绳艺楼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开启左侧

大地原忿(二十九)_逍遥女装工作室,哪里能看到逍遥定制视频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2-10-15 16:5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大门打开,乔德标便瞥见了乔三运铁青的脸,知道来者不善,不外心里早有了准备,倒也不怕他这个冒失的表哥。


  乔三运迎面瞥见的即是乔德标,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一把揪住了他的胸襟,气哼哼地就骂了起来:“你个狗日的,连我的妻子你都要偷,你还算我的兄弟吗?把我女人还我,要否则我劈了你……”


  一边骂着一边扯着乔德标就往里屋闯去。


  “三哥,你……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我……我怎么会抢你的女人……”乔德标全力表明着。


  乔三运一脚就踢开了屋门,床上坐着的女人便落入了他的眼睛,女人被白布蒙着眼睛,嘴里还塞着满满的棉布团,身子险些袒露着,那对雪白的乳房半掩半遮地露在了外面,似乎正和乔德标做那事才做了一半,便被他搅黄了。


  他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女人,那自然即是乔德标的妻子了,由于封雪的一头长长的秀发,是他一眼就能认出来的,而这个女人却是没有的。


  一时倒让他有些尴尬起来,看这情形,这个表弟正在跟弟媳妇做床事呢,没想到倒被自己给闹停了,若是封雪在这里的话,想表弟他也不会再跟自己的女人干了,这么说,封雪真的不在这里?他心里也最先犯疑了。


  乔德标已经看出他的犹豫,趁势挣脱了他的手:“三哥,你干吗呢?深更午夜的跑来大吵大叫。出什么事了吗?”他倒是很会假惺惺。


  乔三运赶快退出了屋子,一连丧气地说道:“警员跑到我家里来问我要人,我固然以为是被你藏起来了,你不是跟我说我女人被警员带走了吗?”


  “怎么?警员没带走她?”乔德标装出很疑惑的样子。


  “我那里知道,妈的,要让我找到她,我非打折了她的腿……”


  乔德标乘隙抚慰着他,并劝他照样躲几天,要否则警员找不到他的女人,说不定还会一直盯着他。


  乔三运蹲下了身子,显得异常无奈:“你不知道,这段时间,我就看她似乎肚子里有了,问她,她都不敢看我,我就料想着一定怀了我的孩子了,你说他要真是有了我的孩子,我能不急嘛?”


  乔德标一听,心里咯噔一下,没想到封雪居然已经有了身孕,自己倒也没怎么在意,而她不说,一定是想找时机把孩子拿掉了,或者想逃出这个山沟沟后再生出来,有这个可能。 


  当下便又好言相劝了一阵,算是把他劝了回去,望着在漆黑中逐渐远去的乔三运的背影,一丝阴笑不觉浮在他的嘴角。


  而在村子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同样也有两双机智的眼睛,看着乔三运的收支,然后随着他的身影又悄悄地返回。


  第二天,天还蒙蒙亮,乔德标便早早地起床了,一晚上的盘算便让他作出了决议,他要把封雪带离这个地方,他不能够让他谁人表哥再次来捣乱,这会坏了他们的关系,也会坏了自己的好事。


  女人也早早地做了些吃的,卷在被窝里的封雪也被抱了上来,填饱肚子以后,便让她穿着好衣裤,乔德标依然用麻绳,仔细地把封雪的胳膊扭到死后,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,总之不能给她身子有可以松动的地方。


  “带……带我去那里?”她小心地问了一句,封雪感受到了他要带她出门,心里有些忙乱,这大清早的不知道会带她去那里,眼睛随着他正在捆绑她身子的身影转来转去。


  “嗯,带你去一个平静的地方,别畏惧,是我丈母娘那里……”他还在仔细地把已经收紧了的绳索,用指头捏住调整着。


  女人在一边也赶快拥护着他男子:“是啊,别畏惧,我娘很喜欢我男子的,你去了以后她会待你好的……”他把一团白白的棉布递给了乔德标,眼睛只管展现出一点温柔。 


  “去去去,忙你的去,这里有我就行了,别乱说八道。”没想到乔德标不买她的帐,把她轰了出去。


  女人委屈地走了出来,眼眶里含满了泪水,一只手已经掩住了将要哭作声的嘴。


  乔德标打好了最后一个绳结,便把那棉布往小雪的嘴里塞去,小雪摇了一下头没有避开,照样被他用棉布压住了嘴唇,看他的眼神,知道是一定要堵上她的嘴了,便也不敢再反抗,把嘴张了开来。


  他仔细地把棉布塞严实,又取过女人适才已经撕开的胶布,撕了两条下来交织着封贴在小雪的嘴唇上,然后用绷带严严密密地裹住她的眼睛,再给她牢牢地绑上一只厚厚的纱布口罩,这才摒挡了一下器械,打了个肩负,斜挎在她的肩上。 


  出门时应该小心一些,乔德标心里就是这么想的,他不想让村里人看到他有了一个新的女人,而这个女人又正好是他表哥的女人。


  还好,外面静偷偷的,他抓着小雪被捆绑着的胳膊就出了村子。


  早晨的山野,空气格外清新,小雪虽然无法呼吸到那新鲜的空气,但透过肌肤却感受到了那份清新,无奈的心情便也逐渐舒坦起来。


  山道很窄,并行而走会很容易被树枝刮伤肌肤,乔德标便把一条绳索拴在她的胸口绑绳上,在前面牵着她前行。


  封雪不知道偏向,也不知道有若干路要走,只是在他绳子的牵引下,亦步亦趋地跟在他死后。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平静,似乎置身在了无人的境界,偶然的鸟鸣,更显得山野无限的魅力。


  也许行了一段路,小雪也以为累了,脚步最先拖沓起来,事实她不是常走山路的,况且身子还被捆绑着,乔德表自然也看了出来,便在一处山腰的石头旁住了脚。


  乔德标看着坐在石头上的封雪,心想,此处脱离村子也有好些旅程了,看她走路吃力的样子,倒不如摘了她的蒙眼布,也好走得快一些,还能让她看看这大山的优美,兴许便会喜欢上这个地方。于是,他站到她身前,轻轻捧起她的脸,手指在她眼睛的绷带上抚摸了好一会,声音极为柔和地问道:“想看看我们这里大山的景物吗?这里可是最悦目的地方。”


  封雪只稍稍顿了一下,也许在思量他话中的意思,然后便“呜……”点了颔首,乔德标便给她解开了蒙眼绷带。


  封雪顺应了一下灼烁,逐步睁开眼睛,乔德标也在石头上坐下,在她死后搂着她,把脸贴着她的耳根:“喜欢吗?”


  眼前的景致真的把她给陶醉了,满山的翠绿隐约地笼罩在腾腾的雾气之中,那雾气像一条巨龙,徐徐地伸张在山谷里,淡淡的阳光透过层层云雾一缕缕的洒向山林,脚下一条潺潺的溪流,在青石和树丛间窜流而行,俨然一幅绝美的山水画。


  乔德标铺开了她,侧着身子看着封雪,她的两腿牢牢挨在一起,身子挺秀着,由于有了捆绑,以是把胸部高高地耸立着,头微微仰起,似乎在恣意享受着美妙的大自然。


  看着封雪如痴如醉的神志,乔德标险些也被陶醉了,但他是被封雪迷人的俏容貌给陶醉了。他上前给她解开了口罩,让她也呼吸一下真正的山野空气。


  小雪脸上浮过一丝笑意,使劲地用鼻子吸吮着最清淳的空气,她把交织封贴着胶布的嘴朝他示意了一下,希望他也能格外施恩,让她的嘴获得一点短暂的自由,以享受这美妙的大自然。


  乔德标没有理睬,他以为这样已经很不错了,再说了,他喜欢看着她塞满棉布的嘴这样被封着。


  真是个尤物!他由衷的赞叹道。


  他坐到了她身边,拦腰就搂住了她的身子,一只手便从他衣襟伸入她的胸部,最先轻轻地抚摸开来。


  小雪挣了一下没有挣开,便放弃了反抗,知道反抗也是徒劳无益。


  他拨转她的身子,指着远远的一个小山坳,那里有一些模糊的房舍散落在那里,隐约的似乎另有几缕袅袅炊烟,说道:“看到了吗,那就是我们前几天一直住着的村子,也就是我的家,在这里看,是不是很像仙人住的地方?”


  简直很像,小雪不觉也陷入了理想。


  只是他的动作越来越大,小雪被他打断了遐想,不得不体验着被他抚摸的感受,他的嘴已经吻在她的嘴上,虽然隔着胶布,但他的鼻息照样热烘烘地喷在了她的面颊上。


  她“呜呜”了两声,却不能躲开,然后他的手就按在了她小腹上:“你这里是不是有孩子了……”他看着她的眼睛。 


  小雪的心狂跳了起来,知道想要隐藏的隐秘被他发现了,便不敢再看他。


  “别怕,我不会告诉我三哥,再说了他以后也管不着你了,这孩子是谁的他也不会知道……”他愣住了话语,看着小雪的反映。


  小雪马上眼睛一亮,似乎看到了什么希望。


  乔德标便明了了她的心事,这才说道:“你想找时机跑出去以后把孩子打掉,是不是?”


  小雪犹豫了一下,但照样点了颔首。


  “那你现在还想跑出去吗?”他又追问道。


  小雪赶快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眼睛略带恐惧地看着他。


  “不想跑,怎么不把这事跟我说呢?”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小雪想要辩解,可说不出话来,只能把头摇来摇去。


  “好,那我信托你,我也知道你是没有时机跟我说,谁让我一直把你的嘴塞着呢,你说是不是?”小雪赶快点了颔首,又“呜呜”地叫了起来。


  “走吧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他把她拉起来,便往山坡下走去,拐了好几道山梁后,便到了一处峭壁,他拉着她站在峭壁上,让她往下看去。


  封雪虽然被他拉着胳膊,但站在峭壁边缘,照样吓得腿肚子直打颤,身子直往他身体上依偎,人都不敢站直了,终于在他的拉扯下,不得不大着胆子往下看去。


  果真是个很陡峭的山壁,一眼望下去总有七八十米深,一样平凡人可是不敢站在这里往下看的,除非长年累月出没在山里的人。


  “看到了吧,要是以后你敢诱骗我,或者想要逃跑的话,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,扔下去以后酿成什么样,那你可以自己去想一想。”


  小雪神色煞白,牢牢地闭上了眼睛,身子直发抖。


  “好了,我们要上路了,记着我的话,不要忘了。”他拉起拴在她胸前绑绳上的绳子,带着还惊魂未定的小雪往林子里走去。 


  不知道是不是他想走近道,照样迷了路,居然便走进了一片密林中。


  小雪神情主要地跟在他死后,鼻腔里发出的呼吸声,连她自己都以为太粗重了,但看乔德标似乎很坦然,便也一步不敢拉的跟在他死后,相距也就一两步的距离。


  突然,走在前面的乔德标,身子忽地往下一沉,便不见了踪影,他手里的绳子把小雪往前猛地一拉,小雪猝不及防被拉了一个跟斗,一下子趴在了地上。


  同时,一声惨叫早年面看不见的地下传了出来,啼声很恐怖,撕心裂肺般的。


  小雪趴在那里恐慌的神色煞白,眼睛牢牢地闭上了,那里还敢看周围。


  啼声越来越凄切,还夹杂着呼唤声:“快……快来……啊……”


  好一会,小雪听出来了,那是在招呼自己,便镇静了一下心神,起劲地把身子翻过来,再侧着用肩膀把身子直了起来,然后战战兢兢地移近前面谁人凹陷下去的地方,往下一看。


  这一看,把她吓了一大跳,原来乔德标掉进了一个陷阱,陷阱很深,估量有两米多深,陷阱中居然另有一个捕兽夹子,那夹子此时正好夹住了乔德标的脚踝,脚踝处鲜血淋淋,而乔德标的神色已经白的如一张纸一样,没有一点血色,看来他是痛苦万分。


  小雪不知若何是好,跪在坑边只是“呜呜”地叫着看着。


  乔德标看小雪就在上面,便强忍着痛苦说道:“快,快拉我上去……哎哟,疼死我了……”他起劲沿着坑壁往上挪着身子,由于那坑壁上有一段绳子在上面,那是他拴小雪的绳子,现在他要捉住那绳子,以便让小雪把他拉上去。


  还好,绳子掉下来有一米多,他能支持起来也有那么多的距离,正好便够到了那绳头,一把攥住后,便咬着牙叫道:“好妹子,快,快把我拉上去……”


  小雪捆绑着身子,自然无法用双手来协助,但那绳子就拴在自己的胸口上,便站起来半蹲着身子往退却,绳子绷紧了,可小雪那里能够拉得动一个大男子,自己险些就被拉得掉下谁人坑里,吓得她把身子死死地躺在地上不敢起来了。


  乔德标本想再用把力,也许就能把她也拉下来,可一转念,以为若是把她也拉下来,那就没人能够救他了,倒不如让她留在上面,兴许能找人来救他,于是便牢牢攥住那绳子的一头,把绳子绷得牢牢的。


  小雪在上面也感应了那绳子一直绷紧了在她的胸前,随时都有被他拉下去的危险,心里畏惧得不得了。


  “妹子,别畏惧,我只是被夹住了脚,你……你能不能帮我去叫几小我私人来……”此时他的口吻十分缓和。
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小雪点了颔首,但一想他看不见自己颔首,便又只管高声地叫着。


  乔德标用力拉了一下绳子,这下把小雪拖到了洞口,小雪早已吓得高声“呜呜”直叫,脑壳就露在了坑洞边缘。


  她看到了乔德标此时的眼神,有乞求也有无奈,忍不住心一软,含着泪水对他点了颔首,乔德标脸上显出一丝苦苦的微笑:“妹子,你救我出来后,我一定……一定放了你,真的,你……你想去那里都可以……以前都是……都是我欠好,对不起啊……”他说得很真诚,满脸的痛恨之意,这让小雪忍不住十分同情起他来。


  小雪对着他不停地址头“呜呜”着,他似乎也明了了她的意思:“你准许我了?”


  “呜……”小雪再一次地址头。


  他兴奋起来,一点活力又恢复在他脸上,他把绳子又扯了几把,把长长的一段留在自己手里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切断了绳子,又用那绳子绑扎在自己的小腿上,止住那还在不停渗透的血。


  小雪站了起来,看他做完后便对他示意了一下,乔德标知道她是在告诉自己她去了,便带着一脸主要和期待的眼光说道:“早去早回啊,我……把性命交给你啦……”


  小雪不熟悉路,可来的路她依有数些印象,便根据那些模糊的印象往回走,她心里也着急,虽然她想乘隙逃离这个害苦了她的地方,但掉在陷阱里的事实是一条生命,她着实不忍心把他一小我私人丢在那里,她想起了适才他绝望的眼神,和那份对她充满期望的心情,便毅然决议帮他找人相救,只是希望他不要背信弃义。


  她又回到了那风景绝美的山崖,可此时却无心依恋,她知道出来的时刻,眼睛始终被绷带牢牢蒙着,以是前面一段蹊径她基本就不知道,只是到了这里才被解开了绷带,她想起乔德标在此处给她指过他们待的谁人村子,便站在那石头旁全力寻找着那村子的偏向,然后便起劲顺着那偏向找寻蹊径。


  一起上不知摔倒了若干次,也不知道被树枝刮伤了若干处,整整一个上午,总算被她找到了一个村子。


 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村子,由于进村和出村时,她都是被蒙着眼睛的,以是村里的房舍和结构她两眼一抹黑,她心想,只要找到人跟她去救人就行了,是不是谁人村子都无所谓,只是现在自己的嘴被堵着身子被绑着,见了人也无法启齿,要是被一些不怀美意的见了,将她或绑或藏的,那她就前功尽弃了,不只救不了人,连自己都损失了逃跑的时机。


  当下她站在村口犹豫不决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便躲在一棵大树下,焦虑地守候着,希望会泛起一个她以为可以放心的人。


  恰在此时,村口泛起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人,手里提着一个篮子,似乎要上山去,小雪一瞥见她,心里马上一喜,那不是自己的学生吗,怎们那么巧,便赶快从树后现身。


  小女人也瞥见了她,一下子就惊叫了起来:“先生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一看先生的样子,便又欠美意思再问了,知道问了先生也不能回覆。


  小雪对着她“呜呜”叫了几声,想要说明什么,却说不出来,女孩子以为她要找人,便问道:“先生,你是不是来找标叔?”小雪一听,知道自己没有跑错村里,女孩嘴里的标叔,就是指的乔德标,学生们都这样叫他。


  女孩看小雪焦虑的样子,便拉着她的胳膊就要带她去乔德标家,女孩知道,先生一直就是被捆绑着的,学生们都不会给先生松绑,一样平常只有来接送先生的乔德标和他妻子才可以,以是女孩也不敢给小雪解开绑绳,她以为先生是来找乔德标的。


  小雪把身子挣脱了,冲着她使劲地“呜呜”着,并蹲下身把嘴凑近了她的面貌。


  女孩看着小雪嘴上封贴着的胶布,另有那胶布下面嘴里隐约露出的白色棉布,不知道先生到底想要干什么。


  又是一阵哑迷,逐渐的那女孩有些明了了,便问道:“先生,你要我帮你把嘴里的布拿掉吗?”


  “呜呜”小雪使劲颔首,心里如释负重。


  女孩很快就帮她把嘴松开了,封雪迫切地告诉女孩,赶快去把乔德标的妻子找来,让她带上一些人去救人。


  看先生那份着急的样子,女孩也知道可能事情很急,先生这样被绑着也走不快,照样自己跑回去对照快一些,这才撒开脚丫子往村里跑去。


  小雪此时再以为一直紧绷着的神经,似乎略微放松了一些,这才在大树下坐了下来。


  没想到才坐下去,便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,衣衫褴褛脸上也脏兮兮的,脖子上还扎着一条毛巾,毛巾上也很脏,一看就是个没事闲逛的人,他一眼就瞥见了坐在那里喘息的封雪,俊俏的容貌忍不住吸引了他。


  “哟,这是谁家的媳妇?怎么坐在这里?”他的眼睛里闪着光泽,就站在小雪的眼前,弯着腰问道。


  小雪一下子没注重,正在想着心事,被他突然一问,便发现了他的存在,心里马上主要起来,看了看他的样子,又以为很恶心,便把脸扭到了一边,不加理睬。


  “怎么不语言?是不是外村逃出来的……”那家伙最先向小雪低下身子来,一只手已经托住她的下巴。


  “嗯,这么悦目的女人,可不是我们村里的,看来一定是逃出来的。”


  小雪心里咚咚跳个一直,知道不能再不理睬他了,便轻声地说道:“我……我是那里乔……家里的……”她一时想不起乔德标叫什么,也说不出他的家在哪个偏向。便只能顺着适才女孩子跑去的偏向示意了一下。


  那家伙一听,便有了捏词了:“乔家?我们这里有好几家呢,你说不出来,那一定是山后乔家村逃出来的?”


  小雪已经逐步站起身来,眼睛不停地看着村里的偏向,希望那女孩赶快带着人出来,可村子里一点消息也没有,小雪便试图离他远一些。


  “想跑,没那么容易,我来送你回去……”褴褛男子一把就捉住了小雪的胳膊,拦腰一搂,便将她抱紧了。


  “我不是……不是逃出来的……铺开我……你……你铺开我呀……”小雪扭动着身子对他喊道,但又不敢高声。


  那家伙此时得寸进尺,趁势便把手牢牢地捉住了她的前胸。


  “铺开我……放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男子居然把他脖子上脏兮兮的毛巾扯下来塞入了她的嘴里,小雪知道这个家伙一放心怀不轨,此时落入他的手里,势必会被他糟蹋,她心里大急,便使劲挣扎反抗起来。


  男子一看,倒也火了起来,一只手揪着他的胳膊,另一只手居然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,在小雪眼前举得高高的做往下砸的样子:“你再不忠实,看我不砸扁了你……”


  小雪心里畏惧,马上不敢再作挣扎,但心有不甘,那身子还在稍稍扭动着。那脏兮兮的毛巾塞在嘴里,味道着实让她感应恶心,但吐又吐不出来,便只能强忍着。


  男子看看小雪有些忠实了,便四顾了一下周围,静偷偷的什么人也没有,这才揪住小雪背后的绑绳,推搡着她战战兢兢地往村里走去,生怕被别人瞥见似的。


  可才转过一个墙角,便被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瞥见了,男孩子有些新鲜,这个村里最懒的家伙,居然也绑了一个女人,岂非他也有钱买妻子了?心里虽有嘀咕,但事实自己是后生,没资格管大人的事,便只管往村外走去。


  还没走几步,一个女孩从旁边跑过来把他叫住了:“哥,你快去帮帮我们先生吧,标叔掉坑里去了……”


  原来这个男孩和谁人女孩居然是兄妹,男孩一听赶快随着她来到那树下,可却不见了封雪的人影,女孩急了:“我们先生呢?……适才还在的……”她着急地转头四顾。


  男孩突然问道:“你们先生是不是一个很悦目的女人?”又把小雪的衣衫颜色说了一下。


  女孩一听连声说是,男孩这才说适才瞥见褴褛男子把她绑走了,女孩子急的要哭了:“哥,那你快去找咱爹,把我们先生找回来,快去啊……”


  男孩一听赶快跑去了,女孩子固然熟悉褴褛男子的家,便直奔而去,到了那里,那间破败的土坯屋子的大门早关紧了,女孩扒在门上听了听,闻声了屋里有稍微的响动,又从门隙里往内一看,一眼就瞥见了那男子,正把封雪按在床上,使劲地用绳索在捆绑腿脚。


  女孩瞥见了先生的眼泪,也瞥见了先生痛苦的神色,心下也知道,这个最讨人厌的家伙,可能想把先生藏起来。


  她此时不敢敲门,便蹲在了门的一边,等着他哥哥带人来。


  等了一会,还不见来人,她心里又着急起来,便趴在门上又往里看,此时男子已经将封雪捆绑结实,又将她的眼睛也用黑布蒙上,嘴里的脏毛巾似乎也被拿掉了,此时似乎被塞入了一团什么布,嘴上还被一条长长的布条给牢牢地围着缠绕了几层。


  眼看着他把那口搁在墙角的大木箱打开了,还把内里的衣物都拿了出来扔在床上,然后把封雪抱了进去,并盖好了盖子,又把那些衣物都堆放在箱子上,做了一些伪装。


  纷歧会,男孩领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来了,女孩一见马上跑已往把内里的情形告诉了他们。


  男子不由分说就把那大门敲得震天响,内里的邋遢男子只能把门打开,三小我私人一拥而入,直接就奔那口箱子而去。


  邋遢男子还想阻拦,却被那冲进来的男子骂了一句:“二赖子,你干的好事,这先生你也想绑了?她可是来报信救人的……你个忘八!”


  二赖子一听,倒不敢再说什么了,便拢着袖子蹲在了门口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封雪抱了出来,谁也没有理睬他,便都出了他那脏兮兮的屋子,女孩马上给小雪解开了蒙眼布,并掏出了嘴里塞着的布团,男孩还想帮她解开身上的捆绑,却被女孩把手拉住了。


  男孩有些新鲜,女孩悄声对他说道:“我们先生……一直……一直这样绑着的,我们都不敢给她解开的。”


  此时有些缓过气来的小雪,正在把情形跟那男子说着,女孩便告诉小雪,那男孩是她的哥哥雄师,男子是他们的叔叔,他们现在就可以帮她去救人。


  小雪心里颇为感谢女孩,知道要是适才没有她,自己被那脏男子绑了后,也许就不会有人知道她在那里,自己的运气又要多一个转折和崎岖,忍不住对她笑了笑,那笑容里便包罗了她发自心里的谢谢,这下倒把女孩子弄得有些欠美意思,低着头抿着嘴脸儿也红红的起来,又看着她哥哥偷偷地笑了笑。


  女孩还告诉小雪,乔德标家里没人,他妻子不知道去那里了,只是隔邻人家说,早上有三小我私人来找过她,然后就一起走了。


  小雪心里没在意,由于现在有人能够帮她去救人了,可她不知道那三个来人居然都是和她有关的。


  问明晰情形以后,雄师和他叔叔便回家拿了些工具,一起随着小雪往山里走去,女孩想去却被她叔叔给阻止了,便只能满含委屈地回家了。


  小雪回家报信的时刻,那是凭着一股劲硬撑着回来的,现在再要返回原路,便有些模糊起来,只能也许说个方位,但一说那峭壁,这叔侄两人便都知道,于是酿成了他们在前面带路,小雪跟在他们后面,只是由于身子还被捆着,逐渐的便有些跟不上了,脚步越来越慢,气也越来越粗。


  林子里的光线也越来越昏暗,由于树林越来越密,险些没有了路,小雪知道他们走的不是山路,而是从林子里穿行,也许是想节约时间,再一看他俩只顾往前走,似乎把她给忘了,眼看着离她越来越远。


  小雪心里动了起来,想趁这个时机跑出去,可转头一看,早已处在林子深处,就凭自己一个弱女子,想要走出这个茂密的树林,也许是不能能的,况且自己还被捆绑着,要是遇到什么,那就只能等死了。


  可眼下要跟上他们的脚步,自己也是有些力有未逮了,于是她便对着他们喊了起来:“你们等等我……”


  这一喊倒把他们给提醒了,雄师倒是蛮懂事的,赶快回来搀扶着她一起走,小雪便喘息着说道:“照样帮我解开吧,我……我走不动了……”


  雄师有些犹豫,他叔叔正停下脚步在前面等他们,也许也明了了什么,便走过来麻利的解开了她身上的捆绑,不外他心里很清晰,像这样被捆绑了的女人一样平常都是哪家买来做媳妇的,要是现在在他手里逃了,他也欠好交待,况且女孩已经都说了,这女人是乔德标天天来学校接送的,估量是他什么亲戚的女人,此时去救乔德标,照样要把她带去的,否则白白的冒犯了他,倒也不是什么好事。于是,他用解下来的绳索把小雪的双手捆在了前面,这样可以牵着她前行,既快捷又平安。


  好不容易左寻右找,总算找到了坑中的乔德标,而满脸煞白的他已经昏昏睡去,叔侄二人赶快跳入坑中,把那铁夹子撬了开来,这才把苏醒的乔德标举出了坑洞。


  坑边那棵小树上,小雪就被拴在那里,看到虚弱的乔德标爬上来,难免也生出了恻隐之心,脸上全是关切的神志,这倒令乔德标颇为感动,心中更是下定了刻意要把她归为己有。


  捆住小雪手腕的绳索很长,一头拴在树干上,以是小雪照样有流动余地的,她移身到乔德标身边蹲下身子,想协助已经爬上来的叔侄二人一起为他包扎伤口,可却插不上手,不外看样子倒也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伤了皮肉和一点筋骨,不外疼痛却是很难忍。


  脱了逆境的乔德标,此时不想再穷苦他们二人,便千恩万谢地把他们打发回去了,虽然瘸着一条腿走路很晦气便,但他照样想和她单独走完那些路。


  然则雄师照样在他叔叔的付托下,把他们送到了山下那条小路上,又再三坚持送了逐一段,这才返回他的村子。


  脱离他岳母的村子也不算太远了,他搂着小雪的肩膀一瘸一瘸地逐步行走着,心里的知足早已冲淡了腿脚的伤痛,他的头枕着她的肩头,那隆起的酥胸就在他眼前,虽然被那衣衫牢牢地裹着,却不能阻挡阵阵幽香沁入他的心扉。


  “坐一会吧,累死了……”他看准了土墩上的那块石头,可以并排坐两小我私人。 


  小雪小心地把他扶坐下,自己便也站在他身边,那捆着的手就垂在身前。


  “来,你也坐下。”他把身旁石头上的土壤用手抹了抹,对她说道。


  小雪抿着嘴,怯怯地坐了下去,心中知道他的心思,便不敢看他,低着头望着自己并拢的双脚,道道绳索捆着的手腕就搁在膝盖上。


  他双手扶住她的肩膀,把她身子转了过来,嘴唇便印在了她的面颊上,然后就盖住了她的嘴唇,小雪委屈迎合着他,任由他的手插入她的衣襟内,牢牢地握住了她的乳房。


  一会儿他便松了手,然后就急遽地解开了她手腕上的捆绑,把她两手臂扭到了死后,用那绳索牢牢地又把她五花大绑起来,胸襟也被他扯开来,露出那白白的胸罩和肌肤。


  “你真漂亮……就像书里形貌的仙女一样……”他一边把被他横倒在地的小雪的裤子褪下,一边颇有感伤地自言自语道,看得出来,他有点激动,也很亢奋。


  封雪知道在这里她是无助的,可是这样的林子让她感应畏惧,她小声地请求道:“别……别在这里……我畏惧……” 


  乔德标怎么会住手,他抚慰她:“别怕,有我在……”说着话,便把她的内裤塞入了她的口中,他口袋里另有绷带,急急遽忙地取出来,就把小雪的眼睛给包扎上了,顺势把嘴也绑住。


  小雪陷入漆黑中,能够充实感受的,便只有自己的身体了。


  这一次,乔德标似乎很纵情,看来身子的受伤反倒助长了他的欲望,让他心旷神怡起来。


  再次踏上路途时,他的精神面目也面目一新,只是把小雪又重新捆绑了一番,依然和以前一样,捆绑的十分结实,眼睛上又被垫上白棉布后用绷带包紧了,裹得严严实实,他知道就要进村了,可不想让她太清晰村子的偏向,照样蒙着眼睛对照保险,这样漂亮的女人,是不能让她有逃跑的时机的。


  可他不知道村子里有人正等着他,而且照样他妻子带来的。


  进村前他就把布团塞严了小雪的嘴,村里有狗,他不想让狗叫把小雪吓的叫作声来,丈母娘的家只是他暂且的落脚点,以后他会带着她远走异乡的,以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得太多。


  小雪以为身子被捆得很紧,眼睛也被包扎的严严的一点灼烁也没有,连天色也不知道,逐渐的脚下不再有松软的草,而是踏上了坚实的土壤地,她估量是到了一个什么村子了,由于最先七拐八拐起来,那一定是在村里绕行。


  有狗叫响起,她有些畏惧,便试图转头和他语言,只因嘴里塞着布团,“呜呜”了几声什么也听不清。


  “别怕,狗还远着呢,马上就到了……”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。


  她咬了咬布团,自己定了定神,纷歧会便在他的搀扶下跨入了一个门槛,随后便听到了开门声。


  可是她的脚还没跨入屋内,耳边便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子的声音:“你是乔德标?我们等你良久了……”她马上感受到身边多了好几小我私人,并有人来给她松绑。


  她的心最先激动起来,似乎运气又将带给她新的希望…… 


我们持续给各位同好分享高品质逍遥绳艺系列在线绳艺视频!

大地原忿(三十)

  王瘸子听到村长老婆的报信,心里也吓了一跳,他哪里知道什么缘故,害怕的是警察一定会带走他的女人,好不容易和林芝有了些许感情,至少他以为是和她有感情的,看林芝每天在他需要她的时候,她总是很乖巧地不再反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小黑屋|绳艺楼

GMT+8, 2022-11-30 19:02 , Processed in 0.52714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