍稍敞开的,隐约的能露出半个胸罩,为的就是可以塞入红包。


  固然能着手塞红包的,也定然是女流之辈,否则他那瑰宝儿子,也不会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的手伸入他媳妇的胸怀。


  眼看着七天的限期快到了,柯兰也盼着早点竣事这被捆绑的日子,她的心里也和小王一样,已经难以按捺相会的欲望,只是不能言表而已。


  尤其在他们相处没有外人的时刻,小王的迫在眉睫更是让柯兰难以矜持,无奈身子被小王母亲封锁着,终究没能心满意足。


 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,这另有一下昼的时间,倒不知该若何打发,小王也以为很是无聊,眼看着柯兰就在母亲那里,正在帮母亲整理着屋内的器械。他不敢进去打扰,此时柯兰似乎身子没有被捆上,也许是让她放松一会,以免坏了身子,不外不绑身子的时刻是不允许她出屋子的,但嘴上却依然封贴着胶布,一样平常的时刻母亲照样不让她语言。


  这山里人的破礼貌真多,老封建。小王忍不住在心里埋怨起来。


  这时一个孩子跑来喊小王,说是门口有一个警员找他。


  小王到了门口一看,果真有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员,也许跑了许多路,一脸疲劳地在那里等他,一问才知道,原来是找柯兰的,说是他们局里打来电话,有义务让她赶快回去,小王知道一定是凝芳那里的案子,可能需要柯兰,但现在不能带他去见柯兰,便问明晰详细事宜,让他赶快回去,自己便跑到母亲的屋内,把这事跟柯兰说了。


  柯兰看到他母亲在一边,听了小王的话后,自己被堵塞着嘴又无法回覆,不知道怎么办,只能用眼神示意着小王,希望他让他母亲通融一下。


  小王也只能云云,却被他母亲白了一眼:“行啊,要回去,也得等着七天的限期满了,要否则可就前功尽弃了,你不怕遭报应,我还怕呢,咱们家几代人就你一个独苗,好不容易盼到你娶媳妇了,总得按老礼貌做事,才气和和美美……”


  这件事被他的小姨知道了,她倒是很开明,做了好一会她姐姐的事情,才算找到了个择中的设施,让小王送柯兰回去,不外这路上的一天半时间,还得把捆绑的时间补足了,也就是说,路上还得被捆着,不能松了绑,要否则就别想把柯兰娶进门。


  柯兰和小王无奈之下只能接受了,于是,一家人又忙忙碌碌起来,张罗着给他们路上带些好吃的,也给柯兰的怙恃备了一份礼,趁着天还没黑,就让小姨陪着他们出了山,遇上了那最后一趟摆渡船,小姨便折返回去了。


  突然脱离了谁人村子,似乎一下子身边平静了许多,坐在船上,柯兰望着小王,又情不自禁地回望着那逐渐远去的山村,似乎有种依依不舍。


  小王怜爱地搂着她,她的身子在那敞开的外衣下,被绳索牢牢地五花大绑着,贴身的照样那件小王母亲年轻时穿过的白色短衫,只是现在因那绳索的牢牢捆缚,而紧贴着她的身子。


  “到了镇上,咱们找家旅馆,我给你把身子松开……”小王关切地在她耳边说道,他的手在她脸上抚摸着,抚摸着她嘴上绑着的那只纱布口罩,口罩很小,但却能把她塞着布团封着胶布的嘴绷得牢牢的,  她那一头柔滑的秀发披散在她的面颊,是那双秀美的大眼睛在是非之中越发显得优美万分。


  这是一家小旅社,进了房间后,小王就想赶快给她松绑,没想到柯兰把身子扭开了,小王便给她摘去口罩,撕了嘴上封贴的胶布,让她顺畅地好好呼吸了一会,然后又故作无所谓地说道:“兰子,我看照样把绳子松开吧,别……别再捆着了。”


  “那你母亲说的话你都忘了?你要真的给我解开了,以后有什么不顺心的事,可别怪我……这可是你母亲的意思,我可不敢违抗……”柯兰噘着嘴说道。


  “你看你……,那不是她们老封建么,我才不信那一套呢……”他嘴上这么说,手却没有再去给她解那绳索。


  柯兰看在眼里,知道他也是心理不敢违拗他的母亲,便有意说道:“算了吧,我这辈子算是被你们绑了去了,估量一辈子都是个仆从了,我认命了,就这么捆着吧……”


  小王神色十分尴尬,但看着已经脱去外衣的柯兰,心里有股热血在往上冲,柯兰的身子婷婷的被捆绑在他眼前,尤其那对胸脯更是被绑得鼓鼓的,那副俏容貌正是楚楚悦耳,他也不管什么老礼貌了,反身把房门反锁了,一把抱起她就放倒了床上。


  柯兰脸上腾地就红了,嘴里压低了声音道:“臭坏蛋,想干什么,你母亲可说过……哎哟……说过不许碰我……身子……”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小王可憋了很多多少天了,那里还管她说什么,拿过一块毛巾一下子就塞入她的嘴里,急切火燎的就掀开了她的裙子,柯兰的身子早已经酥软了,任由他疯狂地摆布着、占有着……


  第二天一早,小王想放弃对她身子的捆绑,可柯兰却把绳子递到了他眼前,然后背转了身子,把手臂在死后交织着,守候他的捆绑。


  “兰子,算了吧,我妈又不在,横竖她也不知道……”小王把绳子拿在手里,却不想着手。


  “照样不要违反你母亲的意愿了,事实那是你们家乡的习惯,再说了,你母亲既然那么信托,我们做子女的也该语言算话,你说是吗?”


  小王一时怔在那里,不知怎么回覆。


  “傻瓜,岂非你就不想把我捆起来?瞧你那假正经的样子,实在心里恨不得天天把我捆绑了……”柯兰咬着嘴唇,酡颜红的把眼睛瞪了他一下。


  这下,小王可没有了忌惮,拿起绳索,便在她身上左缠右绕地牢牢捆绑起来,一边捆绑一边还不住地在她胸脯上摸一把捏一下,逗弄的柯兰又娇喘嘘嘘起来,他可不会让她的呻吟声再传出去,用棉布严严地就塞住了她的嘴,柯兰就像只乖顺的小猫,在他身前被他随意的捆绑揉捏着,那里另有平时对他的骄横容貌,一幅服服贴贴的样子。


  他把她的身子紧贴在墙上,用胶布封贴着她的嘴唇,看着那紧缚住的身子,他再一次亢奋起来……


  一个小时以后,他们坐上了远程班车,柯兰照样被捆绑在外衣里,嘴上的口罩依然绑得牢牢的,这情景,倒让她想起了以前和凝芳姐一起破获的人商人案件,不就是有被捆绑了的女子,和她现在一样被人商人远程贩运,只是现在捆绑自己的是她心爱的男子,虽然被捆得结结实实的,但能无助地依偎在他身边,倒真的很期望能够一辈子这样,哪怕天天随着他流离失所,只要被他捆住了不甩掉,她什么都愿意。


  旅程很长,颠簸着就逐渐地进入了梦乡,小王搂着她,却没有瞌睡的迹象,突然,他发现了前排一个男子,正在偷偷摸摸地把手伸入身边一个睡着的妇女裤兜,纷歧会便取出了一个手帕包着的小包,小王一眼就看出那是农村妇女通常出门带钱的包裹,不用说,这男子一定是个小偷,趁着人人都模模糊糊的时刻捞一票。


  小王不动声色地起身走到了他眼前,一拍他的肩膀,用颜色示意他把钱包送还给那妇女。


  男子脸现惊惶,没想到居然被人发现了,不外得手的钱财要想送还,他照样很不情愿的,事实现在是在山间的公路上,他犹豫了一下,恰在此时,车子减速转弯,他一把推开小王,一个跨步,就拉开窗子,猛地一下就跳了出去。


  小王猝不及防,忍不住怒从心头起,大喝一声:“站住……”


  司机也被后面的声响惊动了,车子似停非停的时刻,小王已经从窗户里跳了出去,搭客们都纷纷往窗户外面看着,也有人说道:“司机,快走吧,我们还要赶路呢……”


  谁人被偷钱包的妇女,现在才知道是她自己遭了贼,便高声喊叫着车子停下,司机无奈,只能先把车子停了下来,眼看着追赶的两小我私人都不见了踪影,人人也都不知该怎么办。


  车门打开处,搭客们也纷纷下车,看热闹的看热闹,利便的迅速躲进了路边的树从利便起来。


  柯兰坐在那里不敢起身,她知道自己行动未便,要是起身行走,一定会引起别人的关注。


  许多人都下车守候,就剩柯兰还坐在车上后座,可正当她从车窗外往后看时,有两小我私人朝她走了过来,是一男一女,看年数也许有三十多岁。


  柯兰以为他们是到后面拿器械的,没想到,那两人走到她身边一把就将她的身子搂住了,然后把她拉了起来,径直往车下走去,柯兰心下一惊,想要挣扎,早已被那男子搂紧了胳膊,她知道遇到了异常情形了,可现在自己又没有反抗能力,况且,那男子似乎还用一把刀子顶在了她的后背,并在她耳边威胁道:“忠实点,跟我走,别他妈的让我生气……”


  柯兰一下子心里没有了主意,模糊中便被他们拉下了车,车下的人们没有注重他们,以为他们是一起的,谁也没有注重他们脱离了车子,逐渐地往山坡下走去,只是有几小我私人对柯兰这个季节还戴着口罩,稍稍感应新鲜外,也没对他们多大注意。


  柯兰这才知道问题严重,他们可能是绑架拐卖女人的人商人,自己有可能就会被他们绑架到什么地方,现在小王要是不赶回来,那她就没有时机获救了。


  她扭动了一下身子,想要挣脱那男子的手,可那男子的手劲很大,死死地捏着她的胳膊不放,眼看着已经看不见那辆车子了,他们又拽着柯兰紧跑了几步,躲在了一棵树的后面,女人拿出一条长长的白布条来,把柯兰的眼睛层层地包裹起来绑得牢牢的。 


  女人一边绑着,一边和男子说道:“我没看错吧,我昨晚在那旅馆就看出来了,这个女人一定是被那小白脸捆来的,我让你跟上来,你还不信呢……”


  “恩,算你眼睛厉害,小狐狸……”男子有些自满,也许还摸了那女人一把。


  “不外,没想到那小白脸还去抓小偷,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要了,真是傻瓜,让我们白白拣了个廉价……瞧这小妞还蛮标致的,兴许能卖个好价钱。”女人很是兴奋,又仔细地查看了一下蒙眼布是否绑扎严密。


  男子似乎有些警醒起来:“那小白脸会不会是警员?”


  女人一呆,似乎也以为纰谬劲,但看了看已经被蒙上眼睛的柯兰,又说道:“管他呢,他要是警员的话,那这个女人也不是好女人,要否则怎么被警员捆了呢?横竖到了我们手里,那就由不得他们了,我们赶快脱离这里,找个地方验验货。”


  柯兰“呜呜”着最先反抗,女人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:“别叫,忠实点,到了我们手里的女人哪个能够跑掉??除非她是死人……”她随手扯开柯兰的外衣,又说道:“阿坤,你看看她的衣服,多悦目,到时刻我要了。”她看到了柯兰贴身的白短衫,便起了心了。


  “好了,我们快走……”男子敦促道。


  “嗯”女人准许道,又取出一个柱子型的包着软布的小木塞,撩起柯兰的裙子,把塞子伸入她的小内裤里,试探着塞进柯兰的下体,然后用一条布带隔着内裤兜住了柯兰的阴部,牢牢地绑在臀部。


  “路上乖一点,别给我找穷苦,要否则就在半路上杀了你……”他们继续威胁她。


  恰在此时,柯兰隐约听到了小王的呼唤,虽然对照遥远,但照样能够听出来是在喊她,于是她又挣扎起来,并起劲的高声喊叫。


  但一切都是徒劳,两个男女押着她,迅速地往远处走去。


  这一去,什么时刻才气获救,柯兰最先感应了绝望在向她迫近,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就在幽静的周围悄悄地响着…… 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各种绳艺视频!包括逍遥绳艺,半岛束艺台,锐度主张,绳之韵,美束映画,灰鸟原创丽柜美束,丽佳美亚,心悦艺束,新胭脂扣,MJ影视,雅俗阁,随心原创,猎美视觉,JS原创视觉,阿木原创,TYINGART,小驴原创,唯美之家,典雅倩影,神艺缘,DK13美束馆,胜景山庄,怀旧影苑等原创视频!

大地原忿(三十七)

  人还在迷迷糊糊之中,二娃娘就把素云扶起了身子坐在床上,老王头已经在外面套起了马车,马儿轻轻的嘶鸣声,在还没完全放亮的院子里显得格外的清晰。  素云赤裸着身子,双手被白布带捆牢在胸前,嘴上也绑着白布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26 16:22 , Processed in 0.600708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