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大地原忿(三十五)_逍遥家暴春节绳艺,醉逍遥工作室如何赚钱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4 16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由于又绑来了一个女人,全家上下似乎都很喜悦,午饭后,一家子就拥着被捆绑了身子的凝芳,向村外走去。


  出了村,走不多远即是一片小河塘,河塘的水是从远处的大河支流分叉过来的,又在前方不远处流向野外,塘边生长着茂密的芦苇,另有葱郁的绿树和杂草。


  就在塘边有几间破旧的土房,被杂乱的竹篱笆围着,篱笆内养了几十只鸭子,只要一打开那篱笆门,鸭子便会呱呱叫着涌进塘内。


  凝芳被他们带进那土屋,屋门上挂着一把大锁,从外面还能听到内里传来类似缝纫机的声音。


  一进屋,凝芳便被眼前的情景吃了一惊,不满十平方的屋内,幽暗的光线下,几条拼在一起的板凳上,堆满着女人的亵服裤,五颜六色都有,两个女人正在屋里专一干着活,一个正踩着那脏兮兮的破旧缝纫机,似乎在往内裤上缝制商标,另一个则在给胸罩的背扣上手工缝制搭扣,而且两人险些都是裸着身子,仅戴着胸罩坐在那里,每人的背后似乎另有一个木桩子钉在了土壤地上,她们的身子被麻绳捆绑着就拴在那柱子上,只有两臂是可以流动的,而两个手腕又是被一条细细的麻绳捆住了连在一起,中央留有一段距离。


  女人瞥见有人进来,稍稍仰面看了看,又赶快畏惧地低下头继续干着自己手里的活,那眼神就象老鼠见了猫一样平常。


  凝芳已经瞥见角落里另有一根木桩子,木桩前也有一张浅易的木板台子,心中已经预测到,她将会被他们绑在那里,果不其然,老耿直接就将她带到谁人角落,让她坐下后,就把她捆绑在那柱子上了,却不是像另两个女人一样拴着,而是用绳索牢牢地将她捆住在那柱子上,也许此时还不想让她干活。


  那一家子现在都各忙各的,把那些做好了的都归整在一起,用布单打了包,老耿女人则把带来的饭菜给那两个女人分了,付托她们赶快吃。


  踩缝纫机的女人小心地端着饭碗,低着头默默地吃着,另一个女人则被老耿女人拉住了头发,把她的脑壳仰了起来,原来那女人的嘴里还塞着布团,一张大胶布正死死地封着她的嘴呢,老耿女人给她排除了嘴上的封堵,敦促她也赶快吃。


  “翠儿,等会儿你教她缝扣子,告诉她尺寸,我们先走了,看着点,别出了岔子,啊?”忙碌了一会以后,老耿女人扛起了一个肩负,转头付托她女儿道。


  “唉,我知道了,你们回去吧。”翠儿看着他们出了屋子,便把门又关上了,外面传来落锁的声音,是他们在外面把门又锁上了。  


  凝芳看着翠儿,想说什么,却说不出来,嘴里的棉布塞的着实够严,嘴上绑住的布带也缠的够紧,一点点的“呜呜”声也没引起翠儿的注重。


  翠儿从堆放的货物中搬过来一张木板条凳,坐在凝芳的眼前,最先把尺寸和缝制尺度告诉凝芳,频频了多次以后,就问道:“看懂了吗?”那双悦目的眼睛很温顺地看着凝芳。


  凝芳实在不用看就会做,但苦于被捆绑着,也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,只能以颔首来示意。


  “你可要都做好了,要否则我娘和我弟弟会打人的,你可别怪我帮不了你。”翠儿说道。


  踩缝纫机的女子已经吃完了饭,自己默不做声地又继续干起了活,凝芳看着另一个女子,以为她的身子挺白皙的,身体犬牙交织,倒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子,也许也超不外二十四五岁。


  现在她也刚刚把碗放下,悄悄地又拿起了台板上的胸罩,准备继续干活。


  翠儿站到了她身旁,问道:“你今天做了若干了?”


  女子指了指身边谁人箩筐,又看了看翠儿。


  翠儿俯身看了看,从内里挑出了几个:“你怎么就是教不会呢?你看看这些……”她似乎很生气,随手拿起台板上那块棉布,抖了一下后就往女子嘴里塞去。


  那女子倒是不敢反抗,张着嘴任翠儿把棉布塞严实,仍然被布条子将嘴唇都绑紧了。


  随后翠儿拿了些放在了凝芳的眼前,这才给凝芳解开了手腕,让她也照着样子做了起来。


  也许凝芳的伶俐和巧手让翠儿感应了喜悦,看她干了许多活,居然都是相符尺度的,翠儿便给凝芳解开了绑嘴,抽出嘴里的棉布,端上一碗白开水:“先喝口水吧……没看出来,你这么白嫩的人,还会做这个。”


  “女人,你们这是做的什么活?为什么要把我们捆着?”凝芳喝了口水,很和善地问翠儿。


  翠儿瞥了她一眼:“不捆着,还让你们跑了?”


  凝芳看到有搭话的时机,便不想错过,又问道:“看你们这些活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,为什么要把我们绑到这里来,还怕我们逃跑?”


  “别乱问了,要是不绑着你们,跑了的话,我们可付不起钱请人来做……”


  “哦……”


  “我们这里都是这样的,穷得很,哪有钱请人干活,还不都是把人绑来了干,你也不要畏惧,干完了会放你们回去的……”翠儿说着,又以为似乎自己的话太多了,便戛然而止。


  凝芳说道:“你们这样可是犯罪的……”


  “犯什么法?我们又没杀人纵火,把你们捆了,不就是干点活么,我们还管你们饭呢,又没有饿着你们。”翠儿语言间声音抬高了许多,似乎有些激动起来。


  “你知道绑架也是犯罪吗?”凝芳耐心地说道,不外总以为今天的话题太突然了,会不会让翠儿反感,心里也有些忧郁。


  果真,翠儿最先烦恼起来,神色红里泛白,心急之下,拿起了她搭在肩上的毛巾,一下子就要塞进凝芳的嘴里,凝芳知道她心烦了,马上也以为有些痛恨,但事已至此,也只能天真绚丽了,便张开了口,让她把毛巾塞得严严实实。


  翠儿看凝芳脖子上还挂着一只口罩,便把那口罩给她重新绑上,封住了她的嘴,还把那口罩的纱布牢牢地贴附着凝芳的面颊,似乎这样才气让她焦躁的心情放松。


  相近黄昏,翠儿的弟弟来了,谁人看上去瘦瘦的,没有几两肉的小青年,一看就是个游手好闲的人,进了屋子,便让翠儿去把鸭子赶进圈内。


  也许这个赶鸭子的活都是翠儿干的,以是他一来,翠儿就操起了屋门外,那根梢头上绑着一条白布带的竹竿,嘴里呜噜呜噜地叫着,便把鸭子从池塘里赶了上来,呼啦啦地往篱笆内赶去。


  “小弟,把门关了,别让鸭子进了屋里……”翠儿对着屋里的小伙子喊道。


  屋内,小弟似乎没有闻声,他已经走到谁人白皙的女子身边,眼睛里全是色咪咪的神志,俯下身子就搂住了她的肩膀,那张没有肉的脸就在她的面颊上摩挲着。


  “今天做了若干了?”他的手捏着她的胸部鼓突起来的地方,声音很轻地在她耳边问道。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白皙女子把身子缩作一团,塞着的嘴里发出了稍稍的抗拒声。


  女子停下了手里的活,作出抵制的样子,无奈手腕被绳索绑着,牵涉了她的流动余地,她满脸通红,主要地环视左右,希望有人来帮帮她。


  凝芳一直就被绑紧在那里,塞得严严实实的嘴基本就无法作声,眼看着谁人瘦男子正在欺压白皙女子,想要辅助她却无能为力。


  她试图扭了几下身子,觉察转动不了,便放弃了,眼看着谁人年轻人,从白皙女子的手里拿下她正在做活的棉布胸罩,不由分说就绑在了她的眼睛上,蒙住了白皙女子的眼睛。


  白皙女子最先又“呜呜”地叫个一直,小弟已经把她牢牢抱住,那双手最先肆无忌惮地全身乱摸起来,凝芳看在眼里,气在心里,真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把他铐起来,可现在自己也被捆绑着失去了自由,又怎能解救他人。


  踩缝纫机的女人也许也知道死后的女人正遭受凌辱,便压低了身子默不做声地做着活,身子还微微地哆嗦着,唯恐引起他人的注重。


  翠儿回到屋内时,便看到了她弟弟那副神志,便上前把他拉开了:“小弟你干什么,怎么又来了,我告诉爹去……”


  小弟一副自满的样子:“去去去,摸摸又怎么啦?以后还不是我的女人……”嘴里虽然说着,但照样铺开了怀里的女人,悻悻然地站起了身子,并把脑壳一仰,不屑地看了看他姐姐。


  翠儿上前把白皙女人眼睛上绑着的胸罩解了开来,女人的眼睛里隐约闪着泪光,却没敢让泪水流下来,默不做声地又干起了活。


  翠儿给她从柱子上解开,让她放下手中的活,解下手腕上的绳子,叫她把手背到了死后,转头招呼蹲在门口的小弟:“小弟,过来,给她捆上,早点回家去吧,今晚又停电,晚上干不了活了。”


  小弟这才起身,从墙角里拿起几条长长的麻绳,麻利的最先捆绑白皙女子,一边捆绑,一边还把她的身子转来转去,不时地捏一把摸一下,那绳索有意的在她身上左一道右一道地死死的绑着,直把她捆绑得结结实实,尤其在她的胸部,更是把那对丰满的乳房捆的高高地耸着,并面临着她,在那胸部仔细地把绳索摆布好,让她满脸通红地低着脑壳不敢看他。


  趁着翠儿没注重,又在白皙女子脸上亲了一口:“晚上我把你抱到我房里去,好好地陪陪我……”他在她耳边悄声地说道。


  翠儿正在捆绑谁人踩缝纫机的女人,那里会注重小弟在干什么,老耿现在也来到了屋里,看他们都快将三个女人捆好了,便说道:“回家去,又没电了,晚上还要下雨,翠儿,你把器械摒挡一下,别淋湿了,后天蒋老板就会来提货的。”
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翠儿准许着,把那最后一道绳子在女人的腰后收紧捆牢了,这才把绳头递给了老耿。


  一行人出了屋子,三个女人被一条长长的绳子串在了一起,具被捆绑得结结实实,除了凝芳嘴里塞着毛巾戴着口罩,那两个女子则有布团牢牢地堵着嘴,白布团塞得满满的,把嘴都撑的合不拢,凝芳和那踩缝纫机的女子,身上已经被披上了衬衣,并扣好了扣子,唯有走在后面的白皙女子的衣衫却是敞开的,只把颈部的一颗扣子扣了,以防被风吹落了衣衫。


  此时天气已经昏暗阴森,风儿一吹,便把白皙女子的衣裳都吹得撩了起来,那只薄薄的白色胸罩便毫无忌惮地显露出来,小弟就走在她身边,眼睛一直盯着她丰满的胸部,他是有意不给她扣上扣子的,这样他可以随意的窥视。


  白皙女子一直很小心地提放着,身子缩作一团,但却无法遮蔽那对被白色胸罩裹住的乳房,她感应那里被风吹得有些凉凉的,另有被绳索捆绑的稍稍的痛感。


  “兔崽子,快走,又想干什么……”老耿一转头,看到了小弟的手正在女人的胸部摸来摸去,便呵叱道。


  小弟嘻皮笑容地把手缩了回来:“爹,把她给我吧,我这几天都累死了,让她也帮我解解乏,你说好不?”


  老耿又转头看了看他,把脸一板:“小兔崽子,活倒没干什么,光知道叫苦,晚上再说,快走……”脚下自己先铺开了措施,攥着手里的绳索,牵着三个女人急遽地行走在田间。


  小弟一看,以为有希望,便笑嘻嘻地看了看白皙女子,露出一个自满的笑容,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腰,夹着她就往前走。


  才一进村子,凝芳便看到了,隔邻也有两个女人被从其余地方绑回来,也许也是和自己一样是从工棚里捆绑回家,不外那两个女子的眼睛被黑布蒙得严严实实的,嘴上也封着胶布,看情形也是两个年轻的女子。


  凝芳心里有些震颤,看起来这个地方倒是很盛行把捆来的女子做女工,岂非当地政府就没人来管么?自己倒要好好的查探一番,以便解救这些受苦的姐妹。


  晚上,凝芳三人就被关在了一间土屋里,土屋就在老耿屋子的后院,地上用门板铺着,上面又铺了些稻草,再铺上一条床单,然后把她们三个都捆绑了丢在了上面。


  他们思量的也算周密,怕她们睡觉时伤了胳膊,没有将她们的手臂捆在死后,而是用布条把她们的手都屈指包裹得牢牢的,再用细麻绳密密的捆绑住手腕,并拿布条将上臂和身子也捆绑的牢牢地,让她们三小我私人并排躺在一起,将她们的嘴上都包上白布条,绑得牢牢的,然后脱去她们的裤子,仅剩小小的内裤,把绳索延续地捆绑住三小我私人的大腿,横着盖上一条被子,这才反锁了屋门。


  当油灯的火光从门缝里逐渐的昏暗下来,屋子里便又陷入了漆黑,纷歧会,便有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了屋顶上,从门缝里钻进来的风,一下子就拂到了地铺上女人们的脸上。


  风儿带着潮气,让人难以入眠,被子仅盖着上身,又因腿脚都被捆绑在了一起,便只能把脚伸在被子外面,身子就牢牢地挨在了一起。


  屋子里只有静默,谁也发不作声来,那粗重的呼吸都能耳闻,凝芳试着用被布条包住的手在嘴上扒了几下,却不能扒下那裹住嘴的布带,便放弃了,最先盘算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
  雨似乎最先大了起来,纷歧会便从瓦沟里往下滴水,女人们也逐渐地进入了梦乡,模模糊糊中,凝芳闻声了开门声,警醒下便悄悄地睁开了眼睛。


  门开处,进来的居然是翠儿的小弟,反手掩好门以后,便把幽暗的油灯放在了地上,悄悄地便走近了女人们躺着的地铺。  


  凝芳心里提防着,已经预测到他有什么不轨的意图,果真,小弟掀开了被子,看了看后,手脚利落地便解开了白皙女人腿上的绳索,一拽她胸部的绳索,便把她拉了起来,并把被子蒙住双方两个女人的头,似乎不愿意她们瞥见。


  白皙女人坐在那里,身子有些摇晃,小弟看她似醒非醒的样子,从兜里掏出一条黑布,在她眼睛上绕了两层打了个结,便把她的眼睛蒙上了,然后一把抱起她的身子往肩头一扛,端起油灯出了屋子,纷歧会便听到了不远处发出的吱呀开门声,随后又是轻轻的关门。


  凝芳心里谁人气,真恨不得马上就将那小子揍一顿,可是现在又无能为力,自己都被捆绑着,若何还能辅助别人。


  好不容易等到那白皙女子被送了回来,凝芳借着火光看到,女子的头发乱蓬蓬的,脸上的红晕似乎还没有消退,依然被布带包裹着的双手,现在已经被牢牢地反捆在了死后,原本那只很合适的胸罩,也被换上了一只小一号的薄薄的白色的,紧裹住她丰满的乳房,并在绳索的捆绑下显得尤为丰满高耸。


  她躺下时,凝芳已经看到她的眼里隐约的另有泪痕,但却哭不出来,她的嘴里被一团白色的棉布塞的严严的,自然无法作声。


  小弟仍然把她抱进被窝,放在凝芳和另一个女子的中央,并把她的腿依然和她们拴在一起。临脱离时,似乎还意犹未尽,居然伏下身子在她的脸上又亲了一口,这才带着知足的笑容锁门而去。


  屋子里平静了一阵,凝芳默默地把身子挨近了白皙女子,在她耳边用裹着白布的嘴摩挲着,白皙女子也许也体会了她的意图,也用嘴在凝芳的脸上征采着,想帮她弄下绑着嘴的布带。


 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那布带照样绑得牢牢的,白皙女子有些失望了,粗重的呼吸让她感应很疲乏,好一会,她便最先自己想法吐出嘴里的棉布,一阵不懈的坚持以后,居然真的把塞满了嘴的棉布吐了出来。


  短暂的呼吸顺畅,让她最先嘤嘤的哭了起来,但不敢高声,只是把脸伏在了凝芳的肩头:“姐姐,你救救我们……”她居然信托凝芳能够把她解救出去,这倒是凝芳没有想到的,忍不住感应惊讶。


  凝芳“呜呜”着,轻轻地用脸摩挲着她的面颊,算是抚慰她,白皙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,住手了哭泣,最先用嘴咬住凝芳嘴上的布带往下拽,纷歧会便让凝芳获得了自由的呼吸,嘴里塞得不紧的小布团被她也吐了出来。


  谁人踩缝纫机的女子,现在照样背对着她们,似乎对她们的行为很畏惧,一直没敢回过头来,始终冒充睡着,凝芳心里有设计,暂时还不想打扰她,便也没有理她。


  两个呼吸获得自由的女人,便在被窝中悄声地攀谈起来,到此时,凝芳才知道,这个白皙女子叫谭韵,是从边区来到谁人都会的,由于长相标致,身体又十分的窈窕,便招来了许多男子的追逐,没过多久,她便稀里糊涂地跟了一个,比她年数大得多的男子好上了,缘故原由是他肯为她花钱,也很顺着她,一来二去的一眨眼就相处了一月多。


  惋惜好景不长,这个男子的原本面目就露出了,吃喝嫖赌什么都来,谭韵心里凄凉,但又没有设施,一个有时的时机,她熟悉了一个小伙子,两人似乎一见钟情,便悄悄地相好起来,没想到被那男子发现了,便恶狠狠地要把她废了,谭韵没设施,恐慌之中,在那小伙子的怂恿下,便和他偷偷地私奔了。


  本以为到了别处可以安平稳稳地最先新的生涯,哪想到这个小伙子居然也是个吊儿郎当的,整天和人赌钱,最后居然把她赌输了。


  那天晚上,她一小我私人待在家里,做好了几个菜,守候着小伙子回来,没想到进来的是两个游手好闲的家伙,不由分说就要把她带走,她惊吓之余便要高声喊叫,那两小我私人掏出了刀子,一下子就戳到了她的脸上:“叫什么?是你那没用的男同伙把你输给我了,叫有什么用,再叫老子就废了你……”


  谭韵这才明了是怎么回事,万般请求之下,那些人那里会剖析她,看她哭着不愿走,便翻找了几条绳子出来,把她捆绑了起来,又用毛巾塞住了嘴,趁着夜色便把她带到了一个镇静的住所。


  几天以后,谁人捆绑他的赌徒又带来了一小我私人,看那样子是个常年在外面跑来跑去的人,黑黑的脸上灰扑扑的。


  那人当着那谭韵的面把一叠钞票数给了谁人赌徒,,然后就解开了她一直被捆在死后的手腕,并把她本就穿着不整的衣衫都脱去了,仅剩胸罩和三角裤,掏出带来的绳索将她双臂扭到了死后,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,谭韵身子微微发抖,恐慌地看着赌徒,不知道谁人黑脸男人想对她怎么样,泪水在眼眶里闪灼着灼烁,却不敢哭作声来。


  “这女人可够白的,怎么样?这个价钱还不算亏了你。”赌徒在一边笑着说道。


  黑脸男人正在把绳索收紧,嘴里搪塞道:“还行,以后要是另有这样的告诉我一声,价钱不会亏待你。”


  谭韵越来越畏惧,心里一点底都没有,惊慌中,黑脸男子已经把一团准备好的棉布往她嘴里塞去,那棉布很柔软,牢牢地充塞着她的口腔,压在嘴里让她失去了喊叫的能力。


  她满嘴白乎乎的棉布,畏惧地躲闪着往退却缩,不想让他再把她的嘴塞的严实,可退了几步,便被那墙角的大厨给盖住了。


  黑脸男子的脸很难看,应该是有了火气,一步步的迫近了她,谭韵把身子缩在那角落里,委屈的脸上泪光盈盈,黑脸男子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再跑啊,都被捆住了,还能跑多远?忠实点,要否则上了路,老子就把你弄死了完事……”


  实在他固然不会弄死她,花了钱买了个云云白皙的女人,他可不会做傻子,找个时机享受一下,那是很快活的一件事,不外看着眼前的她,倒也有些我见犹怜,板着的脸便稍稍放缓和了些。


  “听话,别畏惧,把嘴塞好我们就可以上路了,要否则我把你装在麻袋里,你愿不愿意?”,他看她连连摇头,便抚慰一样平常地又道:“这就对了么,只要你路上乖乖的随着我,不会让你耐劳头的。”他的手很轻盈地把她嘴里的棉布团往里塞了塞,从兜里拿出一卷白色的医用橡皮膏,撕了几条交织着把她的嘴唇给封贴了起来,然后把一只口罩给她戴上,把带子在她脑后绑紧了。


  最后把衣衫给她穿好,只管袖子空空的,但却不故障她行动,此时天气恰是刚刚回春的季节,穿多穿少都不会有影响,他从带来的肩负里取出一身男子的衣裤,很利落地就帮她穿上了,居然是乡下最通俗的,衣衫很宽大还打着几个补丁,遮住了她捆得紧绷绷的身子,只是第一次穿上男子的服装,倒让谭韵酡颜了起来,把头垂得低低的盯着自己跌脚丫。


  出门时,黑脸男子已经忠告了她好几回,一起上要是敢动脑子逃跑,他就当街杀了她,那明晃晃的刀子就掖在他的腰里,她的心也在那刀子的闪光下恐惧的跳动着,自然出门后很灵巧地就跟在他的身边,那里还敢拉开半步。


  这黑脸男子倒是胆大得很,押着被捆绑堵嘴的谭韵,一起上穿街走巷还乘坐了公共汽车,居然便一起顺遂的到了目的地,实在有几回谭韵有时机可以报警的,但慑于黑脸男子的威胁,就在警员的眼皮底下,规礼貌矩的被他拉着躲开了。


  不外在公交车上,照样有差点被人识破的时刻,缘故原由是她和那黑脸男子的肤色反差太大了,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眼光,可黑脸男子镇静的神志和谭韵的十分土气的服装,却没引起他们的嫌疑,只是好奇而已。


  既然错过了被营救的时机,那以后的生长便让她痛恨不已,黑脸男子把她带到了一个偏僻的乡下,这个地方是那里她基本就不知道,那时她被他押着脱离都会,进入墟落的那一刻起,眼睛就被棉花压着,用白布条缠的厚厚的蒙上了,不管是行路照样坐船,也不管是在小店歇息,照样夜晚暂且借宿,始终没有给她解开过蒙眼睛的布条,哪怕是晚上在床上,他将她搂在被窝里的时刻。


  天天似乎都在赶路,不时的坐车,不时的走在乡下的小道上,并在适当的时刻找一个无人的角落,给她吃一点器械垫饥,随后依然把她的嘴塞严实了,贴上橡皮膏绑上口罩,然后晚上便会住进一个似乎是什么人家的地方,横竖她知道那是黑脸男子跟人家央求下,人家暂且借给他们住一宿的,也只有在晚上的时刻,他才会给她解开反绑的身子,将她剥得精光后,捆住两手腕抱紧在被窝里。


  这样过了有七八天的光景,终于被解开蒙眼白布的时刻,她才知道到了这个地方。


  厥后也逐步的晓得,谁人黑脸男子即是老耿的一个远房亲戚,专门在外面给他找寻干活的女人,要是看得上眼的悦目女人,就是花点钱也会替他弄来,横竖到时没活干了的时刻,还可以把女人卖了,总之是亏不了成本的。


  谭韵说到这里,便又低低的哽咽起来,凝芳也知道她一定是适才被老耿那儿子欺压了,便抚慰了她几句,却也没对她说破自己的身份,她知道现在还没到时机,需要再守候一下。


  凝芳动了下被捆住的身子,稍稍舒缓了一下,虽然捆的不紧,但终是限制了自由,眼看着再过段时间天就要亮了,还得抓紧时间休息,逐步地合上了眼睛。


  一大早,天还蒙蒙亮,老耿就把她们叫了起来,由翠儿给她们简朴的把脸擦了一下,便给她们吃了一些干糊糊的饼,为的是怕她们干活时老上茅房。


  那时,老耿瞥见凝芳和谭韵的嘴居然没有被堵上,脸上就很难看,虽然没语言,可心里就有了想法,果真,当天晚上,她们再次睡觉时,就用布团将她们的嘴塞上了,还用橡皮膏贴着,并让翠儿拿厚厚的棉布缝制了几个封嘴罩,牢牢地绑在她们的嘴上,眼睛也蒙上了黑布,照样那样捆绑了手脚,他可不希望她们晚上嘀嘀咕咕的,一起商议着逃跑。


  这样在这里被他们禁锢着有三四天的光景,凝芳心里也逐步的有了着急,一时也拿不出逃跑的方式,这村子里有很多多少的人家都在接外地的活干,似乎也成了一种民俗,捆来的女工能绑得就绑,能省的就省,只要不花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这样的事,应该跟地方上的干部有直接的关系,在这样闭塞的偏僻地方,确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
  没想到,这天下昼居然有了转机,凝芳正在专一干活,来了几小我私人,起先也就是来拿做好的货物的,没想到其中的一小我私人,在屋里转悠的时刻,眼光便停在了凝芳的身上,黄昏时分,凝芳莫名其妙地就被他们捆绑了塞进他们的车子。


  车子是一辆脏兮兮的小卡车,车厢里堆满了打了包的货物,停在村口不远的地方。


  凝芳那时心里一紧,不知道要被他们带往那边,但心里明了,老耿愿意把她交给这几个来人,一定和他有什么生意。


  由于身子刚刚被他们重新捆紧了,感受有些难受,加上被他们推搡着带出村子走了一段路,便有些气喘吁吁,嘴里的毛巾还一直牢牢塞着,把她憋得神色通红。


  两小我私人将她推上驾驶室,让她挨着司机坐下,尚有一小我私人坐在她身边看住了她,这小我私人即是那在工棚里看中她的人,四十多岁,看起来很有城府的样子,粗粗一看,便会以为他很像是一个什么乡干部的模佯。


  车子一开动,男子便把车窗摇了下来,窗外的风哗哗地便吹了进来,把凝芳的秀发不停地拂掠着,清新的风马上让她稍感恬静了许多。


  一会儿,车子就拐上了一条小道,委屈可以行车的小道,干部容貌的男子从兜里摸出一条黑布来,又在那车子座椅边的一个盒子里,拿出两大块叠好的纱布,先把其中的一块敷在了凝芳的右眼上,用两条胶条贴着,凝芳想要逃避,但空间狭窄,又被他强行搂住了身子,那里还能够反抗,“呜呜”了几声便只能被他将眼睛封住,接着左眼也被他如法炮制,此时的凝芳已经无法瞥见身边的一切了。


  虽然云云,不外在被蒙上眼睛的那一刻,也就是车子驶上小道的之前,她照样依稀记着了出村的那些情景,或许以后凭着影象还能找到这里,只是接下来的旅程又将在漆黑中行进。


  稍稍庆幸的是,男子现在还暂时没有将黑布绑在她眼睛上,也许还没到时刻,要否则她的眼睛又将被包扎的牢牢的,那一定是很难受的。


  车子一起行驶着,始终没有停过,过了很长的一段路后,也许驶上了一条大路,由于凝芳能听到不停有车子在耳边咆哮而过,路也变得平展了许多。


  现在她嘴里的毛巾已经被取出,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白色的棉布,棉布很严实地塞满了她的嘴,嘴上还被一条白布条裹紧了绑着,一只小小的口罩套在她嘴上,牢牢地遮掩着那鼓鼓囊囊的嘴。


  原本被反捆在死后的双臂,一直高吊在背后,双股的麻绳,严严地将她的身子捆扎得结结实实,绳捆索绑的身子被一件薄薄的笠衫套着,将那戴着蕾丝胸罩的胸部隐藏在了内里,不外丰胸和捆绑的身子,隐约的照样能够展现出来。


  车子要加油,还没进入加油站的时刻,男子就把自己的灰布中山装披在了凝芳的身上,并把黑布包在她蒙着纱布的眼睛上,眼看着司机下车去加油,男子的手从背后伸入她的笠衫内里,捏住凝芳被捆紧了的手腕,手腕上热乎乎的,上面交织着绑着细麻绳,和背部牢牢贴着,他需要这样捉住她防止万一。


  车下在忙碌着,车上的男子似乎有些主要,但车下的事情职员似乎并没有体贴车上的人,男子的手在凝芳的身上感应了热量,逐渐地便往侧方移动,一下子便摸到了她腋下胸罩的围带,围带勒在肌肤里,示意着她的胸脯是高耸的,于是他的手一紧,便搂住了她的身子,顺势手掌就实实地握住了她的胸部。


  凝芳扭启程子全力反抗着,但被他死死地搂着又无法挣动,男子也许看她反抗,怕在这里出了岔子,便松开了手,但依然捉住了她的手腕。


  司机上车了,准备发动车子,一个女人来到了车窗外,把一张发票递给了男子,男子一时没注重,慌忙接了过来,那女人也发现了凝芳,有些新鲜地看了看,似乎被她的服装吸引了,眼里有一点嫌疑的样子。


  男子用眼神敦促司机赶快开车,当车子驶出一段距离后,男子从窗户里往后看了一眼,便瞥见那女人正在死后和另一个女孩在对着他们指指点点,忍不住心里咚咚的跳了几下。


  那女人可是真的有了嫌疑,就在他们的车子开后不久,女人就跑了一里路到镇子上报了案,详细什么事她也说不清,只说自己嫌疑那车上的女人是被别人捆绑了,看那女人的样子不像是个农村人,加上她常听人说,经常有人在路上捆绑了女人卖钱,便以为这几小我私人很有问题,以是才来报案。


  镇子很小,也就那么几个警员能够管事,接了报案,便很随便地派了小我私人,沿着那公路出去查看了一下,不外此时出去那里还能追到那辆车子,便也就不了了之。


  车子在一个村子停了下来,一个很破败的村子,在村东口却有一幢对照像样的二层屋子,红砖的围墙似乎显示着这里的主人与众差异,一扇铁门在司机的敲击下徐徐打开,车子进入后,男子便把凝芳抱下了车子,司机则把车子又开出了院子,向别处而去。


  凝芳被带到了二楼一间屋子里,一直紧绷在眼睛上的黑布被取了下来,口罩也被摘下,接着绑住嘴巴的白布被解开后,凝芳顿感脸上的肌肤一阵松懈,但嘴里塞着的棉布依然让她无法自由的呼吸。


  “呆着别动……”谁人男子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随后就被他按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
  凝芳看不见眼前的情景,由于眼睛上的纱布块还依然封着她的灼烁,男子又给她脱去了披着的外衣,让她就穿着那件无袖的白棉布笠衫,凸显着高耸的胸脯。


  纷歧会有人进来了,男子启齿说道:“俊生,快过来,这次去小塘村给你弄了个好货,你看看喜欢不?”


  一个男子站在了凝芳的身边,看了一下说道:“二舅,不错啊,谁人破地方也有这么好的女人?”


  “那里,是那老耿头从城里捆来的,我跟他要,他还不愿给我呢,没设施,我给他加了三件货的价钱,再给了他五百元,他才苦着脸给了我……”


  他润了润嘴唇又说道:“路上差点惹事,还好我们走得快。”他说的就是加油站那段时间。


  俊生说道:“哦,那以后可要注重点……“他心不在焉,注重力早已在凝芳的身上,他二舅也看了出来,便知趣地关上门走了。


  凝芳心里很主要,知道接下来她将面临着逆境,心里起劲稳固情绪,做好应付晦气的事态。


  果真,谁人叫俊生的最先动作了,很轻松地就把她身上的那件笠衫往上一拉,给脱了下来,凝芳那被绳索牢牢捆绑着的身子,便一目了然地露了出来,尤其那对丰满的胸脯,更是被捆得高高耸立着,只把薄薄的胸罩撑得牢牢地绷在上面。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凝芳哼叫着,想全力逃避他的眼光,但又看不见他的方位,便只能从堵着的嘴里发出反抗。


  一只手托住了她的后脑,另一只手最先给她揭开封住眼睛的纱布,突然的光线,让她感应很耀眼,她稍稍闭上眼睛顺应了一下,这才发现眼前的男子是个二十多岁的消瘦男子。


  这个叫俊生的,看起来服装得很清洁,一张有些白皙的脸上看不出来是个农村人,不外那有些空虚的眼神中,也许也能看出是个没有若干文化的人。


  凝芳也料想获得,像这种人也许也就是在某种情形下,突然发了点财,便最先在墟落之中干些造孽流动,横行造孽。有些照样依仗着做官的怙恃或亲戚,滥用权力,大发横财。


  这个俊生就是这种人,他的父亲即是乡里的副乡长,一个习惯发号施令玩弄权术的人,自然他的儿子也不会好到那里去,欺男霸女那是常事。


  他在他父亲的关系网中,揽到了不少的生意,开了一家亵服厂,又想不花钱或者少花钱便投入市场,便在各偏僻的村子发放指标,让村民给他干活,固然给的待遇都是极低极低的,于是便衍生出了那些村民,想尽设施找寻不花钱的工人来干活,而俊生的手下们,也都在那张网的呵护下加倍肆无忌惮,自然也珍爱着那些村子里的造孽流动,以至于那些村民捆绑欺辱妇女更是司空见惯,习以为常。


  以是才有了凝芳等妇女,在村子里被捆绑着行走也无人新鲜的征象。


  现在,凝芳被他的眼光盯视着,感应全身的不自在,但又无法逃避,而他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胸脯上,她猛地一挣便站了起来,却被他一把牢牢地搂住了。


  他的嘴唇压住了她的嘴,不让她的脑壳晃动,耳边传来凝芳“呜呜”的啼声,更让他感应了兴奋,怀里扭动的身子让他欲望升腾起来。


  他一把抽出她嘴里的棉布,再次把嘴贴上凝芳的嘴唇,却不妨凝芳把头猛地扭向了一边。


  “住手,铺开我,我是警员。”凝芳突然喝道,声音是云云的威严。


  俊生被她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,便松开了怀抱,退后一步,将信将疑地看着她,这时才有了心思仔细地端详着凝芳,那张坚贞的脸上,既有威严又充满着女性的魅力,白嫩的肌肤上正经的神志,一看就不是一样平常农村妇女所能有具有的神色。


  “把我铺开,你知道绑架警员是犯罪吗?”凝芳怒目而视,那被捆绑的牢牢的身子依然耸立着那对丰满的胸脯,面临眼前试图非礼她的男子,令她感应尴尬和羞怯,但又不能示意出胆怯和退缩,便脸带红晕地毅然面临着他。


  俊生心里也乱得很,耐久的放任和纵容,早已对女人发生了临驾之上的感受,何曾被女人喝问过,眼看着得手的女人居然自称是警员,忍不住也有些心虚,从他自身来说,也有一个女警员被他玩过,还查点闹出讼事,效果通过他父亲的关系,将她调离了警队,成了他公司里的一员,往后以后也助长了他加倍为非作恶,肆无忌惮。


  仰张着他父亲的势力,在社会上混了这多时间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镇静了一下之后,他便又恢复了他以往的满不在乎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凝芳那双优美的眼睛,她微微发红的面颊更让他感应心跳,他再次走进她,想要伸手抚摸她。


  凝芳把身子扭向一边,怒目而视地喝道:“请你放尊重点,赶快铺开我,我是出来观察案子的刑警,你胆敢侵略我,那你就是罪犯,将会受到执法的重办,不管你的后台是谁……”  


  迫不得已之下,凝访发除了最严肃的忠告,也算是完全露出了身份,她心里已经有了头脑准备,现在这个时刻再要遮掩,可能对她和对整个案子也会很晦气,倒不如说身世份也许会有转机。


  这几句话,倒真的把俊生给镇住了,他也掂量出一个女刑警对他的分量,虽然尚不能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是不是真警员,但也不至于茫茫然的去冒险。


  于是,他顿住了脚步,稍稍沉思了一会,马上就露出了笑容:“哎哟,原来是民警同志,怎么会这样……误会,误会……”他言不由衷,一边语言,却并没有给凝芳松绑的意思,那眼珠子还在她的胸脯上瞄来瞄去。


  他转头对着门外喊了一声:“大头……”一会儿,开门进来一个光着脑壳的胖子,瞥见俊生就尊重地叫了声:“王总,什么事?”


  “你去看看有没有空房间,我要放置一下这位……这位女士现住上几天,快去。”


  他居然对他没有说出凝芳的身份,让凝芳也感应新鲜,心里便又有了小心。


  果真,等秃顶脱离后,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块清洁的白色绵布来,一幅负疚的神志对凝芳说道:“对不起了,警员同志,我还不能确定你的真实身份,还得先委屈你一下,过一会我会派人去观察的……”他说着话,已经把凝芳推倒在了沙发上,凝芳仰着身子,头枕在椅背上,被他把棉布再次严实地塞住了嘴,“呜呜”了几声,知道现在反抗也是徒劳。


  “女人,我知道你畏惧,不外拿警员来吓唬我,那是没用的,告诉你,我在这个地面上还从来没有怕过谁,就算你是真警员,那又怎样?嘿嘿,我这就派人把你送回去,这样也许就不会给我治罪了吧?”他似乎又恢复了那份自满。


  “不外你放心,我不会害你的,你都看到了,我让他们给你准备休息的地方,住上两天,我就放了你。”他心里有想法,先把凝芳留着,查一下是不是她真的是警员,要是的话,那他会思量怎么把她处置,他可不想把自己的生意都被警员知道了,若是不是警员,那又另当别论了。


  凝芳坐在沙发上,那棉布塞的她嘴严严实实,她甩了几下脑壳也无济于事,便只能张着嘴含着棉布,满面怒火地看着他。


  “你看看,我都说了,你还那么看着我……”俊生走到她眼前,一边说,一边把一条白布条紧绑在她的嘴上,兜住了她嘴里的棉布,生怕她吐出来。


  一会儿,秃顶来了,说是房间准备好了,俊生把凝芳从沙发上拉起来,扯着她被捆绑住的胳膊,来到了那间房间,房间在阁楼上,内里铺了一张小床,床头上另有一个木柱子,凝房一看就知道那是捆人用的,由于那柱子上还留着许多绳索在上面。


  果真,他们让凝芳躺了上去,先把她的腿脚都并拢了捆绑起来,然后给她解开了背缚着的胳膊,待她稍稍恢复了一下知觉以后,便让她背倚着柱子,把手反绑在了柱子背后,再用麻绳仔细地将她的身子也牢牢地捆绑在柱子上,也许又怕她的脑壳会乱动,又把一条长长的布条子绕着她的额头缠绑在柱子上。


  凝芳扭动了几下身子,毫无松动的余地,知道现在想要逃离是很难的,便把眼睛闭了,想要好好的平静一下情绪。


  “刘妈,上来一下……”俊生高声喊道。


  纷歧会,上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,看样子就是这里做下手的保姆,可能她见的也多了,知道那捆着的女人对于俊生来说,是这几天最主要的,于是她笑眯眯的说道:“哟,俊生那,又来了一个漂亮的,我去给你们弄些好吃的。”


  “恩,这几天你和秃顶,给我好悦目住她,我要出去办点事,别给我出了岔子。”


  凝芳也瞥见了这个叫刘妈的,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,也许是她可以脱困的唯一方式。


  这刘妈倒是醒目,走到凝芳身边,便取出纱布来。叠得厚厚的盖住了凝芳的眼睛,然后就用胶布条把纱布牢牢地粘住,一下子就严严地蒙住了凝芳的眼睛。


  “这样蒙着就不会惹事了,再说,有我妻子子呢,你办你的事去吧,放心好了。”刘妈挺会讨好的,提及话来也很利落。


  她听着他们陆陆续续的下楼而去,便把思绪投向了那屋子尖顶下,适才注重到的,唯一可以透进灼烁的小格子窗户,窗子外面有他的战友,另有她没有完成的义务,她要起劲逃出去,继续为此而战斗下去……
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高品质逍遥绳艺系列在线绳艺视频!

大地原忿(三十六)

  这个季节,对这样的山区,是最能体现山水秀美的季节,到处翠绿葱葱,溪水潺潺,高高的山峰间雾霭缭绕,恍若进入了人间仙境。  柯兰坐在小船头的甲板上,那双白嫩的脚丫子挂在船外,很惬意地垂在水中,被迎面而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27 16:11 , Processed in 0.469066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